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18部分

君临天下-第118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亍!垢牛雌鹨记钡挠艺疲溃骸赴推胬氤侵螅痔ǹ捎诔侵行写耸隆!顾底牛灾冈谝记闭浦谢思富俳艚粑掌稹
尹思潜自不免惑然不解,正不知从何问起,即见诸葛静已径向唐钰道:「请阁下领二千军,自北门行出,绕至城南二十里木桥处。该木桥共有八索支持,阁下可在本岸断其四。待巴奇撤至,与其相战数合后再放他过桥。相信以阁下的实力,应不成问题。」
唐钰将手掌握紧了他新配长剑的剑柄上~这意思是要他与巴奇正面过招啰?
诸葛静又转向凯特道:「先生现在便请漫步至城墙上端坐,就孤身一人。一盏茶时间后,行请自便。」凯特一想,这是要他诱敌入城了。当即朗声笑应:「没问题!」
诸葛静微微一笑,跟着吐了口长气,道:「行动罢!」便与凯特并肩,尾随已疾速离去的唐钰、阿奴、尹思潜之后离开议事厅,对白族族长、大理第一大将竟是毫无理会。
他拾级而下,径向观战城楼走去,心中暗道:「你们不信我也不妨,反正时候到了,不必我说,你们也会动。」
他对与自己毫无干系、割据一方的大理作了御敌调配,其行动可谓风光。同时,心中生出了两种感觉。
一个是发号施令的快感,另一种是。。。。。。或许该说是失落感罢!

巴奇在城垛间望见凯特的身影,当即起身。他身后的八千军士,亦各持起兵器,不待命令,阵势已然列成。
他知道那是诸葛静分拨已定的讯息,现在,他可以进攻。
领着部队前进不过三十余丈,他不禁愣了一下。。。。。。城门竟然打开了!
凯特坐在城垛凹下处,手肘撑在膝上、托着腮帮子,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双眼半开不张地望着巴奇。
巴奇哈哈一笑,转身朗声道:「三千军与我进城杀入大理神殿,五千军围城待命!」跟着,他将倭刀带鞘插入左腰带中,左掌握紧刀鞘,疾向大理城奔去。
八千军士吶一声喊,八位分队长默契极佳,三人率领部队紧跟巴奇、三人分赶至东、西、北三处城门外,二人留在南门外三十丈处布阵待命,以便随时呼应支持。
凯特意态不改,心里却也不免犯嘀咕~他对诸葛静的能力有信心,但巴奇毕竟是敕里一手带出来、身经百战的云南名将,一般认为他的实力比起与石长老齐名的雷乌,应在伯仲之间。诸葛静虽奇智过人,也还是个战场新秀,若是过于托大、或是太倚赖兵书所学,恐怕这苦头可得吃的不小。
诸葛静抛给自己一句『行请自便』,诱敌任务结束了,接下来,该决定下一个动作。
城楼上的诸葛静看着巴奇分兵而进,冷冷地笑了一声~早料到你会如此!就凭你巴奇一介莽夫,怎能是我对手?

