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1部分

君临天下-第11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浑忘了适才恶战。
祭坛之上,光柱射出约莫一刻钟时间,终于光芒渐退。阿奴久未见雨,自也是喜不自胜,拉着李逍遥又唱又跳。李逍遥见她欣喜,心中自也快意。光柱一退,两人才想起赵灵儿,转头看去,只见赵灵儿抬头一望,几滴雨珠落在她脸上,她低下头来,喃喃说道:「太好了。。。。。。」身子一倒,竟已昏厥。李逍遥忙冲上祭坛,扶起她上身,轻唤了几声『灵儿』,不见答应,已知她又是灵力耗损无度,以致昏晕。白苗族长冒雨赶来祭坛,见此情景,十余年前她看过巫后祭雨,知道事由,让李逍遥抱起赵灵儿,领着他到家里客房安身。
阿奴忙上了祭坛,拾起五颗灵珠,那五根短柱也已不在,五灵珠散在地上,倒没缺了。回头又去取天蛇杖,只见天蛇不知何时,又已将圣灵珠衔回口中,阿奴也没功夫多加理会,伸手拔杖,哪知指尖甫触杖身,猛然全身一震,如遭电掣,丝毫把持不得。阿奴一惊,急忙收手,也不敢再试,快步跟上了前头的母亲与李赵等人。心中奇怪,想道:「那蛇杖和珠子是逍遥哥递给灵儿姐姐的,怎么他拿了都没事?还是他强忍着啊?算了,等灵儿姐姐醒了,再让她自己来拿好啦。」她却不知,圣灵珠与天蛇杖若是分开,珠子不在蛇口之中,便如一般的木杖与玻璃珠,并无特异之处,但若杖珠合一之后,便是女娲族方能使用的圣器,凡人如何轻易拿得?
这场雨足足下了三个时辰方止。这番仗着女娲反败为胜,白苗族人对女娲的信仰更是加深了一层,族内将士各也分赏。白苗族长依了李逍遥意思,下令不分族落见尸埋尸、见伤治伤,另加紧准备庆功宴及登基大会,以待赵灵儿一醒,便能马上请她复登大祭司之位。
哪知赵灵儿一眠甚沈,足足睡了两天两夜,似是要除去一身疲劳才醒。李逍遥和阿奴担心她,都是眠少食寡,终日相伴其侧。待得赵灵儿一觉醒来,李奴二人才自睡去。赵灵儿去祭坛取回天蛇杖后,静自用功,以复神力,族人自也不去吵他三人。

过了一夜,神殿庆典与即位大会都已备齐,李赵奴也养好了精神。赵灵儿先上神殿,到了巫后石像之前,略述事宜,以教娘亲在天之灵安心。回头一看,族民们载歌载舞、鼓吹乐器,好不热闹。白苗族长走上前去,躬身道:「赵姑娘,你已身披圣灵披风,持天蛇杖,此二物俱是女娲族裔、兼白苗族大祭司方能得到的荣耀,今番可教你推辞不得,必然要接下我白苗大祭司之位了。这庆典不唯祝败退了黑苗,也是迎新祭司登位之礼。」在白苗族中,大祭司主祭典礼法、族长主治安军事,一文一武,便如当时中土的三行省长官与旷骑统领一般。十年前白苗族大祭司,便是巫后娘娘,忽然不知所踪;八年前族长又于与黑苗一场争战之中,死于乱军之中,此二位均无人继得,只好由前族长结发妻子、现白苗族长撒丝暂时身兼二职,待觅得合适人选,再行让位。但撒丝做了几年族长,其治效比起乃夫,有过之而无不及,堂堂巾帼,丝毫不让须眉。此时赵灵儿既然现身,要她当大祭司,正是无可推辞、更兼众望所归。阿奴在侧,也帮腔道:「灵儿姐姐,你便留下来当我们的祭司好不好?」
