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24部分

君临天下-第124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李逍遥回进小屋中,林月如不屑地瞥了他一眼,道:「先去洗个澡吧,你身上都快发霉了。」
李逍遥拉开衣襟,低头朝自己身上嗅了嗅,忽然感到一阵恶心~他咳了几声,笑应道:「遵命!」便向小屋后院走去。
林月如在滚沸的开水中洒下些米粒,盖上了锅盖,一回头,圣姑正望着她。
林月如一瞥头,道:「婆婆,你知道镇狱明王怎么了吗?」
圣姑轻叹口气,道:「我想,祂应该很好。」
「混蛋。。。。。。」林月如暗咒了声,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
如果镇狱明王没事,没有赵灵儿在,光凭自己和逍遥,可以打败祂吗?
祂一身钢筋铁骨,可以说武器在祂身上没有太大作用,如果不懂仙术,取胜的机会似乎是渺茫了些。
或许五象法术不只是女娲才会,但要将五象法术发挥得淋漓尽致,恐怕也只有天生神性、灵力高绝的女娲一族才有这个本领。
如果不是女娲,一般人的法术威力,怕也是对镇狱明王没有太大威胁的。
还有敕里。。。。。。目前为止,毫无弱点的王者。。。。。。不来则已,若是不幸镇狱在灵山一战同时出现了,该怎么办呢?
林月如心里,感到非常非常的不妙~两者任其一人,可说已是无法应付,一次两个,哪有胜算?
镇狱这家伙,怎么命这么韧哪?
林月如摇了摇头,不觉一叹。
「你叹什么气?」李逍遥用干布擦着头发,走了过来。
林月如道:「想到镇狱还没挂,当然要叹气。」
李逍遥哈哈一笑,道:「手下败将,想祂作甚?反正现在祂已不算神了。连天界都不管祂的死活,有什么好担心的?」
林月如又一叹,道:「你想得太简单了。」
「或许我是想得比你少一点,不过。。。。。。」李逍遥微笑道:「我才不管是什么玩意儿,反正谁挡我的路,便让他消失,不是很干净利落吗?」
林月如点点头,她懂李逍遥的意思。
敕里让阿沁扮成灵儿,已经触犯了李逍遥心中不可侵犯的圣境,这个梁子结大了~若李逍遥不赴战则已,否则只要让他见到敕里,不拼个死活是决计不会罢休的了。
大理已夺去了李逍遥的挚爱与他多年的梦想,他不怕再赔上任何东西。
林月如想告诉他,你还拥有一些,不该这么轻易将生死置之度外。
但她还是紧闭着嘴,她很明白,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的。

次日一早,诸葛静便带着谢祯翎出门了。
他要现地勘查地形。毕竟第二战的对手是拜月教副座雷乌,可不比巴奇那个莽汉,他再过份的自负轻忽,绝对不好玩。
再怎么说,雷乌也是和敕里堂堂正正一决胜负过的角色哪!
诸葛静的第一个目标是大理城,和以往一般,门外的守卫见了他,便毕恭毕敬的躬身行礼,诸葛静亦一如往常,大摇大摆的走进城内。
谢祯翎只是挽着他的臂弯跟着走,对她而言,世上的争斗没有太大意义。
诸葛静一径朝宫舍行去,他要找撒丝借马。这次他预计将战场开辟在城外约二十里处,用走的似乎是太浪费体力了。
撒丝见了诸葛静到,立即起身相迎。她真的很看得起这一个年青人。
但话说回来,现在的大理,谁不尊敬诸葛静?
诸葛静只是微微一笑,丝毫不觉受之有愧,径自言道:「族长,我想和你商借一匹良驹,今天我打算到城北去看看风景。」
「那有什么问题!军师到马舍去吩咐一声就行了。」撒丝很豪爽的答应了。军师要借马,当然一点都不值得犹豫。
但她马上又接了一句:「诸葛军师,你有得到消息吗?雷乌已经发兵朝此而来了。你有没有什么对策?」
诸葛静呵呵笑道:「管他的,反正今天我要出去逛逛,谁也阻不了我。雷乌何足道哉!等他到了再论军情也不迟。」
谢祯翎看了他一眼,嘴角不禁露出微笑。
诸葛静唬得撒丝愣在当地,径已去了。