巴奇毫无拦阻地急速入城,一望四周,空荡荡的一片。大理。。。。。。诸葛静这小子竟摆起空城计来了?
一时找不到对手作战,又搞不清楚诸葛静的意图,巴奇心里不禁有点犯毛。。。。。。他想压住这种不祥的感觉,大叫道:「上城墙去!把凯特那家伙揪下来!我把他带回南绍,届时再看阿沁要怎么整治他!」
巴奇话声未落,已有三百余人争先抢上城墙,欲获此一等战功。在南绍对大理的战功评比中,活捉凯特可拟斩敌一千,比起盖罗娇及唐钰的八百、阿奴七百、撒丝六百更要高了一筹,可见得在敕里心中,凯特的重要性远在任何人之上。
但见南绍军士人人奋勇、斗志极高!攻入大理城对他们是极罕有的,今番是他们获取战功的空前良机!巴奇并没有告诉他们,今次作战只是一个『试验』,这定会大大影响士气,怎么能说?
数位脚程较快的军士奔上城楼,随即一阵嚷嚷传入巴奇耳中:「不见了!凯特不见了!」「他刚刚还在。。。。。。快找!跑不远的!」「快去禀告巴奇将军!」
巴奇重重的『哼』了一声~竟扑空了?!
「到神殿去!我不信大理连神殿都不守了!」巴奇大吼道。
军士中较有岁数者,都有参与过十八年前老乌龟率军空城攻大理那一役。。。。。。
逍遥剑仙神剑开血路、女娲族裔显圣降甘霖的一役。。。。。。英雄圣灵传说犹存、无尘天蛇形影何在?他们更无所惧,依稀识得途径,便一路直闯向大理神殿而去。。。。。。没有李逍遥、没有女娲、也没有七绝剑,就不信大理还能搞出什么名堂来!
在快速行进的行伍之中,高壮魁武的巴奇依旧非常显眼。他伫足不动,忽地抽出倭刀,刀尖遥遥指向在高十余丈城楼上的诸葛静!
没有英雄、神灵,却有个天才军师!大理还是有名堂可搞呀!
「你不要惹火我!否则纵是教主有令,我也先将你抽骨剥皮,再向教主请罪!」巴奇没有说话,他忿忿不平地走了。但诸葛静听到了。诸葛静只是淡淡一笑,沈声自语道:「等你气到想抗令取我天赐之命时,恐怕你也没有那个时间和力气了。哼!今番且戏你一遭,待到灵山顶上,可要你与雷乌、喀鲁、阿沁还清杀我六位兄长、屠诛成都百姓的一笔烂帐!」
其实,南绍、牂牁军并没有滥杀无辜,但就迎春院那一条,上举四人便是在诸葛静手下死千次万次,也不算够啊!

