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军事历史电子书 >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

第4部分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第4部分

小说: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榇钊胛业墓撬瑁乙馐兜揭挂丫戳伲页沟拙恕

  队伍在山里不停地走,匪徒们好像连饭也没有停下来吃,我又饥又寒,最难受的是,在河里喝的那几口水这时都变成了尿,憋得我下腹胀痛,再一颠簸,简直像刀割一样。

  身心的重创使我开始变得恍恍惚惚,待再次清醒过来时已被卸到了地上,两个匪徒把我从麻袋里拉出来,解开了捆在腿弯和脚腕处的绳子,但我的腰好像已经被折断,身体仍保持着对折的姿势动弹不得。

  两个匪徒拉住我的头和脚强行拉开,我浑身都像散了架,手脚还被捆着,我一动也不能动地瘫软在潮湿的地上。

  我们好像是在一个山洞里,但偶尔射来的光线让我意识到又是白天了。匪徒们在吃饭,吃过后一部份人到外面和洞口警戒,我又被两个人架起来直挺挺地扔到一个草上,两个匪徒一边一个夹着我躺了下来。

  看来他们是白天睡觉,夜里赶路,可就是睡觉也不放心我们,不但手脚仍都捆着,还要两个夹一个。

  两个男人硬梆梆的身体紧紧贴住我,一股口臭直冲我的脸,我几乎被呛得喘不过气来,刚想偏过脸躲一躲,却惊恐地发现一只粗硬的大手正从背后伸过来,掀开我的背心向我的胸脯摸来。我拚命扭动上身,躲避着这只黑手,可更可怕的情况出现了:躺在我正面的匪徒的一只滑腻腻的脏手拉开我的裤衩,像蛇一样贴着我的肚皮向下游走。我想哭、想喊、想挣起来,可被绑得死死的,一动也动不了。

  片刻,我的乳房已被抓在那只粗硬的大手里揉来揉去了;另外一只手也已游到我两腿之间,我死命夹紧大腿,可抵不住那巨大的穿透力,很快两个手指就挤进了我两腿之间,已经摸到了那柔嫩的花蕊。我浑身发抖,恨不得马上去死,可这由不得我,一根有力的指头正在进入我的身体,又腥又臭的热气喷到我脸上,越来越急促。

  忽然有人踢了我面前的匪徒一脚,低声喝道:“小心点,弄坏了小心七爷扒你的皮!”

  那人一震,手指停在原地不动了,其余的四个手指却在我下腹摩挲了起来。我本来就憋得像要胀破了一样,被他这样一摸,竟浑身发起抖来。

  那只手摸了一会就停了下来,那个匪徒抬起头来与对面的匪徒耳语了一阵,两人阴险的笑了起来。抓住我乳房的那只手也停了下来,两人抬起身,四只大手伸进我腋下把我架了起来,我不知他们要干什么,心里害怕极了。

  他们把我架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把捆我腿的绳子也解开了。我正不知怎么回事,两只大手把我的腿岔开,同时按住我肩膀向下压,迫我蹲了下来。一张臭嘴贴近我的耳朵,用淫荡的声音说:“姑娘,憋坏了吧?”话音未落,一只大手已经把我的裤衩扒了下来。我慌得不知如何是好,虽然我的眼睛仍被着,但我知道我的下身已经全部暴露在这两个匪徒的面前。

  那匪徒催促说:“尿啊!”虽然我已憋了一夜,可我怎么能当着这两个色狼排泄呢!

  另一个匪徒似乎等不及了,一只大手伸到我两腿之间,两个手指拨开我的阴唇,另外两个手指在我的下腹按压,一个手指向里面捅进去。我实在忍不住了,全身一松,尿水喷涌而出。

  我感觉得出来,那两个匪徒在最近的距离上聚精会神地观看了我小便的全过程,待我尿完,其中一个居然还用手指抹去了我阴唇上的残液。等他们给我提上裤衩,我已是泪流满面了。

  我被架回草,脚仍被捆牢,两个匪徒仍旧一前一后,一个手握我的乳房,一个摸着我的阴部睡着了。我被巨大的屈辱淹没了,但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惊醒了这两只恶狼惹来新的凌辱。

  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我在恍惚中听到山洞中骚动起来。那两个匪徒爬起来,我又被对折捆了起来,装进麻袋,捆上马背,在夜色中继续赶路了。

  越走温度越低,我知道这是上了高山,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也不知是什么时辰,匪徒们大声呼喊起来,前方也有人大声呼应,我心里一抖:我们被掳入匪巢了。

  有人把我从马背上解下来,抬着我走了很长一段路,然后给扔在了地上。接着,我听到了另外4声闷响。

  一个低沉的声音问:“老三,这20多天没跑蹲,有货呀!”

  在路上听到过的一个声音回答道:“爹,真憋死我了,在共军窝里蹲了十多天,到底叫我们捞上一票,货色不错。”

  那低沉的声音命令道:“哦,打开看看!”

