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浪漫言情电子书 > 日落花开 >

第33部分

日落花开-第33部分

小说: 日落花开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看你这丫头平时也挺机灵的,怎么这会儿脑子这么笨啊!能比富可敌国的亲还好的亲事,自然就是本身就是国了!我看啊,老爷是想把小姐送进宫里,纳给官家!”那婆子压低了声音,得意地揣测说,“今天老爷有客,我家顺儿替老爷到衙里跑了一趟听差,回来找了个机会禀报给老爷一个消息,老爷随后就变了态度,你说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什么?”
  “什么消息啊桂妈?说来听听。”绿雪那丫头笑问道,“你就告诉我嘛,我再给顺儿哥多做双鞋子。”
  桂妈沉吟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官家派了花鸟使下来了,要在民间采选了。而且那花鸟使不知怎地居然知道小姐的闺名,指名道姓要小姐参选呢!”
  我听得身子一紧,顿时觉得天昏地暗。
  都是看清穿看的!我一直以为只有清朝才选秀呢!怎么就忘了,只要是封建王朝,哪个不从民间搜罗美女充实宫廷啊!只不过不叫选秀罢了,叫做采选!唐宋的采选之风还挺强劲的呢!
  难道穿越女都或多或少地逃不开宫廷这个游戏吗?
  我对这个宫廷可是没有一丁点的兴趣,何况我还有白云瑞。
  绿雪半晌也没有说话,这时又问了一句:“消息确实吗?”
  那婆子也甚是疑惑地说了一句:“听顺儿说,在花鸟使那里还看到了咱家小姐的画像呢!我也挺奇怪的,小姐才刚回府,谁这么神通广大啊?画像都送给花鸟使了?”
  绿雪说:“我怎么越听越奇怪,越觉得不靠谱啊?小姐的画像,咱们府上都没有一张,怎么花鸟使反而有呢!”
  那婆子嘘了一声说:“这咱就不明白了。怎么说咱家小姐也在外抛头露面好几年,说不定啥时候被那个花鸟使或者朝廷有关的人见到过呗,这不,刚刚满了采选的年龄,官家就来要人了!这种事不好说,哎呀,雪丫头,你可别跟别人乱嚼舌头啊,要不我老婆子可吃不了兜着走了!”
  绿雪忙答应说:“桂妈放心,这点我心里有数。”
  那桂妈听声音走开了几步,又嘱咐道:“雪丫头啊,别忘了你顺儿哥的鞋!那皮小子跟着老爷进进出出的,鞋穿得可费了!”
  绿雪叠声说着:“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的,忘不了。”
  又过了一阵子,佛堂的门被轻轻拍了几下,传来绿雪的声音:“小姐,小姐,你听到了吗?你有什么打算啊?”
  我赶紧从蒲团上站了起来,走到门边,隔着门说:“绿雪,谢谢你了,我都听到了。”
  绿雪在门外说:“小姐,我在这耽搁了好一会儿了,得走了。你自己要有个打算啊。小姐要是有进宫的心,以小姐的容貌才学心智,就算暂时封不了妃子,也肯定能封个修媛、婉容的。只是我看你跟白公子情投意合,应该是没有那个意思,总之要是实在不行,就像以前那样,再叫白公子带了你走吧!”
  “谢谢你,绿雪,我会想办法的。”我说。
  “嗯,那我先走了。待会我给你送饭来。”绿雪说了这一句,就匆匆离开了后院佛堂。
  我回到蒲团那里,这次是认认真真地跪下给菩萨磕了个头,双手合十,默默祷告起来。只是不知道大慈大悲的菩萨会不会保佑我这个有了困难才来临时抱佛脚的人。
  不过我还有一个赖招儿。是菩萨把我弄过来的,总得保佑着我不要在这里这么地受苦受难吧?菩萨啊菩萨,您就让我赖一回吧,我看着慈眉善目的观世音像祷告着。
  祷告完毕,我老老实实地在蒲团上跪坐着,开始总结信息,思考对策。
  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消息是真是假?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是真的。
  一是沈括的反应,以一个较为勉强的借口推翻了默认了的亲事。而且当时只是默认,最多只有一句“做父母的没什么说的,就是希望儿女们过的好。你们自己拿了主意,我们没什么好阻拦的。”这样的口头承诺。至于什么纳吉、纳征统统没有进行,就掐死在了纳采这一阶段。
  二是花鸟使的事情。沈括晚上未归,肯定是在宴请花鸟使吧。而顺儿在花鸟使大人那里看到了我的画像,这件事情虽然奇怪,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第二个问题就是:既然是真的,那要怎么办?
  答案也很清晰:我是不想进宫的。问题是,怎样才能逃避采选?装病?不是长久之计。装死?这也不是说装就能装的。装着有隐疾,比如狐臭啥的?别说这种臭味不好找,即使找到了,那我岂不是得故意天天这么臭着,自己就受不了,何况有人跟我接触过,知道我没有,万一捅出去,不是欺君之罪么?难道要故意制造意外划花了脸去毁容?我,实在是暂时没有这种勇气。
  想来想去,只有三个办法了。
  一是说服沈括,就说我已经定了婆家,择日就要嫁过去。
  不过这个是要沈括一门心思为我幸福着想才行,看他下午的表现,好像是行不通。
  二是跟着白云瑞逃跑。
  这个不到万不得已暂时先不要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别说不好逃,就是逃成功了,也难免要连累他人。
  三是想办法落选。
  这个只能是随机应变了。
  想着想着头也疼了。我想起白云瑞冲我摆了摆的三根手指,知道他今晚上要溜进来找我,不如那时候跟他说说,看他有什么主意。
  看看佛堂外面,发现月亮已经升起来了。

