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41部分

君临天下-第41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词嵌宰潘摹
段钰璘急忙动气止剑,将柄转过来对着自己,持稳了剑,沈声道:「来啊!」已经将内息调好,集中到膻中气海,准备硬接下巴奇所谓的一招。
若儿忙叫道:「你干嘛要接他一招?大家上!」
还没等士兵有所行动,段钰璘又叫道:「停!谁都不要动,我自己来对付他。」若儿细声在他耳畔道:「你不要逞强嘛!你打不过他的。」段钰璘道:「我知道。我先挺着,你快去找唐大叔或凯特将军过来!」
若儿脸色一愕,道:「什么?你。。。。。。」段钰璘道:「对!还等什么,快去呀!」若儿点点头,回身要向东门而去。
她才走没两步,巴奇已经动手了,他用很正统的方式握着倭刀:右手紧靠刀柄、左手持在柄尾,以右上到左下的卅度角,在四丈外向段钰璘挥击。
「还这么远呢!你挥什么啊?」段钰璘和准备离去的若儿心思一般,却见巴奇一刀尚未挥毕,竟然已一步向若儿纵去。
若儿是当不住他的!段钰璘很快的要移位保护自己的妻子,忽然惊觉有一股刃气向自己疾速袭来,不及多想,连忙提剑一隔。
『锵』的一声响,段钰璘和若儿的反应都停止了,在场的几百名士兵反应都停止了,只有巴奇还在活动。当他们回过神的时候,大家就会发现,若儿将被巴奇擒拿。现在先来看段钰璘接了一刀的结果。
离云剑断了,齐柄而断,巴奇就像是算好的一样,他的真空刃击中之前自己挥刀砍在离云剑的地方,倭刀真的很厉害、巴奇也很厉害,竟然只用两刀,就砍断了一柄好剑。
他的头发也被切下了一大撮,他原先绑着像李逍遥年轻时所扎的马尾,巴奇的刃气切断了他的发带,也切下了他的头发。他的头发覆上了他的肩膀,血则顺着头发流下来。
伤着的是他的右肩,被真空刃所砍出来的伤口不会流很多血,不过这个伤挺深的,多多少少还是见红了。由于巴奇的挥刃方式是由右上到左下,若儿人站在段钰璘的左侧,段钰璘防御时的动作,则是转首向左,所以对他造成伤害的,只有右上那一小段刃气,又有一段被离云剑挡下了。以二人的实力差距而言,硬接了巴奇这样全力一击,只有断剑、落发,外加一点肩伤,运气相当不错。不过就如之前所言的一样,大家转头去看巴奇的动作,他已经站在若儿的身后了。
若儿的表情很惊骇,就像背后站着一个厉鬼一样,不过这个人可能比厉鬼还恐怖呢。。。。。。

看着江闵湘关切地不断朝门外张望,游知晨实在有点于心不忍,不过还是对她说了一句话:「江姑娘,或许你很难接受,不过苗族人。。。。。。现在的民族习性,是不能娶两个老婆的。」
江闵湘回头,脸色十分紧张,忙道:「我。。。。。。我不是。。。。。。」游知晨接道:「嗯?不是什么?何必呢~若是看不出你心里想些什么,我也不会冒然开口的。」江闵湘低下头去,红煞了脸,一时无言以对。
游知晨又道:「这里实在不适合你,我觉得真要对你好,你应该离开才是。」江闵湘默然。
游知晨牵着她的手,坐到了厅中椅上,道:「你听我说就好,也不必回话。我们是璘是自小交好的,从他没了父母开始,思潜就是他的哥哥、我就是他的姐姐、鱼是他的兄弟、阿奴姐像他的妈妈、若儿特别些,像他的妹妹、又像。。。。。。我也说不上来,反正他们形影不离,任谁也看得出来,这一对儿是拆不开来的了。」江闵湘点了点头。
