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科幻未来电子书 > 恨如芳草:白头吟 >

第17部分

恨如芳草:白头吟-第17部分

小说: 恨如芳草:白头吟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诔〉奈复笕嗣俏薏恍了帷

  更有人跳出来为凌沐开脱,是呀,只是一个八岁的小孩,哪来的心机,更别说勾结魔教了。再说,魔教的会笨到和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合作,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所有人都这么想,可是他们忽略了,皇家的小孩注定比别的小孩早熟,何况每天有人在他耳边传授,不会也难。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起来说话。”凌祈心疼的想要下来,扶起他的儿子。可是就在他抬头的一刹那,他对上了凌宇冷冽的眼睛,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一样,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警告他。

  其实凌宇知道,把凌沐叫到朝也是什么也问不出来,可是他必须这么做,因为正如他前面所说的,凌祈并没有命人去查,那么他想要的好戏便无法开启了,所以他这么做了。他知道,这么做他就等于给了凌沐一个博取同情心的机会,可是他不在乎,因为一切的事情他都把握定了,他不会让这盘棋句逃出他的掌控。

  第52章 ‘八年’之谜3

  凌沐转头朝凌宇看去,眼里瞬间闪过一丝笑意,因为他赢得了他要的同情。然后双手颤抖的按在地上,身子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在站起来后又一个脚软,险些又跌了回去。

  可是所有的人只会看着,流入出同情之声,却没有一个人赶上前来扶他一把,即使他的父皇,也只是痛心的坐在龙椅上,看着他。其实他有点失望。他看到了,一连片的怜悯,可是谁也不愿意把对他伸出手来,还有一张嘲笑的脸。

  凌宇的眼里,嘴角,眉梢没有一个地方不透露着嘲笑,他笑着,看着凌沐装模作样踉跄,显现出的弱小,企图博取一连片的同情。

  他会输,毋庸置疑,因为他缺少的是一股恨,凌祈有的是恨的支持,所以他狠的下心,无视一切,因为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复仇,这么的一颗冷却了的心,谁还能影响他。

  “父皇,儿臣深居宫里,从未出过宫,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魔教,还请父皇明察。”刚站起啦的凌沐环视了一周后,一咬牙,恨恨的瞪了凌宇一眼,黑乎乎的手将衣摆一撩,双膝跪地,泪眼婆娑。膝盖跪在地上的声音,在朝堂上莫名的响,仿佛可以听到骨头‘嘎子’响的声音。又是一场苦肉计。

  “早料到你会这么说了,查,当然会查,也许我们可以找到更好玩的。你说呢?”凌宇在凌沐一讲完就开口插了进去,完全不给上座的皇上一点讲话的机会。而且他的笑不再是单纯的嘲笑,仔细看他的眼,可以看到一股阴森,一股残忍。

  “只是我想说的是,如今朝里死了好几个官员,一个比一个死的难看,我们只是想请你想想,这世上谁会这么残忍?”凌宇的话声又起,声音不响,堪堪每个人都可以听到。

  “这我怎么会知道。”跪在地上的凌沐惊得抬起头来,看着凌宇。他以为不需要跪很久,就可以站起来的,可是凌宇一直没给皇上说话的机会,所以他也没有站起来的机会,膝盖疼的要命,而凌宇更是雪上加霜的将手重重的往凌沐的肩膀上一拍,而他自己也跟着蹲了下来,两只说按在令凌沐的肩上,看似很轻,可是那上面用上了他八成的功力,即使凌沐再厉害,也受不起,他吃痛的咬紧牙关,干看着凌宇笑着的脸,恨得牙痒痒。

  “宇儿,沐儿还小,你这样会吓着他的。”坐在龙椅上的凌祈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他皱着眉头,对凌宇的行为很是不认同。

  “小,怎么会呢。儿臣七岁的时候就剩下一个人,没人疼没人爱,怎么就没人想到儿臣会怕呢,不要拿这个来跟我说,你不配。”听到凌祈对凌沐的维护,凌宇眼睛一横,瞪着凌祈,满脸的厌恶之色,还带着点嫉妒。

  听到这话,所有的人都知道其实皇上对太子的宠爱也就这一年的事,在以前,皇上有多反干太子,只要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所以他们认为太子的不羁还是可以原谅的,毕竟哪个孩子不希望得到父母的宠爱,而那几年,太子只有一个人,除了那些跟着东征北战的将领对他很是关心外,他受到的排挤足够他去恨一个人,厌恶世间,足够养成他的无情,冷血,这是一个孩子的怨怼呀。

  凌祈看到那双眼底的恨,嘲讽,寒意,还能说什么呢?都是他的错,这些年,他把他的父爱都给了凌沐,从来就没想过凌宇过的可好,他没有资格在那里说那些体现父爱的话。凌宇会把矛头直指凌沐也不是没有原因了,也许是他在嫉妒,嫉妒凌沐所得到的父爱,还有那份他再也无法企及的母爱。

