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14部分

君临天下-第114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什么事?究竟是什么事,对我才是最重要的?答案很明显吧?我一直也都是这样认为的,但行路至此,我又怎能不对自己生出疑惑?
织锦,你可以告诉我吗?武乡,您可以告诉我吗?
「一将功成,必有万骨枯。所差的,只是枯的方式不一定一样。」
君聆诗一怔,赫然回头,只见那位与他大言善酿与空酒瓶的白袍老者来了。
「前辈。。。。。。」君聆诗拱手施了一礼,白袍老者毫无理会,跟着便道:「以战止战并不是错的,只不过你选择的方式是兵之所三。可是这不能怪你,因为对方非是伐谋伐交所能击败。你只能堂堂正正地与他在战场上一决胜负,才有些许获胜的机会。」
君聆诗微愣,点了点头。
这番道理他如何没想过,他所不能接受的,是为了打败一个敌人,而去残害自己的朋友、同伴,即便他们的牺牲是为了达成共同的最后目标。
可这老者说出的话,正中他的心思,君聆诗惊觉,此时此刻,世上还是有人了解自己的!
他独自承担了莫大的压力,他觉得很累、很辛苦,他已经深刻体会到曹植所谓『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须多』的意境所在了。
白袍老者短短一席话,登时令他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君聆诗并不是戴着伪君子的假面具在为人、做事,他衷心地为自己所负的人、也为自己感到悲痛。
现在,这白袍老者分担了他的压力,君聆诗长长吐了口气,得到了在嘉陵战后未曾有过的轻松感。
白袍老者见了他的形态,只是微微一笑,跟着便欲转身离去。
君聆诗见状,赫然叫道:「前辈是白柏罢?」
白袍老者回首,露出了疑惑的目光,但他的表情很明显,并非怀疑君聆诗怎么会乱叫一通,而是奇怪他如何得知?
君聆诗一笑,道:「欺风者,栖凤也。而凤非梧不栖,梧桐、梧桐,江州城中那位与龙文斗了六年的黑衣俗道,必然是伏牛山木色流第二代传人、前辈的师弟黑桐!」
白柏一怔,跟着便哈哈大笑道:「奇智若子,何愁天下万事不成!」
君聆诗谦逊一礼,道:「若非前辈数番开导,小子至今仍如活死人。」
白柏止了笑,道:「不用假惺惺和我装礼貌,我不吃这一套。你想拉我下水去对付敕里,是罢?」
君聆诗躬身道:「不瞒前辈,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言来。」
君聆诗道:「天、地、风、云、龙、虎、鸟、蛇,八大高手未曾聚齐。」
白柏脸色一变,讶然道:「你想摆八阵?」
君聆诗道:「小子斗胆,并非僭越武乡,其实要败敕里,非此不成。」
对象是敕里啊!即使如白柏般见多识广、武艺卓越,又怎能不吟沈半晌?
君聆诗仍然躬着身,他在等待白柏的回答。
在他的计算中,剑术刚直猛毅的七绝剑林月如可以发挥『地』的沈稳;武艺卓然不群潇洒豪迈的李逍遥能够担负『龙』来笼盖敌手;身为女娲族人的李忆如义不容辞得任为『蛇』之一方;习『劲御仙气』而能御天地万物之气的段钰璘堪为『天』的最佳人选;知天下事、习天下艺的南宫寒可以随机应变任『虎』;他君聆诗和天纵奇才、自在过活的诸葛静,则需担任无影无形的『风』、『云』来掌控全场,以便适时发挥八阵变幻莫测的精要。然则,鸟却找不到适当的人选。
如果白柏答应了,凭他不羁而随兴的个性与武艺,当可成为『鸟』之一位。如此一来,八大高手既齐、八阵即成,他们就有机会打败敕里。
白柏从略高处凝视着君聆诗,在君聆诗睫毛覆盖的眼睛中,他看到了真挚的期待与恳求。
「十五日后。。。。。。不,只剩十二天了。。。。。。」白柏喃语着。
在时间的压迫下,现在的君聆诗已经没有空闲再去找人来摆八阵了,他没有任何的情报和连络网。白柏是他最后的希望。
「你走吧。」白柏别过了头,挥手要君聆诗离去。
君聆诗赫然抬头,叫道:「前辈!」这不是拒绝了吗?
