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浪漫言情电子书 > 日落花开 >

第16部分

日落花开-第16部分

小说: 日落花开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听了心下稍安。
  然后我问了一声:“苗青青,你想怎么样?”
  她把五张凉席都收到一处,拉到榕树下倚着树坐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了一句:“哎呀,温大哥,你那里热不热?”
  我被她扔到石桌上的时候,脸正好斜向着榕树,此刻看她脸上居然又有了四年前那种表情,纯真清新,好像刚才这一切都不是她做的。
  但是没容我迷惘多久,我又发现她脸上多了一些狠厉之色,她有些厌恶地对着温碧游说:“你不要我为什么要糟蹋我?”
  我听了心中一震,白云瑞惊讶地“咦”了一声,清灵姐姐的声音也冷了:“温碧游,你不是说你没有回过月亮谷吗?”
  我看不到温碧游脸上的表情怎么样,但是我听到他的声音很明显带着压抑后的怒气:“苗青青,你且说说我怎么糟蹋你了?”
  清灵姐姐已经怒斥了一声:“温碧游,够了吧?”
  树下的苗青青却回答上了:“你忘了?你怎么能忘了呢?就是月亮崖月亮花下啊!那天晚上你真忘记了?忘记你跟我说的话了?没关系,我再说一次,这次你不许再忘记了。你跟我说要和我明月为证花为媒,鸳鸯被里成双对。”
  我看到苗青青似乎已经陷入了一种对美好往事的怀念中,她的神情娇憨羞涩,就像邻家的小姑娘一样,嘴边含着一丝熏熏然的微笑,脸颊红了半边,她慢悠悠地说着,看向温碧游的眼神暖融融羞怯怯地像水一般。
  我感到一丝异样。
  一般这样的事情,哪个女孩子能当着这么多的外人说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现在的苗青青似乎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中。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真的是假的,是事实还是自我的想象和催眠。
  白云瑞显然没这么想,他哼了一声说:“你既然跟人家有证有媒都成双了,干嘛还不放手夕颜啊?”
  温碧游还没回答,苗青青忽然从树下跃起,几步来到溪边,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拖拉着白云瑞就回到了石桌旁边,然后把他的头狠狠地摁在石桌上。
  我听到她嘴里含糊不清的重复着:“不许说我温大哥,不许说他!”
  天啊,至此我判定,这苗青青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精神上出了点问题,简单概括就是“疯”了。
  我整个人趴在石桌上,白云瑞斜靠在石桌上,头被摁在石桌上,我们头顶相对。他能那么轻易地被那女人拖拉过来显然也是跟我一样着了道儿。
  这女人究竟用的是什么法子让我们同时着了道儿,四肢无力,头晕耳鸣?十香软筋散?我居然在这种情况下想起了《倚天屠龙记》。
  不过我忽然就顾不上想这些了,一道血水蜿蜒留到我眼前。
  “白云瑞!”我心一震,“你的头,血,流血了!”
  “不怕,夕颜,我没事。”白某人说,“你怎么样?”
  我心里涌起一股巨大的伤悲,我用从没有过的语气厉声喝问苗青青,我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苗青青根本没有理会我,她径自走过去,过了一会儿我看见她半搀扶半拖拉着温碧游到树下,坐到她刚才铺好的竹席上,还小心地将他的头轻轻靠在树干上。
  然后她又过去了,想是去拖拉清灵姐姐了。
  温碧游这时候已经能够看到我,我看到他的眼里充满了悲愤之色,我刚要出言安慰他,他却开口对我说:“夕颜,她胡说,我没有。”
  我刚要回答她,就听到苗青青厉声问道:“对了,夕颜!谁是沈夕颜?”说完她看了看自己手中还拖拉着的清灵姐姐说,“是不是你?”
  然后一声接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传过来。
  “住手!住手!住手!”我连声大喊着,觉得气力似乎都用尽了,我喊:“我是!我是!我是沈夕颜!”
  “对,就是我。”清灵姐姐忽然开口说。
  耳光声又响起来,我眼泪流出来,五内俱焚,大喊一声:“苗青青你住手!是我喝了你的九灵玉露!都喝了,都喝了,一滴不剩!”
  她终于放开了清灵姐姐。
  “是你喝的?”她走到我眼前问。
  “苗青青!”温碧游在她身后喊,她充耳不闻。
  “是!”我咬咬牙。
  “啊!我想起来了,是你。”苗青青忽然说,“你们刚才说的,你是从哪里来的来着?你不是沈夕颜,你是妖怪。”
  她忽然很兴奋地说:“妖怪,没人见过妖怪,我得带你走,我要用妖怪做药。”
  她伸出手来掐掐我的脸说:“你是狐狸精是吧?狐狸精,又吃了我的九灵玉露,才长出这张脸来迷惑我夫君。”
  她又开始使劲掐我的脸,我疼得直掉眼泪,想止都止不住。
  她惊讶地说:“你哭什么?你给我笑!我的宝宝只愿意看人笑。”
  我看到清灵姐姐的脸已经红肿一片,想来自己的脸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我心里泪流成河,谁能想到好好的野炊叙旧居然发展到现在这步田地?
  白云瑞在那边用特别小的声音问了一句:“夕颜,你疼吗?”
  我忍住鼻子冒出来的酸意,也小小声地说了一句:“快想办法。”
  苗青青忽然快速地转过头来,弯下身子,直盯着我的脸说:“你刚才说什么?”
  当一张狰狞的脸突然逼近你的眼前,我不知道别人会有什么反应,反正我是马上闭上了眼睛,太可怕了!
  她忽然揪起我的手来,我赶紧睁开眼,看到她正拉着我的手去摸她的肚子,还在说着:“真有宝宝,我和温大哥的宝宝,在这里在这里。”
  我不知所措,她呢喃着在这里在这里,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我疑惑地向上看去,发现她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我腕上的天蚕丝缀金片的手链。
  正是我右手的那一根。
  有“月亮谷温家印”印鉴的那个。

