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23部分

君临天下-第123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旁儿的丐帮弟子们俱是一怔,徐乞瞥了他们一眼,他们便又开始继续工作。
「长老,你怎么不说了?」徐乞轻轻推了商长老一下。
商长老身子微微一抖,哂笑道:「失。。。。。。失态了。。。。。。是李姑娘吧?老儿生平第一次见着女娲,难免有点惊讶。。。。。。」跟着,他清清喉咙,续道:「在十年前,李逍遥并未在江湖上行走,这木剑的来源便可以缩小了,于是老儿便到他的故乡~余杭镇去打探消息。果不其然,有一个名唤张四的渔夫说,他十年前曾送李逍遥到仙灵岛去,回程之时,李逍遥身上便少了一柄木剑。于是老儿找了驾舟技术高超的弟兄,想到仙灵岛上去探上一探。。。。。。」
「那。。。。。。然后呢?」李忆如急急地问道。
商长老摇摇头,道:「老儿上不去,仙灵岛附近暗礁太多、风浪又大,还有多处的暗流漩涡,老儿和几位弟兄撞烂了好几条舟子,根本没法接近仙灵岛百丈之内。」乍见李忆如失望的表情,又道:「不过,至少可以证实一件事实~这木剑柄,当是出于仙灵岛上。」
徐乞看着手上的木剑柄,递给了李忆如。
李忆如紧紧将剑柄握在掌中。
是什么人可以上到仙灵岛,取得这个木剑柄呢?
渡海不可行,难道那人会飞吗?

李逍遥微微一愣。。。。。。他想着自己在哪里。
是一片树林中,身边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但没有太大意愿去搞清楚那是谁。
有一股很淡很淡的香味传来。。。。。。李逍遥呆住了,这味道似极遥远、却极亲切。。。。。。是闻过的味道,一定是闻过的。。。。。。在哪儿呢?
「仙灵。。。。。。洞天。。。。。。水月宫。。。。。。?」李逍遥喃喃念着,念着一个他非常非常熟悉的地名,生出了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
水月者,假也,水月宫,岂非假宫?
等等。。。。。。假的?难道他所做的一切、所遭遇过的一切,都是假的吗?被耍了?狠狠地耍了?
这一耍,夺走了他的所有、也让他从此放弃了自小憧憬的大侠梦。
但若是假的,这股香味又是怎么回事?它不像是假的!
但若是真的,又有什么证据?
李逍遥似乎找不到,不像真,也不像假,连自己的眼睛都不可靠!
是假的吗?不!绝不!人连自己都不相信,还有什么可信?
人影一晃,香味愈接近了。
「不。。。。。。不。。。。。。不会吧。。。。。。」是不可置信吗?是的,不敢相信她会这么忍心,会忍心让自己想了她十八年,忍心让自己日日心神煎熬!
到底是真,是假?
这不重要了!眼睛告诉他是真、鼻子也告诉他是真,要相信自己啊!
叫她一声吗?要叫她一声吗?要!为何不?!
距离太远了,想接近一点、想真切一点,但脚却生不出力气;想喊得大声一点,就算从此便哑了也没关系,可喉咙却给卡住了。
心里有太多太多不解、太多太多埋怨、太多太多想念,可那些似乎都不重要,只想好好地唤她一声,抱一抱她、抚抚她的头发,很自然、很真实地。。。。。。
再接近些。。。。。。再接近些。。。。。。但为何这不中用的腿没有力气呀!?为何平时响亮之极、多话到惹人嫌的喉咙出不了声呀?!
「咿。。。。。。唔。。。。。。」
你笑了,笑得像以前一样,笑我为何还是这么急性子、这么容易激动。。。。。。
你知不知道,我想你这个笑容,想了十八年呀!
「灵儿!」
力气出来了,全蹦出来了,我跑得动、喊得出声了!
该做什么?需要考虑?当然不!
想要多说几句话,但发现没有念书实在是大大的失算,心里竟没有一个词可溜出口中、可以好好形容一下我现在的心情哪!
我只想抱抱你,让我好好感觉一下,这是真的,我没有被耍,你那么善良、那么真实,怎么可能耍我?
距离很快拉近。。。。。。轻功好不好已不重要了,至少我能正常的使唤我的腿!
「我。。。。。。我好想你!」
这是最直接的一句话了!我再也没有什么想要说的!
铮然一声,相隔仅有咫尺,却有一道银光在我俩之间唰然自天贯地!
老天要将我们分离吗?祂不准我碰你吗?
等等。。。。。。「无尘剑?!」
怎么回事?无尘剑为什么会在这儿出现?它不是该在灵山顶上吗?
剑旁有一截被削断的刀刃。。。。。。
「啊。。。。。。你。。。。。。灵儿。。。。。。为什么。。。。。。?」你的手上为何拿着一柄苗刀?你为何要用武器对着我。。。。。。这不合理。。。。。。太不合理!
「李逍遥!你醒醒!她不是灵儿!她不是你的仙女!看仔细点,是假的!」
无尘剑会说话吗?我怎么感觉到它在和我说话?
「胡。。。。。。胡说!没有假的!我相信这是真的!」
明明就是灵儿,怎么会是假的?但灵儿又怎会想要伤我?
到底怎么回事。。。。。。谁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懂啊!!!
「李逍遥,不要怀疑我!她不是灵儿,是阿沁!敕里派她易容扮成灵儿来刺杀你的!你的仙女没有背叛你、但她现在不在你眼前!连我都不信,你干脆撞豆腐自杀!你这个猪脑袋!」
「呃。。。。。。呵哈。。。。。。」无尘剑怎会这么霸道?这未免太可笑了。。。。。。
哎。。。。。。不太对。。。。。。这声音好熟啊。。。。。。是不是在哪里听过?
「白痴!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我是谁!我叫你睁眼啦!还呆着干嘛?」
睁眼?我不正睁着眼吗?ㄟ~灵儿呢?
不对!我何时将眼闭上了?

