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5部分

君临天下-第5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谁晓得那人并不言语,只轻轻将剑抛出,竟然御剑对着院中一颗柏树自四方刺了廿四剑。只使一招,跟着便收剑了。段钰璘神色一变,道:「御剑术?你是。。。。。。这一招是。。。。。。『四面楚歌』?啊?是你?」那人道:「没错,是我,亏你还记得了,跟我来。」说着一跃而出,跳上了江家围墙,落脚无声,向西北方几个纵跃,已不见人影了。段钰璘心中奇怪,但也随即跟去。江闵湘看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怕段钰璘有失,微一迟疑,也跟了上去,不过她武功并不甚好,跟得迟了,放眼望去,并无见着段钰璘的人影儿。心中正急着,忽然身旁落下两条人影,江闵湘一惊,回头看去,却是江闵岫和李忆如。
江闵岫急问道:「姐姐,璘哥呢?」江闵湘道:「我。。。。。。我不知道,他们走得好快。」李忆如道:「走吧,咱们一块儿找去。」江闵湘道:「要不要叫三叔或李叔叔来。。。。。。」江闵岫道:「不必了,咱们找到璘哥我再和你说。」江闵湘道:「好。。。。。。好吧,他们是向西北去了。」李忆如道:「那咱们还等什么,走!」三人一块儿也朝西北行去。
段钰璘跟了一阵,但那人速度实在非同泛泛,早已遍寻不着。走着走着,忽然瞥见有株树枝上系着一条白带子,走近取下,却是张纸,写着:「贫道乃蜀山仙剑派卢光,速上京城一叙。」段钰璘心中奇怪,一时未能取决。正想回头时,李忆如三人已跟了上来。
江闵岫看段钰璘手上拿着一张纸条,二话不说便抢来看看。江闵湘和李忆如也看了,只不过短短几字。江闵湘已知其理,问段钰璘道:「璘哥,你要去吗?」段钰璘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江闵岫却跟着道:「去,当然是去啰!」李忆如推了他一把,道:「人家是找璘哥,又不是找你!」江闵岫道:「无缘无故我当然不会说要去嘛!喏~你们看看。」说着自腰间取出了四柄剑来。李忆如一看,道:「你又把三叔的意思当自己的主意了。」江闵岫道:「有什么关系,三叔现在又不在。」江闵湘问道:「岫。。。。。。你哪来的剑啊?忆如姐,你说三叔有什么意思了?」段钰璘亦对他二人投以质疑的眼光。
江闵岫不慌不忙的将四柄剑分了一人一柄,道:「这剑是三叔方才拿给我的,都是他这几年去收集的。我这柄是青锋剑、忆如的是青萍剑、姐姐你的是断愁剑、璘哥的是离云剑。」江闵湘道:「我又不是问你这个!我问的是。。。。。。」还没说完,江闵岫便跟着道:「我知道,我还没说完,别急。刚刚那人使御剑术时,三叔和我、忆如都看到了,三叔后来去拿了这些剑给我,吩咐了要这样分的。还叫我和忆如跟你们说,这趟出来,就别急着回去了。」李忆如跟着点头道:「这是没错。。。。。。不过。。。。。。我实在不知道三叔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说完就催着我们出来找你们了,盘缠都给了呢。。。。。。」说着便自怀中取出一个小布包,摇了一摇,沈甸甸的,又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显是有不少银子。
江闵湘道:「想来三叔是要咱们出来见见世面的了,爹、娘、二叔和李叔叔怎么说?」江闵岫道:「他们啊?还没出现,咱们就给三叔赶出来了。」
段钰璘听着他们对话,虽然尚不明白三叔此举有何用意,但至少替他下了决定。当下将那柄『离云剑』系上腰间,转身便向西北行去。李忆如三人见他径自走了,纷纷也把剑系了跟上。江闵岫追上段钰璘,拉着他道:「璘哥,不急着走,要去,咱们一起去,路上也有个伴儿。」江闵湘走近,亦道:「是啊,璘哥你一个人总是不妥,反正三叔都叫咱们出来了,就一起去何妨。」李忆如跟着道:「咱们十年来总是一块儿的,你今儿想自己去找乐子么?」段钰璘略一沉吟,跟着只说了一个字:「好!」江闵岫道:「帅啊!走,反正今天也睡不着了,咱们就连夜出发,先到扬州城去瞧瞧,听说挺热闹的,一路玩去京城岂不有趣?」江闵湘道:「你净是想着玩儿。不过也好,咱们就先去扬州看看好了。璘哥、忆如姐,你们说好不?」段钰璘点了点头,李忆如道:「有得玩,那敢情好,我没意见。」

