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2部分

君临天下-第12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林月如可是胜出太出,她连出几招小擒拿手,李逍遥却是会拆不会使,林月如也觉得现下只是闹着玩儿,并非比武,也没出全力。李逍遥却仗着男子力大,伸手一拉,便将林月如扯到床铺内侧去了,又把身子紧压着她,不令她有空间反打。林月如也是缩着身子不动,过了会儿,反而觉得李逍遥压上来的力道略松了些,轻唤了一声,不闻答应,却听到鼾声渐响,竟似睡着了,不禁好气好笑。微微移动身子,想下床出去了,李逍遥此时伸手轻搂着她,呢喃道:「你能活着,真好。。。。。。」
次日一早,孟映谷带着李林二人回往苏州城。林家堡财多势大,他也不必像李家般要坐船便是找人顺路送往,随便花了几两银子,便雇了艘船往苏州去了。苏州城位于长江口,不似白河村犹须溯河一段,只花了约莫四五天功夫便到了苏州城港口。十九年未回此地,却是繁荣了许多,其中也算得是江少云十载廉政之功不小。南北武林二盟虽然式微,但林家是实力起家,不论是布匹、茶叶或是武器等,买卖都有相当收入,虽然承衔武艺者不多,毕竟仍是当地财主地位。走到了林家堡前,景致依旧未改,见了林月如呆立门前,孟映谷遂向李逍遥使了个眼色,李逍遥便伸手拍拍林月如背后。道:「大小姐?跨梁回家啦!再不进去,可要天黑了。」林月如低头不语,李逍遥看得不耐,伸手便拉着林月如入内,林月如自也由他拉着走。孟映谷赶在前头,走向大厅去了,家仆见了孟映谷回来,俱有招呼,但那些家仆鲜有在林家做上廿年的长工,便是有的,也不会在外庭,必是掌管各买卖行业事务,是以竟无一人识得李林二人。
进了大厅,一个苍老却又内力雄浑的声音响起:「映谷,你回来啦。」一眼瞥见孟映谷身后一男一女,还以为是两个关门弟子给捉回来了,定睛看了,不禁当场怔住。林月如不假思索,迎上便跪,低语喊了一声:「爹。。。。。。」
李逍遥仔细一瞧,座上之人正是林天南,只不过岁数已高,已是银丝满头,脸上皱纹密布,颇见风霜愁苦之色。本来修习内功有成者,老化得比常人慢些,此事李逍遥自所深知,但见了林天南模样,想来是近廿年来思恋亡妻女儿,以致身老体衰。
林天南一皱眉,道:「映谷,你没事带这两人来此做啥?」孟映谷一怔,本以为林天南见了女儿女婿,定然欢喜,遭此一问,竟然是无言以对。林月如也是愣了一下,又叫了声:「爹!」林天南站起身来,道:「哼!我没你这样的女儿。映谷,来者是客,带他们到西厢房歇下。」径自转入后进去了。
孟映谷心中突地一跳,略感奇怪:「西厢房?」只见林月如呆望着父亲身影消逝,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这情形可不在他预料之中啊!
