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浪漫言情电子书 > 日落花开 >

第20部分

日落花开-第20部分

小说: 日落花开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但是我站直了一走动,脚踝一阵揪心地疼痛,我想起来自己右脚踩在盆子边缘之内,然后跌坐在地,正好把脚踝咯在了盆子边缘承受了体重,肯定是伤着了。
  黑暗中我不欲他上前来扶,试着用左腿用力站起来,结果一动就疼,我僵持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一个聪明的办法,是啊,我可以不动,没人逼着我去拿烛台啊,于是我就调整个不太疼的姿势坐在了地上。
  就这么说话也挺好。
  “碧游哥哥,你怎么……来了?”
  “我,我不知道。”
  我真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也不知道他这么回答之后我还该再说些什么。
  愣了几秒,我想起没看到苗青青,就问了一句:“她呢?”
  温碧游没有回答,愣了会儿似乎是下了决心说:“夕颜,假如白云瑞没有,你和他没有,你会选择我吗?”
  我似乎是控制不住地小声冷笑了一下,然后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
  “你们开花结果,我独吞苦果……”他自己小声地说着。
  脚疼头痛的,我不想瞎扯下去,就准备撵人了:“碧游哥哥,假如没其他事情的话,你早点回去吧,省的青青姐姐担心。”
  然后在他开口之前又说:“假如有事情的话,你可以明天早晨天气好一点再过来找我。天气好之前我不准备上路。”
  看他不动,我就又说了句:“半夜三更的,雨又大,你回去后把湿衣服换了。门边有伞,我不送了。”
  他不走,仍执拗地要一个答案。
  他又说:“你还没回答,你会不会选择我?”
  我心里动了气,不假思索冷冷说道:“假如他真的强…暴了我,我更不会选择他!”
  “什么?”他狂喜地冲了过来抓住了我的肩膀,“你没有,你们没有,是不是?他没有占到你便宜是吗?”
  对这个时代的男人对女人的贞操观念,我彻底地认识清楚了。
  “夕颜,夕颜”,他抱住我说,“你还能是我的,对吧?”
  我从刚才脚就被他晃得疼得呲牙咧嘴,现在对他的疯狂更是无计可施,想了一下,我用尽力气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展鹏飞!”
  直到很多年以后,展鹏飞还会说起这一“吼”,伴随着这一吼成名的不只是我自己,还有他。
  事件也传出了粉色版本,说破窗而入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位展大人,然后在本姑娘的“狮子吼”中溃逃。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且说这边几乎话音刚落,展鹏飞就夺门而入了。
  这速度让我自己也很是吃惊。仿佛是他早就在门边等候着我这一声传唤似的。
  他进了门,温碧游竟然还不放开我,他居然知道我一直跌坐在地是扭伤了脚踝,他避过脚踝将我抱起来说:“夕颜,跟我去别处说清楚。”
  “我不去,你放下我,我去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我挣扎。
  展鹏飞这时候开口了:“这位兄台,请放下沈姑娘。你这样,太失礼了!”
  “失礼?”温碧游说,“这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倒是请兄台不要多管闲事。”
  “哦?”展鹏飞居然慢条斯理地回了一句,“那上午兄台酒醉时将你抱在怀里的那位姑娘就是兄台已过门的妻子喽?”
  这话真狠,我暗暗叫绝,没想到唐僧还有这么一招。
  这时候驿馆里已经开始骚乱起来,人们纷纷起来查看出了什么事情,幸亏展鹏飞看他始终抱着我,觉得不好就站在门口制止了那些人靠近。
  温碧游已有去意,不愿与他多说。
  我感觉到又要被人掳走,心里一下子涌上来白云瑞的种种行为,惊恐无比,我颤抖着对展鹏飞说:“我不去。救我。”
  黑暗中,一阵衣袂风起,展鹏飞这个我眼中的“书生”“大人”“唐僧”出招迅捷地攻了过来。
  同时还扬声吩咐外面:“守好院落,不得放任何人离开!”
  我听到众人应诺而去。心里微微有了底。
  温碧游抱着我左躲右闪,用一只手和展鹏飞拆着招,我看出来展鹏飞武功很不错,因为几招之后他已经逼得温碧游身形见滞。我觉得再有几招,怎么地他也不得不放下我了。
  果然,温碧游很快中了一招,他闷哼一声连退几步。
  胜负已分,展鹏飞也不追击,只是说道:“这下可以放人了吧?”
  “你是她什么人?”温碧游冷冷地问。
  “沈姑娘是在下的客人。”展鹏飞朗声说道,“这里又是官家的驿馆,绝对不能让你掳人而去!”
  “我劝你还是让他们走。”一个女人的声音。当然不是我。
  几个人都回过头去。
  苗青青从窗户的破裂处走了进来,对着展鹏飞继续说,“假如你想要解药给那些属下的话。”
  “我建议你马上给他们解毒。”我接过话茬来冷冷地说,“否则我不止现在跟他走,一辈子也不离开他!”
  “你!”苗青青看着我咬牙切齿起来。
  我看她现在的样子,一下子想起那次野炊被她偷袭的惨状,身子微微一颤。
  抱着我的温碧游立刻感觉了出来,他更加搂紧了我回身对着苗青青说:“我的事不用你管。”
  这句话显然激怒了苗青青,她眼中又出现了那种不管不顾的神采。
  我知道她每次这种表情,针对的只有我一个人。
  果然,我听到她沙哑着声音问温碧游:“为什么?为什么每次为了她都这么对我?她有什么好你告诉我,啊?就算她长了张妖孽的脸,那也是我九灵玉露的功劳!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她都跟白云瑞上过床了……”
  我气得浑身颤抖。
  “啪啪!”两个响亮的耳光甩在了苗青青脸上,温碧游冷冷地说:“马上给我滚!”
  苗青青怒极冷笑:“呵呵,戳到你痛处了?我就要说,她都跟白云瑞睡过了你还要,哈哈,她肚子里说不定已经有别人的种了!哈哈……”
  “住口!”我浑身打颤嘶哑着声音喝她。
  温碧游又将我抱紧了些,回道:“苗青青,我从来没有碰过你,你先去弄清楚你肚子里的种是怎么来的再来说别人。”
  然后他看我一眼说:“我终于想通了,我也决定了。就算夕颜肚子里真有了别人的孩子,我也一样要她,一样疼她。”
  最后他又转向苗青青,冷冷说道:“而你,永远不行。”

