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143部分

君临天下-第143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巴奇转刀,刀柄便砸向皇甫望后脑。
皇甫望不得已收招,低头避过,同时右掌又出,便拍向巴奇胸膛。
这般近身搏击,巴奇执意用刀,绝对不利!
哪知巴奇胸膛一挺,左臂一揽,便紧勒皇甫望颈项,便似一把将他抱在胸前。这一着,皇甫望掌虽已中,施力点却大大不对,完全无法造成伤害。他心中一惊,内力连催,但愿可将巴奇震得内伤!
巴奇体内一股『狂魔战气』却是刚烈无比,皇甫望连催三次内劲加击,巴奇却是分毫未损,甚至还将皇甫望的内劲倒弹回送。
「够了吗?」巴奇笑道,一刀柄已同时砸中皇甫望腰际。
这一击正中尾椎,虽非人体大穴,却是控制下肢活动的神经中枢,皇甫望大叫一声,巴奇左臂松开,他便已颓然坐倒。
巴奇这一击绝无手下留情,换做常人,定要终生瘫痪,幸得皇甫望功力深厚,将冲力略有阻消,尚不至此。但一时三刻之间,下半身麻痹仍不可免。
在这眨眼一瞬便是生死交关的战场上,一时三刻与一辈子的麻痹,并无太大差别。
巴奇哈哈狂笑,却转身走掉,并未再补一刀要命。
皇甫望咬牙切齿,怎奈双腿丝毫不听使唤,根本动弹不得!
就凭皇甫望的身手,在中原武林有能力与他一战之人绝对是屈指可数,如今他竟然败在巴奇手上!
『云南第一强者』!
黑苗南绍本身的资源、人口都不及白苗大理,却能一直打得大理抬不起头,绝非毫无来由!
皇甫望与白柏双双落败,败在巴奇与喀鲁手上。酒剑仙与黑桐等四人再这样打下去,恐怕迟早也给累死。
山顶又如何呢?

青松!木色流并未正名的当代掌门!
李逍遥一柄七星来去如风,只见一团金光,青松与李逍遥在其中击剑相斗,总是一沾又分、分即再沾。
木色流武学使来重心性,青松行事向来潇洒,与李逍遥颇有同趣,这两人的打法极为相近,身手几也不分高下,若是观战之人功力不足,难免看得眼花撩乱、头晕目眩。
林月如与红桧双剑并击、指来拳往,外门硬功、内功气机搏得好不激烈。
南宫寒曾说,用剑最大的缺点,便是另一只手无法有效的发动攻击或是分担守御,如今世上能够克服这个缺点的门派,惟有南武林盟林家堡。
但红桧剑出疾快、左掌不多相遑,红闵岫当初一试剑掌并用而大感不便,红桧却是挥洒自在,对上『剑指双绝』,兵刃、徒手,竟都打得势均力敌!
不!林月如还略逊半筹!气剑指、一阳指等等指法,皆需聚气方能发挥强大的破坏力,红桧掌随气使,他五十载内功造诣,一身气机早已是身体的一部份,哪似林月如接受了无尘剑气只有月余,几度都有无法自在驾驭的感觉。林七绝如今虽可勉力支撑,但时间一长,必败无疑!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一句侠客行吟出,君聆诗剑势再长,一时之间,卢光只感到刃及全身,君聆诗是搏命来了!
本句诗意原就如此!英雄相惜,贱命一条又何足道哉!能助徐乞将你击杀,也算了我一条心愿!
一十三剑,十二剑都指要害、一剑封住退路,卢光不能不挡!两个呼吸之间、十二击剑响,这般的剑速,竟连蜀山仙剑派出身的卢光也大感吃力!
方才让卢光强引大气抵下一招『震惊百里』,徐乞径又扑上,自君聆诗刻意留下的剑隙中逼到卢光身前,双掌握拳,『双龙取水』直击卢光两胛锁骨!
