八宝书库 > 都市青春电子书 > 迷途蝴蝶 >

第10部分

迷途蝴蝶-第10部分

小说: 迷途蝴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咴谏隙豢纱ゼ啊

    不一样吗?是啊,美倾妈妈、妈妈、安墨瑾、泽哥哥… ;…,如果泽哥哥用现在的感觉和那个小地痞说的话,那结果… ;…,会不一样。

    我想我想清楚了,可为什么… ;…

    “对待别人,我们不需要友善。”

    “可什么对我… ;… ;”

    “因为,你是例外。”依然是温柔的话语,还是这样的泽哥哥好啊~~~

    例外… ;…,好像听到过类似的话。

    ………回忆

    我并不是受不了污垢的那种病,只是对那些人有洁癖,对你,没有。

    

    为什么… ;…

    “可是这样,你们不累吗?”

    苦笑一下:“累,又能怎样。”

    突然感觉,高高在上,权利、地位,为什么感觉会有可怜的感觉… ;…

    “但,安墨瑾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 ;…”又想起来了,稍有些悲伤的感觉,明明已经想清楚了。。。

    “玥玥,事情和外表不一定相同。”泽哥哥的微笑永远是那么好看

    事情,外表?…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迷途蝴蝶》···紫冰丝雨···小说阅读网···

    收藏…

    推荐…

    评论…
第三十九章 置外的生命
    ……接上文………

    这人是____:

    安墨瑾!

    “安墨瑾?你怎么会… ;…”

    吃惊,无数思绪流入脑海里,想起刚才碰到的那些人,不会就是在找他吧。

    他显得很虚弱,但眉宇间仍显现着倔强,墨发沾染了点点血迹,在知道是我后,仿佛放松了一些。

    不管怎样,先把他带回去吧。李婶请了三天假,今天家里应该没有人。

    “安墨瑾,我先把你带回去吧。”

    没有说话,我就当作是默认了。

    我跪坐下,慢慢架起他的胳膊:“你还能走吗?”

    ···无声···

    看样子他是不能走了。

    没办法,索性把他架到背上

    三、二、一、走!

    可是我忽略了一个问题。虽然安墨瑾不是肥猪,但,是个人都很重的【除了小baby】!

    我这怎么背啊… ;…

    不行,是一定要背的,一定能背动的!

    咬牙,一步一步走着,背上的安墨瑾似乎察觉到什么,突然睁开眼睛,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把我推了过去,自己因失去了中心再次倒在地上。

    “安墨瑾,你没事吧。你推我干什么。”我确定这声音没有责怪的感觉。微微睁开眼睛,稍嘶哑的声音:“不需要你管,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你!”确实有些生气了,我是在帮她!

    转身准备走,哼,不管你,哎咋办咋办!

    一步、两步、

    不对,片刻中,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他是在激我!差点就上当了。现在也顾不得生气了,先把他带回去要紧。

    转回身,继续去背他。

    “怎么么还不走。”再次睁开眼,眼神中倔强的神采在闪动。

    “反正,我帮定你了。”

    他想再次把我甩开,这人都这样了力气还那么大!

    “听着,我必须帮你,你这样会死的!”

    “死。。。,随便吧。”冷笑,再次把我的手拍掉

    他,怎么会这样,我好像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他,死,说的这么轻巧。。。

    第一次感到,他这样的感觉。

    想把生命置外,我偏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迷途蝴蝶》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紫冰丝雨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 040 章  他的伤痕
    再次架起他的胳膊“你听着,我不可能把你扔在这里,所以你怎么反抗也是不行的!”【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这么倔强?”依然是轻轻的声音,仿佛所有力气都被抽干。

    “恩。”我很肯定很肯定的点点头。

    “扶着我,我… ;…可以走。”

    心里松了一口气,终于妥协了,但… ;…,他确定他可以走?

