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03部分

君临天下-第103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叫什么?
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
巴奇的每个行动都叫赵明、赵育难以应对,不过一愣,他竟已逼进眼前!
巴奇有万夫不当之勇,但他的轻身功夫未有盛名,如今何来如斯疾速?
喀鲁秘药『断光』!
服食之后,能让光线在欺近自己身体后速度减慢,造成敌人视觉上的误差!
嘉陵会战之时,陆敬风与吴仲恭便是以此药驱八千将士包围君聆诗、诸葛静及徐乞、兼以歼灭群丐!
『断光』的药效是身周三丈,如果与敌人接近三丈之内,由于敌人亦已进入药效范围之内,便没有了影响。
但,三丈,已足以让巴奇轻而易举的取人性命。
巴炫!饶勇也!
赵明未及提剑相迎,赵育当先出手,不过两招来去,筋折骨断!
一军之将,命如风中残烛!
赵明既惊且怒,没来得及注意到前头的人阵已被后来赶上的南绍将兵淹没,已自晃剑攻向巴奇。
背后声势不断,如大后助。但巴奇先声夺人,赵明气势已弱,巴奇不过倭刀两摇,赵明亦复身首异处!
他身后军士摆出的锋箭阵,还没来得及发动。
巴奇收刀,冷笑。
喀鲁的秘药,加上他巴奇的勇猛果敢,歼军中将,尔尔!

雷乌昂然立马,赵瑜远远相对。
雷乌带着一柄大砍刀,腰间系剑;赵瑜仍是一柄宽刃剑,亦配家传名剑『镇锦屏』!
剑名如是、剑法如是!
九华剑法与椎心剑如是,相依相成,得剑使法,威力倍增。
忽然,雷乌下了马,一个人走近赵瑜。
赵瑜见状,也下马,走近雷乌。
两人愈行愈进,约十余丈、约五丈、约丈余、约十尺。。。。。。
两人竟行至触手可及的距离。
「大当家,今日阵前,得大当家肯舍脸相陪,万幸!」雷乌首先发话。
赵瑜微一颔首,道:「副教主,彼此彼此。」
雷乌跟着摸出一张纸条,递给了赵瑜,道:「大当家不妨过目。」
赵瑜也不疑心,接过一阅。
阅毕,脸色不禁大变。
那张纸条,上头的字无比清晰,写着:『此战筹谋者乃君聆诗无忧。』
雷乌道:「这是我和阿沁、喀鲁、巴奇的决议,要将这件事让锦官军兵知道,昨儿夜里原本应该是投书的时候,但愚下临时决定不公布于大当家的部队。」
赵瑜道:「是吗?那你有什么打算?」心中却想道:「原来如此。。。。。。莫怪乎四弟、五弟、六弟都没有领军回师了。。。。。。」
雷乌一手指着自己的部队、一手指着赵瑜的铁骑,道:「愚下不想用到。」
赵瑜不禁一怔~素闻雷乌为求胜利不择手段,如今倒有点大相径庭了。
雷乌却道:「大当家一定是怀疑,愚下在你锦官军中的传闻本来是『不择手段』一词可以喻之,如今倒又不似,是吗?」
对方如此坦诚,赵瑜也不隐晦,当下点了点头。
雷乌道:「其实,你们的传闻没有错,愚下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但~那只是因为『我想那么做』罢了。今儿,难得与大当家相见,愚下想与大当家一对一的比试,为了避免遭受干扰,才出此下策,希望大当家成全。」说着,竟对赵瑜抱拳行一施礼。
赵瑜略一踌躇,终于应好。
虽然自己的军队人数比对方多了一倍以上,而且赵瑜对自己带兵的能力相当自负,但雷乌也不是好欺负的。
如果以武艺为胜负,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赵瑜,还有锦官军赵家的绝艺~『镇锦屏』!
单挑!

