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40部分

君临天下-第40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忽然间,眼前彩影一动,林婉儿怔了一怔,她觉得好像看到一只蝴蝶?现在都已经仲夏啦~怎么还有蝶儿呢?她仔细再一瞧,真是只蝴蝶,很漂亮的天蓝色,而且很大只。她才想伸手去逗弄这只蝶儿,牠却径自飞来停在林婉儿的肩上。那只蝶儿好像并不怕人?林婉儿想伸手去捉牠下来,却听有人说道:「别动!奴家有事儿告诉你。」
林婉儿悚然一惊,离自己最近的人,至少也是四十几丈外的李忆如,怎么可能有人说话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到自己的耳中,就像在身边一样呢?
「别找了,奴家就在你的肩上。」又是一声传来,林婉儿马上停止了搜寻的动作,她直觉到,这只蝴蝶不简单!以前常听师父说剑圣师伯收妖的功夫十分了得,只要察觉哪儿有妖怪作乱,提着乾坤袋、御剑乘风离开蜀山,只消一炷香时间,锁妖塔里又要多个等死的妖怪,不过锁妖塔已经垮了,有再厉害的功夫也没用,最多见一个杀一个。好在近十几年来,大部份的妖怪都隐迹不出,倒是平静了许多。这当然是『鬼流氓头』天鬼皇当年和李逍遥作下约定的结果。
林婉儿倒是生下来第一遭碰到妖怪,而且还是只蝶精,一下子倒不知道要怎么办。不过这蝶精看来并无敌意,而且说有话讲?林婉儿强自镇定,道:「那你说吧,你要讲什么?」
蝶儿说道:「你要不要离开这里?如果你想的话,奴家可以帮你。」林婉儿道:「离开?那怎么成!我既然回来了,就要把李姑娘一道儿带走,怎么能我自己说走就走?而且敕里那家伙神通广大,就你一只小蝶精儿,怎么帮我呢?」蝶儿道:「你、我、还有李姑娘,其实都是一样的,要带你走,当然也可以带她走。帮你嘛~奴家或许没什么力量,不过有很多朋友啊!」林婉儿不禁莞薾,道:「你那些鬼朋鬼友,为什么要帮我?」蝶儿道:「因为道义、因为我们不希望你们受罚。」林婉儿道:「道义?鬼也有道义吗?受什么罚来着?」
蝶儿虽然没有表情,可是牠的声音黯然,低声道:「鬼当然有道义,不只讲道义,也有感情的。。。。。。」「感。。。。。。情?」林婉儿愕然注视着肩上的大蝴蝶,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蝶儿接道:「你以后就会懂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要不要和我走?李姑娘也一起。」
林婉儿收起讶异的神色,变成了一种幸福的表情,甜甜的笑了笑,道:「不,我想不用的,无忧会来找我,要是找不着,我怕他会着急呢。」蝶儿道:「无忧?是君无忧。。。。。。的确是个人才,他的想法很正确,对你也很有信心。」林婉儿表情再变,又变成了疑惑,道:「你怎么知道他?我记得没有说他姓君吧?你怎么又知道他对我很有信心?」
蝶儿沉默了会儿,道:「。。。。。。你很幸福,有一个真正着意你的人儿。」林婉儿听得一头雾水,道:「你在说些什么?我怎生都听不懂的。」蝶儿又是一阵无言,过了半晌,才道:「奴家要走了,我不能出来太久,还得回去复命。姜。。。。。。林姑娘,你自己多保重,一定要等到你的君无忧回来。」
林婉儿转头看去,漂亮的蓝色大蝴蝶已经不在了,四周也没有牠的踪迹,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织锦姐姐?」一声熟悉的呼唤在耳边响起,林婉儿霍然坐起身子,才发觉自己睡着了。李忆如蹲在身边,吴仲恭和丁叔至拉着马站在一旁。
「织锦姑娘睡得好吗?」吴仲恭笑着问道。林婉儿站起来,拍了拍背,道:「睡得很好!忆如,你练完了吗?要回去了?」李忆如道:「织锦姐姐,就算还没练完也该回去了,你看那儿。」说着朝西方一指。
林婉儿转头看去,天边一抹彩霞挂在山间,半个太阳就像没入了长安城内一般。东半边的天空已经黑了,刚刚睡醒,倒没着意到这一些。
又转向李忆如看去,一点残红映在她的脸上,真是说不出的好看。现在的她,在表情上童稚气很重、心性上则赖着自己和敕里颇紧,一时觉得,这个失去记忆的姑娘,如此纯朴、如此天真,其实也满可爱的。只是不晓得这算不算是自己的『母性』在发作呢?