    没办法,只好先扶着他,果然搀扶着他,他可以慢慢走,但看上去… ;…好艰难,才走了几步汗水就已经布满额头,眉头一直紧皱着,脸色凝重,但还是看着虚弱无力。

    “你,真的可以吗?”处于疑问也是出于担心的问了一句。【毕竟看起来受了那么重的伤,而且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全怪在我头上了。】

    没有说话,依旧生硬的走着,只能慢慢扶着他走着。

    ……

    ……

    终于到家了【我家】, ;脱虚似的靠在沙发上,啊~~好累啊。天知道这一路有多艰难… ;…

    实在是没有力气把他扶到二楼的客房房间,只能先把他安置在沙发上,反正这几天家里也没有人。【关于沙发这个问题不要误会哦。你们知道的,不论是哪种沙发,都不止一个的。】

    几分钟后,脱离了我最心爱的沙发,没有办法,他总不能一直这样吧。【我这是第几次没办法了啊。】

    拿来一盘热水,一条毛巾,总得先把脸擦一下吧。

    小心地擦一擦他的脸,虽然现在还搞不懂,为什么身上会布满血迹,要真实是刚才那些人的话… ;…

    有些害怕,难道他们是传说中的黑社会?【丝雨:可怜的玥玥,到现在还没弄清事情。】

    不想了,不想了。

    脸是擦干净了,恩,还是这样帅一点,我对我的劳动成果还是非常满意的。

    可是,身上… ;…怎么办。

    要不身上算了吧,可血腥的味道,把我拉了回来,只是帮他擦一下,应该没有问题吧… ;…

    小捂住一只眼睛,小心地吧他的扣子解开,【别多想,只是上衣!】

    看到里面的景象,我皱起了眉头。

    脸部是有一些血迹,可是他身上,却有着可以用夸张来形容,而且很明显的可以看出,左肩部一条很深的伤痕,即使很多血液已经凝固在它旁边。

    我的手捂住了虽然很吃惊但并没有张开的嘴巴。很奇怪,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血,我应该会很害怕,但现在并没有那么害怕,只是感到一种很难受的感觉,但绝对不是害怕。

    虽然我还没弄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想象不到他现在有多痛,但… ;…

    现在,尽可能的帮助他吧,虽然我不知道在弄清这是怎么回事之后,会不会害怕的脱逃。

    “你在干什么。”安墨瑾浑浑噩噩的醒来,说出这句话

    “我… ;…,我在帮你擦一下。”一点都不紧张!只是突然醒来把我吓出一些冷汗。

    得到了回答,又睡过去。

    ?,就这样?那他问这是什么意思?

    算了,继续擦,我擦我擦我擦擦擦。【丝雨:你以为你擦墙的啊。】

    

    丝雨提醒下,今天是得了一些空,一般情况下丝雨都是晚上更的。还是建议大家收藏,这样可以第一时间知道更新。
第 041 章  做早点/奇特符号
    ………华丽丽的早晨…

    现在6:00,闹钟,干嘛那么早叫我啊!!!【丝雨:不是你自己定的吗?】

    李婶请了三天假,今天是第二天所以,自然的我要自己做饭,就算没有安墨瑾我自己也是要吃饭的~~~生物老师说过的,一日三餐不能少的。

    打着哈切,走到厨房,现在要做早饭,好的,开工!

    可我忽视了一个问题,我好像没有真正做过饭… ;…,虽然是有学过,还有一段时间缠着美倾妈妈学做点心,可… ;…还是没有过自己一个人做饭。

    没关系,应该不是很难,恩,不是很难。

    看着这用具齐全的厨房,先从哪里下手呢?

    早饭,可以简单一点的,恩,简单一点。

    最终,确定了,要做一些汤,把之前李婶做好的包子热一下,早饭就解决了!

    汤要先加水,对了喝什么汤呢?恩,随便做一些米汤吧。

    开工!

    ·在锅里加水,加两碗水应该够了吧,两个人应该是两碗水。

    ·洗米,用水淘洗几遍,美倾妈妈说过,米是很有营养的,洗得太狠了,营养就冲掉了,那要洗、放多少米呢?两个人半碗米吧… ;…

    ·打面糊。需要多少面呢?半瓢吧,恩,应该是这样… ;…

    ·一切准备就绪,开始煮汤!把所有准备的东西放进锅里。

    ·等待吧!