白柏道:「我很习惯现在的生活方式。但是我也还没有说不行。」言毕,白柏已径自飘然而去。
君聆诗追出一步,又停了下来。
再追也没有用的。

足足睡了三天,段钰璘总算醒了!
李忆如和婥儿都已经变成熊猫,她们看到段钰璘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看他的眼睛。
段钰璘的眼睛,可以显示出现在的他是不是很正常。
下一秒钟,两女同时松了一口气~还好,现在的段钰璘应该是正常的。
李忆如赶忙问道:「璘哥,你觉得怎么样?」
段钰璘起身,下床,道:「现在是什么日子?」
李忆如道:「十二月十日卯时。」她也确定段钰璘很好,他会关心时间,一定是心切敕里的那一张战帖、心切大理安危。正常的段钰璘才会关心大理。
虽然她不曾见过到了大理的段钰璘是怎样的一个人,但这是有迹可寻的,当他们在长安城,从藤儿的身上摸出那封阿奴的亲笔信函之后,段钰璘马上表示自己不会再理会任何人的目的,他只要回大理。
璘哥生在大理,他爱大理,李忆如可以感受的到。
婥儿道:「你要回大理,等等再说,现在有件事要你去做!」
「你最好不要说废话。」段钰璘冷然道。他没有太多时间。
婥儿道:「当然不是废话!南宫寒要湘姑娘投炉帮他铸剑!」
段钰璘一愣,不可置信地望向婥儿。
婥儿知道这已经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这样她才能使得段钰璘仔细的听她接下来的话,当下续道:「南宫寒对湘姑娘说,她在世上已经举目无亲,再活下去也没有什么味道,所以哄得她答应投剑炉来帮他铸成一把千古名剑。但是丁叔至说动了湘姑娘,只要你肯去照看湘姑娘,她当然不会再想死了!所以南宫寒下了个条件,要你在三个时辰之内赶到宣城南宫府去,这样他就会放弃去铸这把剑。本来他是给三天的,但是现在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尽量快,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用传心术和清姐连络,要她稳住湘姑娘、拖拖南宫寒的时间!如果你愿意,我们说明了理由,南宫寒应该也不会强人所难的!」
段钰璘没有回话。
从婥儿的言语中,他知道李忆如和婥儿都很尊重他本人的意愿,不然,她们大可早早便趁自己昏迷的时候将自己绑上船,直接送到宣城去。这样,也不会弄到像现下,在时间上根本就赶不及的境地了。
如果坐船下长江到宣城,依江少霆的述说,应该只要花个两天左右,如果他有心赶到宣城去接回江闵湘,并非完全不可能。
可是,这样来得及回大理吗?难说,真的很难说,从宣城到大理是没有船可以顺流而下的。而且,就算日夜兼程赶上了,他恐怕也没有什么力气去战敕里。
他负江闵湘太多了!他不可以对江闵湘见死不救!
可是大理呢?他对大理难道就没有亏欠吗?
不,或许大理欠他的更多!但是段钰璘情愿!
一个人只要情愿,他不会在意自己所爱的是不是曾经对不起自己过!
这很愚昧,但,是一种诚心。人生于世,诚心能得几回?
但江闵湘对他呢?难道就不诚心吗?他知道的!湘岫两姐弟都是实心人儿,岫已经不在了,他有义务、有责任保证江闵湘的安全!
去宣城,对不起自己;去大理,对不起江闵湘呀!
