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科幻未来电子书 > 恨如芳草:白头吟 >

第41部分

恨如芳草:白头吟-第41部分

小说: 恨如芳草:白头吟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117章  放手一场豪赌7

  “他走了。”巫臣不知何时从屋里闪出身来,站在沈杰的背后,学着沈杰,若有所思“最是春日桃花,奈何,奈何,流水已逝,我们这兄弟姐妹的,少了一个,姨若是知道,该有多伤心”

  “婕陌她走的可是好。”沈杰问道,他亦是才知道,婕陌没了,心里的痛不比别人少。其实在知道她要去墨国的时候,他就该知道,会今天这个下场。

  “好,没想到喜美色的墨皇竟会为了婕陌变了性格,废除后宫,遣散了宫中的嫔妃,一人守在婕陌的棺木前,不吃不睡的。”拿着手里的纸卷儿,捏了又捏,这皇上在痴情又如何,谁能换他们的小小妹妹一命呢,若是让他知道这样的结局,他一定不会允许她去的。

  “我若阻止她去,今天就不是这般光景了。”沈杰叹息道,不舍得,他还是放手让他她去了。

  “我们谁都阻止不了,婕陌的性格太倔,决定了的事情,不是你我一句话就能阻止得了的。”巫臣这样说,性子倔,好像是他们几人共同的性格吧,若是木寒云,他痴心爱着潋晨,一心不移,所以设下了这样的圈套,等着婕陌傻傻的一脚踩进去;若是婕陌,明知那是圈套,还是心甘情愿的跨进去,为了阻止墨皇在派援兵帮助沐离对付潋晨,最后竟然食了药,叫墨皇误以为她怀了沐离纳斯的孩子,硬是把那么多的援兵都拦了下来,否则,以袁帆一人之力,亦是难事。

  “也是。大哥他。”

  “大哥他已经带着人往雍丘去了。”巫臣截过沈杰的话,说道,眉头皱了起来,好像有点担心。

  “早该知道大哥是不会按着姨的话做的,哎。”沈杰叹息道“太子这边已经开始准备登基了,所有的事情都结束的太快了,快的叫人有些措不及防。”

  “是啊,我们等待了八年,却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报复,所有的时间都太快,快的叫人来不及后悔。辅佐太子登基以后,就没有我们的事情了吧。”巫臣说到“我也想去雍丘看看。”

  “我倒是想去魔教那边看看,木寒云现在应该已经突袭成功了吧。”沈杰说道,伸手掐指一算,眉头解开了“十天了,大局已定。”然后松了一口气,扔去手里的一枝桃花,理了理衣衫,不在理会巫臣快步离开了他站的地方,朝着门口走去。

  瞪着没有礼貌离去的沈杰,巫臣不屑的撇撇嘴“真不知道晨姨要我学你什么。”也抬起他高贵的腿,跨了两步,身子一轻,然后两脚踩上桃树枝,一个翻身,便跃进了隔壁的院子。

  “死样,别弄坏了我的花。”隔壁的院子,巫臣立在桃树上,惊落了一地的桃花,被站在树下赏花的夏姬扔了一块石子。

  石子不偏不倚打在巫臣刚才站的地方,可是没有打到巫臣的人,巫臣已经立在了另一株桃树上,笑意盎然的看着夏姬,一副你仍不到我的样子,恨得夏姬牙痒痒。

  顾不得一直维持的优雅模样,*一蹬,霎时,一阵悦耳的铃铛声音灌入巫臣的耳朵,而眼前嫣红的身影一闪,夏姬已经在巫臣的面前。

  顽皮的蹬着桃枝,她的桃花呀,已经凋零了一地,而她却咯咯的笑的欢喜。

  “顽皮”巫臣伸手将夏姬揽回怀里,制止住她不安分的身子,以免她在这般蹬下去,伤的可就不是她的花了,就连树也一并叫她伤了个彻底,明年今天他们就见不到桃花灿烂了。

  “大局已定。”回到巫臣的怀里,夏姬一改刚才的顽皮,她乖乖的偎在巫臣的怀里,担心的抬起头望着巫臣,这一次,她几乎不曾参与任何的计划。

  “大局已定,我们该回我们的家了。”巫臣淡淡的说,语言中却透入着他内心的欢喜。可以逃离这个尔虞我诈的地方,回到浅庄,那里还有他们的一片乐土。

  “大哥他不会回来了吧,还有婕陌,我想去墨国,将婕陌的尸体寻回来。”姐妹情深,还是女孩子的心思较为细腻,所以夏姬想到和他们想到的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好吧,我们去墨国,将婕陌寻回来。”搂了搂夏姬的腰,巫臣可以感觉得到夏姬身子的轻颤,而他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安慰她,给她力量。