赵灵儿知晓众族人心意,又见阿奴天真可爱、一付殷殷期盼的样子,此行目的已终,虽然心里极想和李逍遥赶快回到余杭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但也不忍心马上加以拒却,回头看李逍遥一眼,李逍遥明白她的意思,也示意:「一切依你就是。」当下只得道:「这。。。。。。让我考虑一下。。。。。。」撒丝知她心意,况且她年纪尚轻,要一时下这决定,太也不依人情,当下也不再坚持,笑道:「那也不急,你慢慢想,决定好了再和我说罢。」领她到旁边的祭司之位坐下了,在旁也为李逍遥备了座位,自己再回族长之座。
哪知撒丝才刚上座,忽然地底震动,殿上歌舞的人们也止了吹奏,虽然地震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此时方来,实在太也不给女娲面子,心里不禁有点丧气。赵灵儿并不站起,静坐不动,眼神谲异;倒是李逍遥起身之后,身子东倒西倾的,显得有点狼狈。哪知地震未止,地底却裂土蹦出一只半身高有丈余的怪物,尚有半身埋在地下,族人此时是开祭典,并非作战,身上俱无兵刃,纵使白苗族乃是全民皆兵,但仓促之间,抗拒不得,只得各自奔逃去了。撒丝也是一时无措,精擅法术的盖罗娇也不在侧,只得求助于李赵二人了。她还没能出声请二人出手,赵灵儿眼色微微一变,轻啐一声:「土魔兽!」站起身来,道:「解决了这怪物,别给牠伤了人们!」此时地震已止,李逍遥微笑,仗剑便上。
只见土魔兽全身褐色,半身连在土中,也不知长啥样子,上半身倒是奇诡,只有一只右臂,却是无掌,臂端成妗兑话阈巫矗艘簿醯盟坪跗奈嫒瘢逍蔚顾埔幻莞叽蟮娜恕V皇亲笮卮Τ屎谏佑塍胨穆训故锹嘞竦模铄幸c读艘幌拢肫鸩凰乐淼乃蓿膊恢么雍未ο率治恰
赵灵儿也跃上前来,道:「攻左胸!」持杖攻去。但她武艺实不甚高,与此长臂怪物对了数招,已然落于下风,急切之间也施不得法术相攻。李逍遥却见了赵灵儿说要攻左,却又猛向牠右臂出杖,心中奇怪,瞥眼一瞧,牠只有一臂,挡了右侧、左侧门户大开,那黑色的『心脏』便如曝在李逍遥眼前一般,登时了然,施起『御剑术』攻其左侧。想李逍遥剑法何等精妙?又有赵灵儿缠斗,那土魔兽纵然诡怪,如何禁得?牠尚未有暇使出拿手的土象法术,已是『噗』的一声,只见无尘剑刃没于魔兽左胸,不偏不倚的插在黑心正中。
赵灵儿退开,想『风火雷水土』五象之中,冰克火、火克土、土克风、风克雷、雷克冰,便使出火象法术『炼狱真火』,此咒一施,凭空引起强大的爆炸,震荡着四周空气,土魔兽硬受了这一记,连埋于地下的半身也被连根震出。土魔兽受了李逍遥一剑,原本身在土中也恍若不觉,此时失了土助,原本狰狞的面容更是奇怖,混身扭曲。李逍遥更趁势连刺十余剑,俱是攻在黑心之上,一颗黑心几乎被他插得粉烂,这才收剑回势。赵灵儿低喝一声:「去罢!」再增火力,煞时之间,爆炸连连,肢解着土魔兽身躯。五象相克,更增威力,轰得土魔兽万劫不复,将牠的肉屑一分二、二分四,煞时影子不见。
阿奴尚未出手,只见李赵二人只花不到一盏茶时间便收拾了魔兽,心中大感叹服,自己与李逍遥合攻木道人时,也没有如斯威力,只觉得他二人夫妻情深,对敌之时,连眉目示意也不必了,便能晓得对方心思,这般境界,自己和逍遥哥恐是没机会练就的了。
