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恐怖悬拟电子书 > 末世之禁脔 作者:黄瓜大侠 (鲜网vip完结 >

第14部分

末世之禁脔 作者:黄瓜大侠 (鲜网vip完结-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鹰四深深看了小黑一眼,扣下了扳机,一颗子弹,结束了核丧尸和小黑的生命。

  他没有时间去哀悼,从左上方跳起的核丧尸张大嘴咬向他的脖子,过快的反应力让鹰四蹲下,没有丝毫过度在离脑袋一指的距离时开了枪,丧尸重重的落在地上,但枪的后坐力也让鹰四双耳震得嗡嗡直响。

  还剩三只核丧尸,人也仅剩三个。

  林易烟捂住手臂上深可见骨的伤口,死死盯着,散发着恶鬼气息的丧尸。

  他一定要保护好万万。

  相对于另外两人的苦苦奋战,刘万东却是打得却是一肚子疑惑。

  被他袭击的核丧尸貌似对他手下留情,这种怪异的感觉一直萦绕心头。

  不论是哪只,都不会主动袭击他,被他攻击过的,在关键时刻也会停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当他烦躁不安时,一股说不清的迷糊感涌了上来,意识渐渐迷蒙。

  “万万!!”电光火石之际,突然出现的褚檀悠接住了昏迷的刘万东。

  看到褚檀悠出现的那刻,林易烟立马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不舍的望着那人怀里的刘万东,心中涌起了艰涩的苦痛。

  他明白今天就要做出了结。

  
第二十九发

  救助中心成了活生生的人间地狱,固若金汤的建筑困住了惊慌失措的平民,他们如同笼子里待宰的羔羊声嘶力竭的哭泣,源源不断涌进来的丧尸闻到了许久未尝的鲜肉味,赤红着眼抢夺撕咬着人类的肢体,平静的街道此刻被血液和脏器覆盖,几乎每一段路都有人被残忍的分食,这里的声音只剩哭叫、咆哮、怒骂。。。。

  祥和的净土荡然无存。

  “上将,丧尸数量太多局势已经无法挽回,快上直升飞机离开这里吧。”听着窗外不绝于耳的惨叫,大校满头冷汗,频频看向门口。

  “离开?我能离开吗?在我们最虚弱的时候攻进来的一定是保守派的那些人,我们一出去就会立刻成为靶子。”青年冷冷的勾了勾嘴角,嘲讽的乜了大校一眼。

  “有人破坏了防御网,导致警报系统全面瘫痪,丧尸攻进来的时候没有人察觉,我派人看过瞭望塔的守卫在今天上午已经被杀死了。”

  “我让你派人监视林易烟,情况怎么样。”上将若有所思的垂下眸子。

  “没有什么异常。”

  “呵,事到如今即便知道了也没有任何用。”上将狠狠的捏住手里的枪,坚毅的眉眼瞬间变得锋利无比,如同疾驰箭矢,他利落的起身,道:“我培养的军队此刻也该派上用场了,我父亲留下的基业怎么能留给保守派那些家伙。”

  

  与救助基地内慌乱噪杂的环境相比,这里的就显得安静异常。

  灰白的柏油路被艳阳烤的滋滋作响,两旁枯杂的草场如同广袤的沙漠不见一丝生气,不远处大批的丧尸带着浓郁的恶臭味缓缓而来,在路中央的俩人却像置身于天寒地坼的冰原连呼吸都快凝滞了。

  与这个苍凉空间格格不入的高挑少年,在阳光下炫目的如同白玉雕像令人移不开眼睛,身体的每一处都好似经过鬼斧神工的琢刻,精致的无与伦比。

  檀墨般漆黑的发丝细碎的抚过秀致的眉眼,一双如玉生辉的翠色瞳眸仿佛孕育着春天的生机,红唇白齿,好似画里走出的人儿。

  少年怜爱的将怀里的男孩放入车内,温柔的低头呢喃:“马上就好了。”

  转瞬间,美少年周身的气息变得森冷无比,刚才温润的感情被留在车内男孩的身边。

  水碧色的眸子射出利剑般摄人心魄的恫吓,精美的面容蒙上了一层可怖的霜寒,褚檀悠眼底伸出翻滚着怨毒的杀意。林易烟和鹰四如同被冰冷腥气的毒蛇缠绕,身体僵硬,鼻息都减弱了。

  林易烟心里涌起一阵深切的无力感,他很想反抗,但体内融合在血液里的基因桎梏着他,让他臣服于眼前的人。这种先天所决定的优势已经预言了他的死亡,他不害怕,只是很遗憾没有和万万走到最后。

  “你他妈谁啊!找死呢。”鹰四冲动的开了一枪,划破空气的子弹直直冲向褚檀悠的脑门。

  “啊啊!!”子弹刺入肉体发出了撕裂的闷响,鹰四不可置信的捂住腹部死死瞪着安然无恙站在原地的人,茫然的说道:“怎么可能,明明是。。。。明明是。。。。”

  “只要比子弹快就行了。”褚檀悠轻蔑的瞥向跪地的鹰四,盯了一会,忽然开口道:“你这么死了快可惜的,不如让你和那三个核丧尸玩玩,应该很不错。”