「十年前,年纪相彷、一样的失了父母、分别给阿奴姐和凯特将军养大的璘和鱼,成为远赴余杭的最佳人选,最后为什么是璘去,这就不大重要,总之那已经是过去的事。城里最后送他的人,是若儿;最舍不得他的人,是若儿;最挂意他的人,是若儿。这些事说来没什么大不了,我们夫妻俩、阿奴姐、族长、盖将军也都有,唐大叔和凯特将军虽然嘴上不说,也看得出来很关心他,不过都没有若儿的多。你别看她一副吊儿啷当、悠游自得的样儿,那是璘回来了她才这样,这十年来,她只要偶尔想起璘了,三五天不吃饭,只喝自己的眼泪,那也是常有的事;动辄便要求族长让也她赴余杭一趟,族长当然是不准的。之前阿奴姐说走就走,动作太急,不然只怕她跟了去,莫说能不能到余杭还是未知数,就怕她们到了余杭,却教她扑了个空,我们又不在身边,定要哭死寻活的,还怕没人劝着呢!阿奴姐见了她这个样子,只怕不来劝她,还一道儿起哄也不一定。这十几年来,阿奴姐恋着一个曾一同出生入死的逍遥剑仙,打死了也不肯嫁,若儿就拿阿奴姐当榜样,等不到璘,她也要这么终老一身。我们几个好朋友本该多劝劝她,可是晓得她的心意,劝了一次,就再也出不了口。总算给她等到了今天,怎么也没料到,竟有了个你随着他回来,我和思潜都猜着璘要来个两难,谁知道他又。。。。。。」看到江闵湘戚然的神色,游知晨下面的话便给打住了,但她料想江闵湘是个乖觉人儿,应该是不必明言的。
「不瞒你说,当初我们都劝过若儿,就那么一次而已,她不听,我们也就不管了。现在你也一样,我们都和你不熟、没交情,大男人又不好开口,只好我来当坏人。再怎么想,你还是离开的好,你还年轻、条件又这么好,我不信你在中原找不到好对象。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仔细想想,该怎么做,都由得你的意思,我们原也左右不来。」深深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想着是该让江闵湘独个儿静静了。
江闵湘却忽然开口道:「我好像除了长相,一无是处?」
毫无预兆的发出这个问题,游知晨虽然背对着江闵湘,却能想见她惊异的表情。
江闵湘没有多说,又道:「嫂嫂,现在哪个城门比较适合离开?」在大理,她至少还能算是段钰璘的妹子,叫尹思潜的老婆一声嫂嫂,说起来也满合理的。游知晨又一怔,回首道:「你。。。。。。」凝神一看,江闵湘的眼眶已经红透了,一样身为女人,她似乎已经明白江闵湘的决心,不过还是问了一句:「你不和他道别再走?」
江闵湘摇了摇头,眼泪几乎都快洒出来。游知晨一把将她搂进怀里,道:「今儿我是坏人,你有什么苦,我晓得,以后你若要恨,恨我就好。」江闵湘伏在她的肩头,道:「不,嫂嫂这些日子待我很好,湘儿不会忘了。」
游知晨轻轻帮她拭了泪,道:「那你去收拾一下,现在城外还乱着,我带你一起出去。」

连续发了两个月的烧,好不容易退了,这十天来也醒过三次,伤势也有明显的好转,阿奴精神每好一分,李逍遥都觉得是莫大慰藉。偏偏每次她醒过来,精神却总是迷迷糊糊的,还是没机会问一下,她是否认识那位送了三张符纸来的姑娘。
李逍遥想破了头,的确自己年轻时是满风流没错,不过自从去了一趟苗疆回来,可全改了性啦!连自小最亲近的丁家姐妹,也不去招惹了,况且那个姑娘看来最多绝不超过廿岁,几乎可以断定她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应该是阿奴的朋友?不过阿奴重伤,如果是朋友,怎么不留下一道儿照顾她呢?这伤可不是一天两天就会好,害得李逍遥在某些时候睁眼也不是、闭眼也不是,真的是个无可奈何、无所适从了。