诸葛静到马舍选了匹好马,他不懂箭艺,但相当擅长马术。
直出到大理城外,他扶着谢祯翎上了马,自己牵着辔绳在前走着。
又行出数里,谢祯翎才问道:「你不觉得这样过于言行不一吗?」
诸葛静道:「难道你觉得我会是个诚实的小孩吗?」
「我看也不像。」谢祯翎笑道:「不过,我怕有一天你把这一套用在我身上,我恐怕看不出来。」
诸葛静道:「我不这么认为。你从小接触过的人少得可怜,所以你没有受到太多的阴谋诡计影响,不管看到什么人,你不会用反面的想法去看这个人。你用直觉去感受一个人是真是假。如果你有这种天资,那么,你的想法与实际是不会相距过远的。我举个例子,你不是一看到我,知道我姓诸葛,便看得出来我很擅长兵法吗?」
谢祯翎瞥头一想,道:「那是巧合吧?我只是刚好这样觉得而已。」
「那是因为你没有经验。」诸葛静道:「其实你这种天赋有一个很简单的词可以解释,便是『识人之明』。」
谢祯翎微微一笑,道:「我被你说神了。」
诸葛静道:「你要说我自圆其说也成,我只是这样认为而已。」说着话,诸葛静也一直不断的向四周张望。
他在记忆此处的地形。对雷乌而言,他不惧任何的计策,只管一路向前,如果战力不比他强大,是绝对挡不下他的。
至于要用什么方法,诸葛静已暗暗下了决定,直到林月如归来、李逍遥苏醒后,就更笃定了。
谢祯翎没去吵他,也不会觉得无聊。
或许她从小就没有什么自我意识,只是活一天算一天罢了。
又向前走了近一个时辰,诸葛静一边看着,忽然说道:「这一次打完,我就不打了。我要回成都。」
谢祯翎眉头一皱,道:「大理会放你走吗?」
「会。」诸葛静自信地笑道:「南绍已灭,他们没有外敌了,要留一个军师,也没有什么用,只不过是一个米虫而已。」
谢祯翎笑道:「呵~你好嚣张喔。」
「不得不啊~如果连一个军师都没有信心,那么就不用再打下去啰。」诸葛静道。
他仍自走着,走了很久、很久,保持着沉默。
谢祯翎伏在马颈上,闭起了眼。
诸葛静回头,翻身上马,让谢祯翎靠在自己的肩上,一手抓着马缰,任牠恣意前行。
马蹄达达,风声呼呼。
他双眼注视着前方,但无神。
谢祯翎忽然梦呓般喃语道:「我想。。。。。。去看那株梧桐。。。。。。」
诸葛静没有说话,调转了马头。

诸葛静和谢祯翎都没有注意到。
他们走他们的,不远处的乱石堆后,躲着一个人。
他冷冷一笑,喃语道:「诸葛静。。。。。。任你天纵英才,这次我绝对要你生不如死!」
一晃眼,他走了。
仲参。

