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41部分

君临天下-第141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传音入密』与『传心术』不同,传心术是仙术,要双方都有神性、相当程度的灵力才能使用;传音入密是一门内功,拜月秘术所载、中原武林会用的人屈指可数的绝顶内功。
听到林月如的喝问,敕里一笑回道:「段公子的『劲御仙气』已然练至瓶颈,他如果醒着,看到什么、听到什么、甚至感觉到什么都会令他的气息有所波动,小王认为不如让他保持现状,他的气机可以自然而顺畅的与天地相融,才是更上层楼的绝佳办法。」刚说完,林月如与姜婉儿皆已进到帐中,便又道:「请坐!」
但帐中八位,先后已有君聆诗、徐乞、段钰璘、李逍遥、卢光、青松、红桧坐去,仅余一处空位,林月如与姜婉儿却是哪个该坐?
这没问题!敕里还没说话,林月如与姜婉儿前脚尚未入帐,阿沁便已离席扶起段钰璘,让他平躺在主席旁,甚至还拿了个垫子给他当枕头!
如此一来,便有两个空位了。林月如与姜婉儿对望一眼,林月如坐到段钰璘移走后的左首第四位,姜婉儿坐上左首第三位。
姜婉儿的右手边即是卢光,对面是不知该将眼光往哪儿摆的君聆诗。
君聆诗似乎觉得很尴尬,便起身走到主席旁,将身上的大红镶白羽披风脱下,盖到段钰璘身上当被。又犹豫了会儿,这才归座。
姜婉儿心里也很明白,她压抑着体内一股想多望君聆诗一眼的冲动,向敕里道:「教主似乎挺了解劲御仙气?」又偷偷瞟了卢光一眼~这忘八也有练,却不知到了何等境界?
敕里微笑答道:「以姜姑娘在蜀山仙剑派的辈份而言,很多事是您说了就算的。您老觉得小王懂是不懂呢?」他这一句话,捧高了姜婉儿的辈份,却也很明白的表示~不管你是何方神圣,想搞懂我?再等十辈子罢!
没错!敕里的意思的确是说自己懂,但是究竟懂几分?或者是除了这个之外还懂什么?你就自己猜吧!
姜婉儿却哼声道:「不答便罢,本姑娘没兴趣猜。」说才出口,姜婉儿心中微微一惊,竟有点后悔。
君聆诗怔怔地望着她。。。。。。这。。。。。。这是织锦的口气!
李逍遥也感觉到了,他见过织锦一面,虽只有一面,但这个小师妹的个性非常鲜明地让他印象深刻,看看身旁的君聆诗,觉得有点不妙。
敕里忽然念道:「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说完,便朝山下望去。
这句话,在座众人皆鲜阅诗书,一时不解。唯独君聆诗可以明白。
这是『诗经.小雅.采薇』的句子,出自周公姬旦。白话译文:『多年以前当我离京东征时,路上杨柳拂风,正是万物滋生的春季;如今归来,却是雨雪满路。』
君聆诗闻言,回道:「吁谟定命,远猷辰告。」
这是『诗经.大雅.抑篇』的句子,两句加起来,正好是『世说新语』中,谢安雪日在家烤火时,问谢玄说:「诗经何句最佳。」前句是谢玄的答句,后句是谢安自答。
『吁谟定命,远猷辰告』,文意是指一个有作为的人,应当未雨绸缪,处处先行一步。而言外之意则表示不该等到事情已经发生了,才来后悔、自责。
言毕,两人相对一笑,会心的一笑
君聆诗能即言即对,固是才学过人了;敕里抛砖引玉,让君聆诗自脱囹圄,更是高明!
