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魔幻玄幻电子书 > 我主魔女 >

第4部分

我主魔女-第4部分

小说: 我主魔女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为什麽,它是没有属性的。”

    沈默,精灵公主似乎有些惊讶,好一会儿,她道:“从来没有人在这麽短的时间感觉到……你的精神力是我见过的人类中最强的……”

    我冷淡的表情中有一种痛苦,即使这是很难得的优势,谁又知道背後所经历的一切……

    “是的,它不是各族中传言的那样。从创世神离开我们,去到遥远的无限的那一刻,它便代替了神,掌管起世界元素的更替变化……”

    “如果这是它的真实面目,如何才能了解它的心呢?”

    “哮天啊,”精灵公主温柔地道,“不要用这种心态面对伟大的存在,没有人愿意被强迫接受别人的心灵,你是个乖孩子,该明白自己的极限……”

    我轻轻点头,似有所悟。

    “好了,你的食物很快会送来,我走了。”

    她优雅地转身离开,我正要闭目沈思,忽然又听见她清幽的声音:“我的属性,你感觉到了吗?”

    我微微一笑,这是许久来第一次露出真实心情。

    “今天,你是快乐的风。”

    在这精灵族的圣地,我已经呆了半年了。

    我知道,作为异族,这是十分令人惊讶的事情。

    不单是因为那里本是禁地,精灵公主竟容许了我这许久;还因为其间蕴藏的神秘力量,那种没有多少异族可以忍受的压迫与排斥力,仿佛征兆了之中那超乎寻常的存在,不容轻易接触的伟大……

    “哮天,你该歇歇了。”

    精灵公主周身荡漾的蓝色纹晕,让我知道她今天是温柔博怀的水。

    “是吗?原来你已经可以看见我的变化了……”

    她轻轻地点起一波水纹,拭去了我脸上的灰尘与汗水。

    “你知道我是琼的好朋友,那你知道琼为什麽这样关心你吗?”

    我摇头,虽然苦苦抵抗那压迫的身体有著难以描述的疲累,我的眼睛,依然透露著无比的神采。

    “你的眼睛,真的很像他……”精灵公主幽幽一叹,开始诉说,“很久很久以前──久远到我们姐妹还没有认识到各自即将承担的责任……有一次,我们溜到了人族聚居的大陆,在那里,我们碰上了人族当时最强大,也是最邪恶的魔法师。他看出了我们姐妹的身份,利用我们封印了大半魔力的机会,强迫与我们订契约。为了反抗,我们第一次联手使出了极限魔法……魔法威力是巨大的,封印了魔力的我们,无法承受那种反噬,我被迫独自逃回精灵界,而她,则不得不变回原始的精神状态,掉落人间,附著在一个新生的婴儿体内……”

    “十几年後,当我恢复一点能力,来到人族寻找她时,才发现她已经成了人族的一份子,而且,爱上了抚养她长大的男性人族……”

    精灵公主温柔的眼里露出无尽的怜悯。

    “但是,不论作为魔族的魔女,还是作为人族中被养大的血亲,她都不可能与被看作低等的人族相恋……我明白她的无奈与痛苦,只好默默地替她保守这个秘密,直到许多年後,她见证了他的衰老,他的死亡……”

    “……我想,她会对你另眼相待,也是因为你与他的相同之处吧……”

    我无言。

    心中,满是对主子经历的伤痛。

    我的表情,又恢复了平静。不论这事情对我造成了多大的冲击,我都没有改变我的认知。

    我的主子,永远是那个会对我温柔微笑的主子……

    半年,再半年,就是我必须离开的日子。

    虽然我可以感受到精灵公主因为逝去好友,而对我的特殊的关怀照顾,但她毕竟是整个精灵界的首领,所有精灵的灵魂!

    没有特殊的说明,而准许我这个不明来历,独闯精灵界的低等人族留在神圣的圣地,已经大大影响了她在众精灵中的威信。

    即使精灵的本性如何随和,一年,也已经是他们能够容忍的极限了……

    我的身体虽然一天天衰弱,但我能十分清楚地感到自己体内魔力的增长,而那随之提高灵敏度的感知力,也让我十分容易地感受到了精灵们的心情。

    是的,我还要努力,我一定要在这宝贵的时间里,获得它的认可……

    如果有时间,精灵公主还是会来看我,在讲述过那段往事之後,透过我主这层关系,我们之间,仿佛架起了某种桥梁。

    我知道,其实,她也是寂寞的。

    当年的她,也许十分羡慕她的朋友,能有一段这样的故事吧……

    时光匆匆,很快,我能够留在这里的时间,就剩下一个月了。

    即使我早已经变得坚忍深沈,但千般努力全都没有达到目标,也让我烦躁得快要发狂了。

    精灵公主今天的属性,是沈稳安详的土。

    见我那种浮躁的表现,她明白,也许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有些事,是不能强求的。”

    我望著她,目光中多了些冷硬。

    “为什麽?它就是不能接受我!难道因为我是人族?是个卑微无能,低贱龌龊的人类?”

