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15部分

君临天下-第115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皓羽呆住了、丁叔至也呆住了、南宫寒却不动声色,只略略向后瞟了一眼。
丁叔至又躺下了刚刚撑起的上身,双眼无神地望着天际。
剑炉里,一定很热、很热吧?可惜自古以来,没有人可以亲口述说它到底有多么的热。
但丁叔至却觉得很冷、很冷,似乎连血液都冻结了。
耳边传来了金铁相敲击的声音,南宫寒已经开始铸剑。
皓羽愣愣的看着剑炉,彷似魂魄都己散尽。
就算这一把剑,真的可以帮助段钰璘战胜敕里、保住大理,但是,有朝一日,他一定会后悔的。
因为他失去了一个曾经真正诚心诚意对他好、为他着想、毫无保留的人。她在的时候,或许段钰璘不会觉得,可皓羽也同婥儿一般,她发誓、她要打赌,有一天, 段钰璘一定会后悔的!
南宫寒仍然敲打着,单调的叮叮声,也钉住了皓羽和丁叔至的动作。
忽地,皓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看到了剑炉中有一抹淡淡的乳白色液体,流到了剑柄上,接着,很快就凝固了。
它已与剑身合为一体!
是江闵湘身上的象牙白箫!
很久很久,不知过了多少个很久,或许比我们的一辈子久,在那似乎响不到尽头的叮叮声中,才听到皓羽开口:「箫音戚戚泛湘江,舟上楚歌横际涯;洞庭烟雨犹未散,一曲湘君无复迓。」 
第四十九回 施仙法教主展妙手 |5|6| 
「吴老虎!是吴老虎!」
诸葛静一愣~他放眼望去,一面书着『秦』字的大旗缓缓垂倒,铺在地上,任着窜逃的士兵们践踏着。
怎么回事?诸葛静再看看另一边,昏暗的暮色中,无数面军旗飘扬着,斗大的『吴』映入了眼廉。
是晋邑之战?吴老虎。。。。。。是吴起,一定是吴起!战国第一兵家吴起!
何等潇洒?何等风光?诸葛静不禁喜形于色,发步便向魏军奔去。他想看看兵圣吴起的模样。
可不知怎地,他明明觉得自己跑得很顺畅,忽然一个颠簸,他竟跌了一个狗吃屎。
挣扎着爬起身,诸葛静朝魏军方向看去,只见得乌抹抹的一片,魏军不见了,吴起也不见了。
「你羡慕吗?」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但是不见人影。诸葛静一怔,叫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沉默了一阵,半晌之后,才道:「我是鬼谷。你跟我来。」
鬼谷?是鬼谷子?孙膑与庞涓的师父?诸葛静忽然看到一盏惨蓝色的灯光向前飘荡着,似是一团篝火,它渐渐远去,连忙爬起身跟随而去。
走着,走着,四周乌漆抹黑,没有景色变换,根本无从得知已走了多远,只觉得似乎已走了一刻钟、似乎是一个时辰、又似乎是一整天、一个月、一年、一辈子,诸葛静走得好累,忍不住叫道:「你要走到哪里去?」
话才说完,眼前恍地一亮,鬼谷子点燃许多烛火,他俩已身在一处石窟。
诸葛静左右巡视,只见数百本书籍、竹简飘荡于空。
「这些,是历代名帅猛将的人生。喏,那就是吴起,你看看罢。」鬼谷子指着一卷竹简,示意诸葛静翻阅它。
诸葛静走上前去,伸手便取。但他才一碰到那竹简,忽然一阵头昏眼花,登时立足不稳,又是扑倒地上。
诸葛静爬起身,眼前已非石窟,而是一处宫殿。
宫殿之上有一张玉床,床上躺着一位君侯,是尸体。
诸葛静环目四顾,看这宫殿的建筑形式,他直觉这是楚国。
他又回头看看那尸体,不禁喃喃言道:「悼。。。。。。楚悼王?」
一阵马嘶声与车轮滚动响起,一人自殿外奔了进来。
他直奔到楚悼王的尸体前,抱着悼王尸体,大恸不已。
那是吴起,诸葛静看着吴起如丧考妣、泣如儿啼,心中隐隐觉得不忍,别过了头,不去看他。
眼光扫到宫外,他才发现这殿中的侍卫竟是人人携弓悬韬。
诸葛静张大了口想叫,想叫吴起小心,但不知怎地,声音卡在喉咙,竟是吐不出来!
