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军事历史电子书 >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

第27部分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第27部分

小说: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嘣馐芸嵝痰谋页∶妫艺媸怯尬蘩帷

  一只大脚的脚趾拨弄着我的乳房,我没有抬头,郭子仪大声地命令我:“快给爷洗洗!”

  我忽然发现施婕也跪在一边,天啊!我亲手弄硬的肉棒将要插进她的身体?不!我不知哪来的勇气,低着头没有动。

  一只大脚重重地踹在我的乳房上,我两眼一黑,跌倒在地。两个匪兵上来,把我的手扭到背后铐起来,然后推到郭子仪面前。他托起我的下巴,端详了一阵嘿嘿地笑了:“你这妞今天怎么了?跟我耍小姐性子!先记下你这顿打,我先让你看看,你不伺候爷自有人伺候!”说完指指施婕,吩咐道:“把这个妞给我弄过来!”

  两个匪兵架着施婕按在郭子仪脚前跪下,郭子仪抬起她秀气的脸抚摸着说:“听说你是名门闺秀、大学生,知书达理?好,我来教你怎么伺候男人!”说完指指在他裆下嘟噜着的一大团黑乎乎的阳具,那上面沾满了大姐的乳汁,已经有些发黏了。

  他指着那团丑陋的臭肉命令施婕:“过来,伸出你的舌头给爷舔乾净!”

  施婕的脸腾地红了,她完全没有料到这土匪会如此无耻,让一个20岁姑娘用舌头去舔一个男人的阳具,就是打死她也不会干!

  可她想错了,郭子仪高声叫道:“老金!”老金应声而来,郭子仪问:“你不是说这丫头这几天准有吗?”

  老金忙点头哈腰地说:“七爷,我已经坐实了,她已经有了!”

  郭子仪立刻眉开眼笑道:“娘的真是见鬼了,刚送走一个不乖的,又来一个不听话的。来呀!把这丫头给我押下去,我现在不送她回去,再养她四个月,等她肚子大了,送她回47军,让共军来收拾她。老郑拍的那些照片呢,我记得有这丫头光屁股的,挑两张先给他们送过去,再挑两张给她寄家去,我心心他们。”

  他话音未落,施婕突然大哭:“不,别送我回去!不要寄照片!”

  郭子仪嘿嘿一笑:“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

  施婕不顾一切地向前跪爬了两步,用乳房抵住郭子仪光裸的粗腿,哭着哀求道:“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什么都能干,我舔”说着,伸长脖子把嘴唇贴在腥臭的阳具上胡乱蹭了起来。

  郭子仪得意的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是那个舔法!”他推了推林洁的头,闪出一点距离,然后命令她:“把舌头伸出来!”

  施婕听话地伸出粉嫩的舌头,朝着郭子仪指的方向望去,立刻呕了起来,原来郭子仪正指着满是污垢的大龟头。但她马上压住了呕吐的感觉,按照郭子仪的指示闭眼朝那令人作呕的腥臭的阳具舔了下去。柔嫩的舌头上泛起一层肮脏的污垢,施婕赶紧闭上嘴,唯恐忍不住吐出来。

  郭子仪却不依不饶:“张嘴!”施婕忍住泪一口把嘴里的秽物咽掉,张开了嘴。

  郭子仪看她已把自己的秽物咽了下去,满意地点点头,说:“睁开眼,继续舔!”施婕无奈地睁开惊恐的眼睛,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舌头清理着凶蛮的土匪最肮脏的器官。

  郭子仪的阳具迅速膨胀起来,他得寸进尺地命令施婕:“张嘴!把爷的家伙吞进去!”

  施婕的眼中流露出恐惧,但她不敢抗拒,乖乖地张开嘴,任那硕大坚硬的肉棒捅了进来。她小巧的嘴被塞得满满的,吃力地将尽可能多的肉棒吞进去。

  郭子仪拍拍她的脸命令道:“吸!”