  有人解开了麻袋,四只大手抓住我,把我拖出了麻袋。

  绳子还没解开,一只粗糙的大手摸着我裸露在外面的臂膀和大腿道:“嘿,又白又嫩!”忽然他好像被别的东西吸引过去了,嘴里念叨着:“这还有个光着的!”

  这时有人扯掉了罩住我的眼睛的黑布,昏暗的光线下我看清是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里,我们五个人一字排开摆在地上,麻袋都已撤去,但绳子都还没有解开。四周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匪徒,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我们每人身边都站着三、四个光着上身的大汉,一个50来岁壮实精悍、面容凶恶的汉子背着手正向中间一个被五花大绑、露着雪白的脊背的姑娘踱去。

  我心中一惊:那是小吴!

  那汉子指着小吴命令道:“解开看看!”旁边的两个大汉三下五除二接开了外圈的绳索,将小吴的身子展开架了起来。

  那汉子看见坦露在他面前的雪白但只是微微隆起的胸脯似乎有些意外,再看一眼小吴充满女性妩媚的大眼睛和齐耳短发,略一思索一把拉开她的裤衩将手伸进她两腿之间。小吴拚命扭动着身子,那汉子只摸了一把就把手抽了出来,哈哈一笑:“原来是个雏儿。”

  他一扭脸又看见了已被解开绳索拖起来的施婕,走过去很感兴趣地按住她的胸脯、拉起她的乳罩:“这还是个洋学生呢!好,好!”

  这时正好两个匪徒把我架起来,他看见走过来,两只恶狼一样的眼睛定定地盯着我的脸,竟半天没有说话。

  我像被针刺了一样扭过脸去躲开他的目光,他伸出一只粗糙有力的大手捏住我的下巴把我的脸扭了回来,看了半天忽然说:“娘的,这么漂亮的妞我还从来没见过。”说完,另一只大手在我胸脯上摸了一把,满意地说:“奶子也够大,真是上等货!”

  那个被叫作老三的人这时把林洁拖了过来说:“爹,你看这个也不赖!”

  我知道,林洁的美貌比我丝毫也不差,只是她更文静、秀气。果然那老家伙捏着林洁的下巴看的眉开眼笑,连连称赞:“老三,你这下中了大宝了,这几个妞够我们开窑子的了!”说完他问:“还有一个呢?”

  两个匪徒将五人中衣服穿的最整齐的肖大姐推了过来。我完全可以想像大姐这两天的痛苦,像我们这样还不到20岁的姑娘,被土匪这样折腾下来浑身还像散了架一样,大姐不仅比我们大好几岁,而且有几个月的身孕,被匪徒们捆得像包裹一样赶两天的山路,真无法想像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架着大姐的一个匪徒献媚地对那老家伙说:“七爷,这娘们肚子里有货。”

  被叫作七爷的匪首一听满有兴致的说:“哦,又一个大肚子,共军人丁兴旺啊”话没说完,他的眼睛盯着大姐的脸不动了。

  正在这时,忽听有人高声叫着:“恭喜司令,大喜啊!”

  随这话音闯进一个穿国民党上校军服的身材矮胖的家伙,旁边的匪徒都恭恭敬敬地称他参谋长,他扫一眼我们这几个衣衫不整的女兵,朝那匪首拱拱手道:“司令今天大有斩获呀”

  他发现那匪首还在盯着肖大姐,小眼一眨,示意一个喽罗解开大姐嘴上的绳子,掏出嘴里塞的破布,不怀好意地问:“你是哪部份的?叫什么名字?”我心里一沉,这伙土匪看来是国民党养的恶狗。

  大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脸上毫无表情。

  那匪首这时牙一咬道:“我倒要看看你是谁!”说着一挥手吩咐道:“给我扒了!”

  四、五个匪徒一涌而上,把大姐按在地上。我们几个一听急的在匪徒手里拚命扭动着身体,涨红了脸,但嘴被堵着只能发出“呜呜”的闷声。

  那匪首见状狂笑:“哈,我就爱听小妞叫唤,给她们都打开!”几个匪徒上来把我们嘴里的破布都拉了出来。

  我第一个被松开嘴,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也顾不上嘴巴又酸又痛,冲着那群野兽大叫:“你们放开肖大姐,她是孕妇!”

  这时另外三个姑娘也都叫了起来,但这群匪徒好像什么也没听见,继续在大姐身上忙着。大姐被脸朝下按在地上,手脚都已被解开了,我看见抓着他的三个土匪使劲把她往下按,真替她那凸起的肚子担心。

  他们抓住大姐被解开的双手将她翻过来脸朝上,一个大汉深手抓住大姐的领口就向两边扯,我们不约而同地大叫:“住手!”

  那匪首转身看看我们,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对那大汉吩咐道:“大虎,把她拉过来。”

  几个匪徒一听马上抓住大姐的手臂把她拖起来,架到匪首面前,大姐挣了几下也没能挣脱那几只粗壮的大手。

  那匪首托住大姐的脸问:“你姓肖?”大姐连眼都没眨一下,我心里却是一惊,是我暴露了大姐的姓,我真是该死!