吴起似乎也觉得不妙,一回头,一支箭已钉在他的左胸。
跟着,箭如飞蝗、弦作雳霹响,不过须臾,吴起已成一只刺猬,缓缓倒地。
就连吴起身后的楚悼王尸体也不能幸免,尸体上已布满了无数箭支。。。。。。
『丽兵于王尸』,是大不敬!乱臣贼子之所为也!
诸葛静愣在当地,哑然。
吴起的确是这样死的,史册是如此记载。
诸葛静不禁怒火中烧,见了殿外一名丽服装饰者大笑入内,他知道那是昭雄。昭雄和昭忠,楚国的昭氏领袖,他们就是这次暗杀吴起、『丽兵于王尸』的主谋!
诸葛静发步向前,他想狠狠地在昭雄脸上打一拳!
可才没跑两步,诸葛静扑地又倒!
今日步伐为何如此不稳?诸葛静爬起身,才发现自己又回到石窟了。
「如何?」鬼谷子道。
诸葛静心中有了个影,他开始发觉到鬼谷子想表示些什么。
「不!我不相信!」诸葛静叫道,伸手取向另一篇竹简。
眼前又是一片昏天暗地,诸葛静忙蹲下身子,他不想再跌了。
天地扭动、景色急变,忽地,石窟已非石窟,到了一处刺史府。
诸葛静定睛一看,一个粗莽汉子提剑斩杀了太守,旁儿一名儒生随即叫道:「刺史不义,今已伏诛,众人可随我主起义讨秦!」
诸葛静脑中急速转动,找寻这个片段。
很快的,他想起来了,那是刘邦和萧何!他们杀太守而夺其兵,起义抗秦!
不,那不是起义,是起于不义!他们为了要有部队、有战斗力,他们所杀的太守是秦所任命没有错,但他是提拔痞子刘邦为泗水亭长、并用萧何为别驾的徐州太守,他可是刘邦和萧何的恩人!
诸葛静咬着牙~这是没有错,但只要成功灭秦,这并不过份!为救万民而杀一人,是可以成立的!
「呵呵~是吗?」耳边响起了鬼谷子的声音,诸葛静忽觉一阵头昏目眩,他搓搓眼睛,再张开时,看到了很多人,刘邦在,还有一位粗旷的英雄、一个貌如妇人、作军师装束的细致男子。
他们正在写字,订契。
「鸿沟之约。。。。。。?」诸葛静喃喃道。又是一个名画面。那英雄当是项羽、军师必是张良了。
景色一转,鸿沟之约已经订立,眼前是项羽带着江东兵缓缓离去。
可身后忽然传来无数马蹄响,势如震地翻天!刘邦、张良竟率众追去!
「鸿沟背信击项羽。。。。。。」因此一战,项羽一败涂地,乃至垓下之围、四面楚歌、乌江自刎,诸葛静很清楚。
诸葛静眨了眨眼,他又换了一个地方。
这次竟是到了厕下!他定睛一看,眼前是一个人,是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没有耳、没有鼻、双眼已被熏瞎、双掌双足都被截断。
「人。。。。。。人。。。。。。人彘。。。。。。!」诸葛静不禁叫道!那是刘邦最宠爱的姬妾戚夫人!她被吕后残害,既丧骨肉、又遭此污辱!
