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05部分

君临天下-第105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婥儿道:「你说这些干嘛?」
徐乞道:「这次,攻打永安的战役,恐怕无忧会亲自上阵。」
段钰璘抬头,双眼一亮,似有所解。
婥儿道:「嘿。。。。。。他要亲手结果了我们吗?」
李忆如带着十二分的不肯定,道:「婥儿,别这么说。。。。。。我想,君聆诗是要我们给他一个。。。。。。退兵的理由。」

正在文贤院殊离房内打坐的南宫寒,缓缓张开了眼睛。
「锦官军。。。。。。」南宫寒喃语道:「时刻将至。」说完,他又闭上了眼。

林月如行到剑阁,乍见满地疮痍。
她皱紧了眉头,依路上所闻,这是喀鲁及其部属所为。
「好。。。。。。残忍啊。。。。。。」林月如声似呜咽、又带着几分愤怒。
在她心里还认为妖怪都是十恶不赦、罪大恶极的少女时期,才会将妖怪斩杀得尸块四落。虽然她曾在李逍遥和赵灵儿面前放言要斩下长贵和银花的一条臂膀以换取他们的自由,但那也只是说说而已,她着实没有这么狠心。
与灵儿接触之后,她感染到那份万物众生皆平等、无论人妖都有生存权利的真义,再加上亲眼见证彩依为了刘晋元的十年阳寿,而不惜牺牲自己的千年道行,『妖怪便该死』的定义,从此在她的生命中消失。
人不见得就比妖怪好,至少灵儿是这样、彩依是这样、傻得可爱、架子超大的天鬼皇和书中仙也是,林月如变得慈悲了,她不曾再随意将妖怪砍成拼图。
这时,她却见到,双方明明无怨无仇,但仍将对方弄到死无全尸的战场。
只是战后而已,却足以教现在的她触目惊心。
而且,残骸中散落着不少人体中的器官,像是肠、心、肝、胃、还有脑浆。
林月如觉得有点恶心,但心中更满溢着的是,对喀鲁这个人的憎恶。
轻叹了口气,林月如略略压抑自己心里的火气,她还有更重要的事得做。
是啊,敕里还在等她呢。

凯特再次前去拜访诸葛静,只是这次的主要目的并不是招募他进大理。
才刚见凯特进到屋中,诸葛静劈头就问:「结果如何?」只略略一顿,又自接腔道:「锦官军败了吗?」
诸葛静已经从凯特的表情看到一股失败的绝望。
凯特收起略感讶异的神情,道:「对,锦官军全面溃灭。你是如何能知道有此一战?」
诸葛静道:「几天前阿奴小姐来过,她说南绍最近太安静了,觉得有点诡异,不知巴奇又在搞什么把戏。我只是告诉她,长期作战之后,无论有再雄厚的国力也得略事喘息的,如此情形十分正常。但现在的情况告诉我们,巴奇的确不在南绍,不是吗?既然他不在,到哪儿去了呢?很简单,一定是出去作战了,而目标,除了锦官和永安绝无其它。。。。。。」
凯特一叹,道:「诸葛兄弟,真的一切在你眼中,都是了如指掌。。。。。。」
诸葛静道:「现在,大理城中一定在考虑要不要出兵南绍,对吧?」
凯特一颔首,道:「但我反对,让他们打消此意了,我觉得巴奇数日内一定会赶回南绍。」
诸葛静一笑,道:「好准的直觉!你知道这一仗是谁计划的吗?」
凯特微有犹疑,温吞地说道:「我想。。。。。。是。。。。。。该是。。。。。。君聆诗,对吗?」
诸葛静神色略黯,轻轻点了点头。
凯特也是满脸惑色,道:「为什么?你不是说他和你在成都的六位兄长感情都很好吗?」
诸葛静略一思索,颓然道:「不,我也不知道。」静是个天才没错,可对方也是一个不输给他的天才,诸葛静无从得知君聆诗的想法,就像君聆诗亦无法了解他一样。
虽然诸葛静的神色里戚惑满溢,但凯特却感觉到一股愤懑正在静的胸中蕴酿着。
「对了,」凯特忽然想到一件事,道:「还有一个很奇怪的事件,我想也该让你知道。」
「说罢。」诸葛静无力地回道。
凯特道:「这次战后,对整个成都城的百姓无所侵扰,但是,有两处地方却被屠戮殆尽,似乎是因为南绍军中有一个大淫虫~江州的龙文,我想依我对敕里的认识,敕里一定很讨厌他,为了不让他得其所欲,便事先将成都城中两间大妓院给杀了个干净。」
诸葛静乍闻此语,不禁一愕。
「你刚刚说。。。。。。两间大妓院?是不是门户隔街相对的满堂红和迎春院?」
凯特道:「我不清楚,只知道那两间妓院是成都城里最大、最出名的。」
诸葛静脸色阴了,呼吸声变得混浊而沉重。
「全。。。。。。你确定那两间妓院里的人全死了?是全部?」诸葛静沈声问道。
凯特为他的反应略略一怔,回道:「就我所知,是全死了。以敕里的个性而言,要嘛就是不做,要嘛便是做得彻底,我想该是无一幸免。」
「是吗。。。。。。是吗。。。。。。怎么死的?」诸葛静深吸了几口气,努力地使自己的情绪平复。
「冰蚀蛊,是喀鲁下的手。」凯特的表情也变得十分严肃,道:「这是一种会在睡梦中冰蚀人体的毒蛊,效用不强,对于时常接触各类毒物的人并没有什么效用,但对于中原人士而言,由于其卵酷似盐巴,味道也十分相近,中原人好食盐,以此毒蛊掺入食物中,常可收灭门的效用。」
诸葛静闭上了眼,半晌之后,才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些消息。」
凯特一叹,道:「诸葛兄弟,节哀。」言罢,自已去了。
他要诸葛静节哀,是为了赵瑜等六兄弟。
诸葛静仍是闭着眼,连目送都没有。

