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科幻未来电子书 > 恨如芳草:白头吟 >

第23部分

恨如芳草:白头吟-第23部分

小说: 恨如芳草:白头吟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敲吹脑读耍裁词焙蛩那峁Υ锏搅苏饷锤叩木辰缌耍蛱觳庞霉峁Σ皇锹穑吭趺床乓惶於眩揭丫皇怯梅伤倏梢岳葱稳莸牧恕

  第69章 纷繁算计之不愿离去2

  “你真的想要留下?为什么,你的坚持到底是什么?”原来就如潋晨所说,袁帆在等一个人,一个可以让他不惜一切的人,如今这个人等到了,在这皇宫里,那个在炎妃,算计这一切,笑靥杀人的炎妃。两个人,天差地别,却吸引着袁帆。为什么那个人是炎妃,难道这就是互补嘛?为什么留住袁帆的人不可以是一个单纯一点的女子。

  冷漠轩看到了袁帆爆发出来的潜力,为了不会山上,他可以凌空而起,速度不是他可以赶得上的。所以冷漠轩知道这已经不是他可以说不的时候了。

  “我要留下来,我可以帮你们为师姐报仇的,只要我可以留在炎妃的身边。”袁帆听出冷漠轩的语气软了下来,生怕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急切的说。

  “呵呵,果然是为了炎妃。”这时暗夜里走出一个人来,他的脸藏在暗处,看不清是谁,但是冷漠轩和墨儿都从那声音里辩是谁了。唯有站在树梢上的袁帆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从树上坠了下来,在地上痛的‘嗷嗷’直叫。

  “要他帮我们,会不会是添乱呢。”凌宇眼带鄙夷的望了坐在地上没有形象的叫着的袁帆,不是他看不起袁帆,而是他的计划不能有一丝的纰漏,而且他也不想白白的再搭进一个人,这么单纯的,他也舍不得玷污。

  “你这话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我说我要帮忙就是要帮。”听到凌宇的话,原本还‘嗷’叫着的袁帆不干了,好不容易冷漠轩心软了,现在又跑出一个人来要阻止他留下来。他这是碍着谁了呀,一个两个的都要赶他走。他坐在地上,一脸哀怨的望着凌宇,哀怨中又略带愤怒,像一只乞食的小狗,眸子干净莹澈。

  “字面上的意思,如果这么肤浅的东西都无法理解的话,谈什么报仇。就凭你的一身还不知道怎么用的武功。我们斗的是智,辅之以武而已。”相较与袁帆的暴跳,凌宇冷静的多。相较的年纪,凌祈早就学会了老成,而袁帆还是那张被保护的很好的白纸,不知人心险恶。

  “太子,他有用。”墨儿没想到凌宇会反对袁帆留下来,虽然有一瞬的哑然,但是她马上就找回了思维,她坚信袁帆将是一枚很好的棋子,单纯的人比任何人都好掌握。

  “对嘛。”仿佛是找到了依靠似的,袁帆从地上爬起来,迅速的朝着墨儿挨去,还不忘附和着墨儿的观点。只是才动了一下,就被冷漠轩捉到了另一边。

  冷漠轩望着那双干净的眸子,里面的坚定多的好似要溢出来。“就这么希望留下来,即使小命不保?”“对”

  “你也同意了?”凌宇挑着眉,朝着冷漠轩看去,他以为冷漠轩会一直的坚守阵地,没想的没几个轮回,便已经败下阵来。

  “我同意了。”最后看了袁帆一眼,冷漠轩将袁帆放开,把头抬起来,望着幽深的夜空。双手负在背后,交握着,冷清的夜间,可以听到骨头“嘎嘎”作响。

  “难道你不怕往事重演?”凌宇听得到那声音,所以他更加的疑惑了,明明就不想要同意的,可是还是同意了,那么的矛盾。

  “你认真的看过小帆的眼睛吗?那种眼神,太熟悉了。当年你母后也是以这种眼神看着师傅,强硬的要求下山的。她当年闯过了师傅布下的‘天劫’,身负重伤,却不要师傅为她包扎,带着一身的伤下山。那种眼神,是一种执着,拥有那种执着的人,不是我们可以使之动摇的。”原本往夜色的眼睛闭了起来,那声音中带着无限的无奈。明明知道不可,却无力可以阻止,他也不想的。可是若是坚持不同意,那就是两败俱伤。什么都是错。

  听到冷漠轩的话,凌宇和墨儿几乎是同一时间的转过头望着呆状的袁帆。那眼,粗望,迷茫的不知所措,但是细细的望进去就可以看见里面的执着。

  凌宇见过这种眼神,小时候,潋晨每次讲到凌祈的时候就是那种眼神。所以对于凌宇来说这种眼神一点也不陌生,甚至很熟悉。

  “我懂了,就留下来吧”凌宇闭着眼睛,谁也不看,抬着头,然后再睁开眼睛,静静的望着夜空,静静的站着“你们都回去吧,我想再站一会。”