「王八蛋!大智障!我叫你睁眼听不见是不是?欠揍!」林月如大嚷着,反手来去便甩了李逍遥两个耳光。
「林姑娘,你怎么。。。。。。」
「喂!我告你伤害罪喔!你打这么用力,我也会痛耶!」
圣姑话才讲了一半,当场呆了,跟着,哈哈笑了起来。
麒麟老人呼了口气,抬起头,将角从李逍遥身上移开。
林月如戟指骂道:「我当你是死人,死人是没有人权的!」
李逍遥叫道:「我哪里有死?现在不是好好的在这?」
林月如放下了手,呆呆的看着李逍遥,也笑了。
「一会儿生气、一会儿又傻笑,我看疯子才没有人权。」李逍遥跳下了床,一眼瞥见床边一身红衣、红发红须又长着一对角的老人,愣了半晌,才惊叫道:「麒麟前辈!」
麒麟老人哈哈一笑,道:「再让她捅你一刀,你的人权真的会从此消失。」
李逍遥微微一怔,在床沿坐下了,默然须臾,道:「。。。。。。真的不是灵儿?」
麒麟老人道:「当然不是,我认识那么多女娲族人,从未有如此无情无义的,我未曾实际看过刺伤你的那人,但也可以肯定,她绝不是你老婆。」
林月如此时也自衣袋中取出阿沁的香囊,递到李逍遥鼻子前,半晌之后,道:「这味道你觉得怎样?」
李逍遥轻轻取过香囊,凝视良久,道:「这是阿沁的吗?」
林月如道:「怀疑啊?我去长安一趟,找敕里和阿沁,就换回这东西。这是凯特做的,他以前和阿沁认识,曾将制法教给她。」
「凯特。。。。。。嘿~大理毒王吗?好本事。」李逍遥将香囊收起,道:「你没事吗?敕里没对你怎样吧?」
「没。。。。。。我很好,只是累了。谁叫你这大白痴一睡不醒?」林月如不悦道。
李逍遥微微一笑,道:「那么,你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了。动嘴花不了多少精神吧?」
林月如道:「别一次问太多就好。」
李逍遥笑道:「放心,只有一样。那无尘剑是你吗?」
「这问题,老太婆来答罢。」圣姑发话道:「在你身受重伤、阿奴背着你赶回大理同时,林姑娘的天灵被巴奇以刀柄砸中,造成真气溃散。后来,有一位高人自称南宫寒,自镇狱明王处取来无尘剑鞘,让金翅凤凰以金罡珠中储存的无尘天气灌入林姑娘体内,她现在才能和你说话。大致上便是这样。」
李逍遥微微一怔,又问道:「那。。。。。。你还好吧?」
林月如绷着脸,道:「你说只问一个问题,这是第二个,我拒绝回答。」
李逍遥笑道:「第一个又不是你答的,不作数吧。」
「好啦!败给你了!」林月如道:「好得很!如果你现在有胆和我比试比试,我一定打到你屁滚尿流!」
「现在?你不会打到一半睡着吧?」李逍遥哈哈一笑,呼了一口气,道:「里头药味好重,我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我也要走了。」麒麟老人道。
「这么急?不多坐一会儿?」圣姑留客了。
麒麟老人尚未回话,先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道:「不了,这儿太冷,我流鼻涕,都快感冒了,还是先回我的狗窝正经。」
李逍遥道:「前辈,有机会再去拜访你好吗?」
麒麟老人道:「那大可免了,你要是热死在里头,我可赔不了大理、也赔不起女娲一个逍遥剑仙哪。」
圣姑双眼略略张开了些,话中有话。
若女娲已与水魔兽同归尘土,祂何必赔给女娲?
但她没有点破,李逍遥与林月如也没有听出其中含意。
麒麟老人打了个哈欠,拄着拐杖,径自去了。