以整段话的意思来看,敕里是表示:我们都失去了一些本来有拥有的,你不应该在这时候伤怀,这未免太过于自私了。
君聆诗则是回答:如此看来你我也只是凡人,因为我们都在后悔与自责。
林月如心想道:「君师弟其实是天下第一等的人杰,也只有徐乞这种胆识过人、诸葛静般才智出众的英俊会与他相契。但徐乞能武不能文、诸葛静能文不能武。。。。。。」明知这时候说这种话很不对,她还是不禁吐出口:「君师弟,如果这一战后你与教主都能存活下来,即使天下人都无法原谅你们、了解你们,你们也一定要成为生死至交!」
在场人人为此言震愕~君聆诗却只是一笑,道:「我会的。」 敕里也是一笑~林月如果然机智过人。
在长安一席话,她已经察觉到敕里的用心,如今的敕里,目标已非打下大理,因为这太简单了,敕里只是希望尽力一战,希望再次感受那种世上有自己奋尽毕生之力仍然无法达成的事。即因如此,他才会召集天下各路豪杰与此一战。
但若敕里不打下大理,南绍是绝对无法谅解的;君聆诗与灭师门的主谋结成朋友,无异大逆不道的行为。所以说他们会被天下人怪罪,不无道理。
林月如只是觉得,这个小师弟已经一无所有,何必再用过去绑住他,而不让他展望未来?
林月如又转向敕里道:「这不代表我不想杀你!」
敕里微笑道:「今日专是私斗,小王可以理解。」
阿沁在旁咬着下唇,不吭一声。
如果教主。。。。。。不,不应该再叫他教主,如果凤哥认为放弃南绍人民的拥戴来换取这一战、换取君聆诗成为朋友是值得的,我必会跟随到底。

茶过三泡,还没有再上山的人。
山下仍然在战、山腰仍然在战。二千长刀兵也加入围剿酒剑仙的战局。
「我们来打发一点时间吧。」敕里啜了口茶,温然道:「在座不妨各提一个问题,对谁提都行。提完之后,小王来说个故事。到了这个时候,希望各位可以对任何人的任何疑惑掏心而论。」
青松摇头,他没有什么好问的。
红桧问道:「镇狱何时才会到?」
他一向很溺爱徒子徒孙,陆敬风、杨均、吴仲恭三人命丧镇狱之手,红桧不可能不计较。
与李逍遥一战是二师兄的心愿,不是我的!
阿沁答道:「祂可能会一直观望,等到我们全体气力放尽的时候才出手。」
红桧颔首。没错,对镇狱而言,在场任何一个人都不是祂的朋友,当然要挑最有利的时候再出现。
敕里跟着望向卢光。卢光冷笑,不言。
姜婉儿瞪了卢光一眼,峻声道:「我要收回湛卢剑。」
「杀了我!」卢光的回答很简洁。
人在剑在!要剑,就先取我的命!
姜婉儿笑道:「很好!」可以取剑,又同时诛灭蜀山仙剑派的叛徒,好极!
到林月如了,她沈思半晌后,摇头道:「我没什么好问的。」该问的,看清、看透了,实在没有什么好问。
然后是君聆诗问道:「何为诗?」
敕里答道:「诗如相,相由心生。」
君聆诗又问:「何为心?」
敕里再答:「心如意,意境空明而有诗,即真意。真意致,挥毫舞剑无所不能至、无所不能及。」
君聆诗默思半晌,微笑颔首,彷如悟。
再来徐乞问道:「江闵湘怎样了?」是问阿沁,云南第一探子,理当知道。
阿沁一叹,道:「湘姑娘她。。。。。。一身灵肉熔于炉火,灵气附于剑,此剑名曰『箫湘烟雨』。。。。。。」
徐乞恨恨地握紧了拳头~他可以为朋友付出生命,遑论是堪称『恩人』的璘、忆、湘、岫四人。如今湘岫姐弟先后而亡,怎教徐乞不难堪!