段钰璘不禁颤抖了!又是一次的抉择!从他离江家门之始,他一直面对着许多抉择。其中是对是错很难言断,但那些抉择是无一比得上现在这一个的重要性了!
在他心中,对大理的爱重要、还是江闵湘重要?
段钰璘自己没有发觉,他全身的气流已经在乱窜了!
「苛。。。。。。苛。。。。。。啊。。。。。。啊。。。。。。啊~~~~」喉头发出了低沈的嗓音之后,段钰璘忽然大叫了一声,宏大之极的奔腾气息倏地自他全身的孔隙中激射而出,有些细如牛毛、有些粗如儿臂,房中登时响起了一片瓷器破碎声、木板穿孔声。
李忆如和婥儿吓得不敢稍动,但段钰璘的气息似会认人,虽然房中已被他在不自觉的状况下击打得零乱不堪,李忆如和婥儿却是毫毛未伤。
许久之后,段钰璘停止了嘶喊,他冷冷地道:「我要回大理。」
「啊。。。。。。」李忆如怔住了。
「什。。。。。。你说什么?」婥儿叫道:「你。。。。。。你不顾湘姑娘的死活?!」
「。。。。。。告诉你的清姐,我要回大理。」段钰璘冷然重复了一次。
婥儿咬着牙,不再吭声。身为神灵转世,她不能说谎。有很多事她可以不说,但不能说谎,否则一旦教天界得知,她立时会被散尽魂魄,永世不得起生。
神有什么好?婥儿说过的,她从来不觉得当神好,她宁可当人,所以她耗尽自身灵力转世为人。可惜,她的神性依然在,她无法脱离天界的掌握。
「石头。。。。。。不,段钰璘,你一定会后悔!我发誓,我赌你一定会后悔!」

「清姐。。。。。。」虽然万分不愿意,虽然已经拖了很久,婥儿还是小睡了会儿,养足精神。必须将这个消息传达给皓羽。
皓羽收到了婥儿传来的心息,忙回道:「妍妹,段钰璘醒了吗?」
「嗯。。。。。。他醒了。我也问过了。」婥儿回道。
皓羽喜得握住了身旁江闵湘的手,期待万分的道:「那么,他怎么说?」
「这。。。。。。」婥儿忽然变得有点支支吾吾。
皓羽道:「你快说就是,时间快到了,寒伯伯已经开炉了!」
婥儿看了李忆如一眼,无奈地道:「他。。。。。。他说他要回大理,而且已经出发了。」
「什么?他。。。。。。他要回大理?」皓羽一惊,竟将这句话脱口冲出。
此言一出,江闵湘也立时呆了。
南宫寒走进了静竹轩,笑道:「哈哈~那么,再等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再过一刻钟便是午时,江闵湘,你准备好了吗?」
江闵湘只是低着头,没有回话。
她心中想着,苍角龙晦暗不明,是不是因为璘哥少了一把兵刃呢?如果自己投炉助南宫寒铸成一把千古名剑,璘哥会不会如龙生角?今天晚上,苍龙角会不会出现呢?
「等。。。。。。等等!寒伯伯,让我再问清楚点吧!」皓羽忙叫道。
南宫寒冷哼一声,凌厉的目光射向皓羽,登时令她噤若寒蝉。
在南宫寒面前,管你是真神假神,都没有说话的余地!
江闵湘起身,走出了静竹轩,朝着东北东的方向走去。南宫寒的剑炉在武圣殿,她必须通过霁月楼才能到达。
南宫寒呵呵笑了几声,跟在她的身后走着。
皓羽愣了一下,但是除了跟上,她是无法可施!