  那声音,带着淡淡的忧伤,沙哑却性感。

  夜色里,唯有袁帆是单纯的快乐的。他笑着跟着频频回头的墨儿回去。冷漠轩担心的看了凌宇一眼,也转身离开了。只有那单薄的身影留在一方夜幕下,肃萧的秋风,吹起凌宇的衣角,吹起凌宇的黑发,风声如嫠妇泣泪。月光斑驳在凌宇的背上,那一站,仿佛站成了永恒,他的背影是那么的孤寂,冷清。

  第70章  纷繁算计之余廷灿初会

  夜晚,万籁俱寂,萧肃的街道上,一抹人影一晃而过。

  炎妃站在宇霆记的屋檐上,沉思良久。

  宇霆记中一片黑暗,根本就没有人。

  “既然雪舞姑娘来了,何不进来一叙。”温婉的声音划破暗夜的静寂,从宇阁中传出,原本一片黑暗的宇霆记在瞬间变成了灯火通明。宇阁的窗扉对着炎妃打开。

  听到有人叫她雪舞,炎妃的身子狠狠的一顿。不是叫她炎妃,不是叫她欧阳艳雪,而是雪舞,这个名字八年前就被她所抛弃了,只有她自己和潋晨知道,没想时至今日竟还有人知道雪舞这个名字。可是炎妃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她极快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只是站在宇阁窗户口的巫臣和木寒云没有错过炎妃的错愕,这一切都被他们看进了眼底。使他们要找的人,不会有错了。

  炎妃在屋檐上一纵身,便跃进了巫臣和木寒云给她让出的窗口。她不是那些不懂得把握的人,既然别人已知晓自己的底细了,进不进就不那么由得她自己了。 敌人或是朋友  也就在那么的一下子而已。

  “当朝的炎妃娘娘的身份可真是多呀,连太子都只知道其一而不知其二呢。”巫臣率先开口,他可以感觉到炎妃那带着敌意的目光。只是巫臣只是以一笑而对之,因为他知道炎妃对于他们来说无害。

  “既然二位都是聪明人,那么本宫也就不和你们兜圈了,直说吧,两位是谁的人,接近太子是何居心?”炎妃来回的巡视着巫臣和木寒云。温文儒雅的巫臣,冷傲的木寒云,宜静宜动,很完美的组合,绝对是人中龙凤。

  “炎妃呢?接近太子又是何居心?我们的目的应该是相同的不是吗?”说话的人还是巫臣,木寒云静立在一旁,冷眼旁观,仿佛他不是存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似的。

  “何以见得我们的目的是相同的呢?”炎妃的秀眉一挑,她的目光看的不是巫臣,她看的是一直作壁上观的木寒云。炎妃相信这个冷眼旁观的人才是这场会面的决策者。

  “天下第一阁的杀手具是当年皇后所救之人,而你雪舞姑娘当年可是亲眼目睹了那场惨剧之人,我们亦是受恩于皇后的人,我们的目的也自然是相同的?”三个人据地而立,炎妃的位置正好在两人的中间,巫臣立在窗户旁边,手里的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眉目含笑。木寒云的身后是一副雕刻的荷花盛开图,雕功甚高,细腻的纹路,在图的最下方是一神来之笔的签名,却与整幅画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仿佛是荷花的一部分似的。

  “看来两位对与本宫很了解呀。”炎妃也不怒,虽然还带着一点的怀疑,但是很多的疑问早在看见那副画之后 就已经消失殆尽了。那年虽然跟在潋晨的身边不长,却早已记住了那如行云流水般的笔迹,说来她的字也全是潋晨手把手教出来的,叫她怎么会认不出那副雕刻上的字迹呢。想来木寒云会立在那幅雕刻旁也是为了让她发现那神来之笔。

  “雪舞姑娘说笑了,我等也是奉命办事而已,若不是有知情人告知我等也是不可能知道几乎已经只有姑娘知道的事情。”巫臣身子稍稍的往边上一移,他原来站的那个地方稍微往后一点的地方露出一管竹笛,上边挂着崭新的如意穗,在竹笛上刻依然是那行云流水般的雕刻,只是上边的字换了,成了“舞”字。

  炎妃知道,这些都是要给她看的,但是如果她没有认出前一样东西就不会看到这管竹笛。精心的连环,足以看出这二人的心思缜密。

  “你们是浅庄的人吧?”其实这并不是疑问,在炎妃的心里这个答案已经是肯定的了。在看到那两样物品的一刹那,炎妃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莫名的欣喜。

  “我们这次请炎妃来,主要是希望炎妃注意凌祈这段时间的行踪,特别是晚上他在何处就寝,这件事我不希望太子知道。”一直冷眼旁观的木寒云挪动了脚步,走到了离炎妃稍近一点的地方,他把生音压的很低,沙沙的。

  “你们要在他身上找什么?”对于这个要求其实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炎妃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两人这般把她找来,为的竟是凌祈的去处。