其实以报恩的观点来看,徐乞已做得很好很好很好了,只有他自己不满意。
李逍遥与林月如愕然对望。
湘儿竟然。。。。。。
最后,李逍遥自慑心神,道:「我说。。。。。。那位『云南第一探子』,老哥我要麻烦你件事儿。」
阿沁答道:「逍遥剑仙请说!小女子能则助,若不能,再说再看再研究再讨论啰!」言毕一笑,声如银铃,响得在座诸人心旷神怡,原本就已极淡的肃杀之气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逍遥却是凝颜正色道:「请你。。。。。。再扮一次灵儿。」
阿沁微微一怔,望向敕里,敕里笑而不言。
「那。。。。。。稍等一下。可以先请逍遥剑仙将香囊再还我一会子吗?」她起身走到李逍遥面前,李逍遥当即将敕里自阿沁处赠与林月如、再转交自己的莲花香囊摸出,递到阿沁手上。
阿沁接过,跟着又向君聆诗道:「君公子,也要借借披风。」君聆诗点头。
阿沁即自段钰璘身上捧起大红镶白羽的仿圣灵披风,跟着便闪入敕里身后的屏风里。
李逍遥双肘撑在案上,双掌抱拳顶着下巴。真正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他憎恨敕里让阿沁扮成灵儿这种亵渎的行为,但是又觉得若能于此时见灵儿一面,将届之战,自己更能毫无保留的挥洒。
真是矛盾!
等了一盏茶时间,阿沁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或许该说,是赵灵儿。
莫说是素有渊源的姜婉儿、林月如,即令从未近女色的青松、红桧也怔在当场。
他们师兄弟、包括卢光在内,真的没有办法想象,世上会有这种人,这种清丽高绝得彷佛不食人间烟火、身上又『自然』散发出一股能清净人心的莲花香、她的表情、她的气质、她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
清!
这一个字,是多么的完美!
卢光愣愣地瞧着~他曾经意图染指李忆如的肉体,如今眼前之人,在相貌上无比相似,但那股气。。。。。。完全不同!看着『赵灵儿』,卢光心中毫无一丝的邪念!这一刻,卢光也清净了!
林月如呆然喃语道:「好。。。。。。好像。。。。。。太像了。。。。。。」她从未见过接承天蛇杖、圣灵珠、圣灵披风等女娲传物之后的灵儿,但阿沁这一卖相,真令她产生一种错觉~莫非当年的灵儿其实就是阿沁?
姜婉儿只是盯着瞧,李逍遥也是盯着瞧,两人心里都是一片的空洞。
空洞也有分,姜婉儿的空洞是『无』;而李逍遥的空洞,是太多太多,无法辨别当下所想所欲的『溢』。
因为太多了,造成什么都无法表示。
敕里没有说话、君聆诗、徐乞也没有说话,这一刻,是属于李逍遥的,他们没有权利将它打破。
阿沁也就这么静静地让大理传说中的英雄,用那种充满爱怜、充满怀念、也充满疑惑的眼神怔怔的望着自己。
且不论彼此是不是敌人,阿沁毕竟是个女人,看着李逍遥沧桑的神情,她感觉到了,感觉到赵灵儿十八年前牺牲了多少、感觉到她心里的不舍与无奈。。。。。。
在这一刻,阿沁认为眼前的男人是不是李逍遥并不重要,她只知道这是一个很深情、很全意、很刻骨铭心地爱着赵灵儿的男人。
阿沁忽然很浪漫的希望,赵灵儿还活着,这样,这个男人就不会这么悲伤。
或许这个男人还有另一个挚爱,而她也在座,基本上这两种付出与关怀也是等量的。
等量,却不代表一样。
是哪里不一样?爱过的人,曾同时爱过两个对象的人,或许能明白。