  第118章  终究是梦一场(完结

  枫叶红如火,欢天喜地的锣鼓声打破了红枫谷道的宁静,凌宇坐在枣红马上,走在最前边,后面浩浩大大的迎亲队伍,跟着他,走向那一间茅草屋。

  破烂的茅草屋,载满了他们的欢笑声,但是现在确实冷冷清清。

  一身红衣的潋晨从屋里走出来,看着那浩大的队伍,她的手里捧着的,是周行和林云的牌位,上边也扎了一朵红花。

  她笑了,笑的残忍。红衣翻飞的,雪丝张扬。

  凌祈从马上下来,立在她的面前,伸手接过潋晨手里的牌位,然后揩去潋晨脸上不知为何而落下的眼泪,温柔的将潋晨搂进怀里。

  她说,她喜欢看夕阳。

  所以他选在了傍晚,来到这里,完成那个诺言。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拥着潋晨进到房里,扶着她坐下。

  “我只是在完成我当日给你的诺言,不要以为我原谅你了。”凌祈又要走出去了,潋晨两手放在床上,望着凌祈的背影,说道。

  “我懂,都懂。”凌祈的身影一顿,然后有提起脚,走了出去。

  潋晨从床上起来,走到门口,望着士兵们正欢欢喜喜的点着火,而凌祈阴郁的坐在一边,手里把玩着一个绣着兰花的荷包,那个荷包是那么的破旧。

  夕阳照在他的脸上,他笑了,然后站起身,拿出两只碗,一坛酒,然后一只碗里被他放了荷包里的药粉,酒水倒进碗里,酒香四溢。

  他将手里的荷包不屑的往地上一扔,端起两碗酒,再一次的往里走去。

  潋晨推回床边,低垂着脸,听见脚步声,才抬起头来。

  便看见凌祈端着酒进来,她朝着凌祈了然的一笑,走到桌边坐下,伸手向凌祈讨要那碗酒。

  凌祈看了潋晨一眼,想也不想,将右手上的就交给了潋晨,潋晨不喝,只是坐着“天还未黑,天黑了再说,你去外边和众将士们狂欢一下吧。”放下酒碗。潋晨说到。

  “也好。”凌祈放下酒碗,就往外走,他不喜欢潋晨的眼神,那眼神像是要将他剖开来好好的研究似的。所以他也想要逃避,就怕她知道什么似的。

  望着凌祈离开的背影,潋晨端起桌上的一杯酒,酒水洒在地上,土地吐着白沫,她苦涩的笑了,说道“凌祈,你比以前聪明,懂得掩藏自己深沉的心机了。”然后那只就被在潋晨的手里化成了粉末,窗外吹来一阵夹带着桃花瓣儿的风,潋晨手里的粉末从她的手里飘散开去。

  不要留念,头也不回,潋晨从后窗翻身出去。

  白发摇曳,红衣决然。

  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雨,花香溢满了鼻子。

  在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湖,湖边有一只小舟,潋晨跃身,入小舟,掌力一推,小舟向湖心亭而去。