李逍遥搀起林月如,道:「别跪了,人都走了,你再跪他也没见着啊。」林月如顺势站起,道:「孟师哥,我想去给娘的灵位上香。」孟映谷点点头,领着他们到灵堂,林月如给她亡母上了三炷香,直盯到烟尽香灭,才道:「孟师哥,你忙你的罢,西厢房我们自己去就成了。」
孟映谷摇头,道:「不成,我有事没想通,得问问你们。走,到厢房内再说。」带头走了。李林二人心中奇怪,但知道孟映谷绝不会没来由的说这些话,也随着他到厢房去了。
西厢内有房两间,孟映谷对着二门略一思索,便开了左首房门,李逍遥随即跟上。林月如又对着右首自己住了十八年的闺房发了会儿恺,这才进到左首厢房之中。
只见这房间四壁挂满书画,还吊着不少折扇,一房二用,尚有文房四宝置于窗边案上。林月如见了房中摆饰,心里一个念头升起,脱口便问:「二师哥,这是君师弟的房间?」孟映谷据桌坐下,点头道:「没错,这房间是聆诗的。」林月如又问:「那么,隔壁。。。。。。」孟映谷素知林月如心思敏捷,料想她已知情,便道:「是,原来你的房间,这十余年来,是小师妹住的。」
李逍遥也感奇怪,问道:「林家绝不会没客房,怎地岳父让我们来此住下?」孟映谷道:「我便是此事感到不解,但想师父他老人家必然不是矢口乱言,看看你们进了这房间,有没有感到甚么特异之处?」李逍遥想也不想,随即摇头,道:「这事儿我可不成。月如,你发现什么了吗?」
林月如也是摇头,道:「我对君师弟毫无了解,只来看看他的房间,实在不能看出什么。孟师兄,我们去我。。。。。。小师妹的房间看看好了?」孟映谷道:「纵是师妹,但她女儿家闺房,她人不在,我一个大男人要入内,总是觉得不妥。」李逍遥笑道:「是两个大男人,不怕不怕,走吧!」拉着孟映谷,起身便行,孟映谷也由他拖着,林月如走在后头。直到了林婉儿房门外,孟映谷才甩脱了李逍遥手,道:「不如月如自个儿进去罢!你比我们俩聪明得多,你若看不出什么端倪,那咱俩个大概也就看不出了。」李逍遥却摇摇手,道:「孟大哥你这话就不对了,常言道『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咱们一道儿,总比月如独个儿动脑筋强。」说着径自推门入内。孟映谷尚未反应过来,林月如也推着他,道:「还看什么?进去罢!」
到了林婉儿房中,林月如环顾一看,摆饰几乎与十九年前,全无改变,也不过就是衣橱子略大了些,显然这小师妹对衣着甚是重视。孟映谷顺着林月如眼光看去,道:「小师妹很爱干净的,一天最少定要沐浴更衣一次,只不过她的衣饰虽多,花色却是相差无几。」林月如点点头,看壁上挂了些个如意绳结及锦囊,想起小师妹的自称,问道:「孟师哥,那些莫非是?」孟映谷道:「是啊,那些都是小师妹自己做的。她手工倒巧,拿起针线,浑不似个千金小姐,比一般农家女子还贤淑呢。」李逍遥笑道:「咱们大姑娘最会的便是做饭了,拿起锅铲,比客栈饭馆的厨子还厉害呢!」林月如啐了他一口。原来林月如虽然出闺门之前,鲜有机会主于煮食,到了李家之后,却发现自己于烹煮甚有天份,此时却给李逍遥拿来取笑。
林月如也不多理他,见此房内亦同于君聆诗房间,也置案、置文房四宝,不过笔、砚、墨等都没有君聆诗的整齐讲究,便说道:「想来这小师妹书写功夫倒是及不上君师弟了。。。。。。也真不枉他名字有个『诗』字呢!想来他文采不错罢?」孟映谷道:「这你料的真是不错了,聆诗允文允武,比起咱们粗俗武人,自是胜之多矣。不过贪多嚼不烂,纵然他生来聪颖,文采比起文人,尚有不及,武艺相较同辈武子,也不过中等程度,倒不如是专精一门的好。」