凯特去了好一阵子,谢祯翎、小鬼、圣姑这才携手而回,见了诸葛静呆坐桌旁,小鬼先自上前,扯了扯他的衣袖,唤道:「干爹?这样睡觉会着凉的。」
诸葛静睁眼,只是对着小鬼一笑,摇了摇头,道:「我没睡。」
谢祯翎扶着圣姑一起坐下了,问道:「你怎么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
诸葛静站起身便向外走,道:「没。。。。。。麻烦一下,别来吵我。」
直到见不着诸葛静的身影,圣姑才道:「刚刚凯特来过了。」
谢祯翎疑道:「婆婆,你怎么知道?你看到了吗?」
圣姑一笑,道:「不,我们一直在一起,我怎能看到了?我只是闻到了。」
任凭谢祯翎与小鬼满肚子的惑然不解,圣姑也自熬药去了。

「为什么。。。。。。君无忧,为什么?!」诸葛静狠狠地往鼠儿果树干上打了一拳,却没掉下几颗果实。他的气力着实是不太大。
他咬着牙,心里有不解、有愤恨!
到底是为了什么?筹谋计策,决胜千里真的有那么好玩吗?
不再上战场了!诸葛静是打心底真的不想再上战场了!
但为什么,偏偏在快要将她淡忘的时候,又发生这种事情?
想不通!但这种事本来就不会有确实的答案。
不~骗人的!都是骗人的!根本就不可能将她淡忘!她已是诸葛静生命中的一部份,没有她,就没有今日的诸葛静!
现在想起来,远远在窗外听到她奏出来的琴音,是那么哀戚、那么彷徨,但诸葛静从来没有深究,他懒得去计较,反正他又听不太懂。
懒哪!就是这种个性害了他!累得六位兄长身亡,连她都先走一步了!
真是殃及池鱼!
池鱼?等等。。。。。。诸葛静的心中忽然浮现一个想法。
难道君聆诗是故意从他身旁的人下手,要逼得他重新再恢复一个军师的身份吗?
不无可能!但又不太对,君聆诗不可能知道她的事情。。。。。。为什么会牵连到?
真的只是因为敕里讨厌龙文,所以下令要喀鲁毒死迎春院和满堂红的所有人?如是而已?
敕里做事还真是随兴啊!他为了要保证君聆诗安然无恙,在嘉陵会战时先令万余大军止步,放弃重创六哥弓兵队的绝佳时机;后来又放任前阵军队人数上居于绝对劣势,而用了八千之数的军队来绝阻他们的行动能力以及歼灭丐帮群众。
这是何等危 3ǔωω。cōm险的作法?在诸葛静眼中,这简直是视战争为儿戏!但他却轻松的大获全胜了!
说起来,敕里和南宫寒那老头还真像啊!
如是说来,她的受灾,真的只是因为敕里一时兴起?
「嘿。。。。。。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君聆诗、敕里,你们还真是他妈贼厮鸟直娘贼的忘八啊!」
笑着、笑着,诸葛静,笑出了眼泪。
他没有去拭泪,仍是一直在笑,愈笑,泪就流得更多了。
她没有跟上去、也没有去吵他,她很听话,只是在门旁偷偷的看着而已。
谢祯翎皱紧了眉头,静到底怎么了?