李逍遥回剑入鞘,道:「这家伙一定又是杨教主那老乌龟使来的,咱们干脆到南绍去找他好了,顺道解了十年前的恩仇!」阿奴听了,甚是高兴,喜道:「好啊好啊~那老家伙上回害死我们这么多族人,又害死巫后娘娘,这笔帐定要算的。」李逍遥对她一笑,转眼之间,却看到赵灵儿神色郁郁,似有不快,心里奇怪,轻声问道:「灵儿?怎么了?有什么不妥的吗?」赵灵儿摇摇头,道:「不。。。。。。没有。我们走吧。。。。。。阿奴,我们去南绍,你晓得路吗?」阿奴道:「自然是晓得的,我和族里的探子也去过好几次了。」赵灵儿道:「那要烦你带路了。」回头向撒丝道:「族长,借您女儿带咱们去南绍成吗?」
撒丝原本极不欲阿奴冒大险前往敌阵,但一转念,方才已见到李赵二人施展武技,李逍遥犹能御剑歼敌,其出神入化,简直匪夷所思,有此二人在场,料想阿奴也不会有啥大碍。况且赵灵儿已亲自出言相询,实无拒却之理,当下点了点头。阿奴大喜过望,带头走了。才走没几步,撒丝又叫道:「阿奴!」阿奴回头,脸色戚然,只怕是母亲反悔,撒丝却道:「没什么,你们小心点。。。。。。要不要准备一下,我叫阿娇发兵和你们同去好了?」李逍遥笑道:「安啦安啦!人多反而碍手碍脚的,咱们此去不是和黑苗族厮杀,咱们的对象只一个姓杨的老乌龟罢啦!」赵灵儿亦道:「我想顺道去看看我爹爹。。。。。。总不成带兵去和他麾下相争。。。。。。我们潜入宫中就是了。。。。。。」撒丝听了,也不多说,只点点头。三人于是齐出大理,望南绍而去。

「呼~是时候了。。。。。。」草庐之中,圣姑缓缓吐了口气,伸掌抵在林月如『尸身』背后的灵台穴上,施起苗疆秘法『赎魂咒』,比起赵灵儿的还魂咒,不仅功效胜之多矣,成功率也大上许多。过不多时,只见林月如睁开了眼,却是一动不动,双目无神,像在发呆一般。
圣姑伸二指压在林月如颈脉旁,果觉血液虽然已被金蚕王驱动,顺利循环起来,仍是无法及于其脑,如此一来,与原本的活死人殊无二致,当下把心一横,依着原来的计划,凝力于指,只见她盘坐于地,双足也没移动,竟然便绕着林月如周身不断划圆,亦不住伸指点她周身大小穴位。过得一炷香时候,圣姑已是满头大汗,头顶也冒出白烟,萦绕二人身旁。
圣姑点完了林月如全身穴位,霍地站起身来,一掌拍在林月如天灵盖上。她天灵破损极是严重,虽有傀儡虫体液补上,摸来仍是略感柔软,似乎随时会塌掉一般。圣姑这一手出得虽快,但到了林月如头上,却只是平平稳稳的置于其上,将内力聚于掌上,猛力一灌,尽送到了林月如体内。林月如本来双眼无神,任凭着圣姑在她身上如何动作,也是毫无反应,此时却是全身一震,只觉得有人瘫在自己肩旁呼呼喘气,转眼一看,却是一名素昧平生的老婆婆。林月如忙站起身来,扶起圣姑,道:「老婆婆?你怎么。。。。。。这是哪儿啊?」
圣姑微笑,心想:「真是侥幸,没想到我这条老命还在!」指了指一旁的房间,示意林月如先带她进去躺下休息,林月如站起身来,才发觉自己身上竟是一丝不挂,不禁一愣。圣姑见了她神色,勉力说道:「不怕,没人了,你先扶我进去,再去穿了你的衣服不迟。」林月如甚是羞赧,但此时一事无知的,只得照办了,便先扶了圣姑入房歇下,出来整理了自己衣容,才又进去看望圣姑。