  湖心,兰舟且住。

  潋晨一身红衣嫁妆,步摇半斜,樱唇嫣红,满眼通红。

  她倚在舟中,白发凌乱。

  且听,风声入耳,细看,烟雨蒙蒙,滋润了雪白的发丝,沾染在了苍白的脸上,有那么一瞬间,竟然不分辨出,哪个事脸颊,哪个是发丝。

  还是被背叛,终究逃不脱这可悲的命运。

  一次,两次,三次。

  一世轮回,两世轮回,三世轮回。

  太多的背叛,叫她如何能够承受的起。

  既是无缘,为何要苦苦纠缠,挣不脱命运的枷锁,在红尘爱恨中,弄得一身是伤,疲累了对来生的向往,不想再又一次面对他,若是可以,不要轮回,就此消散。

  无视一身狼狈,纤手一伸,拿住早就摆在舟中的酒坛,一手揭开酒坛上的封盖,然后将酒坛一举,微微的倾斜,酒水倾流而下。

  一半入口,一半淋湿了红妆。

  天已黑,人未圆。

  生机春日,枫叶遗落一地,那红枫谷道,边一派苍凉。

  今夜,就让一切解脱。

  潋晨在等,等待那个男人,带着兵卒而来,这样所有的恩怨情仇,就有了了断。

  远处,火把映红了半边的天,潋晨一声狂笑,响彻天际“你终于来了。”

  遥遥而望,那个红衣磊落的男子,阴沉的恐怖,不带任何的感情“既然你不识相,就不要怪我赶尽杀绝。”凌祈的声音隔着一泓湖水,掠进潋晨的耳里。

  为情所惑,一直不愿清醒。

  凌祈长手一扬,后边的士兵霎时发出箭雨重重。

  离弦的箭,一只只的朝着潋晨而去。

  再一次的,潋晨仰天长啸,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而绝望的力道,忽明忽暗的团团的包围着她,将所有的箭雨都震了回去,纷纷的插进岸边的士兵身上。

  但闻,“砰”的一声,周身具裂,水花四溅,将潋晨包围在水雾中,印透出去一抹鲜艳的身影,朦胧而唯美。

  待到水雾落下,潋晨单脚立于水中,白发苍苍,红衣半落,衣袂张扬着,天上开始下起一阵急雨,似在回应这伤痛“凌祈,我给你的,我都要收回,今日之后,你将一无所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回答凌祈的只有一阵阵绝望的笑声,而潋晨的目光落在凌祈的身后。

  凌祈惊诧的转身,身后的人已经不再是他带来的人。黑色的衣衫,红色的飘带,嫣红的剑,火色的火把,嗜血的眼神。

  这半月形的湖边,他们已经被团团的包围,在他们不知不觉中。

  “我要这里所有人的性命。”舟上,潋晨无情的说道,站在舟上,她冷眼看尽这一场屠杀。

  注定了她情场失意,战场得意。

  半月湖畔,血染了一湖清水,尸体堆积,血腥味飘荡。

  只有她和他还是活生生的。

  “轮到你了。”长袖无限制的伸长,任是凌祈如何闪避,还是缠上了凌祈的脖子,越绕越紧“不要怕,很快,三生石畔,我会和你一起擦去前世今生。”

  凌祈的手攀住潋晨的红袖,想要为自己寻求一口气,奈何最后还是无法呼吸。

  长袖收回,潋晨将长袖放在鼻子边,嗅着长袖上属于凌祈的气息,安静的笑着,然后红袖缠上了她自己的脖子,越缠越紧“就这样结束吧。”

  “不要。”暗处,木寒云冲出来,他踏水而去,拥住潋晨堕落的身子,嘶吼着。

  “寒云,好好照顾他们,晨姨不能再陪你······。”潋晨困难的睁开眼,看了木寒云,然后又闭上了眼睛,这一次,她真的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抱着冰冷的尸体,木寒云任由湖水将他们淹没。

  迷雾缭绕中,潋晨睁开了眼睛,清明的眼睛四处张望。

  “这样的结局你可还要?”隐暗处,一个沙哑的声音吸引了潋晨的注意。

  潋晨缓缓的回头,对着老者微微一笑“您认为这样就可以迫使我放弃他。”

  “我会毁了他的心智。”

  “我便把我的心智给他。”潋晨回到道“我答应过他,这一次,还我来等他。”

  “好好好,真是女大不中留。”女子转身离去,飘渺中传来迷糊的声音“你去吧,我在意管不了你了。”

  ~~~~~~~~~~~~~~~~~~~~~~~~~~~~~~~~~~~~~~~~~~~~~~~~~~~~~~~~~~~~~~~~~~~~~~~~~~~~~~~··话说霜霜真的好高兴呀,终于把这本书书写完啦。

  …………………………



……………………………………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