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仙女妈咪 >

第29部分

仙女妈咪-第29部分

小说: 仙女妈咪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服务生端来了两杯冒着热气的茶,汤色嫩绿清澈,色泽翠绿隐翠光润,一阵纯净的芳香扑鼻而来,这香味,苦中带涩,涩中带甜,甜中又带着些轻松与飘飘然。薛夫人端起杯子轻轻的品了一口说道:“子风,我想问你,你和寒微怎么了?”
  “寒微……她怎么了?”
  方子风想起昨天晚上,他去找她,看见她呆呆的站在马路边,看到他的车子停息,她就打开车门进去了。他发现她竟然没认不出他来,一直说要去天尽头。想不到她会被他折磨到了这个地步,一路上他忍住伤心,把她送到了家门口。
  “天尽头到了,你快进去吧!”
  “这就是天尽头吗?”
  “是的,你快进去吧!”
  方子风在她的包里找到了钥匙,替她打开门,拉着她进去,把她送到她的卧室里,看着她睡下,给她盖上了毯子说:“闭上眼睛,你现在需要休息!”
  她闭上了眼睛,弯弯上翘的长睫毛像一排扇子。
  “对不去寒微!”
  他的眼泪流了出来,悄悄的走出了薛家,他一夜未眠,在车子里坐了一夜。
  “你还好意思问寒微怎么了?你是怎么伤她的你自己不知道吗?”
  愤怒的情绪一旦爆发出来就难以控制,薛夫人放下了杯子,茶溅到了桌子上。
  “伯母,请你说清楚点,我真的不知道寒微她怎么了?”
  “今天早上,我叫她来吃早餐,发现她呆呆的坐在床上,一直在说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我和她爸爸都吓了一跳,问她到底是怎么了?她一动不动沉默了好久,突然跑到了楼下,找到了她给你织了一半的毛衣,扯出了毛衣针,疯狂的撕拉着毛衣。流着泪说我恨你方子风!然后跑回自己的房间,我们怎么敲门她也不出来。如果不是你伤了她的心,她怎么舍得把毛衣拆了,那是她费了一个月的心血织的。”
  方子风端着的杯子差点失手,着急的问:“寒微她现在怎么样了?伯母,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还是大前天见的她,这两天忙也没给她联系。”
  “你们是大前天才见的面吗?那这孩子是怎么了?”
  她想起昨晚女儿还在幸福织毛衣,怎么睡了一晚上,性情突然大变?
  “她会不会是生病了?”
  “看样子是突然受到了什么刺激,子风你跟我去看看她吧?”
  “好的伯母!”看情况不去是说不过去了,只是见了她该怎么来面对?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吧?”
  车子在薛家停下来,昨天晚上来他没有仔细看,薛家住的是一个小别墅,里面的设计完全是罗马的风格,浪漫与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进了客厅,看见薛总一筹莫展的坐在沙发上叹气。“女儿怎么样了?吃东西了吗?”薛夫人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不妙。薛总看到方子风来了,急忙站起来说道:“子风你可来了?你快去看看寒微吧,她在房间里呆了一天了,什么也不吃,你说这昨晚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让她折磨的我连公司都没心去了。”方子风说:“伯父,你别着急,我上去看看她。”来到了楼上,他犹豫了一下,抬手敲门说:“寒微!我是子风来看你了,你打开门好吗?”没有声音,薛夫人吓了一大跳,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她用脚使劲踢着门喊道:“寒微,寒微,你可别吓妈啊,你不开门回答一声行吗?”“妈,我没事……”里面终于传来了声音。薛夫人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说:“寒微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快打开门,子风来看你了。”她大声的叫喊着:“我永远也不想见这个人,让他回去!让他回去!”“寒微,请你把门打开,我有话对你说。”方子风的心里忽然像被什么抽了一下,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想放弃台北的订婚了。不!心底有个强烈的声音在提醒他,决不能失去在方家的一切。屋里传来薛寒薇斩钉截铁的声音:“方子风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恨你!我永远也不想见到你!”“寒微,我求求你把门打开好不好?我们面对面谈谈。”“妈!你要是不把这个人轰出去,我马上就跳楼。”里面响起了推阳台门的声音。“不要寒微,别做傻事女儿,妈马上让他走。”薛夫人吓得脸色大变。