  施婕压住一浪高过一浪的狂呕,“吱吱”地吸吮起来。郭子仪满意地淫笑,同时挥手命匪兵把我推到在床上,不一会儿,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硬、都大,还带着施婕体温的肉棒狂暴地插入了我的阴道。我忽然感到,几天来一直追随着我的负罪感彷佛减轻了,但我知道,我再次屈服在这根肉棒下的日子不远了。

  第二天我被押进牢房时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怪异,牢房中央摆着一个不大的铁笼,笼子里似乎满满地塞着一团白肉,那肉还不时地蠕动一下,还有女人痛苦的呻吟断断续续地从笼子里传出来。

  我定睛一看,不禁大吃一惊,笼子里塞的竟是林洁!

  那是一个用么指般粗细的铁棍焊成的铁笼,只有3尺来长,高、宽都不过2尺,林洁高挑个子,身材也算丰满,竟被塞进这么小的笼子里,真是不可思议。

  她实际上是跪趴在笼子里,两脚被锁在笼子的两个角上,腿岔开着,手被反铐在背后,穿过铁条伸出笼外,锁在纵担在笼顶的一根木杠上,因此她光洁的后背紧贴着笼顶。

  我忽然发现林洁在笼子里被3根木杠死死枷住,痛苦异常。每根木杠都有小臂粗细,一根离地半尺,压在她的脖子上,因此她的头根本没有活动余地,只能侧着脸、紧贴冰冷的地面。

  另一根更低,紧压在她的腿弯处,这根木杠不仅迫使她高高撅起屁股、紧紧贴着笼壁,而且压住她的膝盖向两边分开,贴着笼子的两侧无法并拢,使她的阴户和肛门都一览无遗地暴露在外人伸手可及的地方。

  最狠毒的是第3根木杠,这根木杠正好横插在笼子的中央,压住林洁纤细的柳腰,但它的高度只及笼子的一半,由于她的头被压在最低处、手被铐在笼子的最高处、屁股也被拘得撅到最高点,腰成了高低悬殊的身体两端勉强的过渡,现在硬生生地把腰压低半尺,几乎等于把她全身的骨头生生截成两段,她忍受的痛苦可想而知,难怪她呻吟得那么凄惨!难道她就是这样渡过了整整一夜?

  可当我再细看时才发现,还远远不止如此,她张开的大腿内侧挂满了新鲜的白浆,笼底的地上积了一大滩龌龊的黏液。我清楚地记得,昨天冷铁心给她上电刑之前仔细地清洗了下身,这就是说,林洁被拘在这狭小的铁笼里面,他们还不放过她,这群禽兽居然隔着笼子的铁条轮奸她,从留下的污物看,轮奸林洁的男人不下十几人,我忍不住哭了。

  林洁在痛苦中意识到了我的存在,用有气无力的声音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向我倾诉:“小袁,我痛他们电我的屁股像用上万把小刀割肉痛死我了”

  我哭得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她°°我最要好的姐妹。

  林洁见我哭得死去活来,反过来安慰我:“小袁别哭,我挺得住,他们什么也问不出来,除非把我打死你要照顾好大姐,她有身孕”

  我忍不住“哇!”地大哭起来,林洁也跟着呜咽了起来。

  牢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匪兵,他手里拿着一个粗瓷盘,见我们在痛哭,大声喊道:“哭什么哭,早招了不就没事了!”说着把瓷盘放在地上,对林洁说:“冷处长给你送来的早饭!”

  我往瓷盘里一看,惊得差点叫出声来,那里面是5、6条肥大的蚂蟥!难道他们要让林洁吃下去?