这一招并非杀着,但若击中后再出狠招,谅想对手也已无力相抗。
对付徐乞这种人,要迫他收招自救定然无效,卢光剑势一落,便在胸前自上而下划过,徐乞硬是要攻,便要赔上一双拳头!
「救赵挥金锤。。。。。。」
只见椎心一剑上挑,竟便硬生生阻了卢光落剑。
「邯郸先震惊!」
不只是邯郸!卢光亦是大骇,以君聆诗的功力而言,适才连出一十三剑,他必得一息回气,哪知他诗出口、剑出手,竟似无穷无尽!
这时,徐乞的拳头已沾上了卢光衣襟!
卢光急一挺腰,上身后仰,徐乞双拳擦过衣袍,直击不成!
「我阉了你!」徐乞猛喝一声,五指成爪,便向卢光曝在眼前的下阴抓去!
同时,君聆诗也料定卢光定要后跃避过,剑身便凝在弯下腰的徐乞头顶前方不动,只要卢光一抬腿,便是自己上门受膑!
卢光果然后跃!君聆诗跟着叫道:「废了你的狗腿子!」却听『铿』的一声,椎心竟被击开,卢光已安然落地。
卢光将手一伸,接回湛卢,冷笑道:「太久没见我使御剑术,忘了吗?」
君聆诗与徐乞对望一眼,都不禁眉头略皱。
的确是忘了,这家伙可是在蜀山仙剑派艺成以后才盗剑叛派的。

敕里看着山腰胜负已分、山顶七人三对厮杀,举手之间皆是性命交关,却是摇头。
姜婉儿没回头,但已感觉到,径问道:「教主觉得无奈吗?」
敕里道:「姜姑娘可知为何无奈?」
「不知道!」姜婉儿冷然回道:「我不是织锦!」
「那么,织锦姑娘知道吗?」敕里微笑道。
姜婉儿猛然回头瞪着他~你这什么意思?
敕里仍是微笑,温然道:「姜姑娘,你觉得瞒得了小王吗?织锦姑娘的确是死了,这个躯体,现在是你姜婉儿所有,但是她的意识仍然活在你的体内,你可以感受到她所想所欲的一切,不对吗?即言之,镇狱杀了织锦,南宫寒又救活你,其实只是将这十九年来你们的表里关系调换了而已。」
姜婉儿脸色极差,沈声道:「好,瞒你不过,但是本姑娘不希望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件事。」她瞄了阿沁一眼,颇有无可奈何之意。
敕里微笑道:「姑娘在命令小王吗?」
姜婉儿一怔~敕里的脸色很和善、语气很温婉,但那一股王者之风浩然!
普天之下,除非敕里自己愿意,谁有资格、有能力命令他?!
姜婉儿却不肯认帐,硬声回道:「对,本姑娘的命令,你从不从?!」
或许是十九年来互相影响,此言颇有织锦的气势。
敕里也感觉到了,当下微笑道:「遵命。」
姜婉儿大愕~这什么情形?
敕里道:「怀疑吗?那不重要。现在织锦姑娘可以回答小王了吗?姑娘认为小王为何无奈?」
姜婉儿盯着他,半晌之后才道:「他们不够资格与你争雄。」
敕里一叹,道:「小王很希望这种情形是暂时的,或是女娲与诸葛军师到了之后可以有所改变。」
姜婉儿回头望着帐外激战,道:「会的,会改变到让你,堂堂的云南王、拜月教主合罗凤也为之震惊、甚至落败的地步!」她瞟了一眼山崖边仅仅只余剑柄还在地面上的无尘剑,心里很笃定,至少李逍遥还在保留实力!
敕里微笑,不语。阿沁斟茶。
对于这一战的两个目的,会不会成功都取决于对手与自己实力的差距。。。。。。
哈哈~原来天下无敌,还是有做不到的事呀!