第八十一章 珍惜眼前的幸福
更新时间2009…7…13 8:37:00  字数:1786

 他们下了楼来,薛夫人说道:“真抱歉子风!我也不知道这孩子是犯什么病了?等我好好给她谈谈在给你联系,你先回去吧!”
  “伯母,你好好照顾她吧,我先回去了。”
  离开了薛家,方子风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心里起起落落的很不踏实,负心人的下场就是让对方永远憎恨下去,希望寒微能早点忘了他。
  手机响了起来,传来了莫如柳的声音:“子风,寒微没事吧?昨天你走了以后,我感觉心里特别的不安。”
  “她没事了,昨晚我把她送到了家里,如柳谢谢你!”
  “不用给我道谢,以后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尽管开口。”
  “如柳……原谅我不是个好男人,请你珍惜眼前的幸福!”
  方子风扣上了电话,他搞不明白请珍惜眼前的幸福这句话,是给如柳说的,还是给他自己说的?错过了薛寒微,就是错过了一生的幸福。
  市中心塞车是常事,他耐心的等候着绿灯,反正回去他也无心工作。忽然,在人群中有一个身穿绿裙的女郎,手提一个透明水晶拎包,姿态优美的穿越过马路,侧影鼻子直挺,嘴唇的弧形圆润饱满,风吹起了她的秀发和裙角,更显示出了S型的绝美身材。
  “梦珂!”他大叫了起来,打开了车门他想跑着追过去,一眨眼的功夫,绿衣女郎很快就消失在人海之中了。
  “梦珂,哥哥知道你一定还在这个城市里,不要躲了出来吧!哥哥很想给你说说心里话。”方子风无奈的关上了车门,用头拍打的方向盘。直到后面的车在狂按喇叭,他才知道已经绿灯了。他转向了刚才梦珂去的街道,一路上他开的很慢寻寻觅觅,哪有梦珂的影子?他叹了口气,无聊的打开了收音机,传来了主持人优美的声音:“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朋友心语,欢迎收听真情告别节目,大家来猜猜看,是谁第一个打进来电话呢?”
  停了半分钟,主持人说道:“导播小姐已经把第一个朋友的电话转了过来,喂!你好朋友!请问你贵姓,想述说什么心事?”
  没人说话,主持人又说道:“这位朋友,你第一个打进电话很幸运,你要是不讲话,我就把这个机会让给其他的朋友了哦?”
  “主持人你好!”对方讲话了。
  “这位朋友终于讲话了,各位听众,我们现在就来听听这位朋友的心事。”
  “我叫孔明宇……我想通过真情告白这个栏目,找寻我离家出走的妻子……”
  是孔明宇?方子风的心完全集中到电波上了。
  “我的妻子叫钟梦珂,我们结婚七年了,有一对儿女,一直都很恩爱,过着幸福的生活。是我不好,我在外面有了外遇,她知道后没有责骂我,她选择了静静的出走,到现在为止她离家已经半个月了,我已经报了警,她依然没有一点消息。我想借助广播的力量,播放寻人启示找寻她。”
  “请问孔明宇先生,你的外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你后悔吗?”
  “从几个月前,我很后悔,那本来就是不该发生的事。”
  “你现在最想给你的妻子说什么?”
  “梦珂!我错了,你快回来吧,晓恬天天一回到家里,就把所有的房间都找一遍,一听到门铃响,她就跑过去说一定是妈妈回来了?她变得沉默,每天写完作业就托着腮发呆,这不是一个六岁孩子该承受的。士康整整瘦了一圈,他已经吃惯妈妈喂饭,习惯了妈妈搂着,每天晚上他都哭着找妈妈。老婆,这个家没有了你,就像是地球失去了重心,我需要你,孩子们需要你,这个家更需要你!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四口在玩做迷藏游戏,你躲进了衣橱,藏进了皮箱的后面,在衣服的遮盖下,我们竟然都没有找到你,是你欢呼着打开了衣橱。我每天一回到家,也像晓恬一样满屋子的找你,我多希望你是在给我做迷藏,我现在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都要打开衣橱乱翻,然后在一件件的整理衣服……老婆,我错了,求你快回来吧!”孔明宇的声音呜咽了。
  主持人也似乎受到了他的影响,片刻才说:“孔明宇先生,我很同情你的遭遇,我每天会在节目的一开始都播放一遍你的告白,希望你的妻子听到你的告白后早点回家。”
  “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的语气变得轻松起来:“个位听众,刚才孔明宇先生的遭遇给我们做了一个警示,那就是不可以随便外遇,害人害己得不偿失哦!最后,心语在送给大家一句话,珍惜眼前的幸福!好了,我们明天见。”
  珍惜眼前的幸福?方子风的心如波涛翻滚。
  珍惜眼前的幸福?杨言溪关上了录音机,倒了一杯葡萄酒饮了一半,她茫然的望着酒杯里的液体,瞬间这些液体都凝固成了血,冷冷的躺在酒杯里。
  “啊……”她惊恐的摔破了酒杯,绝望的抱着头,不敢预测第三者的归宿会是什么?
  
