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17部分

君临天下-第117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巴奇则较接近一个武术家,他只采正攻法。在南绍诸将中,他是最磊落、最实力派的人,相信他亦期待灵山一战,他没有理由偷袭大理。更何况,现下那股军气十分稳定,没有移动。
那么,这支军队又是干什么的?
诸葛静仍自走着,不过踏出第二步,他已明白个中缘由。
李逍遥和大理都是敕里、是南绍的宿敌,他们接到敕里的战帖可谓理所当然。那诸葛静呢?
「哼。。。。。。想试我?怕了你,我就不姓诸葛!」诸葛静低声咒骂了一句,大踏步向大理走去。

远远已望见大理城门,另一边,约在城前百丈处,一支军队驻扎着,只是兵士们或坐或卧,形容零乱不堪。当头大将在阵前盘坐着,一柄长刀横置双膝之上,他自顾地闭眼养神,凝然不动。
兵士们尽是黑或深蓝的暗色系服装,再看看那名大将的模样,虽然未曾谋面,然则诸葛静可以断定那是巴奇无疑。
他细细的观望了半晌,又径自信步行向大理城去。
「有八千吧。。。。。。为了一场试验战,算是大手笔了。呵~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巴奇睁开双眼,看着诸葛静从面前经过,仍不稍动。
诸葛静已至大理城前。城门紧闭,理所当然。
守城门的厉队长见过诸葛静,凯特吩咐过,一旦诸葛静到,马上放他入城。
厉队长略一犹疑,看了看不远处的南绍军兵,即下令道:「开门!一个缝就好!」
诸葛静看到厉队长眼袋深陷、精神极差,至少已两日没合眼了,可见得他对这守护任务极为负责。又听得『咿呀』一声,城门开了,却只是一个宽仅约二尺余的小缝,他斗然大笑一阵,朗声道:「这是待客之道吗?素闻白族好客,怎用狗洞接人?更何况这位客人有能力掌控你全族存灭!」
厉队长听了,怎不万分为难?凯特要求以至诚接待诸葛静,他也愿意,怎奈巴奇离城不过百丈远近,根据情报,巴奇曾在宜宾瞬间移动数十丈的距离,杀了措手不及的赵明、赵育。城门若是开得大了,怎保城池安好?但见诸葛静模样,不将城门全开,他是不肯进门了!此人恁地不明事理,凯特今番是否看错了人?
厉队长正思索间,忽闻『呀呀』连响,是城门打开的声音!他耸然一惊,忙下城楼看视,却见开门之人竟是鱼和尹思潜,凯特站在正中,迎接诸葛静入城。
诸葛静淡然一笑,现在他还只是一个无名小卒,由大理的老四前来接他入城,已够风光了。
只是,他心里仍暗暗盘算,下次再来,定要大理白族族长亲来迎接,这才显得本事!
凯特迎着诸葛静,回头便向议事厅行去。经过厉队长身边,才道:「抱歉,没有先知会你一声,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回非得靠他不可!」跟着,便转向甫关上城门的尹思潜和鱼道:「去请唐兄弟、族长、盖大姐和少主到议事厅,就说参军到了,可来听取退敌之策!」这意思竟是说,不必大家商量,只是诸葛静下令,他们执行便了!大理向来不是这么独裁的!