姜婉儿停下步伐,略事歇息。
毕竟是绝顶,她抬头一望,穿入云层的山巅仍然遥不可及。
她眺目四顾,底下一片云烟缭绕;忽闻数声鹤唳,十余只丹顶鹤破空而下,在峻岭山涧中穿梭来去。
「绝巅破云鹤唳响,当时以为是仙乡。。。。。。」看着彷佛浮在云烟中的山峰,姜婉儿喃喃念道。
她的身体忽然觉得有些悸动。
是织锦吧,她应该觉得很遗憾。
为了让君聆诗可以行向属于自己的人生,她只好让自己消失。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③üww。сōm快、这么突然。
姜婉儿伸掌轻轻压着自己的心口。
「织锦,你知道吗?我认为你失算了,有你的人生,才是他要的人生。」 
第五十三回 军师定计诱副座 |5|6| 
「你知道忆如的娘亲为什么不在?我告诉你,是为了大理战死的。。。。。。我和逍遥都不是吝啬的人,但这种付出,我们不要,再也不要了!所以,我和逍遥宁可自己到大理去,也不愿意忆如再涉足那个地方一步。。。。。。大理人根本没有把女娲当人看,他们把女娲当神,而神就应当大义凛然,为了黎民苍生,就算要丢了性命,也不该皱一皱眉头。。。。。。」
段钰璘猛打了个冷颤,惊醒过来。
他身在大理东北五十里的一处树林中。由于连日赶路,身体的疲乏已到了极限,原本只是想小憩一会儿,却不经意的睡着了。
睡得很沈,也睡了很久。
原本该是个好眠,梦中,却响起林月如曾说过的话,是大理人对待『女娲』的态度。
为了大理,女娲活该?
麒麟老人有对他提过,女娲身为大理之神,为大理牺牲奉献祂们的一切,已是不可抗拒的。
这是一种轮回,天命的传承。
段钰璘心中有了疑问,但他没有向麒麟老人征询。
那么,完全没有接受过有关大理的一切,一点都不像女娲的女娲也是吗?灵力尚未开通,她有能力承担大理的兴衰之责吗?
他站起身,继续向大理行去。
或许,他执意要回大理,并不完全是为了大理。
他想起这个问题,是为大理的安危、还是女娲的安危?
没有意义的牺牲,又何必呢?
可能不会、也不明白自己心里有什么想法,不过若他日后再也吃不到每顿早餐的小鱼干和冷稀饭时,他也会开始怀念在余杭那段平和的日子罢。
失去的,才珍贵,由此,人类堕入可悲的轮回。

李忆如和婥儿上了轿,徐乞留下八位丐帮弟子轮流抬轿,大摇大摆地直朝大理行去。
经过建宁城时,城中守卫的士兵并没有阻挡他们的前进。
婥儿将布幕放下,坐回充当为椅的横木上,道:「还剩七天。。。。。。雷乌也出兵了。这里也没有必要再下什么禁令。」
轿外步行的徐乞道:「这是理所当然的,接下来这段时间,会经过建宁向南去的,大约也只有敕里发帖约战的数人吧。。。。。。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们一件事。在永安的时候,我在城外的破庙看到几个苗族的女人,问了几句,原来她们是要来找李忆如到大理去的,我就把她们打发走了。」
「打发走?你讲得真轻松!」李忆如笑道:「不过,我现在还是得去。」
徐乞道:「就算我不打,段钰璘也会打。我刚到永安,就遇到林月如和段钰璘在屋顶上谈话,林月如拜托段钰璘,不要让你到大理去。大理的一切,她保证会和李逍遥处理得很好。」
李忆如微微一愣,愕然道:「妈妈到过永安了?她和爹在大理吗?」
徐乞道:「就现在这个时候,我想是吧。」
说到这儿,婥儿忽然打了个颤。
李忆如握起她的手,道:「你会冷吗?」
「不。。。。。。不是。。。。。。」婥儿露出愁容,道:「林七绝、逍遥剑仙、再加上女娲。。。。。。我觉得,这个剧本好熟。。。。。。」
李忆如微微一笑,道:「这是天命,不是吗?」
「哈哈~好个天命!」徐乞大笑道:「各位弟兄辛苦,我要先行一步。」说着,徐乞便朝南奔去。
婥儿忙探头叫道:「阿崎,你要干嘛?」
徐乞回头道:「先去大理,跟某一个姓段的傻瓜一起抵抗天命。」
这句话一明讲,婥儿和李忆如同时了然。
段钰璘放弃前往宣城,似乎并不全然是为了大理哪!
但她们也只是相对默然,并没有将这个共同的想法说出口。