第八十二章 疯狂 第八十三章 不可置信
更新时间2009…7…14 12:12:03  字数:3014

 第八十二章疯狂
  杨言溪来到梳妆台前,梳理好了头发,发现自己的脸色很苍白,就拿出粉饼抹了抹,又抹了点唇膏。不!还是不要上妆的好,她跑到了卫生间把脸洗干净,脸显得更加苍白了。
  她拨了孔明宇的电话:“明宇,你今天有空吗?我等你!”
  孔明宇很干脆的回答:“言溪,我要照顾两个孩子,我没时间。”
  她带着哭腔求他:“明宇,我很难受,头很晕……你安排好孩子后,你来看看我好吗?
  他沉默了片刻:“好吧!”
  她惊喜的挂上了电话,把乱糟糟的房间简单的整理了下,自从梦珂失踪后,他几乎不怎么到这里来了。
  一切弄好后,杨言溪就站在窗前等候着他。闹钟上的指针一点点的走着,她像一个塑像般呆呆的望着着窗外。终于看到孔明宇的车子了,她欣喜的想跑下去迎接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她跑到了卫生间,垃圾桶里除了一些手纸外,还有几个带血的卫生巾,她急忙把袋子系上,匆匆的跑到门外,扔到了垃圾箱里。
  她用手理理盖住脸色的长发,蜷卧到了沙发上,等待他的到来。
  敲门声响了,他是有钥匙的,会是谁?
  打开门,孔明宇正站在门外。
  “你不是有钥匙吗?怎么不自己开门?”
  “对不起,我找不到钥匙了……”
  “找不到就算了,我明天去给你配一把来。”
  “言溪……你听我说,以后我不能到你这儿来了,我对不住梦珂,我要在家里等待她的归来。”
  眼泪争先恐后的挤了出来,她已经预感到第三者的归宿是什么了?孔明宇显得很无助,眉头拧成了川字形,犹豫了下说道:“言溪,我能体会你的心,但请你理解,梦珂是因为我们而出走,我也不能丢下两个孩子不管,我现在唯一所做的就是照顾好孩子,在家里等她回来。”
  杨言溪抹了抹眼泪,拿着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说:“你的心我完全能体会,梦珂的失踪我也有责任,我说过,如果她能回来我情愿退出你们的生活。但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既然不能给未出世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还是不要的好,言溪,去打了吧,原谅我不能给你们一个家。”
  “不!孩子是无辜的,你永远也不能体会一个要做母亲的心。我说过你要是逼我打掉孩子,我就从这个窗户下跳下去,我说到做到。”
  瞬间杨言溪的脸变得狰狞可怕,眼睛变成了火球,一下子冲到了窗前,她索性故技重施,双手扒住窗台,腿也爬了上去。
  紧急中孔明宇去拉她:“言溪!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为了一份没有结局的感情值得吗?你不要太自私了,你还有父母,你忍心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你现在给我谈什么没有结局的感情不是太晚了吗?当这段感情发生的时候,我根本就没考虑它有没有结局?现在不管什么样的结局,这个孩子我是要定了。”
  她的双手死死的拉住窗户上的钢筋,就是不下来。
  “言溪,不要做冲动的事,你下来说话好不好?”
  “孩子是我的,我有权利把他留下来,你不要孩子是你的事,我照样会把孩子抚养成人。”
  “好!你的孩子你做主,你先下来。”
  杨言溪松开了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他把她抱到了沙发上,她脸上的泪痕未干,祈求的说:“答应我明宇,你有时间就来看我。有一天梦珂回来了,我就还你们一个完整的家。”
  他拍拍她的头没有回答,脑子里全是梦珂的影子,不知道她哪一天能听到他的真情告白?他的肚子突然疼起来,放下她说道:“我去下卫生间,你先休息下。”
  卫生间里,手纸用完了,他打开旁边的小厨子,拿出了一卷。忽然他的目光移到了最里面,有一个塑料袋子里面装着两包卫生巾,有卫生巾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但是他发现有一包是破了口的,里面少了两块。
  奇怪!杨言溪不是已经怀孕了吗?怎么还用卫生巾?他正想喊她来问问,又感觉没有必要,这也可能是以前留下了的。
  第八十三章不可置信
  看看表到了去接孩子的时间,孔明宇匆匆的走了。
  到了幼儿园里,所有的孩子都被接走了,一个年轻的老师正哄着士康骑木马。小家伙眼睛红红的,一脸委屈的模样,显然是刚刚大哭过。
  “士康,爸爸来接你了。”
  “爸爸……”士康伸出了小手。他急忙抱起儿子,以前他身上都是肉乎乎的,现在明显的瘦了。
  老师问道:“孔先生,最近怎么没见孔太太来?”
  “她有事外出了……”
  “哦,我说呢?士康怎么最近脾气变得这么坏?给小朋友们夺玩具,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