林月如点点头,见案上摊着张纸,似有图案,便走近观看,原来是画着一柄兵刃。初见了尚无什么不对,但仔细一看,不禁『咦』了一声,孟映谷和李逍遥心中奇怪,也都过去看视,哪知李逍遥一见此图,也是惊异莫名,叫道:「这把剑明明便是。。。。。。」

双辔并骑走在道上,君聆诗一看周围景象,左有小丘、右有稀林,忽然倒觉得颇似传说中卧龙先生初战之地的博望坡了,算算行程,如今该是在郑县附近,心中一个念头升起,勒马不前。
林婉儿见君聆诗停了下来,便也定缰,问道:「你干嘛又不走啦?」君聆诗道:「我们转向西南走好不好?」
林婉儿道:「西南?干嘛?不是说好要溯黄河入渭水的吗?黄河在北边耶,你该不会弄错了吧?」君聆诗摇头,道:「我想先另去一处,再转往京城去。」林婉儿道:「你要去什么地方,也先说来给我听听,中国这么大,西南方也有很多地方能去的耶。」君聆诗却没说地名,反是缓缓唱了首古老民谣:「步出齐城门,遥望荡阴里;里中有三坟,累累正相似。问是谁家墓,田疆古冶子;力能排南山、又能绝地圮。一朝被谗言,二桃杀三士;谁能为此谋,国相齐晏子!」
林婉儿听了,瞪他一眼,道:「我是没你有才华,这『梁父吟』却还难我不倒,不过你唱这做啥?」君聆诗摇头晃脑,似在品味『梁父吟』的词意,说道:「梁父吟是因谁而成名的?」林婉儿『哼』了一声,道:「考较起我的才学啦?可不是诸葛武侯么?我晓得你打心底崇拜他,这又有啥关联?」君聆诗一笑,道:「难得有机会来到这儿,向西南约莫百里就是南阳地界,我想去那『卧龙岗』看看,你说好不?」
林婉儿道:「凭什么要我陪你去那卧龙岗?当你的看门童子,待皇叔到了,再说你云游去了不成?」君聆诗笑道:「自然不是啦,你大小姐一个,怎可能当什么童子~要当也是我当才合理不是?」林婉儿扁着嘴儿,道:「你少拿我取笑,我不允了你去,我不信你敢丢我一个儿!」君聆诗摇摇头,道:「我自然是不能放你独个儿乱跑,不然只怕你还安然无恙,遇上你的人们可大大不妙。」林婉儿脸色一变,道:「你说这什么话?似乎我净是干坏事来着啦?我真不允你去啦!」
君聆诗吃惯了这套,笑道:「咱们又不是不认识,有几两本钱各自知道,这脾气用在别人身上,或许收效,我却晓得你定然不会不允的。」林婉儿也笑了,道:「我也知道,如果我现在放缰北去,你一定会跟上的。而且,你身上没带够盘缠。」说着却调转马头,道:「你晓得路吗?卧龙岗长什么样子啊?」君聆诗道:「不晓得路,问出来就成了,想当年刘皇叔也是一路问到草庐去的不是?长什么样吗?我没去过,也说不上来,待到了那儿不就见分晓了么?」

敕里脸上神色奇特,一时不知该喜该忧,原来他接到报告,李逍遥、林月如已随孟映谷出发前往林家堡去,若是出了什么变故,致令段钰璘几人在到达京城之前便给追了回去,那就大事不妙。但是敌人集中之后,自然也容易观察许多,倒可省了喀鲁不少功夫。不过此事是好是坏,也不能太早下定论,但愿那几个小鬼,是早到一天算一天了。