厉队长看着他们四人分道而去,只是愣在当地,做声不得。

凯特令着诸葛静行向议事厅,路上说道:「诸葛兄弟,你要不要先巡视一下大理周遭的环境?」
「不必,」诸葛静淡然一笑,道:「我来过,也看过。来说些实际一点的问题罢!巴奇领军至此多久了?」
凯特道:「我前天去找你,回城之时,巴奇就已经在了。这支部队约有八千人,可是少见的大数字。」
诸葛静道:「我知道有八千,看得出来。你晓得为什么他不攻城吗?」
「详实的理由不清楚,我猜是在等你罢!」凯特一笑,脸色马上又沈了下来,道:「以往巴奇正攻,我们就正守,倒也没什么问题。但今次他一搞鬼,竟弄得我们不知如何是好。我想过几条方案,也觉不甚受用,无法可施之下,只好城门四闭,等兄弟你大驾到来了。」
诸葛静听了,当下敛起笑容,静静的走着。
这次,他要调遣的是与自己素昧平生的大理诸头领,太过轻佻,说出来的话就不会受到重视了。他刚到成都时便是如此。

有个人到了火麒麟洞里。
火麒麟正打着盹儿、鼻孔吹泡泡。那人走近前去,见了此景,便在火麒麟面前盘腿坐下。
火麒麟洞很热,阿奴和李逍遥进来时,阿沁那双光溜溜的小脚丫子就被地面热脱了好几层皮,一连十几天都没法好好走路;李逍遥也几乎脱水,幸赖紫金葫芦炼化了自锁妖塔封印的许多妖魔,装了满满一葫芦的天仙玉露以资解渴,他才没热死在火麒麟洞里。
这人竟自不同,她静静地坐着,一滴汗也没流。四周因过热而使空气分子产生扭曲,景观有些变形,她周身似另外一个空间,景观也有变,但变得很一致!
仔细瞧瞧,她竟是被一个水球包围着!那些水,一点也没有蒸发的迹象。
火麒麟似乎闻到水的气味,打了一个喷嚏,泡泡破了。
她以为火麒麟要醒了,便站起身来。可火麒麟鼻头抖了两下,又吹出一个泡泡。过不多时,另一边也吹了个泡泡。两个泡泡一个扩大、一个缩小,缩小的扩大了,扩大的就缩小。。。。。。
她在旁看了,虽然外界情势危急,仍不禁露出一个微笑。
火麒麟早就醒了,身边有了水气,祂睡也睡不安稳。祂只是想看看眼前这家伙,是否会像十八年前的阿奴一样白目,拔祂的胡须把祂弄醒罢了。
实验证明,她很好,一点也不白目。火麒麟两只鼻孔一起用力喷气,吹破了两个泡泡,随即恢复人形,仔细地端详眼前这家伙。
是女的?对,女的。年轻吗?不对,头发半白了耶!可是她的脸上没有皱纹,皮肤很粉嫩的样子。。。。。。眼角好像有细细的鱼尾纹啦!虽然千年来看过的活人不算多,不过麒麟老人觉得她很漂亮。。。。。。除了那头白发以外。
而且好像还有点面熟。。。。。。不对啊~不可能的,绝对没见过!
除非见过她妈!不然就是她外婆、曾外婆、玄外婆。。。。。。一念及此,麒麟老人知道她是谁了!