不由自主的牵起李忆如的手,走向她们的马去,轻轻问道:「忆如,你想离开这儿吗?」
李忆如瞪着一双蓝色的大眼睛,道:「离开?去哪儿?好玩的地方吗?」林婉儿道:「嗯。。。。。。只要有他在,你想去哪儿,我都可以陪你去的。」
还没等及李忆如回话,林婉儿一眼瞥见吴仲恭和丁叔至脸上,那种惊异莫名的表情,淡然笑道:「我织锦恩怨分明,不会为难你们的,要走也不会从你们手中走脱。」
他师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吴仲恭苦笑道:「织。。。。。。织锦姑娘,你可也行行好,开开我们玩笑便罢,要是真的走了,我二人在师祖与敕里教主面前,可就千千万万个交代不过去了。」林婉儿跨上马背,道:「你们来硬的,我未必打你们得过啊。」
丁叔至听了,只是大摇其头;吴仲恭道:「那不成,一则我们受命不可伤了你们、二则。。。。。。要我们与你动手。。。。。。那实在是。。。。。。下。。。。。。下。。。。。。」
林婉儿嫣然一笑,接口道:「下不了手?」
两个师兄弟果然不愧是自小一道儿长大的,表情完全一致,同时傻笑,讪讪的搔头。
林婉儿莞薾,道:「放心啦,我一开始回来就是来牵马的,而今我的马还在城中,怎么可能说走就走呢?」转头向李忆如道:「忆如!来,今儿我们赛赛,我看你的马术练得如何了!」
看着两个女子纵马回向长安城去,吴仲恭颇有深意的呼了口长气,道:「织锦姑娘真不简单。。。。。。」
丁叔至笑了笑,道:「师兄,你也动心了?」「这个嘛。。。。。。」吴仲恭也跨上马背,道:「你别瞎说了,我才不像你呢。」丁叔至不解,道:「不像我?我怎么了?」吴仲恭道:「你对江姑娘,那叫爱慕,我呢~叫欣赏~」
丁叔至道:「爱慕?欣赏?你倒分得挺清楚。」
吴仲恭笑道:「呵~是啊。只是我现在还弄不明白,当初和李姑娘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她、以及现下这个气度、胆识高人一等的她,哪一个才是真的呢?」丁叔至也笑了,道:「师兄,就可得借用你一句话了。」吴仲恭道:「喔?我的话?哪一句?」丁叔至咳了一声,清清喉咙,一本正经的道:「织锦姑娘不简单!」
吴仲恭先是一愣,接着二人相对哈哈大笑,也纵马回长安去了。

三个月,段钰璘和江闵湘也已在大理足足待了三个月。这儿是段钰璘的家,可是于江闵湘而言,却是极其陌生的地方,况且自来到这儿以后,她和段钰璘变得好生疏,她也愈来愈觉得,来这儿似乎是错误的选择。
虽然没有很隆重的婚礼,段钰璘依着苗疆的习俗,早已和若儿成为夫妻。江闵湘看在眼里,当然很不是味儿,不过她自知没有说话的权利,只好每天晚上,为自己奏一段短短的『哀乐』。
至于江闵湘的『房东』~尹思潜和游知晨夫妇,把这般情景看在眼里,只能默默为这个姑娘叹息而已。苗族女人是很痴情的,若儿等一个半死人,等了十年才把他等回来,如果十年他没有回来,恐怕若儿还会一直等下去,这简直可以和阿奴姐相比了。。。。。。就这一点,他夫妇没有办法替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说些什么,最多也就好生陪着她,给她解解闷罢了。