安庆绪忽叫人来召,敕里随即依命前往。到了安庆绪房里,只见他正在磨剑,看到敕里进来,招呼道:「教主请坐。」敕里坐下之后,道:「小将军如是悠哉,谅必都准备好了?」安庆绪一笑,道:「哪有什么好准备的,也不过就像现在这样,磨光了我的剑,好砍那最后一下便了。反正你们一出手,那老贼哪里跑得了?」敕里点头,道:「那倒也是,不过段钰璘在大理住过一段时间,莫说阿沁、喀鲁等都不在,无法见机行事。便是在的,我们也势必不能露面,那一对师兄弟自命清高,怕是不会和咱们合干这种勾当,大概也不会准他们两个徒弟参与,到时候还得看小将军与卢光道长的配合够不够利落了。」安庆绪笑道:「放心罢,没问题的。对了,你说到不在两字我才想起,久没见冯经褚习了,他们去了哪儿?」敕里道:「我问过卫峭和陈料,他二人却推说不知,这我的确是不晓得了。」安庆绪道:「那也罢了,待姓段的小子来京,你要记得莫给他们被见着了,免得他们那些没大脑的坏了事。」敕里笑道:「那是自然,包在我身上成了。」 
第六回 藤儿东京奏玉笛 |5|6| 
江闵湘屈指算来,离家也已有经月有余,除了在扬州城略有耽搁,一路上倒也是算风平浪静。原本她和江闵岫好歹也是家财万贯、锦衣玉食的,起居饮食虽不至于处处都要人服侍,但要他们自己去打什么洗脚水之类,却也是难能办得,也总不能让段钰璘或李忆如去做罢?幸得藤儿久经姬三娘调教,行止甚是有方,独个儿就照料得四人无微不至。倒是徐崎当惯了乞丐,要人服侍反而不惯,许多杂事仍是自己打理,不过同时也代表他对于衣着、沐浴等节不甚重视,段钰璘等四人多次又劝又请,他大概是习惯使然,当天做好了,隔天却又忘了。后来却只需藤儿出马,她不过说句:「公子,沐浴更衣了。」常常便吓得徐崎退避三舍,连道:「我自己来就好!」逃命也似的乖乖照做,常惹得四人相顾莞薾。
这天在路旁小店用了午膳,江闵岫道:「我们也出来很久了耶,阿崎,你晓得这儿是什么地界?」徐崎略一思索,道:「走了这些日子,一路上无岭无陵、又已过了淮水,若不是在鲁南,便是近于开封。无论如何,要往京城,总是该转向西走了。」江闵岫『嗯』了一声,道:「你知道的倒清楚。璘哥,咱们这会儿要直趋入京,还是再找个地方落落脚?」段钰璘看了众人神色,道:「先问清楚了,现下若在鲁南,咱们便到济南城去、若在淮北,就到洛阳。」江闵岫甚是喜欢,招来伙计问了,原来已近周家口,此处向西北约两百里,便到洛阳。既定了目的,众人餐毕,便又出发。
冯经褚习二人正好却在他们一行走了之后,也到了这野店来。冯经吃没几口面,便向褚习道:「褚兄弟,咱们会不会走得太慢了些?」褚习徐徐的道:「不急,他们一班娃儿,谅必路上贪玩,说不定咱们还追过头了也不一定。」冯经道:「从这儿算,约莫已是从扬州入京的一半路程,这样来得及么?」褚习一笑,道:「自然来得及,若是运气好些,算算日子,约莫这两天入了洛阳城,说不定便能撞着他们。娃儿爱玩,见了大城还怕他们不想多留几天么?」冯经一想也是,又低头吃面。
到了第四日上,这八人前后入了洛阳城内,时刻也已近傍晚,各自觅了客栈歇下。好巧不巧,这客栈二楼的客房是成『凹』字形排列,江闵岫要了三间房,在左侧内里;冯经褚习要了两间房,却在右侧内里,正好对面而居。不过这日晚膳时,因为两侧各有梯级,用膳时间又不一,竟没碰上。

入洛阳第二日,也各自在城内游走着,但洛阳城乃大唐东都,市容繁盛。这日逛在路上,又是叫冯褚二人捞了个空。
每当用膳之时,藤儿初时都是侍立一旁,总是江闵湘、李忆如等坚要她坐下同用,每次要徐崎一同相劝,他却搔首弄耳,无以对之。藤儿却说:「主人用饭,奴婢站在一旁,原是该的。」只弄得湘如无法可施。总算是徐崎鼓足了勇气,说了一句:「你。。。。。。我让你也坐。。。。。。」这才是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