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科幻未来电子书 > 恨如芳草:白头吟 >

第1部分

恨如芳草:白头吟-第1部分

小说: 恨如芳草:白头吟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恨如芳草:白头吟 作者:柳月盐霜

  楔子

  题记

  此生堕入情网,人世荒唐,前尘过往,爱恨也情仇

  王者路,谁人陪伴,携手百年

  情债如何能偿,时间淹没过往

  踏碎这一场盛世烟花,血染江山如画

  潋晨:发,白雪初上。恨,八年不减。

  为你脱去红妆,着一袭寒甲,帷幄决胜千里

  予你江山无限,换取一掌无情

  莫愁崖底,发白如雪

  秋眸初绽,无限沧桑

  放逐恨意徜徉,卷红袖,木然搅江山动荡

  凌祈:谁在拨弄琴弦,琴声恍世而来

  那些尘封多年景象,展现眼前

  爱人不在身旁,情深似海,痛苦难忘

  深夜独自冥想,刻下荷花朵朵

  此心时好时坏,谁能左右,美人江山,奈何要抉

  凌宇:风声暗合,水潋宫荒草遍地,繁华不再

  身姿艳绝,眉间清莲妖艳,嘴角绝望难掩

  深夜独自难眠,前尘过往吹开尘埃,展现眼前

  恨意难平,有声音重复呼唤

  念不及父,只道母怨难消

  炎妃:光明短暂,神仙男子携黑而来

  走入深宫,雪恨带黑

  玄月:爱意无人能知,焚爱而夺荣华

  往日历历在望,此心博爱两人

  岁月无声,让人害怕。你眉目依旧,只是华发随风,谁都回不去那过往。

  那道伤疤,是谁的旧伤疤?

  负了你,天下孤寂无人陪

  江山,嘶鸣的战马

  到头来才知不敌你眉间那朵清莲

  怀中你,冰了天下

  敌不过的是那一世的繁华

  唤不回的是你的情深一片

  锲子

  八年短吗?不短,但也不长。却有黑发换银丝。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似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有春风送暖,风声在崖间徘徊,却如世人的怨声,叫人心如刀割般的难受。是诉不尽的恨在这一片黄土之上升起。

  有如鬼魅般诡秘的笑声在这里激荡,华发女子,白衣胜雪,一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只那空洞的双眸显得那么的凄清,没有丝毫的生气,麻木的了望。年年的今天她总是那么的哀伤,沉痛,,眼角总不自觉的夹带着泪花,久久的,久久的,望着,望着。

  山下是繁华的凌都,人头传动,叫卖声此起彼伏。舞榭歌楼里,叫好声,一声更胜一声。文人雅士,手持纸扇,微笑问好,吟诗作对。一片大好的盛世繁华。

  还会有谁记得那抹八年前的绝代倾城,那抹白衣胜雪的靓丽之姿,那抹于幄帷而制敌于千里的飒爽英姿。

  雪发狂舞的女子嘴角荡起冷笑阵阵,空洞的眼眸渗出一片阴霾。跳目远望,凝视那繁华中最繁华之地,有零碎的记忆涌来,冷笑更深,更寒,目光更加凄切,如把把寒刀凌厉的挥出。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一切又都是真的。凌祈,你的虚情假意,害我多年不见天日,一朝白发泫然,你说此债我该如何向你讨要呢?哈哈哈……”

  其实,她一直在等,等那个人来这里忏悔。只是八年了,痴守无望,缘分真的已尽了。

  忽的那凄切的目光变得迷离,视线的焦点飘向那遥远的曾今。

  第2章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若,人生只如初见,那该多好。

  他仍做他的帝王,丝竹酒乐,意气风发;

  她还是那个倾城佳人,才貌双全,德才武备;

  江山美人两不相侵。

  从没有开始过,就没有什么沙场同命,没有执手而偕老的,如飞流直下三千尺般的跌宕起伏的爱情,那该多好。

  山上野花迎风摇曳,好像在倾诉衷肠;绿草凄凄的抖动,如无尽的缠绵依恋;初绿的柳枝轻拂悠悠碧水,荡出心涟漪漪。

  “晨儿,终有一天我要携你的手,傲视这风雨江山,我要你做这天下最高贵的女子。”凌祈拥着潋晨,坐在崖顶,俯视这他誓在必得的秀丽江山。

  潋晨微闭双眸,脑袋轻轻的靠在凌祈身上,夕阳照在她细腻白嫩的脸蛋上泛起层层金光,犹如坠入红尘的仙子。好看的柳叶眉微微紧触,然后又不着痕迹的松开。

  “祈,只要有你在,即使没有锦衣玉食,我也愿随你天涯海角。”潋晨伸出玉臂环住凌祈,甜甜的笑着,微睁的双眸送出秋波涟涟,生出风情万种。

  凌祈拥着潋晨的手又紧了紧“晨儿,今生有你,夫复何求。”……

  俯身望去这一江春水,这溪流桃花,这青山如黛,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有脆弱的心早已不如曾经。也不知一别多年,你是否还一如当年般的儒雅,俊逸……

  睡了太久,却忍不住在黑暗中睁开双眸,我想要看看这世间是否还有真爱在散发光芒。

  仿佛沉睡了千年,在那醒来的一瞬间,脑海里浮现那个人却依然是你。

  而我和你曾经的恩恩爱爱,眷恋缠绵,紧缩在我的心头,化成一颗了朱砂痣,蔓延成血,妖艳逼人。

  有时候,爱情只输给了生死,时间,以及欲望。

  而我们的爱情到底是输给了什么?