现在城外正在作战,游知晨很尽责的把江闵湘留在家里,因为段钰璘不许她去、尹思潜也不许,而他们四个~凯特的弟子鱼、盖罗娇的弟子若儿、唐钰的弟子尹思潜、以及阿奴的半弟子段钰璘~则补了阿奴离开大理后,北城门的防守任务;族长撒丝守的是大理的心脏:大理神殿。但是这个地方除了十九年前,并没有再次被敌军逼近的记录,所以大部份的作战时间,撒丝都是在战况最为激烈的南门楼台上观战。
四个年轻人合作起来,一点都不比三位将军职的人逊色,很快的他们所负责的、战况向来最轻的北城门,敌军已经被歼除,于是四人合议,段钰璘和若儿留下守备,而尹思潜向东、鱼向西,分别从后方与自己的师父包夹敌军,若是情况顺利,还可以趁胜直攻敌军主力所在的南门。
段钰璘和若儿清点人数,他们本来一人都带了一百廿名士兵,除去尹思潜和鱼各自带走的八十人后,留下的三百廿人中,轻伤者一百八十七名、重伤者两名,没有死者;敌军死者六十四、重伤至不能逃离者廿九,至于原来的士兵数就不太清楚,约莫是七百左右。敌军的重伤者向来是带进城中,如果愿意投降,便成为白苗族人,这是基于十九年前,李逍遥所要求『见尸埋尸、见伤治伤』所遗留下来的规矩,四海之内皆兄弟,更何况是同一个民族,彼此争战已经不是好事,如果能有机会和平共处,就不要制造敌人。
战绩相当的不错。若儿替重伤员施过治疗法术后,与段钰璘并肩坐下,依着以往的经验,应该没有敌人会再来了,留守其实只是以防万一。
这是段钰璘回大理后的第一场战事,也因为阿奴不在,他们四个小辈才有主导一门战局的机会。
若儿才刚刚坐下,城门外十余丈处,忽然又多了一个人,他生得非常高壮,穿着黑苗族的将领服装。见了他现身,许多黑苗伤兵已齐声大喊:「巴奇将军!」
白苗的士兵见了敌军,虽然只有一人而已,看起来并不太好惹,于是一伙人都一起上了。
七、八人自四周将他围起,渐渐缩小圈子,然后一股脑儿涌上,用身体便将敌军压制、捆绑,这是近几年来常用的法子,可以减少伤亡。
段钰璘和若儿看着士兵动手,他们看得出来对手不简单,服饰上就能知道应是拜月教中职位相当高的干部,不过仅他一人而已,让士兵们去对付他,应该没有问题。
此时结果总是会大出意料之外,涌上去的八个人,其中七个人变成了五十六块肉块落下地来,另一人已经愣在原地,慢慢地退了几步,轻身想逃,段钰璘只觉得脸颊有利风刮过,仅剩的一人也被肢解了,八个人六十四块,每个人都被『大卸八块』。
看着那人手上的兵刃,段钰璘露出了恐惧的神色,那是刃长三尺、柄长尺余的。。。。。。倭刀!
段钰璘真的怕倭刀!他想起了十年前,他在树林被攻击时,对手用的就是这种兵器。他一刀一刀的砍,自己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很利,皮肤被一寸寸的割开,可是不会很痛、也没有流很多血,他一直撑着,知道打不过对方,还是撑着。而对方就像在戏弄他,迟迟不下杀手,直到卢光现身,以一招『四面楚歌』逼退了对方为止。
熟悉的兵刃,它的形样映入眼廉。段钰璘当然不晓得那玩意儿叫做倭刀,他只知道,使这种兵刃的人他只见过一个,而那人就在自己的面前。
幼年时的阴影,终于重现了。
若儿也很怕,她怕的不是兵刃,她怕的是人。对手很厉害,竟然在一瞬间连毙了八名惯经争战的士兵,其中一人甚至为此想要逃!白苗士兵向来团结、勇敢,他们不会怕死,这个家伙却能令士兵为之却步,他的确很恐怖!