巴奇因为对诸葛静多作了一个动作,落到了部队后面,他加快速度前进,在到达大理神殿的同时,也已回到了部队前头。
这时,他只能恨得咬牙切齿!
除了一尊巫后的石像立在阶级顶端的小平台上,整座神殿不见一个人影!
巴奇握紧了头,怒声咒骂道:「搞什么鬼。。。。。。那小子究竟搞什么鬼?!」他想回头揪诸葛静,理智告诉他不可以!教主的六张战帖有他一份,以自己现在的火气,一旦找上他,很可能下手不知轻重,这绝对不是教主所要的。
雷乌因为教主要求不伤君聆诗一根毫毛,可以放弃重创锦官、永安联军的机会,堂堂巴奇为何不行?
但三千将士开始喧哗了,找不到对手,就算占领了大理也不是完全胜利,因为大理仍保持了卷土重来的本钱。虽说两族在八年之间打了无数的仗,但几乎都是些芝麻蒜皮的小战役,根本连皮都没擦伤。占领大理的部队离开根据地太远,绝非有利状况!
三名分队长已无法竭止众将士的吵闹,他们纷纷跑到巴奇身边,寻求对策。
巴奇默然不语,这种状况是他始料未及的!
这时,一个年约十五、六岁,披着一头只及于肩下三寸、半长不短头发,长相几乎难辨男女的少年走上前来。
巴奇见了他,立时求救也似叫道:「仲参!你有法子吗?」
他便是将战帖送到诸葛静手上的小子,「仲参」这个怪词,似乎真是他的名字。
仲参看着巴奇焦急的模样,微微笑道:「将军已经找到对手了,何必苦恼呢?」
巴奇不禁怔了~四周空无一人,何来对手?
仲参知道巴奇是个直性汉子,恐怕不了解自己意之所指,当即朝巫后像呶呶嘴,道:「诸葛季云根本是个不足一哂的大白痴!他放任白族最崇敬的神灵不顾!只要将军破坏此石像,白族人不将他掏心挖肺祭女娲都难,怎可能再听他号令?没有军队,他就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绣花枕头,教主也会明白,这家伙根本不配做他的对手。届时,将军甚至可以向白族讨来诸葛季云,将他掀皮抽骨以泄恨,如此岂不快哉?」
巴奇听了,登时(炫)恍(书)然(网)大悟!原来最大的对手就在自己面前了!一念及此,他乐得哈哈大笑起来!
嘹亮的笑声,几乎传遍了整个大理城,三千军士一怔,即明白统师已有定案,随即又恢复纪律,现场除了巴奇的朗笑、狂笑,没有一点声息。
三位分队长自然也听到了仲参所言,再见巴奇如此反应,显然是赞同仲参的意见了!几乎是同一时间,三人一般叫道:「众军听命!将这破石像给拆了!」
三千军士轰然答应。但他们才踏出两步,巴奇一挥手,赫然叫道:「住!」
众人一愕,停了脚步,三位分队长更是如堕五里雾中。
但见巴奇一步步向前走去,上了梯级,离石像尚有四丈,他停在梯级之间的一块平台上。跟着,他从腰间抽出倭刀,右手持柄尾、左手紧靠刀萼,高举至右肩上方。。。。。。
巴奇要使出真空刃法的奥义『断岩剑气』了,南绍众人见状,均各摒气凝神观望着,心中满怀着兴奋与忐忑不安的情绪,莫不期望巴奇能一刀将女娲石像劈为两截。。。。。。
巴奇凝视着巫后的石像。。。。。。他曾见过巫后,那是小公主灵儿满五岁的庆宴,巫王和巫后、小公主混在族人之间一起享受平民的娱悦。当时他只是个八岁的小孩;他也见过长大后的赵灵儿,那是在老乌龟率军血战大理时,李逍遥断他兵刃后的惊鸿一瞥,当时他是个刚拿起兵器不久、血气方刚的年轻战士。
南绍和大理曾经和平共处、四境泰平;而今云南境内战乱不止、生民涂炭。
极美满与极残酷,直接关系人即是赵青儿与赵灵儿这对母女。。。。。。蛇妖母女!
没错,她们可能真的是神,巴奇也见过,那道五彩的光芒直射入天、十年没下雨的云南随即沐浴在一片甘霖之中。。。。。。大家都说是女娲显灵,或许真的是。
但巴奇更相信敕里、相信他们的教主!比起毫无依据的神迹,身之为人而其才几非人哉的教主,是更值得巴奇去信任的!
现在的拜月教众,人人都相信统合苗族才是长治久安、回复三十年前那一片太平景象的最佳途境。依赖神迹,终不可久!
巴奇一咬牙,手中刀刃斜劈而下!

诸葛静在城楼上见到巴奇领军直奔大理神殿,到达之后,南绍军杂杂起哄,接着四个人三前一后走到巴奇身边,很快便听到一阵朗笑,南绍军轰然蠢动,可马上又停了下来,巴奇独自一人向前走去,踏上梯级,在女娲神像之前停下脚步、抽出了亮晃晃的倭刀。
「哼~死人妖~你果然也来了!」诸葛静暗咒了一句,拾起脚边的红旗,朝神殿猛力挥动了几下。