  穿越女的宫廷劫(2)

  晚饭的时候,绿雪送了几碟素斋过来,看样子沈括爹爹回来之前,是不准备让我离开佛堂了。
  我样样都吃了些,以后说不定要跑路,还是把身子养好一些才好。
  绿雪收拾了碗碟回了前院,我在佛堂里心神不宁。
  索性不跪着了,来来回回溜达起来。
  正起来,忽然听到窗子上有响动,有人轻轻在窗棂子上轻轻敲了三下。
  我心想,难道白云瑞伸的那三根指头是指三声暗号,并不是指夜半三更?
  于是赶紧过去,把窗子拉开,看了看居然没人。我疑惑地把窗户关上。
  回转身的时候,赫然发现温碧游他站在佛堂里,我惊骇莫名。
  “碧游哥哥,你怎么进来的啊?”我实在是纳闷。
  “我在这里住过,要避开人进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他说。
  “那你是怎么进屋里来的啊?”我还是想不通。
  “我敲了几下窗户,你没有立刻去开,我就从屋顶的天窗上下来了。”他说。
  “那你来是为了……?”我问。
  “夕颜,朝廷的花鸟使下来了,民间要开始选秀了。你爹爹他要把你送进宫服侍皇上。我想宫里你肯定是不愿意待的,所以就自作主张来接你了。”温碧游说,“你跟我走吗?”
  “我怕如果突然失踪的话,朝廷是会怪罪我爹爹的吧?”我心里犹疑不决。
  “他不为你着想,你又何苦为他着想呢?以你的条件,皇宫进么是好进的,出可就难了。必须早下决断。”温碧游继续劝我。
  “碧游哥哥,”我看着他的眼睛问,“我拒绝了你,伤害了你,你为什么还要帮我呢?”
  他苦笑了下,问我:“你一定要知道理由,才肯跟我离开是吗?”
  我摇摇头缓缓说:“不是的。即使知道了理由,我也不一定决定离开,不过你要是想听我的决定的话,要先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理由。”
  “非说不可?”
  “非说不可!”
  “你还记得四年多前白云瑞推掉过一门郡王府的亲事的事情吗?”他问我。
  我心中一震,隐约觉得好像就是这里有点不妙。果然他接着说:“他拒绝了小郡主,是以欺瞒的手段拒绝成功的,大意就是练功练得有点走火入魔,需要在深山里师傅身边调养,不知道多长时间才可以恢复,甚至是恢复不了。郡王爷听到这里,哪里还肯让自己的宝贝小女儿这么等着一个病秧子啊?就找了个理由把亲事退了。”
  我问:“是郡王府自己退的亲是么?”
  “是的。”温碧游说,“你想,如果不是郡王府自己要退亲,就算是云南白府,恐怕也不敢先起这个话头。不过话虽如此,纸里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还亏着白云瑞忍着没闹出大动静去四下找你,不然的话,这事穿帮的还要快些。”
  “你的意思是,这事还是穿帮了?”我皱着眉头问。
  “当然穿帮了。不过当时小郡主已经嫁作他人妇了,听说她对郡马不太满意,又加上听说了白云瑞好像是欺瞒用计让郡王府退婚的事情,心中不满,就暗中调查,白云瑞为什么连王府的亲事也要退。”
  “查来查去,就查到了我头上,是吗?”我问了一句。
  “是。当时听说小郡主很是生气,又有奴才在旁边煽风点火,最终她就派了高手去寻你。”温碧游仿佛陷入了回忆中,“你还记得有一次你们在紫金台上遇到匪人,清灵跟他们斗得难解难分的情形吗?”
  我心里一惊。问道:“记得。当时我们投了客栈休息,我去楼下吩咐小二哥准备热水茶饭,再上楼的时候就看到清灵姐姐和两个蒙面人争斗在一起。”
  “你还记得什么细节吗?”温碧游问我。
  “嗯,事后清灵姐姐跟我说,这帮匪人好像是认识我们的,我们平日都是用丝巾覆面,结果他们招招都是往脸上招呼,好像是专门为了毁容而来。”我边回忆边说着。四年游历,就那次最最危险莫名。
  温碧游未置可否,只是慢慢说:“你再想想,还记得什么细节吗?”
  细节,我再次陷进了回忆中……
  温碧游看我久久不言,就提示道:“你送给清灵的紫金绳你忘记了?”
  我马上想了起来,当初我嫌清灵姐姐的麻绳甩来甩去的没有美感,答应帮她想一个好的主意,弄一件趁手的兵器。原本她是使绳子的,后来游历的时候,路过一个叫紫金山的山脉,上面出产一种紫金草,草茎细长异常坚韧,两三股拧成的绳子就能承受接近两百多斤的重量。当时我如获至宝,赶紧请了最有名的搓绳匠搓出了我想要的长度和粗度,然后又用紫色的添加了葛藤丝的布料搓成细绳,从一端一圈一圈地缠绕到另一端,线圈中间还加了金线,尾端还仿照《神雕侠侣》上面小龙女的绸缎一样系了一个金领。