  “你查到了我们要的你就会得到你要的答案,其他的你暂时什么都不必知道。”木寒云淡淡的看了炎妃一眼,貌似不经心,却看得炎妃一颤。

  “可以,但是同等条件我要你们为我办件。”炎妃从来不做赔本的生意,即使对方和自己有志一同,那也不例外。她也不等巫臣和木寒云应允,就已经把自己的条件开了出来“找到玄涟的墓碑,或者说是玄月的墓碑。”

  “成交。雪舞果然和姨所说的一样,适合做生意人,爽快。”巫臣手里的纸扇‘啪’的一合,一脸笑意的看着炎妃。只是木寒云和炎妃都看到他眼底的精明。

  在场那么多的人,谁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炎妃在心里想,这么多的人,绞尽了脑汁的想要凌祈着浩浩的江山付之一炬,看样子她想要见到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估计这天下大半的能人异士都已经在对付凌祈了吧。炎妃在心中冷冷的一笑。

  “不知阁下可是浅庄的巫臣?笑面书生。”相对于巫臣和木寒云对炎妃的了解,炎妃对于浅庄的了解却极少。只知道浅庄的笑面书生和圣手冷医,其他的几位她都是不得而知了。

  “雪舞姑娘好观察里,正是在下。”没有太多的意外,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他巫臣是浅庄的四当家,人称笑面书生,看似温文儒雅,却在笑意间算计人。

  “那么这位是?”这么冷静的冷傲的人炎妃真没有在江湖上听说过,看着木寒云,炎妃可以从他的身上找到很多很潋晨相同之处,他们都是外冷内热之人。

  “在下木寒云。时辰不早了,我看雪舞姑娘还是尽早回去的好,免得惹出不必要的事端来。”在目的达到以后木寒云就认为已经没有了继续交谈的必要,现在他的心里想的只有他的潋姨现在可是安好而已。只是在话说完的那一刹那,木寒云心神一凛,手里顿时伸出一柄短刀,朝着窗外射去,然后就看到一个身影一顿,跑进了暗夜里。

  二话不说巫臣,木寒云,炎妃都追进了夜色里。是他们太放心了,否则这么拙劣的功夫怎么可能逃过他们的耳朵呢。

  夜色为掩护,很快人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可是木寒云和巫臣并不急。而炎妃也曾在木寒云挥刀的瞬间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是芸烬的香味。

  木寒云镇定的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小瓶,他幽幽的拔开瓶盖,飞出一只类似蚊蝇的飞虫。他们则跟着蚊蝇而去。

  在一处的竹林里他们看到了一具倒在土上的尸体,蚊蝇就停在那尸体上,未有任何的动作,似乎在等待什么。

  “雪舞姑娘可以先回去了,你已经被凌祈怀疑了,还是收敛点的好。至于今天的这件事有我们来圆满的处理即可。”巫臣从荷包里拿出一张似纸非纸的东西,往死者的脸上一盖,用力一按,一个完整的轮廓就落在他的手里,然后往尸体上散上一些白色的粉末。

  那只原本停在尸体上安分的蚊蝇就开始有了动作,它缓缓的吮食着尸体,很快的一具尸体就这么的消失殆尽了。

  看见全过程的炎妃已经知道了这只生物为何了,原来这就是只闻其名未见其型的那只殁蚊,曾经听说过殁蚊形似蚊蝇,却可瞬间食尽人体,如今亲眼所见,还是不免震惊。当时有人告诉过她殁蚊的培育是极其困难的事情,一般成功的几率为千分之一。

  “那么久劳烦两位了。”炎妃不是那种柔弱的女子,不会见到这样的场面就被吓的惊叫,她习惯了用笑意掩藏自己的震惊。

  她的身影消失在竹林中。

  “她也是一个奇女子。”木寒云若有所思的看着炎妃离去的方向,不免赞叹道。

  “是呀,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呢。”处理好尸体的巫臣也望着没有了身影的方向感叹道。

  第71章  晨缘 晨缘

  晨缘,原来这里叫做晨缘宫,这是潋晨被禁在这里一个月以后才知道的。

  晨缘,遇见你,是注定的缘分。

  晨缘宫,在这红尘中,于千千万万人之中,与你的相遇是命定的姻缘,却少了分。注定了我们有缘相遇,有时相爱,却无分相守,注定了我们的分分合合,爱恨情怨。

  细细的竹风,沙沙的作响。美人榻上,雪上霜华,美人侧身躺在塌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放在胸口,闭着眼,已经入眠了。

  入眠的潋晨,嘴角衔着温婉的笑意,不知她的梦里梦见了什么。

  凌祈疲累的踏进晨缘,他的手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脸上布满了不耐烦。

  在看到潋晨在竹林下的睡颜时,他的动作轻了下来,他的脚步轻快了起来。

  伺候在潋晨边上的宫女看见凌祈就要福身三呼万岁时,凌祈的目光痴迷的凝视着塌上的脸颊带笑的睡美人,他不想这份宁静就这样被打破。八年了,他好久没有再见到这么恬静安详的笑颜了,在遇见,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