    【丝雨:大家从这里看,这锅汤内韩玥最熟的是什么呢?没错,洗米!(也是唯一会的一个)。】

    “对对对,还有包子!差点忘了。”

    我赶忙再把包子放进锅里。

    现在真正等待吧。

    坐在椅子上,等、等、等……

    ………丝雨的分界线

    ………

    “呃。”刚醒来,一股痛感传来。

    微皱下眉头,看来左肩的伤是要麻烦一些时候。

    受伤早已习惯了,这些伤对他来说是没什么的,但麻烦还是会的。

    慢慢起身,坐在原本的沙发上,看着这个来过一次的地方,大方简洁而不失高雅,米色的窗帘、雅黄的布局,米色的窗帘在微风下起伏… ;…

    看来设计者还是很费心的。

    想起那个那个所谓的家,富丽堂皇、奢华… ;…

    呵,什么时候,对那个家只有唾弃之感。

    站起身,走着,是有一天没活动了。参观这座房子,突然对这座房子有了兴趣。

    停在一扇门旁边,和其它房门一样的设计、风格、色彩,但房门最上方一个暗色的符号引起了他的兴趣,那是一个和房门一样颜色只是色度比房门要深,不仔细看是真的看不出来的,为倾斜的正方形(不是菱形),被分为四块,每块上面都有一个精致的字体,但可可惜的是被一道刀痕划上,加上时间应该很久了,已经看不见了。

    “这个刀痕,是故意的。”声音已经好多了,不在嘶哑。

    熟练的打开锁。走了进去。
第 042 章  心灵的东西
    昏暗的环境,但长时间的练就,在黑暗中行进早已不成问题,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光线顿时充满整个房间。

    静静的参观着这个房间,眼睛扫过周围架子上的cd和音乐书籍,最终停在房间接近末端的钢琴旁边,轻拍上面集落的灰尘,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掀起这台白色的立式钢琴。

    熟练的音符在黑白键符上舞动,娴熟的手指运动勾勒出美妙的弧线。

    钢琴对他来说是个很熟悉的东西,专门在一个较偏僻的地方找出一个音乐教室,装修成肃穆冷寂的样子,为了防止人【大部分为花痴】,想要有一个能安静的地方,难得的时间都会在那里,弹琴是每次必做的。

    悠扬的声音飞扬着,好像声音变得有形态,可以摸到形状,又好像因为遥不可及而无法触碰。

    曲终,站起身,没有回味着刚才美妙的乐曲,而是在回味着这钢琴的质感。

    准备走,偶然看见钢琴上摆放着的那本书好像夹杂着什么东西。

    拿起那本书,果然,里面是一章曲谱,欣赏者这首偶然的曲子,最终目光落在了末尾的注明_____:

    谱曲者:韩贺

    脑海中的一株晶莹露水,“是他。”

    丝雨的分界线

    

    华美、高档的会场,一名年轻男子的表演争夺了所有评审的目光,胜券在握,走向后台,看着随意坐在椅子上拥有着天使面孔确冷目的小男孩。

    “你还不走?”声音很温和,透出疑问的感觉。不得不说他的声音很好听。

    “不解决,我是不会走的。”明明是那么小的孩子,说话却让人有种寒骨的感觉… ;…

    “说吧,什么事?”

    迟疑了一下,“音乐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追求,还有之疯狂… ;…”

    “音乐,在每个人心里都是不一样的,它可以是心灵的慰藉、心田的滋润、也可以是人生的追求。”细心的解释着。

    “不会感到麻烦吗?”

    “音乐,是心灵的东西,心灵怎会使人感到麻烦。好好想想吧,还有问题,可以去找我,我叫韩贺。”意味深沉的一句话,说着慢慢向门外走去。

    小男孩在原处:

    “心灵的东西。”

    丝雨的分界线

    …

    很久以前,在路边拉住一个人问他关于音乐的一个问题,因为觉得音乐只是所谓没用的娱乐的东西,为什么那么多人为它痴迷。可那个路人说要去比赛(钢琴),就一路跟着他,在后台等他,直到他比赛结束,解释了这个问题,最后从他口中知道了他的名字____韩贺。

    心灵的东西,这句话,一直在细细品味,直到很早以前,好像明白了。

    一直认为他会成为出色的钢琴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