在林月如的喃语后,现场是一种沉默,静肃的沉默、也是感怀的沉默。
每个人都似乎怕一开口,会破坏了『赵灵儿』所带来的完美感。
生命是这么的庸碌,在这一刻,人人都沈醉于宁静。
在风雨欲来的大战之前,谁都无法保证自己能够活着离开,这片刻的静谧与安详,是一种享受,也是在座所有人最后的权利。
「人生~如水月~」一个极为温柔的声音打破了这种均势,这句话钻进了李逍遥的心坎,也倏地让阿沁回神。它的音量、节奏、语气、声调,无一不是来得那么完美,来地不令人觉得突兀,又让在座全都可以很明白的听到,深深地印在他们的脑海里。
话,是敕里说的。
李逍遥猛地闭上双眼,呼了口长气,道:「好了,多谢。」
阿沁很快的遁入屏风后头,卸妆显然容易许多,不过十来个呼吸便又转了出来,重新将仿圣灵披风盖在段钰璘身上,再把莲花香囊递给李逍遥后,即归位于敕里身旁。
李逍遥微笑,心境澄明的微笑,一切再也无奎无碍。
阿沁低着头,轻眼瞧着敕里。
敕里径自起身,一边在旁冲着一壶茶的第四泡,一边说道:「各位请饮尽这杯,小王替各位斟过,便来说故事。」
敕里说故事,那可有意思,敕里说的一定不会是废话,众人都兴味盎然的品尽面前这杯。敕里等茶入味后,斟了一巡,回座。
阿沁还是低着头,但她知道敕里没正眼瞧过自己,心里有种很难过的感觉。
敕里坐下之后,她想将身子挪开点,稍稍减轻这种尴尬,但终究没动。
忽然,手上传来了一股温暖。
阿沁的喉头哽咽了、目光濡湿了。。。。。。
『云南第一探子』、又兼南绍参军,云南王最倚重的左右手,但无论再能干、再有才华,她也不过是个女人呀!
女人要的是什么?
君聆诗见到这一幕,虽没有见到案下,却很明白发生什么事,同时也肯定了,敕里的弱点的确是阿沁。
和敕里本身比起来,阿沁的确堪称为『弱点』。
但君聆诗心里有也有另一种决心~不会向阿沁出手的决心。
敕里已经不再攻击他们的弱点,而且光明正大、还处处用一切的方法来坚定他们的决心、提升他们有形无形的实力,那么,他们也理应堂堂正正的与敕里一决胜负!
敕里开始说故事。

「十八年前,南绍换了一个新教主。他当了六年的教主,就逊位为副座。这六年之间,由于这位教主的精明干练,南绍在水患肆虐后恢复了国力。新任教主决定,统一云南才是真正的长治久安之道。于是云南的短暂和平结束了,南绍又开始对大理发起战端。打了两年之后,大理认识到南绍日渐强大,已经不是光凭当前大理本身的力量可以抵抗,于是他们决定求援。求援的对象,即是十八年前在云南闯过试炼窟、又护送女娲在千军万马中到达大理神殿祭雨、再歼灭了五魔兽其中四只,号称大理传说中的英雄:『逍遥剑仙』夫妇。」
「由于南绍对于大理的情报掌握非常完整,大理几乎连一封求援书也送不出去,试了无数次,送信的人总是有去无回,他们无计可施,只好派出一个小孩去信送。希望因为对方是小孩,让南绍有一点舍不得下手的怜悯,大理才能求得一线生机。于是小孩独自一人,千里迢迢地自云南赶赴余杭,找他们的英雄来救大理。」
「小孩真的没有被拦下来、也没有被杀害,他到了余杭。在路上,他曾经在一处树林中受过南绍勇将的攻击,只是那位勇将没有取他性命,却在他心中留下了阴影~强者的阴影。那时,是一位道长出面击退勇将,救了小孩,还请了他一顿饭。只是那位道长其实与南绍是一路的,他悄悄在饭中洒下了南绍一位用毒高手精心配制的独门奇蛊,又用迷魂香让他睡得很沈,趁机将他贴肉而藏的信笺调包。南绍也有一位擅长『模仿』的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