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0部分

君临天下-第10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动作之迅敏、身手之利落,直如天降天兵!而且纵使染血甚多,一挥之后,无尘剑却仍是又复光洁,有如弃尘于地一般,鲜血总是被剑锋摒除。
赵灵儿元气未复,阿奴在侧持刀护行,前头有李逍遥杀开血路,阿奴实也不必如何动刀。如此且战且走,从大理城门到女娲神殿的路却也算不得短,路上总是黑苗族人多过白苗族人,阿奴几番看到自己族人被围攻、命在旦夕之时,都欲上前助阵,赵灵儿却也是一直拦着她道:「以战止战不是办法,黑苗族既全力一搏,除非你把他们的士兵尽数杀了,否则这一战不会停息。溯本追源起来,还是为水而打仗
,只要你带我到神殿去,我一定会让这些人不战自退。」
将近神殿之时,阿奴终于看到族人被围攻残杀的情景,那血肉横飞、骨碎支离的画面,正上演在自己许多熟识的朋友身上,跨步欲出之时,又是赵灵儿挡在前面。阿奴抬头,已是泪水盈眶,颤声问赵灵儿道:「你。。。。。。你要祈雨吗?!」明显已是怒极、哀极而问,赵灵儿一怔,煞时却是无言以对。李逍遥亦听闻此言,三人便呆在于战场中,但也无人敢染指他们。。。。。。
过了一会子,赵灵儿才摇摇头道:「这是我的使命,但我没有信心能办的到。。。。。。」阿奴听了,拭去眼中泪水,道:「没关系,我们白苗族相信女娲神,你就是女娲,所以我会相信你。灵儿姐姐。。。。。。你。。。。。。不管怎么说,现在都得靠你了。。。。。。」说到此处,方才拭去的泪珠却已滚滚而下,再也忍无可忍,索性便靠在赵灵儿胸前大哭起来。赵灵儿任凭阿奴哭着,略略咬着下唇,以眼神向李逍遥示意。李逍遥点头,心里想着一句极重要的口诀:「为心为剑、心剑不分、以心御剑、心剑合一!」手中无尘剑一扬,剎时便有如万剑攒刺、自天而降,三人身旁许多欲上而不敢上的黑苗士兵,皆化为具具尸身!一招过后,李逍遥大喝一句:「闪开!」回剑在手,这一声戟指喝骂,只吓得没被『万剑诀』所诛的士兵作鸟兽散,逃命犹自不及。。。。。。更有许多人当场腿软瘫痪、失禁。。。。。。
清了眼前道路,阿奴也止了泪水,呜呜咽咽的道:「走。。。。。。走吧,灵儿姐姐。。。。。。巫后娘娘的遗像。。。。。。就在前头了。。。。。。」赵灵儿深吸口气,点了点头,将冥蛇杖交还阿奴,跟在她后头走着。李逍遥仗剑殿后,黑苗士兵见了他,哪还敢上前拦阻?
到了神殿前,此处却聚集了许多白苗士兵。原来盖罗娇见这次被黑苗族突袭得逞,节节败退之余,只得求守住神殿为先,便下令城内外的士兵撒退,以保留大部份精锐死守神殿,连同白苗族长、各部长老等,也都在神殿内避难。
众人见了阿奴和李逍遥,自然都让路放行。盖罗娇见了他二人尚带着一名年轻女子,便迎了上去,道:「阿奴你跑哪儿去啦?这位是?」她一眼便见赵灵儿眼露蓝光,又感到灵气浩然,便晓得她定非泛泛之辈。虽然之前曾奉命寻找她,但是唯一见着面的时间,也只有在赵灵儿被独孤剑圣捉出轿的一小段时间,更何况当时她身受重伤,哪有余裕辨清相貌?