  夜雨听箫(3)

  温碧游始终不肯放下我,而且我能感觉到他抱得我非常紧,每当苗青青说我和白云瑞怎样怎样的时候,他的双臂就经意不经意的收得更紧。
  我想,是男人就在意这样的事情吧?就算我并没有被白云瑞得逞,可是不该走的光都走完了,不该丢的人也丢大发了。何况这是在古代呢,这里有读着《列女传》长大的女人,还有对贞操观念无比看重的男人,我虽然没失贞,但是单纯的“肌肤之亲”还是“失”了的。
  温碧游虽然口口声声地说“想通了决定了”,还有什么“一样要我一样疼我”,可是我心里是很明白的。
  他是一个谦谦君子,行为内敛,何时酩酊大醉人事不省过?何时剑拔弩张反唇相讥一个女子过?他用相当伤害女人自尊的话去反讥苗青青,只能说明一点,就是苗青青的话让他勃然大怒失去理智。
  想明白了,我自然是断断不会跟他去的。
  于是,我特镇定冷静带着坚决的口吻对他说:“碧游哥哥,请你放下我。”
  “夕颜,我不放。”他低头对我说,眉梢眼角溢出一丝温柔,“夕颜,我再也不放了,就从现在开始,我们每时每刻都在一起好不好?”
  我侧头去看苗青青,见她呆愣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什么,见我看她,她忽然对我笑了一笑说:“夕颜……”
  她好像从来没有这么温柔地叫过我的名字,我心里原本升腾着那么剧烈的怒气,可是她这么叫我,我还真是发不上来。
  我从喉咙里支吾了一声,算是回应,想听听她到底想说什么。
  万没想到,她居然轻声问我:“夕颜,你说我这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我记得,我真的清清楚楚地记得就是温大哥的啊!不是他,还会有谁,绝不可能是别人的,我怎么会允许!啊?夕颜,你是相信的,你是知道的,是吗?”
  我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的精神又面临崩溃的边缘了,她的意识和思维有的时候好混乱,估计还会出现幻象,我想或许就是她这个样子才被坏人占了便宜去,只是这茫茫人海,线索全无,这时代也没什么DNA鉴定,再说她连个怀疑对象都没有,一门心思认定这是温碧游的孩子,这让我怎么说啊!若不是温碧游斩钉截铁地否认,连我也要相信她了。
  虽然我不知道她肚子里究竟是谁的孩子,但是我却知道温碧游是真的不爱她。如果她这么和温碧游纠缠下去,是没用的。只是不知道假如我如她所愿狠狠地伤害温碧游之后,他们能不能在一起。
  我看向温碧游,不知道是不是该去伤害自己的恩人。
  他见我看他,温柔地笑起来,他真的挺好看的,即使大雨淋湿了他的衣袍,即使醉酒遮掩了他的神采。
  他说:“夕颜,我带你走。”
  我心里蓦地一震,想起那日我被桃木钉钉伤之后,想起我晕倒之后,想起我手心里的那块微微凸起的伤疤。
  是啊,他虽然曾经让我失望。但是他终于还是来履行他的承诺了。
  一时之间,我有点左右为难。
  我在现代的时候,曾经看到过无数因为彼此的怀疑和隔阂而成陌路的例子,就算他知道我是清白的,可是难保他不会总想起我和白云瑞衣衫不整几乎□相对的那一幕,万一这还是他心里隐忍的刺,那么形如那日的失望将会不时地到来。
  可是他为了我变成这个样子,一切都不计较地要来带我走,温柔地笑着说着很久之前的承诺,我真的还有点不忍心起来。
  我在心里问自己,沈夕颜啊沈夕颜,你究竟爱谁啊?
  我悲哀地发现,自己竟然回答不出来。
  展鹏飞已经在门口静悄悄地站了很久。
  他似乎是在等着我给出个答案。
  忽然,我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我转向苗青青说:“青青姐,外面的人中了什么毒?你给解了可好?”
  她不动。
  我大声说:“你快去解毒,要不然你的温大哥要跟我成亲啦!”