她见麒麟老人醒来,双膝微屈,当即款款跪下,跟着便将额头往地上砸。
麒麟老人忙伸手杖一引,将她扶起,道:「求我救人,求便求了,你有自虐狂啊?自残躯体,不怕有人心疼?」
她站起后,细声道:「他不会晓得。」
麒麟老人道:「未必哟!我告诉他不就好了?我话可说在前头,你不让我讲,我就不救人。」
她脸色一变,登时相当为难。
麒麟老人道:「你祖母、娘亲也没你这么狠心。我说了你或许不信,现在他满脑子装的都是你,我救醒了他,他没见到你,倒是生不如死了!别说我妖怪魔兽没谈过恋爱,我用这对角碰一碰,就什么都知道了。我的经验比起你,可丰富得多啰!」
她静静地听麒麟老人说着,没答腔。
麒麟老人也默然半晌之后,才道:「其实我也没有资格左右你的决定,我除了年纪大一点,神格还比你低了几阶咧!不过。。。。。。你驱使金翅凤凰去救林月如,现在又要我去救李逍遥,自己却不肯出面,我倒觉得有点矫情。你干嘛不敢见他?为了一点白发?」
她摇摇头道:「十八年前那一击,我的灵力耗尽,虽然圣灵珠的祖先亡灵用数千年来的精神力量帮我留下一命,但我的真气如今已无法自行恢复,再加上五灵珠的神灵有两个幻化成人、三个为镇狱明王所吸取,我已经没有任何补充真气的方法了。现在只要我一用仙术,就会耗损真元、加速老化。十八年来我几乎没用过几次仙术,也白了头发。更何况我天生就是祸胎,要是让人知道我还活着,我不仅自身难保,定然还要连累他们。。。。。。」
「我不能说你的道理是错的,可是。。。。。。」麒麟老人叹了口气,没词了。
相对沉默。麒麟老人想说服她出面,但她有自己的顾虑,而且顾虑得很有道理,麒麟老人也不能强人所难;而她,只是在等麒麟老人答应救人。
许久之后,麒麟老人终于说道:「林月如一回来,我便出洞救人,只是他愿不愿意醒,我就不打包票。还有,我希望你去找找看,有没有恢复真元的方法,终不成你要一辈子当缩头乌龟罢?」
她点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第五十回 天纵英才运筹帷幄~军师决策女娲显圣 |5|6| 
段钰璘连夜赶路,想要更早一刻回到大理,回到他所深爱、却和他一般劫难重重的大理。
另一边呢?宣城南宫府那儿呢?他不关心吗?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他为何要执意选择大理呢?
想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即便是白痴、智障也一样。有差距的,只是在于想法的意义不同、还有够不够高明罢了。
那么,段钰璘是怎么想的呢?
段钰璘的资质并不足以属名天才之列,但他却从来没有明白表达过自己的思想。因之,婥儿叫他石头,他的某些作为也似极了没有人性、没有感情的石头。人是无法理解石头的,对一个理解度趋近于零的石头而言,我们不能随意去解读,否则将犯了『自以为是』的大毛病。
想了解段钰璘这块石头的想法,尹思潜或许可以。但可惜,他并不在左近。
段钰璘现在只是不断尝试加快自己的速度疾走着,但却感到双腿如铅块般重。。。。。。是练功练到出了问题吗?还是心里有另一个目的地?
废话!完全是废话!离开永安都两天了,除了大理,他还能去哪儿?
已经越过江州了,他没有入城,一线朝南向嘉陵渡口行去。
花了近一个时辰,到了长江岸边,他才发现身上分文不明,怎唤梢公渡河?
皱紧了眉头,现在要怎么办?
正思索间,一位全身黑衣、斗笠压低到看不见脸面的梢公将船搁了浅,人上岸行至段钰璘身前,低声道:「段公子,小的在此恭候,专送公子渡江。」
段钰璘冷哼一声~除非你能将全身的气一丝不留的全都换掉,不然你怎可能骗得过我?
段钰璘只是伫立不动,这舟子怎能上得。。。。。。梢公是喀鲁,谁会去坐它?
喀鲁沉沉一笑,道:「教主发帖约六方豪杰灵山一战,原是堂堂之举。帖中虽无段公子姓字,我却料定段公子不能置身事外。为了完成教主心愿,我才前来接你。」
段钰璘瞪了喀鲁半晌,移动脚步,上了小舟。。。。。。无论如何,他都非回大理不可,考虑那么多又有何用?
上舟之后,段钰璘径自坐下,再不对喀鲁斜睨一眼。
喀鲁随后上舟,摆舵向南。
直到江中心,远远已望不见两岸,喀鲁忽地笑道:「你的胆量、骨气都够高了,我很欣赏你。」
段钰璘冷哼一声~很稀罕么?