距敕里约战灵山之日,尚有五天。
诸葛静难得起了个大早,静悄悄地推门出房。
他走出小屋,轻轻带上板门,却见林月如独坐于树林中。
她的头上冉冉升起阵阵青烟,好似身体发火烧焦冒烟一般,但没有传出丝毫的焦味。
大哥说过,这是内功绝顶的高手修炼内力时的景象,这种时候,切忌打扰,否则极易走火入魔。
诸葛静生怕脚步踏在树叶上的声音也会对林月如有所影响,只好停步。
却见林月如呼了口长气,睁开了眼。
诸葛静一扬眉,大概是开门时她就已察觉了罢。
林月如起身,走到他面前,道:「你要到大理去吗?」
诸葛静微微一笑,道:「林七绝好精明。」
林月如道:「也不算是,刚刚凯特来过了。他要我转告你,尽速前往大理筹谋退敌之策。」
诸葛静道:「凯特先生不是那么沈不住气的人,九成是盖将军和族长催促他来找我罢。。。。。。林七绝,可不可以请你和逍遥剑仙帮个忙?」
「好啊。」林月如爽快的应道。既然已成为大理的军师,诸葛静没有理由不请她和李逍遥参与这一战罢?
诸葛静向前几步,在林月如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林月如听了,不禁一怔,愕然道:「就这样?」
诸葛静微笑道:「这样就够了,压箱底的王牌,不可太早露白。两位在五日后,可要以雷霆万钧、惊天破地之势杀到敕里面前,让南绍军兵现在就和你们直接对阵,到时的震憾力就不够啰。」
林月如一笑,点头道:「算你有理。好,没问题。」
「多谢。」诸葛静朝林月如作了一揖,转身离去。

诸葛静低头缓步前行,离大理尚有两里余路,忽然一个人与他撞了个满怀。
诸葛静倒退两步,跌坐在地,那人却纹风不动,还伸左手扶他站起。
诸葛静细细的端详了他一下,剎时觉得很不是滋味~这家伙只蓄着一头刚好及肩的短发,这让他想起了仲参那混小子。
那人扶诸葛静站起之后,却只是呆站在他面前,双眼直盯着他,一动不动。
诸葛静给瞧得混身不对劲,又不敢与那人交会眼光~刚刚一瞥,就觉得那眼神好深沈、好迷蒙,好像。。。。。。好像要把他给吸进去一样!
再仔细一瞧,这家伙腰间插着一柄木剑。
「段钰璘?」诸葛静脱口喃语道。
那人不言不语,双目忽然盛满了怒意。
自己的身份莫明奇妙地被一个陌生人点破,段钰璘怀疑他的意图。
看出了对方的不快,诸葛静哈哈一笑,道:「阿奴小姐提过你的名字。」
段钰璘眼中的凶光敛去了,这人既然与阿奴姐认识,该不是敌人。同时,他的眼光转成疑惑~你又是什么人?
诸葛静拱手一礼,道:「区区诸葛静,目前尚是无名小卒一个。」
「不。。。。。。」段钰璘回了一个字,他怎会不知诸葛静?风神与雪妖把他和君聆诗并列,这种人的名字,段钰璘怎会忘?
段钰璘又细细的端详了诸葛静一阵。。。。。。嘴角不禁微微扬了起来。
好个目露慧光、英俊倜俪的翩翩公子,直与君聆诗不相上下了!
若非这等人才,恐也不足与君聆诗共称之。
诸葛静道:「段兄星夜赶回大理,想必倦了,可同往大理略事休息,区区目前在大理充任军师,几个时辰后,恐怕要借兄之力。」
段钰璘略一迟疑,摇了摇头。
他早就没有资格进入大理了。
诸葛静见状,只是一笑,道:「那么,段兄先回婆婆的小屋,与令师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