获得赵瑜首肯之后,雷乌转回阵内,卸下铠甲、留下大砍刀,只着粗布衣与持一柄长剑独赴阵前。
赵瑜见状,也弃宽刃剑于地,除去头盔,将一身重铠尽皆褪去,与雷乌的服饰、武器几无二致。
雷乌见赵瑜身上惟余一柄长剑,问道:「大当家,那柄长剑是否『镇锦屏』?」
赵瑜应是。雷乌将自己的剑连鞘一晃,道:「我云南有五大神器,分别是女娲神杖天蛇、拜月镇教魔刀巫月、识主天剑无尘、鬼杖冥蛇与妖刀玄冥。其中天蛇杖惟女娲能持、巫月神刀乃拜月教主独有、无尘剑孤主逍遥剑仙,而冥蛇杖与玄冥宝刀非吾所喜,于是愚下另觅一把名剑,以待今日与大当家一战使用。」
「愿闻其名。」赵瑜道。
雷乌道:「此剑名曰『云逝梦渺』,来自鄱阳,当地诸大剑派为了打败两湖的『云梦剑派』,特地觅了大江南北精钢钛钨所铸。虽然使剑人碌碌,仍不敌云梦剑派,但此剑诚属上等名器,愚下因缘得之。以此剑应之大当家八招五十三式的锦官绝剑『镇锦屏』,尚称不没。」
「是吗?那很好。」赵瑜拔剑,摆起架式。
『镇锦屏』。一把没有来历的名剑,甫一出鞘,素来多云雾的蜀地,竟露出一丝阳光直映剑身。
亮晃晃的剑刃上,微微透出锦屏山的绿意生气。
雷乌一笑,亦抽出他的『云逝梦渺』。
云逝矣!阳光普照大地!
赵瑜出招!『镇锦屏』第一招,定国安邦!
直刺对方身上八处,分别是额、双肩、双肘、胸口、双膝!
丁叔至便是伤在此招之下!
来势又捷又猛,果然是蜀中第一剑!
雷乌饶是自负,肯敢大意?一侧身先令左侧三剑势空,右手一剑亦使出云梦剑派之『湖海浩瀚』相迎!
一阵金铁相碰之声已矣,以六对五,雷乌反守为攻,倒刺出一剑直对赵瑜咽喉!
赵瑜不待回气,见对方已出剑倒攻,再疾使一招『道险路长』!
又是八式!直攻对方咽喉以下、下腹以上八大要处,急取对方胸臆!
『波涛汹涌』!雷乌相势以应,再出四式,胸前一挽剑花,挡下当先六剑,又一剑相迎,多两剑直刺赵瑜人中、膻中两大要穴!

赵瑜进退有据、招招扎实;雷乌攻守得当、以招应招。一晃眼间,赵瑜八招五十三式的镇锦屏,已用去了『定国安邦』、『道险路长』、『六龙回日』、『横绝峨嵋』、『枯松倒挂』、『剑阁峥嵘』、『地崩山摧』等七招四十一式。
这边,巴奇也已奋力使尽云梦剑派绝技『湖海浩瀚』、『波涛汹涌』、『抽刀断水』、『迢迢青天』、『长风万里』、『余响入钟』、『湘岳云雨』等招,总是与赵瑜招招对应,一攻一守,分毫无差!
一阵对招已过,赵瑜与雷乌各自持剑后撤五尺。
赵瑜呼呼喘了两口气,终于双手持剑。
雷乌见状一笑,道:「最后一招了。大当家,咱们平分秋色,接下来这一招便要定下生死。」
赵瑜不语,一派的扑克脸。
雷乌深吸口气,调齐内息,提剑前行。
『镇锦屏』最后一招,足有一十二式!
『蜀道难』!

。。。。。。。。。。。。。。。。。。。。。。。。。。。。。。。。。。。。
为什么流泪?
因为,自诩看破,心里还是萦怀。
只要自己一现身,一切都可以获得解决,可是不愿意。
他会接受现在自己这样子吗?