「不。。。。。。不!不!不!不~~~~」诸葛静狂叫数声,一晃眼,他又回到了石窟。
鬼谷子阴阴地笑道:「再看下去罢,还有韩信、庞涓、曹操、司马懿。。。。。。」
「不要!我不要了!不要了!」诸葛静闭眼大吼道,声势几乎要造成石窟崩坏。
耳边仍然响起鬼谷子的阴笑,可诸葛静不禁愣了一下。。。。。。他似乎听到一个很遥远的声音,不断叫着他的名字。。。。。。对,很遥远,但彷佛一张眼便能见到声音的来源。
诸葛静犹豫了会儿,决定张眼。
「静?你怎么了?你醒醒!」谢祯翎焦急的推着他、叫唤他。
诸葛静倏地坐起身,他已是满身大汗。
他看了谢祯翎一眼,努力地想定住自己的喘息。
谢祯翎心中满满的是疑惧~她在诸葛静眼中看到了恐慌、惊骇、甚至还有失去生命的感觉!
「你。。。。。。作梦了吗?」谢祯翎柔声问道。
带着些许的颤栗,诸葛静微微的点着头,点着、点着,似乎停不下来。
他仍然持续着深入深出的呼吸。
谢祯翎没有再说话,她知道诸葛静会叙述的,现在只要等待就好了。
过了半晌,诸葛静吐了口长气,缓言道:「我。。。。。。梦到鬼谷子,他让我去看吴起、刘邦。。。。。。本来还有,还有庞涓、曹操、韩信、司马懿,可我不想看了,我不想。。。。。。再看下去了。」
听他的语气带着深切的彷徨与无助,谢祯翎思绪一转,已明白个中道理。
那些人都是兵家、法家,他们是一流的军事统领、一流的政治家,但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不是报在自己身上、也会遗祸子孙。
诸葛静是一个天生的军师,自然是个兵家,这个梦,等若预告了他的未来!
可是,不当军师,诸葛静可以做什么呢?这个梦若让诸葛静退缩了,也等于夺走了他的生命呀!
莫怪乎方才诸葛静的眼中失去生命的光彩了。
谢祯翎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诸葛静还未来得及回话,一阵脚步声响起,他一眼望去,漆黑的房中出现了小鬼的身影。
「干爹,你作恶梦吗?怎么鬼叫鬼叫的?」小鬼揉着睡眼,打了个哈欠,满不悦的发话道。
诸葛静起身,经过了谢祯翎身旁,走向小鬼,道:「你睡罢。走,干爹说个故事给你听,很长的故事,听完它,保证你会睡着的。」
小鬼愣了一下~故事?干爹从来不说故事的!怎么回事?
诸葛静已带着小鬼回房去了。
谢祯翎缓缓转身,她感受到诸葛静经过她身边时,发出了一股十分镇定的气息。
这并不是说谢祯翎也同段钰璘一般能认气,她只是觉得诸葛静的呼吸很稳。
刚刚才做了那么震撼的梦,诸葛静竟能马上便恢复如常,想来,或许和他所谓的故事有关。
并不是想偷听,但谢祯翎很有兴趣知道诸葛静所谓『很长的故事』是在说些什么。它,应该便是令诸葛静下定决心的因由罢?