李逍遥走到屋外,做了个深呼吸~真的是躺了太久,全身的筋骨都不对劲。
缓缓踱步至稀林深处,便垂首而立,再无丝毫动作。
诸葛静已到了他身前丈许处,他仍然没有反应。
谢祯翎距离稍远,看着两人默然对立。
李逍遥呆立半晌,这才伸手抽剑。木剑。
高举木剑过顶,动作极缓极缓,不像是练剑。
一股宏大气息倏地爆发了!自剑尖、剑刃、剑身奔腾而出,四周枯叶乱飞、枝桠抖动,诸葛静的鹤氅已被激得高高扬起,他竟感觉连身子也站不稳!
李逍遥似无所觉,径自将剑身缓缓下压,一股气愈来愈沈、愈来愈重。。。。。。咕咚一声,诸葛静竟已跌坐在地,他的呼吸窒碍了,这一股气,绝非他承受得起!
即如阿沁遇到敕里施用『五气朝元』时一般,谢祯翎按着自己的头发和外裳,极其困难的、只能用眼角余光看着李逍遥。
李逍遥持剑的右臂青筋暴露、全身已被汗所浸湿,仅此一式,也要耗去他偌大体力呀!
咬着牙,继续下压。。。。。。他从来未曾将此招使全过,十八年前至今皆如是。。。。。。当日在林家堡与孟映谷比试时,即使林天南不出手干预,李逍遥自亦无力再撑。
难道,这天下第一剑式,只历一代,就要失传?
李逍遥不甘心!他想用这一剑,狠狠地劈在敕里身上,才能泄心头之恨哪!
他污辱了灵儿!污辱了他们之间最真实的感情!
同时,也让李逍遥深深体会到自己的不堪!实在太愚蠢了!竟蠢到会去怀疑灵儿?
活到现在,究竟是为了什么?李逍遥,你这混蛋,竟连自己生存的意义都想否定,你白活了,真的白活了!
「喝啊啊啊啊~~~~」
李逍遥猛地一声大喝,再将手臂压下去!
数道气劲倏然贯至,击在木剑之上,李逍遥一愕之余,立足不稳,向后踉跄数步,跌坐在地。
诸葛静忽觉下沈的气息散去了,嘶声地喘息着。
「哇咧OOXX。。。。。。差点就没命了。。。。。。」诸葛静自嘲地笑道。
林月如走近前去,捡起木剑,抛给李逍遥,道:「你是不是嫌力气太多?」
李逍遥略向后移身,倚在一株树上喘了几口气,才道:「我只是想活动一下筋骨,来到这儿,总不可能让我轻轻松松的躺着吃、站着睡,当老太爷吧?」
林月如冷哼一声,道:「你当我的智商和你一样吗?喏,这是阿沁送来的,看看。」说着,她将一团揉乱的纸团抛到李逍遥面前。
李逍遥捡了起来,轻轻将它张开。
他一愣之后,不禁大笑道:「好!好得很!这样好得很!」
林月如道:「你这么有信心?」
李逍遥一耸肩,道:「你这样觉得吗?我可没信心得很哪!他既身为云南王,又是拜月教主兼大祭司,不该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家伙。」
林月如一笑道:「只说他上得了台面,是肤浅了些。」
李逍遥道:「随便啦。我肚子饿了。」
林月如道:「不干!你不是说要让我好好休息?」
李逍遥笑道:「你已经休息完了不是?不然干嘛跑出来?」
林月如『哼』了一声,满不情愿地回转进小屋中。