  原本对凌沐的同情瞬时分出了大半给凌宇,也许这不是凌宇的目的,可是对于凌沐来说确实是很不利的。

  “算了,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你只能回天牢里去等待了,那天父皇想起来查你的事了,查清楚了,生死就有定论了。”凌宇把全身的力气放在凌沐的身上,满意的看到凌沐痛的闭起了眼睛,额头上沁出了汗珠。

  等到凌宇站直了身子,放在凌沐身上的重量才移开。而凌沐则差点就仆倒在了地上。

  “来人,将凌沐待会天牢。”凌宇一喊,刚才的两个锦衣卫就出现了,把凌沐诶给拖走。凌沐还吃着痛,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拖到了门前,马上就要消失在众人的眼中了。他害怕的急喊,从小就娇生惯养的他再也不想去住那又老鼠蟑螂的天牢了,再也不想去吃那些粗茶烂饭。

  “父皇,父皇救儿臣,儿臣不要回那里,父皇······”只听得一阵的哭天抢地,声音渐轻,然后谁也听不见那声音了,只是大家都望着门外,皱着眉头。

  凌宇似乎在想什么,低着头,头发遮住了他半个脸,谁也看不清他的神情。

  凌祈望着门外,眼里闪过一抹狠绝,然后盯着沉思中的凌宇,目光越来越阴,可是谁都没发现,等到凌宇抬起头来的时候,凌祈早就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第53章 ‘八年’之谜4

  “宇儿,你宫里是不是有一个姑娘?”坐在龙椅上的在众人还未回过神来之际,忽然话锋一转,看着凌宇的眼神已经少了那一丝的宽容,有一点凌厉,不过他隐藏的很好,谁也看不出来,他在笑,只是不知在笑什么。

  “儿臣宫里的宫女多着了,不知父皇看中哪一位了?”发现凌祈话锋的转变,凌宇脸色也照旧笑意未减,只是神色似乎比刚才认真了很多。

  其他的大臣则是莫名其妙,心想如果皇上看上了太子宫里的哪位姑娘,不是应该在私底下说的吗。现在是怎么回事,这种私事都要摆到朝堂上来议论了,那国家大事该往哪摆呢?

  “呵呵宇儿不清楚吗?何必与朕装傻。”

  “儿臣真的不知父皇在说谁。”凌宇心里一阵暗笑,这才是你,何必演绎那么多的父慈呢,现在才是开始,这场战争的开始,他等了很久的父子对战。

  “上来。”忽的凌祈一声喊,几个锦衣卫就这么出现在了朝堂之上,他们谦卑的低着头,动作一致的跪在地上,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声音那是相当的洪亮呀。

  这几个不是别人,正是那日轮值御书房的几个锦衣卫,他们看到了晓梵将陈公公带走,从此就在也未见陈公公回来,再见到时只是一具全非的冷冰冰的尸体罢了。他们以为皇上已经将此事摆一边了,毕竟爬的在高也只是一个阉人,一个奴隶罢了。如果不出这么多事的话,这件事情永远也不会有人再提起的。

  “那天是谁带走了陈公公的。”他是冲着凌宇而去的,没有人可以挑战他的皇权。

  “回皇上,奴才不知道那个姑娘的名字,只是听陈总管说那姑娘是太子你宫中的。”回话的是一个看似是几个人的头子的人,他肤色微黑,很魁梧。

  “那么就凭那个阉人一句话,父皇就认定那人是儿臣宫中之人了?”凌宇面色未变,他看着凌祈的眼眸只是更多的讽刺,淡定如他,自有一股气势散发出来。

  而朝上的其他人总算是弄清楚了,原来不是皇上要把私事往朝堂上摆,原来讨论的还是那件事。只是两个智谋相当的人讲话的时候总是那么的深奥,脑子直一点的人,半天下来才听懂了其中的一点而已。

  “凡是与此事有关联的人朕自然是要排查的,毕竟已经死了那么多忠臣良将了。”这句话好呀,凌宇根本就没有驳回的机会,而且瞬间就笼络了众臣的心。若是凌宇在反驳,那么他的敌人就不止龙椅上的那一个了,而是会受到群臣的排挤,这对他来说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父皇还真是为我等着想呀,儿臣也不好说什么,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凌宇在心里,真是让人‘佩服’呀。

  “你们形容一下那个女子的长相,好让太子知道是那一个。”

  “回皇上,那个女子那日穿的是一袭白衣,手执血红色的长鞭,武功很厉害,还有她的眉间点有一滴朱砂,肤质很白,眼睛明而冷,她的声音很好听,只是周身都散发着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清。”其实这个人对晓梵的描述并不是很仔细,像他形容出来的人比比皆是,人海里,一抓一大把,可是凌宇知道是谁,因为红色的长鞭是晓梵不离身的武器。