不管诸葛静的决定是什么,那个故事该会有所透露的。

「成都城外有一个小村子,在八年前,那儿举行了一个比赛,比箭术、马术、观察力的比赛。这个比赛,是小村子非常隆重的大事,大家都很重视。村中广场的一株梧桐树上,有一截绳子系在树干上的半截箭尾上,它绑着一柄匕首。那是比赛的采物,在这个小村子里,等若是种荣耀的表征。参加比赛的人都带着弓,但是没有箭。箭要骑马到村旁的树林里找,有五十支箭,那是村人在前一天藏好的。」
「在广场边挤得满满的人群中,有一个十三岁的小孩。他可以参加,但是他不会箭艺,所以没有参加。他的哥哥参加了,他在替他的哥哥加油、祈祷。」
「一共有多少人参加,他记不得了,但最先回来的三个人,里头并没有他的哥哥。他有点失望,可是当他看到那三个人没有把绳子射断,他又笑了起来。」
「很快的,他那大他五岁的哥哥回来了。这是哥哥最后一次参加比赛,他一定要拿到匕首!」
「小孩的手被握紧了,是个少女,那年十六岁的少女,那少女是哥哥没过门的妻子。少女的父母说,如果哥哥可以拿到匕首,才要让少女嫁过去。」
「小孩抬头,看着比他高了一点的少女,再看看哥哥,他也衷心的希望哥哥可以获得匕首。但不知怎地,他却不太想让这个少女成为自己的大嫂。」
「不喜欢她吗?不,小孩很喜欢她,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小孩也说不上来。」
「有个人是和哥哥一起回来的,那是村中有名的箭士,他姓赵,他和哥哥一起回来,哥哥的状况并不太妙。」
「小孩看得出来哥哥很急,规定在离树两丈外射箭,可以远,不可以近,但离树还有十几丈,哥哥就已经将箭搭上了。小孩皱着眉头,他看看少女,一副满怀期待的表情,心里忽然觉得有点嫉妒。」
「姓赵的箭士看到哥哥搭弓,他也没有落后,比哥哥更早一步扯满了弦。他们都已经离树不到十丈了,看来很快就可以分出胜负。」
「突然,出乎意料之外的,有三声弦响同时发出。不对,不是同时,哥哥比姓赵的箭士快了半线,少年看得出来。」
「那另外一响呢?大家都看着哥哥和姓赵的箭士所发出的箭有没有射断绳子,所以没有注意,但小孩看到了。」
「那响箭是哥哥的死对头放的,就是有他从中搞鬼,哥哥在前年丢了到手的匕首,还赔上了一匹马。那人把哥哥的马射死了。但他说是失手,村中的长老也没有办法。射箭,失手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
「那响箭射到了哥哥的马前,马吓了一跳,登时人立起来,将哥哥掀下了地。或许是因为本来就不是自己骑惯的马,哥哥没拉稳缰绳,跌下来了。」
「哥哥的头先着地,小孩愣住了,少女似乎是看完了两支箭哪个胜出,回头去看哥哥,她也愣住了。」
「哥哥的头流血了,地上有一块大石头,哥哥的头直接撞了上去。」
「小孩和少女一起冲了上去。少女扶起哥哥,哥哥咳嗽了几声,跟着便没动作了。哥哥死了。」
「姓赵的箭士下马走了过来,他看着哥哥,没有讲话。人群也围了过来,吱吱喳喳,讲了很多话。」
「姓赵的箭士待了半晌,走到了树下,捡起匕首,又走了回来,将匕首塞到小孩的手里,然后就离开了。」
「是哥哥射下来的吗?小孩没有问。旁边有很多人,或许他们有在讲,但小孩也没有听。他看着少女抱着哥哥的尸体哭,转身就走掉了。」
诸葛静说到这儿,长长呼了口气,咽了几口唾沫。小鬼见状,跳下床倒了杯茶,送到他面前,然后又上床躺下。只是双眼睁得老大盯着诸葛静。
诸葛静一笑,喝了口水,续道:「后来没有人再看见小孩。一直到两年后,村中依照习俗再次举办了一场比赛。在村人藏箭的那一天,小孩出现了,他坐在广场中央的梧桐树前,一动也不动。很多人知道他回来了,很多人去看他,和他说了很多话,但他没有回答任何一个人,甚至连眼睛也没有打开过。一直到那个少女过来找他,他才看了少女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要比赛了,有人担心小孩坐在树下一动不动,会有所影响。但小孩不见了。」
「又过了两年,比赛的前一天,藏箭的日子,少女去树下,他以为可以看到小孩,但小孩没有出现。比赛的那一天,有人在藏箭的树林中看到他。」
「又两年之后,小孩已经十九岁了,他不是小孩了。藏箭的那一天,他又出现在梧桐树下,一样闭着眼,一句话也不说。这次,没有人来管他。」
「忽然,少年听到了一点声音,是琴声。少年睁眼,他看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