  生死吗?

  不,多少次,生死边缘,我们都不曾放开过对方的手。

  时间吗?也许吧。

  欲望吗?多可笑,这才是原因吧!可这根本不是问题,我从不曾阻止你去慰藉你的欲望,甚至不惜一切为你做到。

  快乐总是那么的短暂,忧伤才是生命中致命的毒瘤,它随血液生衍,无声无息,有时候会像凶猛的野兽般,不可抑制。

  春花秋月终会了,图得一晌贪欢,转首却为情所负。那些话犹在耳,却已然物是人非。

  爱情,在生命里是那场最绚烂的幻觉,它太荼蘼。

  有时候,你走完了天涯漫漫的长路,也不愿睁眼醒来,情愿在红尘情怨中,痛苦的挣扎,哀号,默默的落泪,直至生命的尽头,当爱情消磨了一切的锐意,才证明那不过是如灿烂烟花般的虚妄,空洞,在被点燃后才能看得到辉煌后所繁衍出来的荼毒。

  春风送来悲怆的凉语“凌祈,当初不尽的干戈,只为你的畅怀。生灵涂炭非我所愿,血流成河亦非我所愿,可是你却不知珍惜,就别怪我让你的锦绣江山在我的红袖下风雨飘摇。”

  一个人一旦爱了,他那一颗心就能百转千回,犹如那江南的幽幽的水乡河道,蜿蜒曲折滋生出无尽的缠绵与柔情;一个人一旦恨了,就会爆发出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决裂与汹涌之势。

  潋晨朝那皇宫盈盈一笑,这一笑,仿佛已耗尽了她一生的力气。

  就是那一天,她的山平了,水竭了,天翻了,地覆了,洪荒卷土重来。天地漆黑一片。

  她的怒气犹如那火红的岩浆,毁灭了她的心神,她闭眼凝气,等待着那醒来的那一刻。

  第3章  风涌

  尘埃落遍,繁华不再。只听得风声暗合,唱出千古的悲凉。

  凌宇持剑迎风而舞,扫的落叶旋舞,又在空中犹如碎蝶般悠然跌落。肃杀之气弥漫在这荒芜的水潋宫中。

  冷漠轩得意的看着凌宇将剑术练的如此的出神入化,心中感慨不已。等得太久了,这仇这恨,是你该还的时候了。

  小晨你在天上可曾看到宇儿长大了,眉目间愈发的像你了。你看到了吗?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为你报仇,送那负心汉去地狱,为他对你的所作所为偿债。

  恨何以解?

  就算用他的狗命去换,小晨还会复活吗?谁来赔小晨的命?谁又能让小晨复活?谁能?谁能啊?

  “在想什么?”凌祈清冷的声音飘来。

  “你越来越像小晨了。”冷漠轩看着凌宇淡淡的叹息“当年,小晨出色的军事才能,带兵如神,制敌于千里,另敌人闻风丧胆,打下这多娇的江山。”

  “这大好江山我会夺回来的。”落地有声,霸气天成,凛然了四下“他的血我已还,他以为所有人都被他当傻子般的玩弄在手掌之间,那么他错了,我只是在等,等我有足够的能力把他送到地狱去,永难翻身。”

  当年凌宇才7岁,当他欢快的跑到御书房的时候,那残酷的景象深深的打破了父皇在他心目中和蔼,可亲的形象。

  他躲在柱子后面,面色惨白的看到他美丽的母后嘴角那抹殷红的鲜血,满目的凄凉,那妖艳的画面无情的刺痛了他的眼睛。看到一张他曾亲切的叫姑姑的女人的恶心嘴脸,那女人以那种胜利者的姿态高高站在上面,戏虐的看着母后用剑支着残破的身子,痛苦的大笑,对着要冲出来的他使劲的摇摇头,用眼神告诉他要好好的活下去。

  然后他看着那抹倾城之姿消失在他的视线中,只是他不知道那一眼竟成了永别。

  那是他永远无法释怀的家破人亡,父虽在,却已经死在了他的心中。

  夜夜梦中,那微翘的樱唇渗出刺目的殷红,如一盆凉水浇得他霎时惊醒,那恨在心中愈发的沉重,醒目。

  凌宇带着冷漠轩朝屋内走去,屋内轻纱凄凉的舞动,檀木做的书桌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暗淡了流光溢彩。

  只看这厚尘下的富丽便可想象当时的辉煌。

  只可悲人心易变。

  凌宇轻抚画像中潋晨的娇颜,目光深邃“母后,如果你当时知道会有今日,你还会笑如此纯净?”