  匪首开始解大姐的衣扣,大姐仍是一动不动。大姐军装的扣子全被解开了,怀敞开着,那匪参谋长从她身后抓住两边的衣襟往后一拉,衣服被扒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白色的背心和丰润的双臂。大姐的胸脯很丰满,背心被高高地顶起,胸前还隐约能看到两个圆圆的鼓包。

  匪首已开始解大姐的腰带,我们急得都要哭出声了,可大姐既不挣也不躲,一声也不吭。我忽然明白了,落在这群匪徒手里,没有任何侥幸可言,大姐是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灭顶之灾。

  匪首右手一挥,大姐的腰带被抽了出来,军裤顺着身子滑下来,滚圆的肚子和草绿色的内裤露出一半。匪首朝墙根一努嘴,两个匪徒架着大姐就往墙根拖,匪首一脚踩住大姐的裤脚,军裤留在了地上,大姐的下身也只剩一条内裤了。

  墙根的岩壁上一人多高的地方钉着一排粗大的铁环,一个匪徒把一根粗绳索搭在中间的一个铁环上,匪参谋长拿出一副手铐铐住大姐的双手,然后用搭下来的绳头栓住手铐,两个匪徒拉动绳索,大姐的双臂被拉过头顶拉直。匪首打着手势让他们继续,绳索越拉越紧,大姐被迫靠住岩壁,挺直身子,直到她不得不踮起脚尖,匪徒们才停了下来,固定住绳索。

  匪参谋长先上前抚摸着大姐的脸问:“这回该说了吧!你叫肖什么?”

  大姐一扭脸躲开他的脏手,一声不吭。那禽兽抓住大姐的背心猛地一拉,只听“嘶拉”一声脆响,背心被扯成两片,脱落到地上。大姐雪白的身子和丰满的乳房全暴露在众人面前,四周的匪徒都看呆了。

  大姐的乳房长得非常漂亮,尽管她已怀孕了5个多月,但她的乳房仍结实坚挺,呈梨形,丝毫没有下坠,粉红色的乳头骄傲地向上翘着。匪首过去,一只粗黑的大手摩挲着那对嫩白的乳峰,我看见大姐闭上了眼睛。

  他另一只大手在下面抚摸着露出一半的滚圆的肚皮,然后抓住她的裤腰问:“怎么,还不想说?”见大姐不答话,那手向下一拉,草绿色的内裤顺着大姐光滑的大腿滑落到地上众匪徒都不由的后退了几步,一幅惊心动魄的凄美画面出现在众人眼前:

  在黝黑的岩壁上,直挺挺地挂着一个曲线优美的雪白胴体,丰满的乳峰因手臂高吊而显得分外高耸;圆滚滚的肚子不但没有使腰身的曲线变得臃肿,反而增加了线条的凄美;微微踮起的脚尖使笔直的大腿显得更加修长,大腿尽头是神秘的三角区和油黑茂密的芳草地;最摄人心魄的还是齐耳秀发下那张秀美而坚毅的脸。

  围在近前的一大群凶神恶煞般的男人像被摄住了一样,半天没有动静。

  良久,那匪首才跨步上前,捏住大姐的一个粉嫩的奶头用力地搓着,问道:“你还不说?”

  没有回答。

  匪首吩咐道:“把她的衣服拿来!”

  有人递过还带着肖大姐体温的军装,匪首一手继续揉搓着两指间的奶头,另一手指着军装上的胸章说:“把这玩艺给我弄下来!”我看到大姐双手高吊的赤裸身子微微一动:这家伙对我军的情况很了解。

  果然,他拿着从军装上扯下来的胸章,翻过来念着:“47军文工团,肖碧影。”他加大力搓着已变得通红的乳头,得意地说:“你看,你不说,我也能知道。”

  匪参谋长挤上前来,贪婪地看了眼大姐的裸体说:“47军文工团的,难怪这么狐媚。共军共妻,文工团的娘们都是公用的。”接着他恬不知耻地摸着大姐滚圆的肚子阴损地问:“这肚子里的小杂种是哪个男人的种,你自己也弄不清楚吧?”四周的匪徒哄地笑起来。

  听到这家伙如此侮辱肖大姐和文工团,我的肺都要气炸了,可我发现大姐仍非常平静,不动也不吭。我忽然想到:大姐宁肯付出自己被剥光身子吊起来的代价,要保护的绝不是她自己的名字,她是在暗示我们什么更重要的东西。

  一个念头闯入我的脑海:林洁!她是有名的活密码本,要被敌人认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大姐是在告诉我们,就是牺牲身体,也要保护党的机密。

  几个匪徒开始围上去对肖大姐动手动脚,匪首却转过身来托住眼圈红红的吴文婷的下巴问:“你叫什么?”

  小吴显然受了肖大姐的感泄,匪首连问了几句都没有答覆,他手一挥:“也给我挂上去!”

  两个匪徒架起小吴纤细的身体拖到墙根,把她捆在身后的双手解开再在前面用生牛皮绳捆紧,然后把她上身赤裸的身体吊在了肖大姐旁边。

  匪首挨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