直到了武圣殿外,只见一个剑炉耸立其前,旁边架着一张铁梯级,直连向剑炉口。
丁叔至已经等在那儿了。他见了江闵湘、南宫寒、皓羽连接而来,忙叫道:「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段钰璘醒了没?」
江闵湘微笑着对他点点头,道:「璘哥醒了,他很好,我想他应该很好。」
和李忆如一样,江闵湘的证据更为齐全,她非常非常明白段钰璘爱大理、爱大理的段钰璘是很好的。
南宫寒走到了鼓风扇旁,道:「时辰将至了。」
江闵湘闻言,缓步行向梯级去。
她看到那把附着许多小刺、挂在武圣殿角落的长剑已经在熊熊炉火中烧着。
丁叔至叫道:「等等!怎么回事?段钰璘他。。。。。。他不是昏迷着吗?寒老头,你至少也要等等他啊!他现在才醒,从江州到这儿,至少也要两天的!」
皓羽道:「他不会来的。」
丁叔至一愣,道:「不会来?什么意思?」
「璘哥说,他要回大理。」江闵湘没有回头,仍然缓步向梯级行去。
丁叔至听了江闵湘的说话,先是愣了一下,跟着便大叫道:「不可能的!段钰璘他。。。。。。不可能会说出这种话!」
其实,他对于段钰璘的个性一点也不了解,他根本无从判断段钰璘到底会不会这么说,他只是因为段钰璘这段话,等如叫江闵湘去死,他无法接受,当然会厉声驳斥。这是一般人的正常反应。
皓羽紧咬着牙~她未尝不想扯谎来骗得江闵湘打消投剑炉的意愿,但是南宫寒也会传心术,婥儿与皓羽的对话,只要他有心,可以知道得一清二楚。他不自己连络婥儿,却叫皓羽去做,只是因为他很明白,对丁叔至和江闵湘而言,皓羽的言语比自己要有说服力、可信度也高得多了。现在的南宫寒,只是微微的冷笑着。
更何况,和婥儿一样,身为神灵转世,皓羽怎能说谎?
江闵湘低垂螓首,只是默然不语。璘哥的确不至于用这么明显的言语来做回复,但是若婥儿和忆如姐不断逼他,惹得他火大了,他会说出这种话是不无可能的。
毕竟,江闵湘太了解大理对段钰璘的重要性。
忽然,江闵湘看到了犀利的目光,那对从乱飘的头发中射出来的目光。
可,这次没有那个『滚』字,江闵湘看到的,那对眼睛所表现出来的,是叫她『去死』!
江闵湘抬起头,眨了眨眼,如此情境,怎不叫她泪水盈眶?
只是,她不知道,逼着段钰璘下决定的,不是李忆如和婥儿,是她和大理。
她没有回头,一步一步地,踏上了延伸向剑炉口的梯级。
脚步踏上铁片的响声、铁片互相磨擦的叽叽声,让见了江闵湘的神情而一时愣住的丁叔至回了神,他又大叫道:「等等!你不可以死!我不让你死!不值得,你这样死不值得!」说着,他便发步作势要将江闵湘拉下梯级。
但他第一步还没来得及踏实,忽然一阵掌劲扫到,丁叔至还来不及反应,人已被震出三余丈远。
「在我面前,你这混小子没有资格决定任何事情,包括是不是要留住你自己的性命,就甭说他人的了。」南宫寒低沈的声音响起,俨然主宰天下的模样。
丁叔至撑起上身,愣了一下~他彷佛看到了敕里,南宫寒此时的霸气,对于铸成这一把千古第一剑的坚持,让他的气势丝毫不在敕里之下。
但这些不值得此时的丁叔至关心,他将眼光射向南宫寒身后、那剑炉口上,他只看到江闵湘的衣带和头发略略飘起。那是一瞬间的事,它们很快就消失了。
值得的,对于一个她情愿做出任何牺牲的人而言,江闵湘认为是值得的。
就像大理之于段钰璘一样。
皓羽呆住了、丁叔至也呆住了、南宫寒却不动声色,只略略向后瞟了一眼。
丁叔至又躺下了刚刚撑起的上身,双眼无神地望着天际。
剑炉里,一定很热、很热吧?可惜自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