  只是他不会这么笨等着所有的人来抓他的把柄,再说晓梵会住到他宫里只不过是为了方便杀那个阉人而已,如今事情已了,这么还有可能住在他的东宫呢。

  “那估计要叫父皇失望了,儿臣宫里的宫女都着白衣,至于手执红色长鞭的女子还真是没有。”凌宇朝说话的人看了一眼,然后一脸抱歉的看着凌祈,明显的看好戏的心态。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数百年。或者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好了,似乎用来形容这对父子更加贴切。

  “无妨,可能是宇儿宫里的宫女太多了,让他们自己去辨认就好,我们就在这里等待答案好了。”凌祈可是不信那邪,不试试,他才不认输。

  几个锦衣卫领了命,并且收到皇上暗示的眼神。他们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他们想不通,现在是什么情况,皇上不是很宠爱的太子吗?如果查不到,那么太子就没有嫌疑了,为什么还要多出事端呢?果然是君心难测呀。他高兴时,可以把你捧得比谁都搞,要是他一不高兴,那么你就只有挨打的分了。

  果然是伴君如伴虎呢!

  只是去时的五个人,回来照理说多一个的话也就六个而已,这一瞬竟然整整多了四个出来,就是没有几人嘴里说的那名女子,来人里宫女太监都有,他们被押着,求救的眼神直直的飞向凌宇,看到凌宇一脸的笑意,他们的心也莫名的安了下来。虽然他们生在这皇宫里,可是他们和别的太监宫女是不同,他们只忠于凌宇。有点像死士,但是他们又不是。

  “呵呵,本宫还不知道本宫宫里竟有这么多的人符合几位所形容,只是本宫很好奇”凌宇做样的挠挠头皮,然后来到两个太监的身边指着两人问“难道他们也是女子?”凌宇在笑,笑的很慑人,他看向几个锦衣卫的眼神明明含着笑意,却吓得几人冷汗连,身子不自觉的后退,嘴唇竟然也在发抖。看样子是被吓的不轻。

  顿时朝堂上响起了轻轻的笑意,每个人都在下边捂着嘴偷笑。只有高坐在堂上的凌祈没有笑,他的手抓着龙椅,青筋突起,人脸上却还是笑着。父子,果然是父子,什么事都可以笑着,笑面虎两人都担当的起。

  “回皇上,奴,奴才没有找到那名女子,所以,所以带,带了几人回来,请皇上问,问话。”话不成句,断断续续,只听得凌祈手上的青筋暴的更多,而凌宇的笑意则更浓。

  “回皇上,根本就没有那几人口中的姑娘。”说话的是凌宇宫里的主管太监,他说话的时候很有底气,背板挺直,眼神炯炯。

  “谁知道你们有没有说谎包庇那女子呢!”一直缩在一边的丞相这时从边上冒出来,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时机,而他也是当年那件事的参与者,现在参与当年事的几个高官都一个一个的死去,现在就剩下他了,他早就吓的魂都没了,每次出去都是被侍卫团团的围住,否者根本就没胆出去。而对于他来说前皇后的儿子就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不除去,后患无穷。现在是一个时机,他怎么可以放弃呢?

  然后他又朝凌祈说“皇上,臣知道大内有一种秘药,是林太医所配制的,吃了该药就可以使人说出真话。”

  凌祈听后,那是开心呀,马上就命人去太医院找林太医拿药去了。现在是什么?两只老狐狸,凑一块了。果然是臭味相投。

  药来了,几个人都镇定的吃下。

  凌宇笑意不变,凌祈的青筋不见了,笑意更胜,而一直瑟瑟缩缩的丞相大人的脸上也多了笑容。其实带笑容的人现在不止他们几个,还有很多想看凌宇笑话的人也都微微的带着笑意,自然也有一群人愁着眉眼,怎么也笑不出来,因为那名女子他们也见过,在凌宇的东宫。那条长鞭令他们映象深刻还有她周身的冷意。

  他们在一边焦急的担心,可是被他们担心的人却闲然自若,笑意可是不减反增呀。

  事实说明,凌宇会笑是对的,他们什么都不知道,那药吃和不吃问出来的答案都一样,没有这么一个姑娘,不一样的只是几个人回答话的时候是闭眼的,神智看起来似乎不是很清楚,是的他们都不知道。

  谁会傻傻的等着别人来抓他的把柄呢!更何况聪明如凌宇,他怎么会留下任何对他不利的证据呢。早就在晓梵离开的那一天,凌宇东宫的人都已经吃了特制的‘醉生梦死’,谁还会记得那个女子。所以对于凌宇来说今天的一切只不过是以个闹剧。

  而对于丞相大人了说,那可是大大的失策呀。这么一来他就正面的得罪了太子,以后怎么可能会有他的好日子过。

  凌祈不气还笑,他什么样的局面没有见过,这对于他这只老狐狸来说小菜一碟,怎么可能逼得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