不,不会的,任何人都不可能会的。
而且,自己是祸乱的根源,如果一开始就没有自己,很多事都不会发生。
「不,除非你都不要,否则一切都会持续下去。」
「啊?!」
「有幸福就有烦恼,如果放不下,就会持续。除非,除非你把两样都放下。但是我很明白,你做不到。现在也是一样,你不出现,但你做不到。」
「假的。。。。。。我觉得世上一切都是假的。。。。。。」
「我否定这句话,至少承诺是真的。」
「承诺?」
「对,我的承诺是真的。如果承诺不可靠,我们岂还有机会相见?还有机会拥抱?现在,是你不肯,而不是我失信!」
「我。。。。。。是我吗?」
「是你!只要你相信我!」
「我。。。。。。可是,如果我一出现,事情又要持续下去。」
「就算你不出现还是一样。。。。。。那是因为你放不下。」
「我放不下。。。。。。是啊,我是放不下。」
「比起来,或许我自私一点,和你比起来,一切都不重要,只要有你,我不会在意前途有多艰桀!」
「那。。。。。。你还是忘了我吧。。。。。。忘了我,重新去过安静的生活,不是很好?」
「好?哈哈~~的确是不错,但你疏忽了一件事!」
「我疏忽?」
「对,一件事!忘记你,我做不到!!你只给我一句抱歉、一句再见,太潦草了!我不要,我做不到!不可能忘记你!」
「我。。。。。。我不想再拖累你。。。。。。」
「哈~哪儿来的话?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孤苦伶仃!」
「啊。。。。。。」
「如果,如果真的两难,我再给你一个承诺。。。。。。」
「。。。。。。。。。。。。」
「如果爱是痛苦的泥沼,我就带着你一起逃!但不可以是我一个人,我们要一起!只有一个人,我宁可深陷!」 
第四十四回 隐意喻闲话龙井 |5|6| 
龙文急急自东门冲进了锦官城,眼见一片安和乐利的景象,满不像正在作战的城池,自吁了一口长气~君聆诗那小子没有骗他,雷乌真的不攻城、锦官军也没有采取『坚壁清野』的策略,他们还是让城中的人民安稳的生活,以不危害百姓的安全为原则,用最快的速度结束这场战争。
他朝城北狂奔着~那儿,有他素闻盛名的两间大妓院:『迎春院』和『满堂红』!
他为了谢祯翎,在江州和欺风孤叟卯上,足足花了六年有余的时间,结果他还是失败了~败在五个不速之客手上。严格来说,是败在酒剑仙一人手上。但若非那三个娘儿们和江闵岫这混小子,酒剑仙何必来管他们的闲事?说是输给五个人也不为过。
现在,江州的一切都成为过去式了,虽然他很舍不得,但他是一个会向前看的人,眼前有什么就先取什么,不必一直介怀于过去。以前的目标,有机会再说,何须急于一时?
这迎春院与满堂红,号称锦官城最大的两间妓院,几也可算是整个巴蜀最大的,再加上中原烽火连天,江南安稳之地就属巴蜀最为富饶,这两间妓院如今要是排起天下名次,双双列于前十也不为过!如此一个有趣的地方,怎叫龙文按捺得住性子?
既然城民无恙,想来他该是可以一偿宿愿了吧?南绍军和赵朝的胜负如何,他龙老兄可是一点也不在乎的!
进城之前要赶路,进城之后就不必了~既然亲眼证实了城中的安定,他放慢了脚步,缓缓踱向迎春院与满堂红去。
看起来很有风度、很潇洒、很有男人味,但这一切在下一刻就全都消失了。
龙文傻在迎春院与满堂红对街的路上。
左看看、右看看,左边是迎春院、右边是满堂红,都具有一定的规模是没错,但为什么那么安静?安静到连一个接客的娼儿龟公都没有?难道是时候太早了吗?不对呀!申时早就到了,天色也已暗了一半,以他的经验来说,妓院早该开门接客了!
到底怎么回事?
龙文决定采取行动,他已经等不住了!