  “不要,你,只是针对我,不要殃及别人。”林易烟捏紧了手掌,不断冒出的冷汗糊了满手,他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努力反抗着体内汹涌的惧怕。

  褚檀悠没有理会他的哀求,玩味的一笑,打了个响指,三只呆愣在原地的核丧尸立马敏捷的扑向鹰四。鹰四勉强躲过却也被咬下一块肉,但一个受伤的人怎么能敌过三只核丧尸,狼狈的躲避了一阵,就被核丧尸分食了。

  听着看着昔日队友被分食,林易烟再也忍不下去,发动自己变异人的能力,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撕碎了埋头饕餮的丧尸们。

  黑色粗长的爪子上挂着几丝肉末,林易烟粗喘着,想拼尽最后一口力气。

  “啊啊啊!!”猛然间,神经好像被荆棘抽过一般,疼的扭曲起来,林易烟抱住突突跳动的头颅在地上翻滚。

  “我说了,不要这么冲动。”褚檀悠好整以暇的欣赏着林易烟狂暴的样子。

  “啊啊,你。。。。做了什么。。。啊啊。。。”像是种子从皮肤里破土而出的撕裂感,比抽经扒皮还痛上万分,脑神经如同被烧红的铁板熨烫,一寸寸的疼蔓延全身。

  “你知道你们去营救的变异人为什么会狂暴化沦为变异丧尸吗;很简单,他日日吃人肉,体内的病毒产生异变。至于你,我每日在你饭里滴几滴我的血,吃了比人肉还强大的催化剂,你说你能变成什么呢。”褚檀悠以一副谈论天气的口吻满不在乎的说出了真相。

  “你太残忍了!!”

  听到这话,褚檀悠碧色的眸子立刻泛起血色,声音如同炸裂的寒冰让人心悸,“你说我残忍,当初是谁卑鄙的偷取了我和万东的时间,本应该陪在他身边的我被你害的每日沉睡在营养液里,而你无耻的赢得了万东心里的一个位置。”

  “。。。。我对不起你。”林易烟咬着毫无血色的唇,喘息道:“我求求你,给我一个痛快,杀了我,我不想。。。变成丧尸。”

  “对不起?我只能说你傻,禇明峰那个混蛋把你培养的只剩下一脑袋浆糊,你以为得到了抑制病毒的药,其实只是一场骗局,到了今天这种下场,是你自己活该。”

  意识渐渐模糊,林易烟英俊的面容被爆裂的血管分割的惨不忍睹,浑身的皮肤一点点剥落,露出鲜红的筋肉。

  他徒劳的伸出手,试图抓住视野里远去的车子。

  最后,握在手里的只有一团空气。

    褚檀悠一手握着车盘,一手轻轻抚摸着刘万东的脸庞,笑道:“最后在你心的只有我了吧。”

  
  第三十发

  “唔。。。。”躺在床上的少年晃了晃发晕的脑袋慢慢爬起来,缓释了一下,开始打量静悄悄的周围。

  入目的一切不断刺激着刘万东的眼球,从地下的瓷砖到天花板一切一切都如此熟悉,熟悉的让他胸口不断发热。

  整个房间的布置与他之前的家一模一样,墙上的NBA球星海报、书桌上散乱的书籍、窗帘上一大团洗也洗不掉的墨迹以及床头银色相框里他和褚檀悠的合照,好像之前的所有都不复存在,都像是一场莫须有的噩梦,梦醒了,他依旧在温暖的家中,享受着父母的丑宠爱。

  “万东,你醒了?饿了吗?”

  从门外进来的褚檀悠急忙坐到床边关切的询问,精致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这里。。。”刘万东的目光依旧投放在整间静谧的屋内,没有看向褚檀悠。

  “你喜欢吗,我照着你以前的屋子弄得,有些东西找不到就换上新的了。”语气了带着浓浓的期待,水碧色的眸子里泛出殷切的光芒,褚檀悠希望得到少年的夸赞。

  刘万东平凡的脸上扬起一抹微笑,转头拍了怕褚檀悠的肩膀,道:“不愧是我兄弟,记得这么清楚,都弄得我不好意思了。”说到最后,他挠了挠杂乱的头发,大咧咧的傻笑着。

  侧过头的刘万东没有注意到身旁人眸子中一闪而过的森暗。

  “这里是哪里啊?看起来不像救助基地。”

  “。。。这里是沙漠之下,S实验室。”

  “啊啊,怎么在这里,你爸的地盘啊,不对,这里安全吗?”一听这里是S实验室,刘万东就跟针扎似的跳了起来。

  “万东别担心,没有危险了,S实验室归我管了。”

  “归你管了?怎么回事。”