  那土匪并未强迫林洁去吃蚂蟥,而是把瓷盘从铁笼的缝隙放入笼中,然后托起林洁的乳房,将瓷盘放在了乳房的下面。

  林洁的乳房本来就很丰满,这几天受刑后又格外肿胀,吊在胸前晃来晃去十分显眼。本来她的手铐在笼顶,乳房垂下来吊在半空,但她脖子上压的那根木杠迫使她肩膀着地,结果乳房就拖到了地上。瓷盘放到笼中,刚好在她两个乳房之间,白嫩的软肉把瓷盘各压住半边。

  盘子里的蚂蟥感觉到了来自两边的温暖,蠕动着向乳房的方向爬去,黝黑粗肥的身躯在洁白光亮的盘子里缓慢地移动,情形十分恐怖。

  林洁发现了越来越迫近的危险,拚命想抬高上身使乳房离开瓷盘,但压在脖子上和腰上的两根木杠打碎了她的企图,她徒劳地扭动了两下,无奈地放弃了。

  几只蚂蟥爬上了她洁白柔软的乳房,她挤在铁笼里的身躯开始发抖,被压在地上的脸憋得通红。那几只蚂蟥好像闻到了血腥,争着向沾满血迹的乳头爬去,林洁恐惧地晃动身躯,但她能够活动的余地很小,乳房又拖在地上,根本没有作用。

  有两只蚂蟥捷足先登,分别到达了两个乳头的顶端,很快找到了结了血痂的奶孔,坚硬的三角形头部一头扎了下去。

  “啊不痛啊”林洁的声音颤抖着。蚂蟥的头比针尖大的多,乳头被撑得胀大了一倍,血痂纷纷脱落,殷红的血顺着蚂蟥黝黑的身子渗了出来。林洁痛得拚命扭动全身,连屁股都在前后左右毫无目的地转动,那匪兵见了,竟趁火打劫,掏出早已硬挺的肉棒,隔着笼子“噗”地插入了林洁的阴道。

  蚂蟥的身躯在不可抗拒地一点点挤入林洁柔软的乳房里,匪兵将粗大的肉棒插在她阴道中,定定的一动也不动,她痛得不顾一切地惨叫失声:“啊呀啊呀啊”尽管下身插着男人的肉棒,她仍然忍不住全身胡乱的扭动,匪兵“哈哈”狂笑,似乎得到了莫大的乐趣。

  这是一幅无比残忍的画面,在一个不知情的外人看来,一个男人将自己的阳具插在一个被关在笼子里面的姑娘的身体里,那男人似乎对姑娘的肉体并不感兴趣,虽然插入了,却一动不动;倒是姑娘疯狂地扭动着,好像是在寻求快感,而且莫名其妙地凄厉地惨叫。

  这残忍的游戏持续了近半个小时,两只蚂蟥都钻入林洁的乳房,没了踪影,只留下不断淌出的鲜血和另外几只试图跟进的蚂蟥,匪兵也在林洁不顾一切的扭动中射了精。

  他拔出软缩的阳具,跑到前面看了看林洁乳房上的情形,抓起一只乳房将外面趴着的蚂蟥扒拉到瓷盘里,然后从腰里抽出一只旱烟袋,用个小木棍挑出一点烟油,捅到奶眼里。

  钻到里面的蚂蟥立刻有了反应,蠕动着拚命向外挤,但它钻进去时造成的伤口都是向里翻的,现在向外一爬,嫩肉像被犁头重新犁过一遍,林洁痛得满头大汗,惨叫不止,全身又疯狂地扭动起来。

  匪兵转过另一边,抓住林洁另一只乳房照样炮制一番,外面的两个匪兵听见林洁的叫声进来看热闹,好奇地看着那家伙摆弄女兵的乳房。

  那家伙把烟油子捅进这边的奶眼后,看了一眼刚进来的两个匪兵,指着林洁疯狂扭动的屁股,淫笑着说:“老弟,这时候干进去,不用动弹,包你过瘾!”