离灵山尚有里许,便已听得杀伐之声;待得到了灵山脚下,便见山道挤满两族军士,江闵岫眉头一皱,道:「我们怎么过去?」
婥儿道:「我看。。。。。。飞过去如何?」
「飞?」江闵岫望了一眼,离上山的山路至少有六十来丈,任凭轻功如何高超,一纵也不过七八丈距离,若说是要踩着军士们的头过去,他着实没有太大自信能办到,当下摇头道:「别闹了!你轻功好,你飞,我飞不到去。」
婥儿道:「小妹也飞不过去。」
江闵岫双手一摊,道:「这里在打仗,我双手空空,要闯过去太费力气。那怎么办?」
婥儿道:「简单啊,等他们打完了,山道自然就会空,那时我们再过去。」
江闵岫叫道:「叫你别闹啦!实际一点嘛!」
婥儿嘟起嘴儿,道:「不闹要作什么?我也没办法啊!我们又不会飞!」
江闵岫道:「会飞就不用想了!」
婥儿道:「那。。。。。。我们去学飞好了。」
「学飞?那要学到何时?还不如在这里等他们打完比较快!」
婥儿道:「那不就是我说的吗?你自己还不是在闹,骂我~骂火大的啊?」
江闵岫微怔,道:「骂你?有吗?」
「好了!安静会儿啦!」李忆如这才开口道:「等等,我试试。。。。。。」
江闵岫一愣,愕道:「忆如,你怎么长高了?你还在发育期吗?」
婥儿拍拍江闵岫的肩,道:「没。。。。。。她没长高,你看下面些。」
「下面?」江闵岫低头看去,却见李忆如双足凌空,周身浑没接触到任何实物,就这样飘了起来。愈来愈高,离地五寸、十寸、一尺、二尺。。。。。。不过须臾,李忆如的脚底已经高过江闵岫的头顶了!
江闵岫喜叫道:「你会飞?那好办了!」语犹未尽,他的眼光从上瞬移而下,又眼睁睁看着李忆如摔下来,跌坐在地。
婥儿赶紧将她扶起。李忆如不悦道:「不是叫你别吵嘛!哎~好疼~」
江闵岫搔搔头,道:「对不住啊。。。。。。可是你到底会不会飞啊?」
李忆如抚着屁股,道:「应该是会,不过还不熟。我和你们说认真的喔!先不要吵,让我多练习一下。」
「哦。。。。。。好。。。。。。」江闵岫答道,婥儿便拉着他站在一边。
只见李忆如盘坐在地上,不一会子又浮了起来。婥儿低声叫着:「加油!加油!」
江闵岫盯着瞧,又禁不住好奇心问道:「忆如她怎么会飞?」
「这是女娲的灵力够强,可以学『凌虚渡空』这门法术。。。。。。哎!说太多你也不懂,反正你和现在的我学不来啦!」婥儿不耐地回道,接着又轻喊:「加油!加油!」
江闵岫觉得没趣,再看看李忆如,只不过转头回头的时间,她竟已离地足有四余丈!
跟着,李忆如落下地,这回可是她自己控制的,没再跌了。落地以后,便道:「可以啦!不过我第一次用,可能不太顺,一趟一个,我带你们飞过去!」
江闵岫愕道:「真的。。。。。。要飞过去?」话才说完,已见李忆如一手揽住婥儿,身子一跃便跃进山道间,眼见要落下加入战局,掉了一半却又浮起,虽然『飞』得歪歪斜斜、不甚稳当,降落时却真的已在对面山道。
耳中同时又传来一阵震天价响的大喊:「女娲也来啦!我们胜利在望啦!」
山道间的白族军士士气大振,李忆如就这么从他们头上飞过去,原是没有理由没看到的!
如果他们的对手是别支军队,或许就这么落败。但南绍军却也愈战愈勇,女娲对他们似无影响。
我们的主子是敕里教主!就算是神,他也能胜!身为他麾下的军士,怎能给他丢脸!
一阵混战之后的疲劳似乎消除了,两方打得更是激烈!