害怕是瞬息之间的反应,段钰璘很快的收起了惊惧的表情与心情,昂然面对着眼前的对手,自己既然已经成为大理的正式统帅之一,绝不可以逃避敌人。
士兵们也怕,但他们知道,临阵时绝不可以逃跑,而且他们的长官也没有准他们逃。士兵们已经作下了临战准备,只等段钰璘一声令下,便可以用各种方法打倒、擒杀眼前仅剩的敌将。
但是段钰璘没有下命令,他抽出离云剑,已经站在敌将面前七丈,态势很明显,他想自己动手应付这个对手。
若儿惊叫一声:「璘!你想干什么?!」据方才黑苗伤兵的叫唤,这个人莫不真的是巴奇?南绍的三大将之一。。。。。。若儿并不是对段钰璘没有信心,但是巴奇露了那一手,若儿实在不觉得段钰璘能打赢他。
忽然,她惊觉段钰璘竟然在发抖!一个天不怕、地不怕,从小把一切事情都要揽到自己身上、自己处理、从来不畏缩的好汉子,竟然对着他的敌人发起抖来。她也在眨眼之间明白了,段钰璘是怕他的,可是却有着什么理由,趋使他面对这个敌人~有可能是南绍三大将之一的高手。若儿很清楚段钰璘的个性,他是绝对不会回头、现在要谁来挡他,都是挡不住的。那么,只好助他一臂之力。。。。。。
帮是想帮,不过足足等了一刻钟,巴奇和段钰璘都没有动作,仍然在原地对峙着,令若儿不知从何插手。
巴奇却在这时略有似无的将脚向前滑进了几寸,若儿这才发现,其实巴奇一直都在动,段钰璘则看着他动,只有自己没能察觉而已,到了那种一触即发的距离,大概就是生死之争了。
巴奇的脚又滑动了,若儿实在看不下去,等他们的时机一到,抓住了节奏、主导权的一定是功力较高的巴奇,那段钰璘不就等如砧上之肉了吗?不可以!一念及此,若儿将手里的鬼头杖一扬,施了一记雷咒。
天仍然是晴的,以科学观点来说,雷咒只是改变了大气的流动,令云层与地面的离子组成产生变动而已,所以也可以很准确的命中对手。
雷咒虽然看多了,巴奇仍然不敢小觑,向前跨一大步,一道闪电直直的落在他身后一丈之处。一回神,一柄剑已经到了面前。
『狂风暴雨』!正是离开余杭县前一天,与李忆如最后一次练剑,用以将她逼败的一招。一样是向前一步,李忆如当天是调气回攻、巴奇今日是避雷,段钰璘知道对手了得,绝对不可以手下留情,剑一脱手便是杀着,将全身的内息都隔空灌到了剑上,只要有办法将对方的动作缓下一缓,就有机会痛下杀手。
巴奇只是咧嘴一笑,反手向上一劈,倭刀的刀刃直砍中了剑柄与剑刃的接口上,几乎把段钰璘的离云剑震落。
御剑之时,剑和人的内息是相通的,段钰璘猛觉胸口一闷,赶紧想御剑回手,哪知心念甫动,匡啷啷的一声,离云剑竟然在被巴奇砍中之后,过了一会子才落到地面。
巴奇对着段钰璘,道:「你的武功的确进步很多了,不晓得能不能接下我的这一招呢?收回你的剑吧。」说着,脚尖一翻,将离云剑踢到了段钰璘的面前,剑尖却是对着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