三个月休养下来,阿奴伤口愈合了、脉象也很平稳,过个几天就会醒一次,李逍遥这几日睡得香甜多了,想起三个月前,打个瞌睡也会被自己吓醒,就怕一睁眼阿奴已咽了气。。。。。。那可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呢。
今儿呢,安然看着阿奴起身,讨了一碗稀饭,李逍遥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快意。以前月如和灵儿有危 3ǔωω。cōm险的时候,自己往往无能为力,而今却把阿奴自鬼门关前要了回来,总算觉得自己还有一点用处了。
阿奴喝完了一碗稀饭,道:「逍遥哥。。。。。。」
李逍遥喜容满脸,打心底觉得这一声叫唤真是好听!忙道:「啊?什么事?」阿奴道:「我第一次觉得,汉人的稀饭这么好喝。」大理城内汉人也不少、她又来一趟中原,路上喝了不少次的稀饭,并不是没尝过米粒的味道,不过死里逃生之后,什么食物都变得很好下肚了。
李逍遥接过她手上的碗,又添了点稀饭给她,道:「你三个月来,三天只吃我一天份的食物,我怕你要饿,又怕消化不来,真是难为得紧。既然好喝,就多用些吧。」
阿奴啜了一口,道:「这里是哪里?」李逍遥道:「这里啊?这里是阳间,洛阳城的客栈。」阿奴一皱眉头,道:「客栈?逍遥哥,你哪里来的银子?三个月了耶。。。。。。」李逍遥一摸衣袋,掏了两锭银元出来,道:「银子?这不就是了吗?」阿奴瞪大了眼,讶然道:「哇。。。。。。我都不知道你这么有钱!那我们来河阳的路上干嘛喝西北风、晚上还迎接大地的滋润?」
李逍遥笑道:「你说餐风宿露?钱嘛~我也不来瞒你,那是为了让你养伤,我不得已,重回老本行弄来的。」阿奴转念一想,道:「逍遥哥,你自己说不瞒我,那我有两个问题要问你,你好歹需得据实回我。」
李逍遥一想,阿奴真也能算是自己的生死之交,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值得再瞒她的,便道:「好啊,你问得出口,我就答你啰。」
阿奴便道:「李三思是你父亲吗?」
李逍遥当场愣住,过了半晌才道:「你。。。。。。你怎么知道李三思?」阿奴道:「还不容易,问大理城中汉人部族的长老就好了。」
李逍遥百般不愿的点点头。阿奴又道:「十九年前,那颗水灵珠,就是巫后娘娘带你回到过去,你从你父亲手里拿回来的啰?」李逍遥一想,虽然不完全正确,也是八九不离十了,又点点头,回道:「你怎么知道水灵珠是我爹偷走的?」阿奴道:「唉哟~人的嘴不是白白生来就只会吃的,当然是问出来的啰。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现在明白也就算了,再追究也没有什么用。」
李逍遥道:「好吧。那你第二个问题呢?」
说了这一句,阿奴双颊突然泛红,咿咿呀呀地不知所云,李逍遥又道:「你怎么啦?想问什么就说,我连自己爹爹偷了水灵珠都说了,还有什么不和你讲的?」
阿奴吞吞吐吐的说了一个字:「你。。。。。。」李逍遥接道:「我?」阿奴又道:「是不是。。。。。。」李逍遥又接:「我是不是?」
阿奴一紧张,忽然说了一句很完整的苗语,李逍遥皱着眉,搔搔头,发现自己根本听不懂,道:「你说什么?翻成汉语吧?我雾煞煞了。。。。。。」
阿奴深吸了口气,道:「那句话。。。。。。翻成汉语是。。。。。。『你是不是。。。。。。看过我了?』」