    精灵公主的眼神中透露出些许惊讶。

    “哮天,你该知道……”

    “不!我什麽都不知道!我这样努力过,我是何等的努力啊!为什麽,为什麽它就是不能平等地看待世间呢?”

    我站起来,已经变得骨瘦如柴的身体似乎容不下心中的愤火。

    “我不要再懦弱,我不要再无能,我不要再亲眼看著身边的人离我而去!为什麽?!为什麽你就是不给我机会?!为什麽你就是如此的冥顽不灵?!就是因为我是人类吗?就是因为我不配你那尊贵的身份吗?我是无法用人族的那一套来取悦你,用那虚伪的奉承来讨好你!我的主人只有一个,就是琼!即使你是远远超出想象的存在,即使你是创世神遗留的神迹,如果你叫我忘记我的主人,我一样,不能遵从!”

    精灵公主已经有些发慌了,她飞过来想安抚疯狂的我,却被我挥舞的双臂摔了出去。

    “好吧,既然你看不起人类,那我,不再做人!”

    随著我狂吼的话语,我的身体,开始起变化。

    瘦骨嶙峋的躯体开始胀大,苍白的肌肤露出狞狰的黑色,片片鼓起的肌肉,仿佛新生血肉般泛起鲜红的色泽,我的头发,开始疯狂的变长,颜色也由原来的金黄,慢慢变成火一样的红色,那舞动的发丝,似乎倾诉著我心底的愤恨。

    看著我皮肤上渐渐泛起的赤色魔纹,精灵公主终於明白发生了什麽。

    我,魔化了!

    四分之一的血统竟然在我魔力大增之後苏醒了!

    然而,这一切带来的,远不是已陷入疯狂的我能预期的变化。

    圣地之内,忽然飘动起七色彩芒,仿佛表露著被冒犯的它无比的震怒,由无穷尽的神秘力量推动的巨大冲击,猛然向著仰天狂吼的我轰来。

    精灵公主惊呆了。

    与它相伴长久岁月的她知道,它一直以温和的长者身份,关爱著所有创世神遗留的生灵,在它面前,即使是小小的虫兽,也有受到它恩泽的权利。

    即使这里是它最贴近世间之地,即使它不喜欢居心叵测人的打扰,但把世间的一切生物,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般的它,宽容而深邃的意识里,也从未真正为谁而强烈的波动,那强大的压迫力量,也只是考验著心的坚韧。

    为什麽它如今会如此的愤怒呢?

    神怒之威,气吞山河。

    她心神俱颤地看著我被击中,泛起脆弱的无力感。即使她是精灵公主,也无法阻挡即将发生的惨剧。

    惊波过後,尘烟散落。

    我,回复了人型,呆呆地站在原地。

    等精灵公主惊呼著飞过来,我已经重重地倒在地上,陷入昏迷……

 六、 兽人部落

    小哮,记住,永远不要轻贱自己……

    不要!!

    为什麽?为什麽我没有保护最重要的人的力量!

    我大叫著惊醒了。

    又是同样的梦。

    每次看著主子在我身前消失,我就会生起无边的痛,无边的悔。

    看著面前茂密的欲望森林,我仿佛又回到了十数年来生活的地方……

    精灵公主是怎麽说的?

    哦,是了,出了那样的事,我确实不可以再呆在那里了。

    精灵族与魔族世代仇视,精灵公主与魔女殿下暗中结交更是不可宣扬的秘密,我这个会异变成魔族的人族,又怎麽可以自私得不顾精灵公主的立场呢?

    不过,我一直不懂,听精灵公主所言,我应该无法活下来才是?

    但一想到变成复仇女神般充满威严冷厉的电属性的她,我就没来由心中发虚,在那时的她面前,好像我是做了什麽难以挽救的大错的孩子……

    是啊,我的心智虽然不再年轻,但我的真实年纪,还不到成熟的时候。

    也许我想一直呆在她身边,是因为,我可以在她身上找到主子的身影吧……

    挥了挥因为一年多没有运动而变得柔弱的胳膊,我振奋精神地大喊一声。

    “我要变强!”