李逍遥道:「盖将军,她叫赵灵儿,是我的妻子、也是巫后娘娘亲生女儿,这一代的女娲族裔。。。。。。」「女娲族裔?!」盖罗娇心中一震,仔细一看,赵灵儿与巫后相貌如出一辙,况且她体内蕴含的强大灵力外泄,自己都感觉得到,实在是无法不信,便向阿奴道:「那。。。。。。阿奴。。。。。。你带赵。。。。。。赵姑娘去找你娘罢,我要留在这儿,分不开身。」阿奴点了点头,携着赵灵儿的手,又向神殿更深处走去。
行了数十丈后,已见着各部长老及许多妇孺,上了几阶石级,白苗族长正跪在巫后神像前祷祝着,阿奴走近前去,轻喊了一声:「娘。。。。。。?」白苗族长一回头,见着阿奴,当真是喜不自胜。城中处处乱兵,身为族长既已无法挽救族人性命,心里自然难过。又不见了唯一的独生女儿,那真如身被万针攒刺一般痛苦,方才祷祝之时,身兼一族之长与母亲二职,对众族人与阿奴的祈求竟是各占其半。
白苗族长将阿奴拥在怀中,一见李逍遥在旁,心里便知是他护送阿奴至此,心中对他好生感激,却不知从何谢起,只得微微颔首致意。又感到身旁灵气迫人,一转眼看到赵灵儿,惊得哑口无言:惊其极似巫后的天人之貌、也惊那难掩锋芒的神气盎然。拍了拍阿奴的肩头,道:「阿奴。。。。。。这位?」「啊!快!」阿奴见了娘亲,却忘了正经事,忙将赵灵儿推到巫后神像前,道:「灵儿姐姐,便是这尊了。。。。。。真的。。。。。。好像。。。。。。」赵灵儿早已凝视着石像良久,阿奴一推,她也走到石像前,缓缓跪了下来。白苗族长在旁看了石像和赵灵儿侧面,也不禁叹道:「真是巫后娘娘的女儿,真是一模一样。」李逍遥走到赵灵儿身后,也跪了下来;阿奴及白苗族长也在一旁跪下,煞时之间,放眼望去,整个神殿中,数百人全都朝着巫后的遗像跪着了。
这是白苗族对女娲的信仰!再怎么大的战火连天,他们都相信女娲,女娲一定会解救他们的! 
第五回 大理祭雨忆圣灵 |5|6| 
「娘。。。。。。女儿来看您了。。。。。。」虽然十年未见、天人永隔,但体内的血是一般的、背负的使命是一般的,赵灵儿根本不须考虑、不须多加确认,便能肯定眼前的石像,就是自己的娘亲~李逍遥口中那位,早在十年前便与水魔兽同归于尽的娘亲。
赵灵儿话才说完,一尊原本该说是『平平无奇』的石像,竟然便发出微弱的蓝光,映在赵灵儿眼中。。。。。。不,该说是全族人眼中,那尊石像变了,变成一位身披红袍,手持蛇头杖的美貌妇人。一旁的李逍遥不禁轻轻惊呼一声:「巫后娘娘!」
蓝光中的妇人似通灵一般,对着李逍遥微微一笑,似是嘉许他达成『十年前』自己的无理要求,跟着便向赵灵儿道:「灵儿。。。。。。我的孩子。。。。。。你能回到这苗疆来,真是辛苦你了。女娲族代代一脉,现在这个责任,便要落到你身上了。」「可是。。。。。。娘。。。。。。」赵灵儿千里跋涉,几度性命不保,终于见到自己的娘亲,泪水几欲落下,纵然为妖为神,心里对亲情、爱情的观念,并与一般常人无异。直到了白苗族内,她明白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她没有流泪的权利。但是诚如方才对阿奴所说的一样,她对着自己的娘亲,丝毫不必隐瞒心中的不安,直接说道:「我真的。。。。。。我真的办不到。。。。。。我没有办法像您一样。。。。。。」