「你真的那么讨厌他吗?」君聆诗忽然问道。
敕里一笑,并无答腔,放手让鸽子飞去。
君聆诗道:「你所做的事,我不能说些什么。。。。。。只是有必要吗?牺牲了那么多无辜的人。。。。。。」
「这种话,或许听在你耳里,你会觉得非常不是滋味。」敕里微笑道:「我做事向来不问有没有必要,我只问自己心里想不想罢了。若非如此,恐怕早在嘉陵会战时,你这条命早就已经丢了。」
「我知道。」君聆诗同意地点头,没有接话。
敕里见状,只是笑道:「你别想太多,我并不是把你当个死人。」
「我知道。」君聆诗还是同一个答句。
「换我问你了。」敕里道:「你是不是觉得很难受?」
君聆诗略有犹疑,但还是点点头。
敕里道:「我想,现在你心里一定很羡慕我,想做什么事都可以自由自在地去做,根本不必顾虑别人的感受。这是你的目标,但实际上你根本就做不到,你想做的事就没有办法好好的去做,你的未来充斥着『有没有必要』,而你的『想或不想』,却不是你行事的准则了。我必须和你解释一下,这和我们之间的身份无关,身为云南王和拜月教主,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必须要考虑到部下和人民的意愿,确定这件事对他们有好处才能做,至于我想或不想,则是在对他们无害的情形下可以得到充分的自由。如此说来,其实你的自由比我还充裕,你只是太在意一些你根本无需在意的人或事,简单的说,是你放不下。我们之间的差距,就是心态上的不同,以及。。。。。。」
「以及能力,是吗?」君聆诗接腔道。
敕里一笑,道:「如果你的能力不足,那么,你就不值得让我下令留你一命、不值得雷乌放弃重创敌军的机会了。你只差在『决心』而已。」
君聆诗一叹,道:「难道我一定要做这种事,才能表示我的决心够了吗?」
敕里道:「目前为止,如是。」
君聆诗又一叹,才肃容道:「我们换一个话题罢。这世上有你医不好的病患吗?」
敕里一笑,道:「有,当然还是有。只是他还不在那范围之内,我想不过区区的神经严重损伤、五感丧失,还难不倒我。」
君聆诗道:「如果我问你要如何医法,是不是多此一举?」
敕里道:「目前是。别急,我还有很多事要和你说的,我们可以慢慢来。」
君聆诗举起茶杯,缓缓将其内的龙井饮毕。
忽然,他盯着茶杯,视线久久不移。
敕里微笑着,啜了一口,等他发话。
「我觉得。。。。。。你和这茶很像。」君聆诗道:「一般的龙井茶入口微苦,而后甘味久萦,不懂喝茶的人向来不喜欢它的清淡,初入门者通常会选择味道厚重、香气浓郁的铁观音。即便有深研者,对于一般的劣等龙井也是避而远之,因为它实在不是好喝的茶。而你的龙井,初入口的苦味与凡品相去无几,但之后的甘甜则是难以言喻,可谓令人食不知味。你这人也是一样,看起来没什么很大作为,做了什么事也是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可一了解了你所做之事有什么影响和后果,就会觉得世上所有的谋略在你而言,真是形如儿戏了。」
敕里笑道:「呵~过奖。但你确实将我喜欢龙井的原因点出来了。我正是好其隐藏了自己的优点,必须有心人方得知之,比起好大喜功、金玉其外的铁观音而言,实是胜出许多。虽然铁观音本身也是相当优良,但是不懂保留实力,随意让人一探而知其究竟,不是聪明人的作法。」
君聆诗一颔首,道:「我懂,所以你才那么推崇青松和红桧这二位前辈,是吗?」
敕里微笑着,将君聆诗的空杯斟了茶,道:「品过这杯,出发罢。你的伤员交给我就成了。等你回来之后,我有个话题要和你讨论。」
君聆诗举杯饮尽,起身向外。

满天星斗,双缺苍龙角、滕蛇牙。
新月已去,月牙初现。
「这到底代表什么意思啊。。。。。。」江闵湘捧着一本紫微斗数仰望星斗,但满不解目前的星象究竟有何意义。
南宫寒忽然像要填爆她的脑袋也似,将她关在智得府和文贤院内不断的学习各种知识,彷佛恨不得将一生所学立刻让她全部学会。
江闵湘满肚子的惑然不解,但想来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也就坦然受之,不过她现在的学习情况,真的是压力很大。
天知道南宫寒又要干嘛啦? 
第四十五回 战入川木剑对铁剑 |5|6| 
攻破锦官军势力的第三天,君聆诗到达成都。隶属于南绍,雷乌、巴奇、喀鲁据守的成都。
「恭喜三位。」君聆诗一进正厅,便先抱拳行礼,脸上洋溢着祝贺者该有的欣喜。
依旧独处角落的喀鲁只是冷冷地瞟了他一眼,没什么反应。
「区区小事,不值得高兴。」君聆诗从他的细线眼中看到了如是言语。
巴奇只是爽然一笑;雷乌很快地起身,道:「参军,我们已经休息够了,何时能够发兵攻打永安?」
「马上。」君聆诗实时应道。同时,他看到巴奇笑得更开心了。
「真是一个好战的家伙。。。。。。」君聆诗心想着,回报给巴奇一个微笑,接着便道:「由小弟自己去就行了,请副教主回守牂牁、巴奇将军立返南绍、喀鲁~足下自便,教主有事再行通知成了。」
此语方毕,喀鲁已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巴奇的脸色很怪诞,他走到君聆诗面前,道:「你确定教主要你自己去打下永安?」
君聆诗一笑,颔首,回问道:「将军,请问南绍还有多少人马?」
巴奇皱眉~但既是教主的命令,他自然是服从的~他也很快的回答了君聆诗的问题:「我带来了二千三百人,南绍城中连同阿沁和喀鲁的部属,尚有一万余人驻守。」
「是吗?那就好。」君聆诗转向雷乌道:「副教主,建宁城中呢?」
雷乌道:「愚下共动用了一千二百名骑兵,建宁留下了近二万人。」
君聆诗点点头,道:「好。那么,请二位将此处部队的兵符交予在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