    林中的鸟闻声惊飞,嘈杂的叫声,似乎嘲笑著不自量力的我。

    黑影,不能细数的人数,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包围了我。

    我知道,这里的主人终於出现了。

    这里,是世界上最强悍的,且是不同寻常的,拥有高等智慧的兽人的聚集地……

    “卑鄙的人类!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

    我扬了扬眉,不知是不是我潜意识地作践自己,每次,我寻找的,都是无法和善对待人族的种族。

    “尊敬的原始守护者,我来,不是恶意的闯入,如果你们能够宽容我的冒犯,还请带我到尊贵的首领那里。”

    古怪的笑声在我身边振响,那一双双野兽的眼睛,仿佛看到手下的猎物,用自己脆弱的本钱,提出高傲的条件,无比可笑。

    “你不听警告,如果再留在这里,就别想再活著回去了!”

    我摇摇头,坚定地道:“我来了,就不会因为害怕而放弃。”

    “呵呵,无知的人类,你的愚昧,是你失去生命的原因。”

    无数的长枪激射而来,在兽人那超常的力量下,那些长枪,全部变成了最有效的夺命武器。

    面对电光般射来的枪影,我心念陡转,刹时,旋转的气流在身边凝结,变成了初级魔法防御──风盾。

    这种灵活多变的魔法,需要十分高超的控制力,在我使来,却仿佛使用布匹般简单,几番展动,便挡下了攻来的长枪。

    “原来你是人族风系魔法师!哼,就凭你一个,可以抵抗多久呢?”

    几个兽人现身出来,手持大刀短斧,吼叫著冲了过来。

    我来这里,其中一个目的,便是磨练自己对魔法的操控。没有离开原地,没有避闪,我直接控制著风盾抵挡那漫天乱舞的凌厉攻势。

    不想,一把长枪袭来,趁著这个空隙划伤了我的後背。

    剧痛传来,我猛一咬牙,分心施出另一个初级魔法防御──水壁。

    波光漾动,泛著七彩的透明水罩将我周身护了个周全。这种防御无须施者控制,护卫的全面性也是各种初级防御中最好的。不过因为其抗击力分布过於均匀,无法抵挡强大物理攻击的弱点,我在其上附著了光系照壁。

    “水系?!光系?!复合类魔法?!你……你是魔导士吗?”

    我不知道在人族中魔导士是什麽意思,但有人能够一眼看穿我的魔法,令我吃了一惊。

    兽人里也有魔法高手吗?

    一个身型高大的兽人自黑暗中走了出来。看他双目精光灼灼,闪出与众不同的智慧神采。

    “人类的魔导士啊,即使你有强大的魔力,也别想轻易离开这里。”

    “尊贵的原始守护者,我说过,我来决没有恶意!我需要见见你们的首领。”

    他看了看在护罩中因为魔法效果而显得无比神秘的我,许久,道:“好吧。不过,如果你认为可以耍什麽阴谋,我告诉你,你一定会自食其果!”

    跟随他来到欲望森林深处,我看到了以前从未想象过的情景。

    简陋却精致的房屋依势群立,屋前玩耍的孩童,天真无邪,几个女性兽人在小河边,边洗著衣物,边用独特的语言高声笑谈著,她们身边站著的看来是家人的兽人勇士,也不见森林边缘那凶悍的神态,而是低言笑语,憨态可掬……所有人的表情皆是幸福愉快的。

    “怎麽,没想到这里与人族相差不多?”

    眼前的兽人首领看来与人族普通的老头差不多。

    我摇摇头,平静地道:“我不知道人族该是什麽样子,我已经离开那里很久了……”

    “哦?”兽人首领眼中略过一点好奇,道,“你来见我,为了什麽?”

    我没有说话,从怀中拿出一块晶亮的宝石,递到他手里。

    兽人首领双目一亮,叫道:“精灵石?!”

    等他平静下来,我道:“这个应该可以证明我没有恶意。”

    “当然,”兽人首领露出慈祥的笑容,道,“精灵公主信任的人,怎麽会危害我的部落呢……孩子,我可以帮你什麽呢?”

    我冰封的脸有些融化,他给了我十分温暖的感觉,这感觉好陌生,但又好怀念,仿佛很小的时候,我曾拥有过……

    “我,想要成为最强者!”

    有几个兽人族孩子好奇地来到我们身边不远处,呆呆地看著三个人,除了对我这个陌生人有兴趣,似乎还对首领的神态有些奇怪。

    “最强者?”兽人首领回过神来,缓缓地道,“孩子,我看得出,你经历了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磨难,但,成为最强者,对你而言有什麽意义吗?”

    我许久无语,神思再次飘悠回那个梦境代表的时刻……

    “……我明白了。你要我怎麽帮你呢?”

    “兽人是大地上攻击力最强的民族,如果排除天生的魔法因素,连魔族都没有你们的族人强悍!”我放眼四顾,每个被我看到的兽人勇士都不自禁的挺起胸膛,“而我的目标,就是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