巫后笑了,笑得很甜、很和霭,一点都不像一个已死的人,她对赵灵儿道:「你不是已有体悟了吗?你办得到的,你体内有着我们女娲一族的血,祂会告诉你该怎么做。你的压力也不必自己承受,你有一个爱你的丈夫,我相信他,他将会帮助你,这个责任,也是你不得不受的。」赵灵儿低下了头,微微回首,但见李逍遥志定神坚,似乎也是对自己有着无比的信心。只听巫后又道:「傻孩子,你要和娘一样相信他,也要相信自己,我已经死了,帮不了你什么,这些东西留给你罢,它们会对你有所帮助的。李少侠。。。。。。」突来的一声呼唤,李逍遥已明白了巫后的意思,将自己的左手握紧了腰间无尘剑柄,对巫后点了点头。巫后微微一笑,然后,消失。
赵灵儿一惊,扑上前去,心志如决堤之洪、一发不可收拾,抱着巫后石像啕嚎大哭起来。虽然那石像对大理人而言,是根本碰不得的珍宝,却也理所当然的没有人阻止她,阿奴走到自己娘亲的身旁,又复像个孩子般的,紧靠在她的怀中。殿中大多数人的家眷或是十年前在南绍被害、或是在现下的恶战之中丧生,想起自己永别的亲人,个个潸然落泪。李逍遥走上前去,坐在石像台子上、赵灵儿的身旁,他很安静,因为他知道这趟旅途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要做的事,不必再多言,灵儿心里是晓得的。一路上她已承受太多的苦,要发泄一下,也是好的。
整个神殿似乎已听不到城内的喧哗嚣张。所有白苗族人,不论苗人汉人,心里明白,女娲已来了,战争必将终止;李逍遥与赵灵儿,也知道自己已经得到的使命。赵灵儿哭累了、哭倦了,她渐渐止了泪水,她要接下娘亲的未竟之志,眼角向旁一瞥,看到了一把蛇杖,好端端地插在巫后石像旁;一件红色的披风放在其下,成了个圈,围住了蛇杖;还有一颗蓝色的珠子,大小正好掌可盈握。虽然巫后并没有说这些东西是何用途,但也诚如其言,女娲的血告诉了赵灵儿,凭着一种直觉,她已晓得此三物存在的价值。
阿奴回头一看,也不知何时多出了这三样东西,她拿起那件红披风,将它披在赵灵儿身后。李逍遥也拔出蛇杖、拾起灵珠,一并交到了赵灵儿手中。赵灵儿任着阿奴替自己上披风,接过了蛇杖及灵珠,只略看一眼,便将珠子放进了杖头张开的蛇口之中。那蛇口原本略大于灵珠,一放进去若置之不理,非掉下来不可,但那蛇一感应灵珠入口之后,登时眼中精光大盛、轻轻合起了口,自动衔紧了灵珠,一柄平凡的木雕蛇杖、一尾平凡的木蛇,却已成为圣姑口中,五大神器之首的『天蛇杖』!唯有女娲才能使用的绝世魔杖!便是阿奴所配,自试炼窟底得到的千年鬼物﹄冥蛇杖』,相较之下也已是黯然失色。
灵珠没有自蛇口中掉落,却有另一样东西掉了下来:阿奴系好了披风带子、李逍遥交递了蛇杖灵珠,转眼之间,赵灵儿头发散落,却是那两条发带掉了下来。赵灵儿伸手将乌丝拨于身后,长已过腰、直顺柔软,有如自她头顶瀑流而下一般。赵灵儿缓缓开了口,道:「走吧~到祭坛去,我要像我娘一样祭天求雨,就不必再为了水而打仗了。」径自走了。对这她根本没来过的大理神殿,她却是了如指掌一般,下了石级之后,直朝祭坛方向走去。阿奴见赵灵儿走了,回头一看白苗族长,白苗族长明白阿奴意思,点了点头。阿奴嫣然一笑,举步欲出之际,却见李逍遥仍是呆立原地,一拉他手,道:「逍遥哥?走啊~我们也到祭坛去吧,你发什么呆啊?」李逍遥回神,道:「喔。。。。。。喔,好,走吧。。。。。。」和阿奴尾随赵灵儿身后而去。白苗族众族人目送着他三人身影,消失于往祭坛的小路上。李逍遥一路愣愣的望着赵灵儿的背影,短短数十丈的路却犹如比从余杭一路奔波来到云南更远,心中一股不安油然而生。。。。。。