江闵岫呆呆地望着崖下拚生死的数万士卒,竟瞧得有些呆了。
忽觉身子一轻,双脚没踏在实地上,猛地回神,已被李忆如带着飞在空中。
很快的便到了对面山道上,江闵岫让李忆如放下后,又望了众军一眼,再看看李忆如,问道:「这些人。。。。。。是为你而打?」
李忆如摇头道:「不。。。。。。他们是为自己而打。走,上山吧。」她回头便向山上行去,可脚下走着,心里却有点犯疑。
不是为众军犯疑,只是在飞的时候,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快便消失了,现在她原是没有这么多时间去想那些事情。
其实我可以解释她想到了什么。她想到了仙灵岛上的木剑柄。商长老曾说,仙灵岛四周暗流礁石遍布,船只无法靠岸。她当时便曾联想到,不能渡海上岛,就只能用飞的。
那木剑柄当然不会是李忆如去取的,更何况当时她也不会飞。
那么,究竟是谁呢?

行至山腰,只见二千五百军士围成了四个圈,里头在做什么虽然看不见,但可以肯定他们分别在围攻四个人。
看到满地的乞丐尸体,李忆如眉头一皱,忧心道:「阿崎会不会在其中一个里头?」
「问就知道了!」江闵岫发现两个人坐倒在地上,认得其中一位是在君山丐帮大会上有一面之缘的皇甫望,便奔了过去将他扶起,道:「皇甫盟主,那四个圈子里头有哪些人?咦!你的脚怎么了?」扶起皇甫望后,却惊觉他的双腿瘫软,竟连站立也有问题,心里大禁~谁有这种能耐伤了北武林盟主?
「被围的是酒剑仙前辈、我的五师叔黑桐、还有丐帮的商长老、黄兄弟。」他答完之后,又苦笑道:「技不如人,输给巴奇。」
巴奇?是南绍三将之一!江闵岫四顾一巡,才见到巴奇与喀鲁远远伫立,丝毫不将上山的三人放在心上。
至于女娲所应带来的震撼,他们一点感觉也没有。
如果连他们都会怕,这一仗便不用打了!
虽然颇有段距离,江闵岫还是注意到巴奇左腰上的那柄倭刀,但也不动声色,向皇甫望道:「那现在要怎么办?」
皇甫望一耸肩,无可奈何~坐着当废人吧,不然怎么办?
李忆如走近,蹲下身子伸出手掌轻抚着皇甫望双腿。忽地一片淡淡红光泛起,很快的便让皇甫望的双腿『吸收』了。
「咦?」皇甫望道:「小兄弟,你可以放手了!」
江闵岫微愕,却也见到皇甫望双腿似乎又能用力,便如同他在长安双腿无力时让阿沁施法之后一样,便依言放手。
皇甫望果真站住了!被重击脊椎的疼痛感也消去了!
李忆如站起身,满不好意思的哂笑道:「这『灵血咒』可以舒筋活血,不过我还不熟,便拿皇甫盟主来做实验,真是抱歉。」
皇甫望盯着眼前这位灵气浩然的玉人,吶吶地道:「你就是当代女娲?」
李忆如颔首道:「实力还够不上,但身份上已是了。」
「没关系!死马当活马医了!」皇甫望急向白柏奔去,道:「他是我的四师叔白柏,方才与喀鲁交手,似乎中了什么毒蛊,喀鲁说他只剩一个时辰了!」
「白柏。。。。。。?」江闵岫喃语,颇有似曾相识之感。李忆如已前去观望白柏的情况,他才一击掌大叫道:「啊哟!是师祖爷爷!」急向冲到白柏面前跪倒,连磕了三个头,道:「师祖爷爷!我是您的徒孙江闵岫!您徒儿江少霆是家叔!」
白柏口中嗯嗯连声,却是一句话也吐不出口。
江闵岫见状,又急问道:「师祖爷爷,你中了什么毒?」他心中一急,没想到白柏似已口不能言,还是照问不误。
白柏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就算知道,又要怎么表示?
忽然一个声音随风传了过来:「他中了我的『议断食髓』,你们还有六刻的时间可以救他。嘿嘿~女娲,让我瞧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