巴奇倭刀未落,仲参已见着城楼上红影闪动,即低声向三位分队长道:「三位准备动手罢!」声犹未尽,现场有三件事几乎便在同一时刻发生了!
巴奇猿臂一振,真空刃气激射而出;半天里响起一阵吆喝喧哗,一支约二千人的白族部队自祭坛小路一线杀出,当头大将,正是阿奴!
三位分队长即欲喝令众军士冲锋向前,趁势一战!还未曾开得口,巫后石像却蓦地发出万丈昊光!
一闪而逝!光芒很快退去,众人双眼还在迷蒙,只隐约见得巫后像后出现一个半透明的影子,是个人,祂炯炯目光显得特别明亮、一身羽铠、神态傲傲然不可一世!只见祂手中斩魔刀轻轻一挥,刀刃穿透巫后像,劈向巴奇的真空刃气!
众人惊得呆了!一刀之后,神影消失,巫后像分毫未损!巴奇的『断岩剑气』竟被轻易一刀劈散了!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形?众人都愣了,傻傻地看着巫后像,心中的念头,就像刚消失的神影一样,存在、却很模糊。
「巫。。。。。。巫。。。。。。巫后娘娘显灵啦!」在一片尴尬的错愕中,阿奴欣喜激昂的声音首先响起,接着,吶喊声轰然大作,白族人欢欣鼓舞地挥动兵刃向南绍军杀去;黑族人恐惧惊慌、争先逃命!
而且这儿还不只两千军。。。。。。盖罗娇很快也领兵杀出,她和撒丝早就等在那儿了!
其实,当那三位分队长放言要拆毁巫后像,撒丝、盖罗娇便已按捺不住,总算是阿奴死命将她们拖住。。。。。。她不紧张吗?那是不可能的,她的心情绝对比盖罗娇和撒丝更要焦急万分,但她坚信,女娲有灵,绝不可能轻易被毁坏的!
而且,诸葛静该也早就料到这一点了才是。。。。。。大概。
终于等到了诸葛静挥旗的一刻,她迫不及待地当先冲出!但巫后不用她来救,女娲神灵,岂足自保而已?
盖罗娇只顾领军追击,根本没注意到巴奇留在原地看着巫后像,一动未动。
阿奴径自一步步踏上梯级,走向巴奇。
刚刚自祭坛小路行出的撒丝见状大惊,叫道:「阿奴,你要干什么?」
阿奴回头对母亲一笑,道:「没事啦!人皆知巴奇乃堂堂大丈夫,不会在这时候对我出手的。」说完,又拾级而上。
巴奇听到她的话声,回首望向阿奴,道:「你这么肯定?」
阿奴灿然笑道:「凯特说你是南绍最刚直、光明正大的硬汉,绝无可能干小人勾当。」
巴奇沉默半晌,问道:「女娲。。。。。。真的有灵?」
阿奴道:「你说呢?」
巴奇又静了下来。须臾之后,忽地呵呵笑道:「但愿女娲在灵山顶还会显灵,否则,凭一群凡夫俗子,抵得上教主一根手指?哈哈~你们自求多福罢!」又是一阵朗笑,阿奴觉得他是要笑去心里的恐惧。
巴奇一闪身,追向自己散逃的部队。
看巴奇离去了,撒丝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长气。
阿奴又踏上几阶,到了巫后像前,默默地跪下膜拜。
是啊。。。。。。南绍还有敕里,他和雷乌不出手,大理与南绍勉强算势均力敌。。。。。。王者将亲自出马了,大理的英雄、传说呢?

诸葛静见南绍军向南城门溃逃,随即将红旗向南门一招。
这是让尹思潜的部队动作的信号。跟着,他将眼光又扫回神殿的方向。
他看到了,包括武神现身,居高临下、一清二楚,而且还看到一些没有别人看到、也不应该看到的看到。
人会飞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即使轻功高明如喀鲁、他可以飞檐走壁、健步如飞,但也不能真的飞。诸葛静曾看到一个家伙会飞,可祂不是人,是妖怪,祂唤做『镇狱冥王』。
那。。。。。。现在这个呢?他。。。。。。应该是她,是人吗?如果是,为什么她会飘在半空中?离地总有十丈了!
诸葛静看呆了,她一头白发飘飘、一件大红镶白羽的披风也飘飘,可是她背对着诸葛静,完全看不到面貌。
不久,她似乎感受到背后有一道不寻常、也不该有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头也不回,飞快地凌空朝东逸去了。
诸葛静傻呼呼地望着。
真的是巫后显灵吗。。。。。。?

由于武神现身,巴奇一击失利,双方士气立判高下。对南绍军而言,女娲显圣降雨的往事在脑中闪过,他们逃命之余,心中深恐逍遥剑仙不知将自何处杀出催命了!
白苗族则是如有神助!一时不及阻止巴奇一刀,害怕巫后娘娘石像被毁的疑虑尽去,埋伏多时、早已按捺不住的亢奋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