林月如走回房内,见着另一张床上睡着一名婴儿,反正心里疑惑的事多的是,也不差这一件,是故也不急着多问。圣姑见了她进房,坐起上身,道:「我晓得你心里奇怪,你过来,老太婆一件一件说与你听。」林月如点点头,到了圣姑床沿坐下,圣姑于是将她于锁妖塔内身亡、李逍遥重伤、赵灵儿损元等事说了,连剑圣带她们来此一事也一并告知,反正数十年情谊,也不怕他有见怪。只见林月如愈听下去,表情愈是怪诞,说到李逍遥取傀儡虫时,终于开口问道:「等等。。。。。。老婆婆。。。。。。你方才说,我死了?」圣姑道:「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但是你真的死过,不过现在又活了。」林月如摇摇头,道:「是很难相信,我从没听说过死人还能活回来的。」圣姑道:「天上地下,怕你也是头一个呢!」当下便将卅六只傀儡虫、金蚕王等物说了,跟着道:「幸得李少侠在,要自试炼窟那虫洞中取来卅六只傀儡虫,那是谈何容易,何况他又不是苗人;你道金蚕很好养的吗?那一条可花了我廿几年功夫才养成蚕王,诸事俱备,也算你命大!你是死于外伤,若是中毒什么的,我可真的没办法了。本来嘛~有卅六只傀儡虫,再加上我的赎魂咒,已经可以将你化为殭尸、依人命而行动,但是不会有生理迹象,不用饮食、不用呼吸、也没有脉象。还是我给你吞了金蚕王,再加上我六十余载的功力,才能成啊。。。。。。」说到这里,已是气喘不止。
林月如略一运气,果觉体内真气澎湃,一时未能适应,其强大极是难以御使。见了老婆婆失去毕生功力,连说话调气都不自在,心里不禁甚是感激。一眼瞥见床上的女婴,便道:「那。。。。。。这就是逍遥哥和灵儿妹子的孩子啰。。。。。。她叫忆如?」圣姑点点头,道:「等会儿你就抱着这孩子去大理城找他们罢,然后到中原去,三天前下过场雨,赵姑娘的使命已终,你们回去之后,好好的过日子,这苗疆是再也休来的了。」又从怀里取出一本小册,交给林月如道:「想必你还认得阿娇的,不然去大理城中,随便找个人问盖将军就成了,劳你帮我把这册子交给她,我老太婆是没气力再练什么功了,只希望一身法术有个传人就好。」林月如接过了,藏起小册。一摸腰间,父亲所给的龙泉剑却不知所踪,脸色登时焦急起来。
圣姑见了她神色,指着一个架子,道:「找剑啊?别急,弄不丢的,在那架子上呢!你连人都死了,还不肯放手撒剑呢~可花了我不少功夫才把它从你掌中拿出来。」林月如赧然一笑,取下龙泉剑配上了。一旁李忆如也已醒了,却不哭叫,睁着一双眼儿直瞪着林月如瞧。
圣姑又躺了下去,丢了一把伞给林月如,道:「赵姑娘施完法没几天,最近还会下雨,别给孩子淋着了。好啦,抱了孩子去吧,出门向西,上灵山便能看到大理城,记住,别再回来了。。。。。。」林月如抱起李忆如,回看圣姑一眼,却见她呼吸渐缓,已是沉沉睡去。虽然才认识她没几个时辰,心中却已是对这和霭老妇恋恋难舍,想着要留下来陪陪她,却又难拒其命,况且心中也是想见李逍遥和赵灵儿得紧,三步一回眸、五步一转头的,缓步上了灵山大理去了。

林月如道:「记得啦,但教我爹爹或孟师兄不知此事,咱们就别提起。。。。。。」李逍遥笑道:「是啦~你说的便算了。」静坐了一会儿,不见林月如起身离开,不知她另有心事,又道:「大小姐?很晚了,你还不回去,今天还留着陪我吗?」林月如回神,啐了他一口,道:「你倒想得美!谁要陪你来着!」起身欲去。李逍遥却将她一把抓住,笑道:「我偏要你陪我呢!」但若论起拳脚功夫,林月如可是胜出太出,她连出几招小擒拿手,李逍遥却是会拆不会使,林月如也觉得现下只是闹着玩儿,并非比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