  “这件事我以后再跟你解释,现在去吃饭吧。”不想让刘万东知道内幕,褚檀悠岔开了话题。

  点点头,刘万东垂下眸子不知想些什么。

  褚檀悠的手艺一如既往的美味,吃的大呼过瘾的刘万东差点把舌头吞掉,连连加了三次米饭。

  【就连客厅也和以前家里的一样,整个格局丝毫不差】,刘万东吃饱后窝在沙发上无聊着思考着问题,只不过这里没有窗户让人感到不舒服,光亮的来源全靠灯。

  “万东,无聊的话可以看碟子,就在电视柜左边的抽屉里。”厨房里洗碗的褚檀悠嘱咐了句。

  以前,褚檀悠也跟现在一样事无巨细的照顾着刘万东,做饭、洗碗、收拾房子、洗衣服。。。。。名符其实的保父。

  关掉了水龙头,褚檀悠拿起抹布擦干盘子上残留的水渍,一双莹白纤细的手比瓷器更加细嫩。把盘子整齐码放在支架上后,他又拿起另一块干净的抹布清洗着流理台,熟稔的样子仿佛做了千遍万遍。如果让外面的变异人看到他们残酷冷虐的领导者像家庭主妇一样干着家务绝逼会把眼珠子瞪下来。

  收拾好厨房后,褚檀悠从冰箱里取出水果,冲洗好后做成了拼盘,透亮的器皿盛放着可口的鲜果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正在目不转睛盯着影片看的刘万东没有注意褚檀悠的靠近,直到一双带着湿意凉手抚上他的双颊。

  “。。。啊。。。干嘛,好凉啊。”

  “我是看你太专注了,提个醒而已,喏,拿着水果叉。”

  清香的入脾的味道瞬间攒住了刘万东所有的注意力,吃惊的看着桌上摆放着的水果拼盘。

  天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吃过水果了,在末世这种奢侈的东西只有高层才能吃上,像他这种平头百姓连闻都没闻过,猛然看到,有些冲击,大概这就是幸福来得太突然。

  “怎么不吃啊?不喜欢啊,我记得这些都是你最喜欢吃的。”褚檀悠秀致的眉不可察觉的皱了皱,自己率先插起一块尝了尝,道:“很新鲜,没有问题啊。”

  “没有。。。没有。。。。只是,很久没有吃到了。”

  听到刘万东这么说,一股难以遏制的心痛迅速席卷了褚檀悠,他现在好恨,好恨自己没有一直陪在万东身边。

  注意到褚檀悠情绪的低落,刘万东立刻插起一块水果放进嘴里,津津有味的嚼了起来,“嗯嗯,果汁四溢啊。。你也快点吃啊。”

  两人消灭了水果拼盘后,偎在一起看着电影。

  “。。。。檀悠,你知道林易烟他们怎样了吗?”蓦地,平静的提问令和谐的氛围一下子绷紧,干涩的让人难以开口。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褚檀悠震惊,内心汹涌翻腾,但脸上依旧是不动声色。

  “你说他们。。。。。我本是不想告诉的你,当时情况太复杂了,我。。。没有救出。。。。”遗憾而悔恨的口气加上悲恸的神情,只要是人都会相信这个天人般的少年。

  可是,刘万东轻轻摇了摇头,失望道:“到现在。。。别骗我了。当时你在林易烟家和那个变异人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

  如同晴日的一道惊雷,褚檀悠霎时苍白了脸,呐呐道:”万东。。。你误会我了,没有。。。我没有做啊!!”

  “大概是你没有防着我,我当时醒来了,听见了你的计划。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连林易烟都不放过,我真没想到。我对你的做法一直没有意见,我是你最好的兄弟,不会阻止你,可是。。。。你怎么能把林易烟杀掉呢!”没有理会褚檀悠的解释,刘万东自顾自的说道。

  默默听着,褚檀悠放弃了解释。

  “我。。。。还是离开吧。”

  “。。。。。”

  “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做不到若无其事的和你继续相处。看到你我就想起了林木木,他在我最困那的时候一直陪着我,扶持着我,没有他,我早就不知死了几万次了。所以。。。檀悠,我想离开。”

  “不许!!!不许!!!”褚檀悠猛地站了起来,翠绿色的眸子沾染了阴鸷的森冷,精致的眉眼全然被残虐遮掩,整个人像是修罗恶鬼,让心胆寒。

  看到第一次在他面前暴露出噬虐本性的刘万东,呆住了,猛地后退了几步。

  “怎么了,那个林易烟在你心里那么重要,我算什么?一直一直在你身边的我,是不是连狗屎都不如,是不是!”原本神祗一般的俊美少年此刻好像是浴血的恶魔,不断散发着阴寒的气息,因为强烈的愤怒和失控的情绪爆出的磁场,使得电灯接连爆裂,整间屋子顿时陷入黑暗。

  ”呵呵,早知道,早知道,我还这么怜惜你,想等着你,既然在你心里的我是这么无情之人,现在也不需要带着温情的面具了。万东,你想离开我,做梦吧!你这辈子就算死了也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第三十一发

  冷。

  干冷刺骨的寒意从皮肤的每个毛孔钻进来,一点点凝结体内的水分,细细密密的麻痛自背部蔓延至全身。

  刺目的白光恍惚了视线,难受的皱起眉头眯着眼打量四周。

  死白死白的颜色,充斥着整间屋子,令人作呕的白。

  想抬起手指却因为涌上的无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