  做疯女人的情敌(2)

  一时间众人都静了下来。
  苗青青的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盯着那方印鉴。
  很多不安的情绪在我心中翻涌起来,这方印鉴的意义想来苗青青要比我理解地更加深刻。
  这对她来说肯定是更严重的刺激。
  对我来说,就是更麻烦的灾难。
  温碧游和白云瑞这时候居然都闭上了眼睛,我看向清灵姐姐,她没有闭眼睛,好像在努力地往树后的绿月那里凑过去,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过我最好是能吸引住苗青青的注意力,让她看看绿月还没醒到底是怎么了。
  其实也不用我做什么,苗青青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那方印鉴吸引住了。
  她已经忘记让我去摸她小肚子的事情,现在全神贯注地从我手腕上往下扒那天蚕丝编成的手链。
  要是能这么简单扒下去的话我也不会戴到现在了。
  而且那个困龙索不知道怎么搞的,越拽越紧,很快我的手腕就被勒得紧紧的了,血流不畅,手掌紫白起来。
  疼痛就不必说了,我用力地忍着忍着不去呻吟出声。
  天蚕丝勒进手腕处的肉里了,有血流出来。
  看到血,苗青青倒似乎是回过神来,知道这么蛮干是弄不下那印鉴来的,她终于停止了去拽那困龙索。开始在那里想办法。
  我看她似乎还是没有放弃,也不愿意去管了,心想,你想吧,要是真能把这玩意儿给我摘下来,我还感激不尽呢!
  趁着这个难得的间隙,我开始跟清灵姐姐“眉来眼去”。
  我挤挤眼睛:绿月怎么样?
  她扬扬眉毛:还在树后呢,我还没蹭过去呢!
  她冲我看看:你那手腕怎么样?
  我轻轻摇头:没事,现在好像又恢复回去呢,不那么紧了。
  我扬扬眉毛:他们俩还闭着眼干嘛呢?
  她晃晃脑袋:想办法脱困!
  这个时候,苗青青忽然笑起来还对着肚子说:“宝宝,娘亲想到办法啦。”
  先别说她的宝宝怎么样,我听了这话都对她另眼相看了。
  真是可惜了苗青青受了刺激变成这样子了,要不然她是一个多聪慧有才的女子啊!困龙索被他们说的那么神乎其神,人家苗青青拽了一会儿整不下来,一思考就有了主意。
  白云瑞和温碧游居然还是在那里闭着眼睛,我心想真亏了他们这么镇定了,反正我是要仔细看看人家苗青青是怎么解开这困龙索的,万一以后他们再整出啥天蚕丝做的困龙索的时候,我自己也好脱困。
  我平静地看着苗青青。等着她动手。
  她在怀中摸了摸,我心想这还需要特殊工具的吗?工具我也得看仔细了,以后找个师傅,仿制一个。
  结果她掏出来的工具让我大失所望,那竟然是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
  以我的常识都知道天蚕丝是割不断的,看来她果真是失常了。
  于是我好心地提醒她说:“这是天蚕丝编成的手链,割不断的。”
  苗青青冲我嫣然一笑,挥挥匕首说:“我知道这是天蚕丝,割不断。”她很认真地看着我说,“我要割的是你的手腕。”
  然后开始在我的手腕上比划起来,似是要找好从哪里下手。
  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解开困龙索的简单有效的办法,但问题是那是我的手啊我的手!
  “住手!”我看得是心胆俱颤啊,我都听出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了。
  可是说完住手我也不知道再说点什么能阻止她,慌乱之下我只好说出我心底最想说的话:“苗青青,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一定要害我?”
  苗青青居然笑了起来:“是的,我们无冤无仇,可是我们有怨有恨!你抢走了我爱的人,还有原本属于我的位置。”
  “我从来都没有去过月亮谷,何来抢你位置一说?”我反驳道。
  “是的,你不用去月亮谷,因为他就陪在你身边。”苗青青看了一眼温碧游,他还是闭着眼坐在榕树下。
  她回过头来又说:“还有温家下一代继承人的印鉴,他也给了你。我还在月亮谷干什么?等着少夫人你带着印鉴回去当家主事?”