诸葛静这时才走到李逍遥面前坐下了,嘻然道:「逍遥剑仙,欢迎归来。」
李逍遥凝视诸葛静半晌,才缓然言道:「有事吗?」
诸葛静道:「是有,过两天再说。我问一句废话,听你方才所言,你会赴战吧?」
李逍遥淡然一笑,道:「会,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这一句话,说得轻描淡写,传到了谢祯翎耳里,却令她生起一阵股栗。
李逍遥这是下定决心,不诛敕里誓不休了!
诸葛静却只是呵呵一笑,起身离去。
雷乌啊雷乌,你这场前哨战,恐将要全军覆没了!

麒麟老人走在神木林中,忽然停下了脚步。
一头白发的女子出现在祂眼前。
麒麟老人轻轻一叹,道:「逆天行事不可久,你又衰老了一些。」
她微笑道:「只是外表老,没有麒麟爷爷的智慧与经验也没有用。」
麒麟老人道:「何必勉强自己笑呢?你有什么发现?」
「没有。。。。。。但有种很不妙的感觉。」她咽了口唾沫,道:「我感觉到。。。。。。忆如她。。。。。。变了。。。。。。」
麒麟老人眉头一皱,道:「这世上,不会同时有两个神族族裔。。。。。。天界判定你已经死了,这样一来,如果你又出现,那些自以为是的笨蛋为了证明祂们没有错,会让你们其中一人真正消失。。。。。。」
她咬着下唇,无言以对。
麒麟老人道:「如果是我,会开始后悔这十八年没有去陪他们。。。。。。现在说这些没有用。李逍遥已经决定赌上一切了,不只是敕里、南绍、镇狱明王,为了你,我想他会愿意与整个天界为敌。如果这种事发生了,我只能告诉你,他力尽战败的那一刻所代表的不只是死亡,恐怕六道轮回中,不会再有李逍遥的存在。」
她打了个颤,握紧了拳头。
为什么祖先们要救她呢?就让她和娘亲一样,不是一切问题都没有了吗?
「如果。。。。。。我真正死了,是不是就都解决了?」她问道。
麒麟老人点头,又道:「我奉劝你打消这种念头,你死第二次,他也会跟着你死第二次。我从来没有遇到心碎两次还能维持精神正常活下去的人类。」
她的呼吸,变得好浊。
哀,莫大于心死,她怎能忍心呢?

李逍遥回进小屋中,林月如不屑地瞥了他一眼,道:「先去洗个澡吧,你身上都快发霉了。」
李逍遥拉开衣襟,低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