任凭李逍遥心中再多疑虑,短短一条路仍是到了尽头。祭坛台上空无一物,石阶旁立着一块石碑,碑上刻着一些苗族文字,用红色的墨水在碑上描过了一次,看起来相当清晰。赵灵儿六岁便离开了南绍,姜姥姥和灵月宫主又没教她苗文,是以她对苗文所习不多;李逍遥自然更是大字也不识得一个。赵灵儿知道这些文字对开坛祭雨必有重大用处,拉着阿奴的手,走到石碑前,道:「阿奴,我们不识得苗文,烦你念一次给我听听好么?」阿奴点头,看着碑文,开口念道:「蛇纹之姬,圣灵之身,西疆斩风魔、东海杀雷神、南山收土妖、北荒伏火怪,终以平水患,而大地重生。。。。。。」
赵灵儿默颂了一次,一眼瞥见石碑上一个小孔,也不多说,便将天蛇杖一插入土,蛇头正好贴近小孔,杖上天蛇径自张口一吐,圣灵珠便滴溜溜的滚进孔中,几乎正好塞满,以人力再难取出。转头一看,祭坛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五根短短的石柱,高也不过三尺。赵灵儿步上石级,对着随后跟来的李奴二人摇一摇手,示意两人且莫上了祭坛。她是女娲族裔,她的意思对阿奴便是神祇的意思,自然唯命是从,李逍遥自也不多询问,与阿奴静立于坛台一旁。
赵灵儿自怀中取出土雷风火水五珠,依着碑文所示,将五灵珠各依顺序方位,置于石柱上端的小孔之中。只见一珠置下,石柱便隐隐发光:土褐、雷黄、风绿、火红,最后一颗水灵珠放下,更是蓝光大盛,布满整个祭坛。李奴二人在台下,已看不见赵灵儿身影,也不知赵灵儿作了些什么,但见五光直射上天,没入层云之中。
大理城中的黑苗士卒、神殿里的白苗族人,自然都看见了这奇景,一时呆得说不出话来。几个比较年长的部落长老,早先看过巫后当年祈雨,正是与此时景象一模一样,已然五体投地,盈盈拜将下去。这些个长老都是极有声望之人,他们一跪,其余族人自然也都对着光柱各行大礼。
过不多时,只听得淅沥沥几声连响,众人觉得身上似有水滴,不约而同的抬头望天,但见天空乌云密布,竟是下起了毛毛细雨!云南十年干旱,此雨一下,殿内殿外、不分黑苗白苗、妇孺士卒,齐声叫道:「女娲娘娘显灵啦!」这一叫下去,白苗族原本信俸女娲,此时全族人忽觉四肢百骸俱生了无穷力气,真如女娲降灵一般。黑苗族人却是大惊失色、只觉得眼前与自己对敌的人似乎一时强大勇敢了数倍,不禁气为之沮。盖罗娇自然知道机不可失,见族民们已是同仇敌慨、更兼得气势{炫}高{书}涨{网},随即一声令下,神殿中余下的千余士兵冲杀出去,真是锐不可当。一盛一衰之下,黑苗族人发一声喊,各各四散逃命去了。原本此战黑苗倾巢而出,欲一举而下大理,精神领袖拜月杨教主亲自带兵出征,见大势已定,大理城已是囊中之物,料想神殿也是不日可下,哪知此时天降神迹,竟然下起雨来!见得麾下士兵逃窜无章,连声喊道:「不许逃!统统给我回来!」更立杀数人,以为警止,但士卒们心中恐惧,眼前白苗族人更持戟迫近,哪有人理会他一点儿?只求逃命要紧!杨教主喊了几声,不见功效,眼前雨势却更加大了,也是无可奈何,怒喝一声:「他妈的女娲!有一天我要你们灭种!」飘然而去。
不只大理城中,整个云南都下起了雨。此雨果真神力,才只降下不到一个时辰,已见竭河之中,流水潺潺、蓑草枯木,绿意盎然、积尘屋舍,一洗如新,只喜得众人欢欣鼓舞,浑忘了适才恶战。
祭坛之上,光柱射出约莫一刻钟时间,终于光芒渐退。阿奴久未见雨,自也是喜不自胜,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