  她说到这里捏住我的右手腕提起来在我眼前晃动着那方印鉴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为什么在你手上?你配吗?”
  本来手腕处的伤痕虽不至于这么快结痂,但是已经不流血了,她这么一捏,伤口又绷开了,这次可真疼,随着她使劲捏,我忍不住哎呀了一声。
  “我现在就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她说完这一句,就高高扬起了匕首。
  噗嗤——
  我看过去,依靠在石桌上一直闭着眼睛的白云瑞已经睁开了眼睛,但是却喷出了一口血水。
  清灵姐姐失声叫道:“不好!”
  我不知道她是说我不好,还是白云瑞不好,我也不想追究这些了,反正是大家集体不好。
  苗青青并没有因为这个小插曲耽搁多久,她手里的匕首仅仅是在空中迟疑了那么几秒,就斩钉截铁地落了下来。
  我仰脸直盯着苗青青。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沈夕颜,你一定要记清楚这张无缘无故将你手腕切下来的人的脸。
  我直盯着苗青青的脸,说不清自己的眼神里面包含了些什么,或许有怨恨,有不甘,但是绝对没有害怕和恐惧。
  我还在想,不知道她拿到印鉴后,会不会给我包扎伤口,如果不会,我会不会失血过多就此了结宋朝穿越之游。
  但是,上天既然安排我穿越过来,自然是会保佑我的。就在我想了好几秒匕首还没落下来的时候,我往下看了看,手腕还好好的,而苗青青举着匕首的手腕被温碧游用右手死死地抓住了。
  温碧游的手很用力,青筋暴起。
  这时候危险一过,我才知道害怕,我张了张嘴,听到自己牙齿得得作响含含糊糊地问了一声:“碧游哥哥,你没事了?”
  像是回应我的问话一般,温碧游缓缓从树下站起来,右手一用力,苗青青手就松开了匕首。
  匕首居然□了溪边的鹅卵石河床里,几乎没柄。
  看来这不是寻常的匕首,也是神兵利器啊!
  苗青青似乎被这一变故惊呆了,又或者她根本不想反抗温碧游,我看她几乎没有挣扎,就任由他这么使劲地捏住她的手腕。
  温碧游走到白云瑞身边,忽然运指如飞往他身上急点几下。
  我想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点穴吧。
  清灵姐姐的状况似乎也比开始的时候强了一些,我看她已经挣扎到榕树下边,把树身后面的绿月拉了过来。
  当然绿月只是身子歪倒过来,让我们能够看见,地方还是没动。
  这边,白云瑞也站了起来。
  他抹去嘴边的血迹,撕下内袍的衣襟下摆。我以为他要包扎一下头,他却径直走过来,轻轻将天蚕丝缀金手链挪了一下,让开伤口,然后给我把手腕包扎起来。
  那边厢,温碧游已经松开了苗青青,伸手找她要“一步倒”的解药。
  我才知道,我们中的叫“一步倒”,顾名思义,就是中了这毒,走不出一步就浑身无力的意思吧。这滋味我已经深深体会了,不再赘述。
  白云瑞包扎好我的手腕,又将绿月和清灵姐姐倚放在树边,然后才撕了条内袍,简单在头上系了一下。
  他低头跟我说:“我得过去,我是运功逼毒,他是运功压毒,解药要不到的话,他就麻烦了。”
  他过去之后,我把目光投向清灵姐姐问:“有什么区别?”
  清灵姐姐说:“逼出毒素之后,人也会伤元气,需要休养;而压毒之后,若不及时服用解药,毒会加倍反噬。”
  我问道:“姐姐,你现在怎么样?都是我连累了你。”
  她笑笑说:“我没事。我刚才也运功了,是运功导毒,将毒素集中到了左手掌。”
  她摊开手掌,果然掌心泛青。
  绿月被这么搬来搬去,居然还没有醒,我正想让清灵姐姐给看看,结果听到那边传来一声闷哼一声响声。
  我赶紧转头看过去,正好看见苗青青被震飞出好几米,跌落到河床上。白云瑞纵身飞跃接住了几个瓶瓶罐罐。
  温碧游上前拿过一个紫红色的瓷瓶,拔下瓶塞闻了闻,然后倒出两粒药丸服下,白云瑞也跟着服了,然后拿着解药走了过来。
  温碧游依然在那里防范着苗青青。
  我让白云瑞先给绿月和清灵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