李逍遥一时不解,道:「看你?我现在不就在看你吗?」一见阿奴一张脸根本已经红得像脑充血一样,一转念间也明白了她的意思,这才张大了嘴,『啊』了几声,倒不知如何回话。
这时候的阿奴,害羞都来不及,不用说再问第二句了。李逍遥『啊』了几百声,才道:「对。。。。。。对不起,我。。。。。。我。。。。。。看过了。。。。。。」
阿奴听了这句,脸色整个都变了,有点愤怒、有点欣喜、有点不安、还外带些羞涩,沉然道:「那。。。。。。我要怎么办?」
李逍遥默然,连眼睛也不敢直视阿奴了。
阿奴道:「你明明知道,我们还没出嫁的苗族姑娘,身子一旦被男人看过了,不嫁他便要杀了他,可是我们又不能嫁有妇之夫,现在你教我怎么办?难道。。。。。。难道你要我杀了你吗?」她火气一升起来,身子还虚着,怎能禁得?狠狠的便咳了几声。手上的饭碗早就摔破在地上了。
李逍遥连忙上前帮她调顺了气息,深叹口气,道:「当时你会死将活,尚且难料,我哪里有功夫顾这么多规矩?现在你大好了,再将养些日子,必能回复如常,你若要杀我,我便在这儿,你动手无妨。要死在你手上,我李逍遥也认了。」
阿奴泪珠滚滚流下,道:「我怎能杀你?我怎能杀你嘛!若我杀了你,灵儿姐又不在了,大理城却要找谁来守?我又是为了谁不嫁、为了谁守身子?可是你在那种情况下看了我,我真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啦。。。。。。」心里一急,索性伏在李逍遥怀里嚎啕大哭了。
李逍遥轻轻搂着她,脸色忽然变得异常坚决,道:「阿奴,你不要回大理了,就不必管那么多苗人的规矩。不管还有什么事,为了你,我李逍遥也全担了!」
阿奴吓了一跳,『不回大理』~多么严重的一件事呀!那不就和叛徒没两样了吗?况且大理情势危急,自己来一趟中原就已经是不当之举,更何况是叛出呢?
李逍遥知道她的难处,毅然道:「你放心,我们去长安接回忆如、钰璘、湘儿和岫,你就和他们留在中原,我代你回去大理,有什么事,我都替你处理;有什么不放心,我都替你解决。我既然要留你,就要留得你心甘情愿。」
阿奴一听,脸色黯了下来,道:「钰璘他。。。。。。」
李逍遥道:「你放心罢,那个牛鼻子说的话岂能尽信?况且,我李逍遥的徒弟哪有这么容易被打死的?」阿奴想想不错,那孩子独自千里迢迢从大理到了余杭,初步判断,他在路上还遇过巴奇、阿沁、喀鲁三人,还不都挺过去了?现在只有一个卢光,未必就真能要了他的命。一念及此,神色间也和缓许多。
李逍遥放她躺下了,道:「你身子还没全好,别说太多话,休息吧。」阿奴又拉着他手,道:「我休息,可是你不要走。」
李逍遥拉过一张凳子,在床边坐下了,道:「我三个月来,除了去『挣』银子,没离开过你,以后也不会了。」 
第十八回 幼时梦魇何时休 |5|6| 
大理城的北门……
现在的情势显然非常诡异。原本因为占尽上风,大理的四位统帅有两人离开,分别去援助自己的师父;余下的两人,却被对方的将领砍伤、擒拿……
严格来说,其实巴奇连若儿的一根寒毛也还没碰,不过那种恐惧感,已令若儿全身发颤、动也动不了,既然无法反抗,这种情形归类为擒拿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诡异的不是这一些,而是在场的所有人:三百一十二名大理士兵、廿九名南绍士兵、还有若儿、巴奇、加上段钰璘,共计三百四十四人~呈现完全寂静的状态,一点都不像在打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