首先是右首的迎春院,他轻轻拉开大门,大厅中一片静谧。
龙文很快的审视过这屋子的格局,并以他丰富的经验臆测出姑娘们的宿房何在,随即发步奔去。
入到后堂,打开第一间房的房门,他看到一个沈睡中的妓女。
颜色还不错,姿态也很撩人,连自己睡觉都会这样,龙文很清楚他一定是接客率非常高的妓女。
他悄悄地接近那妓女,伸手一摸她的脸蛋。
一触而已,他打了个冷颤,收手!
这妓女的身子怎么那么冰冷?她分明已成了一具尸体!
龙文心觉不妙,走了第二间房依旧如是,他便已有了计较。
这迎春院里的人,全都被毒死了!
是谁呢?他几乎可以猜想得到。
很快的离开了迎春院,他回到大街,一脚踹开了满堂红的大门,再次审视此间,藉以判断他应该到哪儿去找人。
极左的角落有一幕很大的屏风,他一扬双眉,随即赶了过去。
屏风后是一道楼梯,又窄又长,只能容一人通过,并且绕有几折。。。。。。直觉判断,是阁楼。
他很快的冲上去。传闻中满堂红有一位卖艺不卖身、一手七弦堪称天籁之音的姑娘寄身于此,这处阁楼,必然便是她的房间。
挺高的,这是三楼罢?阁楼只开了一扇小窗子,摆设得非常雅洁,一张长几放着七弦琴、一张床、一盆谢了的蒲公英、一个柜子,应该是用来放衣裳的,此外便是四壁萧条。
窗外正对着一间破烂的房子,门板腐朽得非常严重、丈许见方的庭院中只有一颗将要枯死的桑树,看起来不像有住人。
但这些不重要,龙文只注意到长几上,一位姑娘伏在琴上睡着。
几缕乌丝微微遮掩住她的容颜,但龙文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她是个什么模样儿。以他的眼光,她的秀美较之谢祯翎,可谓相去无几。
他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沫,走近,伸手。
触手冰冷,她也死了。
龙文收回手,握紧了拳头,心里百感交集。
是愤怒、是痛惜、是哀伤、是激动!
素来爱护女人、疼惜女人的龙文,怎能忍受他人的辣手摧花?
「格老子的。。。。。。王八蛋。。。。。。」龙文咬着牙,几若无声的低咒了一句。

雷乌当先赶到赵府,大剌剌地登堂入室。
大厅中只有一个人,低头坐在左首第一张椅子上。
他身旁的茶几上,放着一个杯子。雷乌走近,将它取起凑在鼻前一嗅,便又放了下来。
但位置不太一样,因为杯下压着三封信笺。
封示分别是『致云南王、拜月副教主』、『予君聆诗无忧』、『语七弟诸葛静』。
雷乌拆开了给自己和教主的那一封,很快的看过一次。
只有寥寥数语而已,他看完之后,又将三封信均放回原位,走到后进。
偌大的庭院中一片宁静,奴仆均已散去。
雷乌轻叹了口气,看来赵涓早就知道自己必败无疑,竟已将家仆遣散了。
看来,他也应该早已料到,第一个进赵府、见到那三封信笺的人,必然是堂堂的南绍拜月教副教主雷乌了。
「何必呢。。。。。。」一边走着,雷乌不自觉喃语了一句。
教主和他都是爱才的,赵涓凭着一张嘴,便说动永安与锦官联合进攻牂牁的能力,他们都很赞赏,如果留下一条命,投降南绍,一定可以受到重用,赵涓却选择服食剧毒无比的孔雀胆自尽,于锦官军与南绍而言,都是损失。
但惋惜是一回事,雷乌很明白为什么赵涓要这么做。
六位兄弟如果只剩自己活在世上,而且还要为敌人效力,独自留守在锦官城中的赵涓决意一死,可谓意料中事。
现在,雷乌只能依赵涓的遗言行事,就算是他对这个赵神算唯一表示敬意的方法了。
雷乌忽地身形一晃,竟是在廊上踏起了七星步。踏毕之后,伸手一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