  两个匪兵一听,争先恐后地脱了裤子,其中一个快一步,“噗”地将肉棒插入了林洁的阴道。林洁似乎已对身后发生的情况没有了知觉,不顾一切地扭着、叫着,那匪兵心满意足地站在那里,不一会儿竟真的射了精。

  待两只蚂蟥都从她的乳头里爬出来,两个匪兵已都在她身体里射过精,蚂蟥和林洁都软得动弹不得了。先前那个匪兵把刚爬出来的蚂蟥拿走,又把瓷盘连同刚才剩下的4只蚂蟥放在了林洁两个乳房之间的地上。

  刚才的残酷场面又再次出现了,林洁已是精疲力竭,蚂蟥却是精神十足,在林洁声嘶力竭的哭喊声中再次全部钻入了她的乳房。蚂蟥第二次钻进林洁乳房的当儿,冷铁心和郑天雄带着几个匪兵进来了。冷铁心蹲下身端详着锁在铁笼中的林洁痛不欲生的脸,狞笑着说:“林小姐,这一夜可好啊?你要是不招的话,我让你夜夜都这样过!”

  说完努努嘴,跟来的匪兵抽出插在笼中的木杠,打开手脚的铐子,开了笼门把林洁拖了出来。经过一夜残酷折磨的林洁不要说站,连躺也躺不住,像一快散了架的软肉瘫在地上喘息,腿还习惯性地蜷缩着。

  冷铁心道:“扶林小姐起来!”两个匪兵抓住林洁的胳膊把她架了起来。

  冷铁心扫了一眼只剩两条蚂蟥的瓷盘,盯着林洁肿大的乳房看了好一会儿,捏起沾满血污的乳头,看着像小嘴一样咧开着的奶眼嘲弄说:“林小姐,生孩子可不是这么个生法,你赶紧招了,我马上送你去外国,好好生个孩子过日子。”

  见林洁不理他,他牙一咬说:“好,我先帮你把这两个东西弄出来!”

  说着右手拿起一根巴掌宽的竹片,左手平托起林洁的乳房,高高举起竹片,“啪!”的一声脆响,竹片打在柔软的乳房上,一道红印顿时肿起,血从乳头中窜了出来,溅了他一身。

  林洁浑身一颤,无力地在两个匪兵手中扭动了一下,“啊”地叫出了声。郑天雄见状,托起林洁的另一个乳房也照样打了起来。

  随着一阵“劈劈啪啪”的脆响,血花四溅,林洁的两个乳房在这两个恶魔手里迅速地肿了起来,不一会儿,两个乳头上都露出了一截黑色的肉身。冷铁心一手捏住露出的半截蚂蟥身体,一手握紧林洁的乳房,猛地一拉,蚂蟥被生生抻了出来,后半截的肉身完全被泄成了红色,林洁“啊呀”地惨叫起来。

  郑天雄学着冷铁心的样子将另一边乳房里的蚂蟥也揪了出来,林洁终于痛昏了过去。

  一桶冷水把林洁泼醒,她四肢摊开躺在地上喘息,冷铁心蹲下身摆弄着仍在流血的乳房说:“我今天给林小姐预备了一份大礼,不过,开始之前要先来点前戏,给你活动一下筋骨,万一你要是幡然悔悟,可以少吃不少苦头,也可以免去我们很多麻烦。”

  他说着,几个匪兵已经把林洁的手脚都铐了起来,又把两副铐子捆在一处,使她成四马攒蹄状。他们用一个铁环弄住捆在一起的铐子,把林洁吊了起来。

  他们把她升到齐腰的高度停住,她的头向后仰着,头发散乱地垂下来。一个匪兵脱下裤子,岔开腿站在林洁头前,她的脸刚好对着匪兵骚臭的阳具,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另一个匪兵也脱了裤子,来到林洁身后,抓住她高吊着的大腿,用硬挺的肉棒顶住了她的下身,林洁被两根肉棒夹在了中间。

  冷铁心抓住林洁仍在流血的乳房,一边揉一边说:“林小姐,你现在是『四体朝佛』,不过佛能不能保佑你,就看你自己的了!”说着一点头,后边的匪兵将粗硬的肉棒向她下身捅去。

  他捅的不是阴道,而是肛门,林洁浑身一震惊叫起来:“不!不要那里不行!”那匪徒根本不管林洁的哭叫,全身用力插了下去。

  林洁的肛门虽已几次被异物插入,还被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