喀鲁脱去斗笠,自怀中摸出一封纸包,道:「它可助你的四肢恢复如常。」
段钰璘投给他一个质疑的目光~即使是为了达成敕里的目的,喀鲁也不是一个适合作这件事的善心人士。
喀鲁一笑,道:「凡事有得必有失,我怎可能无端助你?十年前我在你身上种下我独配『六灭傀儡蛊』的第一道药引,它共有六道药引始可奏获全功。如今已施三道,你会先出现一些尽中六引的征象,但想来时效已过,现下该觉得四肢无力,跟着视线模糊、呼吸困难,约到第八日达到顶峰,十二日上恢复如常。」
段钰璘眉头一皱,他可以想见自己是何时被种下第二及第三道药引的,但那十年前的第一道药引。。。。。。又是如何?若其言不虚,中第三道药引至今已届五日,他却只感双腿酸麻,手臂、双眼、气道尚称正常。。。。。。难道这是种爆发性蛊毒?
其实不然,他不知道,喀鲁也不知道,若非十年来在江家一年一帖的九份解剂,此时的段钰璘一定会有喀鲁所说的一切症状。
喀鲁当下又续道:「正所谓以毒攻毒,它正是你目前最有急效的解药。」
段钰璘一把接过纸包,打开便将里头的药粉吸食了。
能不用吗?再过十天便要决战灵山,要再持续这种乌龟般的速度七天,如何赶得及?
喀鲁的阴笑声渐渐远去,段钰璘看着他一踪一跃,一线在水面上激起点点涟漪离去,心里想着,他的轻功造诣已臻绝顶,师父是否能胜过他呢。。。。。。?
喀鲁素来是一个阴沈寡言之人,为了使这『六灭傀儡』能发挥最大功效,竟然自行现身,又说了这么多话,看来,这道蛊的威力是难以想象了。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3ǔωω 。 c O m'
诸葛静与凯特先到达会议厅,其时众人均尚未到。
诸葛静信步行至放置着云南地图的长桌前,便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正所谓『道天地将法』,这是用兵五要,诸葛静初来乍到,纵不能掌控诸般,也要尽量了解。
相信在他的统合与领导之下,大理的战力将不在当初的锦官军之下。
凯特当然不会吵他,也不须介绍,那份地图够详尽了。
约过了半炷香时间,阿奴、唐钰、盖罗娇、撒丝、尹思潜、鱼前后匆匆赶至。大敌当前,半分也拖不得!
阿奴一看到诸葛静,即上前埋怨道:「你来得也太迟了!」
诸葛静将视线移地图上移开,环视众人一眼,才对阿奴摇头道:「吾犹以为早也!」
除了唐钰及凯特,人人惑然不解~他们会说、也会写汉字汉语,但诸葛静一屌文,又怎能尽解?
诸葛静一时不苟言笑,肃然道:「现在,我要你们不计较任何事,听我的指挥退敌。有人有意见吗?」
阿奴首先轰然叫好、凯特亦微笑颔首、唐钰看看阿奴、再看看凯特、看看这个形貌风流潇洒、却酷似纨裤子弟的年轻人,虽然颇有疑虑,仍是点了点头~现在这种时节,或许也只能相信凯特的『直觉』了罢!
尹思潜见师父首肯,当即应道:「没问题!」他的态度可比唐钰坚决得多。
诸葛静望向鱼,他只是一言不发地别过了头;再看看撒丝和盖罗娇,她们也是面有难色,迟迟不与应答。
诸葛静一扬眉,心想:「又何妨?武乡第一次调兵遣将也得借剑借印。敕里当不会只试我一回便罢,下次你们必当心悦诚服供我调派了。」当即向尹思潜道:「请兄台领二千军,藏于城中各秘道阴巷,不可冒进,只见我一挥红旗,方可攻击南绍军。」再向阿奴道:「请阿奴小姐领二千军,伏于神殿祭台隐蔽处,亦不许擅出,配合于我,方可一击退敌。若巴奇撤退,可追击二十里后返回。」跟着,他执起尹思潜的右掌,道:「巴奇离城之后,兄台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