  她立刻回过神来,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洒向窗外。
  她走到温碧游身边说:“你放下她,带我走吧。你带不走她了,外面的人都好了。”
  温碧游自然是无动于衷。
  她看了我一眼接着建议道:“你娶我,娶了我之后,我来帮你把她弄到月亮谷。”
  苗青青是退步了,要和我分享温碧游,她先进门。
  我想或许温碧游的答案可以帮我做出决定,于是不光是苗青青,我也看着他,看他怎么说。
  他仍旧低着头,慢慢地说:“青青,你走吧,我不要别人,我只要她。”
  苗青青没有放弃,她从袖中掏出一样东西说:“你看这是什么?”
  她手上拿着的赫然就是那个系着“月亮谷温家印”印鉴的手链。
  她威胁道:“我只要下道命令再摁上这个印鉴,到时候怕是会天下大乱,看你如何向你父亲交代!”
  温碧游没有着急,他温和地劝她说:“青青,你还记得那个后来吗?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去爱,你爱我就必须要跟我在一起才算吗?”
  苗青青这时候头脑反应迅速地反击说:“那你爱她就非要跟她在一起才算吗?”
  温碧游说:“你想跟我在一起,我不愿意;可是我要跟夕颜在一起,她是同意的。”
  我晕,我什么时候同意了?
  果然,苗青青说:“她要同意为什么不跟你走?”
  温碧游居然不走了,抱着我向室内走去,将我放到大床上,回头跟展鹏飞说:“麻烦你请个郎中,夕颜扭伤了脚。”
  展鹏飞愣在那里,半晌后才挥手叫人过来,吩咐下去。
  温碧游从怀里掏出一个尾端系着红丝线的桃木钉来说:“我当初掰开夕颜的手拿出它来,就说了要带夕颜走,夕颜松了手,所以她是同意的。”
  苗青青跟上来几步,倚着门说:“你真的不在乎温家的人了吗?就为了她自己?”
  温碧游抬眼看了一眼印鉴说:“你用用试试就知道了。”
  “这印鉴难道是假的?”苗青青惊诧地问,接着又说,“不可能,不可能。”
  温碧游说:“那印鉴的确是真的,只不过如果想发生效用,还需要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在我爹爹身上,我们温家每次发函都需要经过最少两道手续,你若不信,可以试试。”
  苗青青在犹疑,显然她已经相信了温碧游的说法,只是有点不甘心。
  这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听声音有人来到了门外,我听到展鹏飞说了句:“郎中到了。”
  然后一个背着药箱穿着青布衣衫的老者佝偻着身子走了进来。
  温碧游让开几步,他拿着药箱坐到我床边。
  忽然听到苗青青哎呀一声,我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温碧游借着起身给郎中让位置的时机,出其不意地抢下了苗青青手中的印鉴。
  苗青青凤目圆瞪,喝问道:“这印鉴是真,你刚才话是骗我的,对不对?”
  温碧游收好印鉴,冷冷看她,并不回答。
  这边厢,郎中已经查看我的脚踝了,一阵疼痛将我的视线拉回了,我发现脚腕红肿了一片。
  郎中叹息着摇摇头对我说:“夕颜,你怎么搞的?又受伤?!”
  我疑惑地仔细看了郎中一眼,然后“啊”地一声尖叫就缩像床里面。
  温碧游要冲过来却被郎中拦下了。
  这“老者”回身站直了腰,扯下了胡子,出掌逼退了温碧游。
  “白云瑞,你来得正好!”温碧游语含激愤。
  白云瑞慢悠悠地把外面的青布外衫也脱下去,不知从哪里摸出把折扇来,大下雨天的象征性地摇了两摇,一字一句地说:“温碧游,你且慢动手!那天山洞里你看到的人,可不是我。”
  一句话说完,我和温碧游同时愣住了。
  温碧游果然就收住了进攻的势子。
  白云瑞继续臭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