  画中潋晨巧笑兮焉,着一袭白色的丝绢长裙逶迤拖地,腰间以云带约束,衣角因风的吹拂微微的飘起。如同削葱般的手上握着吟风,一条珍珠白的宽丝带绾起一头本就乌黑飘逸的秀发,几根调皮的没有被绑起来的发丝在腮边轻柔抚面。脖子里一条银制的细项链,隐隐中散发出徐徐光辉。

  娥眉淡扫,她的眼眸似湖水般深邃,又隐隐的带着笑意,却有一股孤傲冷清的神情,樱桃小嘴不点而赤,两颊未染胭脂而透着红嫩。

  画旁题着“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刺的人眼犯痛,扎的人心鲜血淋漓。

  “宇儿不关心你父皇立谁为太子。”冷漠轩取出鸽子脚上的书简,看看一直凝画中的凌宇。

  “他以为他还有能力去立那个贱人的儿子吗?再说他现在可不再迷那个贱人了。”凌宇自信满满的说着,完全不是一个15岁少年该有的稳重与成熟。

  “誓,言,哼不见都带口字吗?可偏偏却都是一个个的有口无心。”

  是呀,誓言,都带着口,却有几人在说誓言时带着心呢。

  “你该回去了,准备明天去上朝。”

  “明天吗?游戏要开始了吗?”凌宇最后又看了一眼画中他美丽的母后,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嘴角永远荡漾着一抹残忍嗜血的笑意。

  看着画中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凌宇的忧伤如线,从内心的最深处涌出来,万缕千丝,交缠缭乱。

  第4章    云动

  清荷宫中,炎妃冷漠的对着镜子,拿着梳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如海藻般秀发,沉静在自己的思维中。

  “娘娘,各宫主子都到了,除了皇后。”墨香恭敬的侍立在一边,细声的回禀。

  炎妃一身淡紫色的梅绣锦衣,映得她神秘姣人,不似红尘凡人。放下手中梳子,炎妃从凳子上站起来,换上一副清丽的笑颜,超御花园走去“请皇上了没?”“请了”

  园中尽是如黄莺般美妙的声音,各宫的娘娘都华衣锦着,浓妆艳抹。

  炎妃前脚刚到,皇后后脚就到了。眸子里有火沁出,狠狠的瞪着炎妃,径直往主位走去。

  “姐姐,你的位子不在那。”炎妃娇弱的声音中满是自得,明亮的眸子耀着嘲讽

  只听“啪”的一声,炎妃如玉般的脸上赫然有五个手指印,嘴角有稍许的血丝,明眸中带着泪光,看了让心中忍不住怜爱。

  一旁的妃子们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有的甚至掩嘴偷笑。炎妃无辜的站在一旁,豆大的泪珠顺势滑落,印的脸颊格外的苍白。

  “今个儿,皇后又要演哪一出呀?”宏亮的声音打破了着一院的寂静,更惹得炎妃的泪珠如雨般落下,楚楚可怜,让人看了不禁地想要去保护她,怜惜她。

  “皇上心疼了?可不是吗?瞧她那神情,跟姐姐当年是出奇的相似,也难怪皇上会痴迷呢。”皇后犀利的眸子无畏的看着凌祈,嘴角衍生出讽意,水袖下却是双手成拳。

  “闭嘴。”凌祈伟岸的身子微微一僵,但马上似乎恢复了淡定,只是眼里有着沉痛,不知是为了什么。

  “难道不是吗?”皇后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做出一副检讨的样子“可皇上想姐姐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呀,姐姐与陛下出生入死,转展于各战场上,却不幸早逝,陛下思她,念她,想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是吗?何必动怒呢。”

  “马上滚回你的乾清宫去。”他没想到玄月会这么*裸的将他已经尘封的往事不留一滴的抖落出来,只觉有一只无形的手死死的扼住了他的喉咙,有一股死亡的气味弥漫在他的身畔。

  “怕了吗?想把我也杀了,让真相永沉深渊,让朝堂上的笨蛋乖乖的为你做事,还傻傻的以为在守卫她的功业。”

  凌祈衣袖一甩,愤怒的转身,搂着炎妃离开,怒火在眸子里燃烧,根本看不见别的东西。

  炎妃仿若无骨的靠着凌祈,满脸的不屑,眼眸里有着恨意,嘴角有着笑意,是那种控局者的胜利之笑。只是在这时候,还有谁会注意到她丰富的表情秀。

  一切比计划还顺利,很快就可以报仇了,当日潋晨如碎蝶一样跌进万劫不复,凄凉的笑意寒了她幼小的心灵。在遇到潋晨前,生活于幼小的她,是黑暗无光的。遇到潋晨后,让她看到了短暂的阳光。那只是短暂的,潋晨说要带她去看她的夫君,那个被潋晨说的如仙一样优雅的男子。是的她看到了那个男子,不过那不是仙,是魔鬼,是嗜血的魔鬼。冷漠的眼睛,无情的将潋晨推进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