  当时这件兵器无论是手感,强韧度,还是外表,统统随了清灵姐姐的心意,为了配得上这件兵器,清灵姐姐特意要了我最喜爱的紫色镂金百蝶穿花云锦裙衫去配套。
  想到这里,我心里再次咯噔一下:“你是说,碧游哥哥,你是说,当时攻击清灵姐姐的人,是以为她是我?”
  温碧游点点头,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不错。”
  “你知道后来那两个蒙面人为什么撤走了吗?”
  我当然不知道,我发现我到现在为止,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去想。本来我一直觉得自己挺聪明的,还常常在心里以自己多过别人一千年的知识储备而自鸣得意,暗暗窃喜。却原来,我根本就不能看透哪怕身边一件件很平常很细微的小事。我想起绿雪那丫头把桂妈引到佛堂来说话给我听的那一幕,她显然是知道其中有端倪,并且觉得桂妈能知道,才故意地来叫了过来说给我听,而我呢,就单纯地认为我犯了古代尊老敬老的忌讳,以下犯上出言不逊,所以沈括爹爹才要好好教训我。
  我摇着头看着温碧游说:“碧游哥哥,你不要让我猜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过一会儿怕是我爹爹就要回来了。”
  温碧游摇摇头道:“这你倒可以放心,他暂时回不来。吃完饭还要听曲,听完曲还要夜游观沐水河,最后还要安排住处、留侍人员,以及宵夜和早点。这些都安排好了,沈大人才能回来。”
  “不过,你既然不想费神去思考了,我就一并说了吧。”温碧游看看我说,“那两人之所以选择中途跑了,就是因为我和白云瑞安排在你身边的高手都暗中出手了。他们知道敌不过,这才退下去再做决定。”
  “那为何从那之后的时间就风平浪静了呢?”我疑惑地再次问。
  “那是因为我们不能等着他们再来袭击的时候被动的保护你,而是各自想了办法去解决问题。白府找的是郡王爷的知交好友前去调解,月亮谷就是找的朝中势力来施压。这样软硬兼施之下,郡王爷才肯制止小郡主的寻仇行动。当然也少不了给小郡主的好礼,九灵玉露给了她一滴。”温碧游一口气解说着。
  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我后来一直过的平淡幸福的生活,是因为背后有他们这么地给我挡风挡雨,就连最危险的那一次,也是阴差阳错地由清灵姐姐替我挡了灾,但是他们,居然谁都没跟我讲过这些。我天天过着阳光明媚的生活,根本不知道夜里曾经下过雨,甚至还时常指着别人为了替我挡雨而弄湿潮的衣服埋怨上两句。
  我心里乱起来,忽然觉得一点重点也抓不住了。
  想了半天之后,才知道重点是哪。
  于是再次问道:“那花鸟使的画像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郡王府那边已经和解了吗?”
  温碧游略低低头说:“这就是我们的疏忽了。我们只想着如何如何不让他们再派人去暗害你,于是两路人马行动都急切和强硬了些。郡王爷哪曾吃过这样的瘪啊?他当然心里会有想法,现在看来,我们都被郡王爷涮了,他下了四年的长线,来钓你这条大鱼,找了一个更加厉害的对手,来让我们吃瘪,同时还达到了报复白云瑞和你的目的,甚至还一石三鸟,多套上了一个我。”
  “姜是老的辣,我们还是嫩了点儿。”温碧游抬起头说,“下面我说说你得跟我走的理由。”
  “一,假如你不走的话,宫你是进定了!即使你想要中途落选,也绝无可能。因为郡王爷一定会派专人来关照你,直到你选上为止,你是他下了四年多之久的一个饵,你想他会这么让你轻轻松松地落选结束游戏吗?”
  “二,假如你寄希望于你爹爹成全你,放了你的话,我劝你也是打消念头吧!不见得不希望你入宫,毕竟他也是身在公门,食君之禄。而且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了,白府和温家,他都不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