江少云走出房来,问道:「你怎么就放着他们去了?还给剑、给盘缠?」李逍遥也出来了,道:「少云,这样也未尝不好。。。。。。他们都不是孩子了,钰璘已有廿一岁,忆如也十八了,闵湘、闵岫也有十七,给一直待在这房子里,不见得是好事。」跟着林月如、韩梦慈、韩医仙、江少霖、邢氏都已出来,林月如道:「说得是,我也赞成少霆的做法,换成是我,也是这般做的。」韩梦慈仍不放心,面有忧色。韩医仙道:「别瞎操心了,钰璘精明得很、闵湘会医、闵岫天生热血热肠、忆如从不吃点亏,他们一块儿出去,没事的。」林月如听了个『医』字,忽然叫出声来。韩梦慈忙问道:「如姐,怎么啦?」林月如伸手入怀,取出了一包药粉,上头写着一个『段』字,韩医仙一看,道:「是钰璘的药粉?你还没让他吃?」
林月如道:「今年他都是自己盛饭,我没机会啊!」江少霖道:「那。。。。。。要不要追上去把他们叫回来?」江少霆却将那包药粉取过,随手扔了,道:「钰璘有他的本事,少这一帖药,要不了他的命。」韩医仙道:「这药本是最后一帖了。。。。。。也罢也罢,终要让他们年轻人自个儿去闯闯,这一点未解的小毒,他挺得过去的。」既然连大家长都同意放任们他去了,江少云只得暗叹一声,道:「好罢,一切都听岳父的就是。。。。。。」众人有了决议,也各自散了。
江少霆走到院子中,摸了一下那株被刺了廿四剑的古柏,却忽然『碰』的一声,那古柏竟自倒了!江少霆一惊,仔细一瞧,却是那廿四剑剑剑刺了树干的一半,正好切成个圆,就余下中间一点点儿连着,被江少霆这么一摸,便给倒了下来。江少霆一掌拍在半截树干之上,打得木屑纷飞,心想道:「青锋青萍、离云断愁,他们四个这一趟出去。。。。。。唉。。。。。。」 
第三回 扬州城初识乞儿 |5|6| 
 
段钰璘一行四人均是第一次准备长离家中,这一路上游山玩水,到第一个目的地扬州城时,也已是正月十四了。路上行人携相往来,不愧是江南大城,的确是热闹非凡,让较爱玩的江闵岫和李忆如乐不可支。
到了客栈去要了两个房间,段钰璘才刚想小歇会儿,李忆如已拖着江闵湘进到他和江闵岫的房间,道:「璘哥,走啊!咱们去逛街去。」江闵岫自是极力赞同。段钰璘道:「你们去吧,我歇着。」李忆如道:「璘哥,咱们都去了,就你不去。。。。。。」江闵湘在旁细声道:「我没说我要去的。。。。。。」李忆如忙摀了她嘴,连使了几个眼色。江闵岫也道:「姐姐自然要去,璘哥也是得一起去的。」江闵湘也就不出声了。
段钰璘轻瞟了江闵湘一眼,道:「闵岫忆如恁地爱玩了。」跟着站起身来,道:「也好罢,逛逛去,天黑之前就得回来。」江闵岫甚是高兴,一手挽着段钰璘、一手挽着李忆如、李忆如又拉着江闵湘,四个人便出了客栈去。
走到了城西,忽然见着一块空地正在架台子,江闵岫好奇心重,随手便拉了一个工人过来,问道:「这位师傅,你们架这台子做咱用的?」那工人道:「这是去年才订的规矩,明天是元宵,要在这儿卖人家不要的丫头呢。」李忆如不解,问道:「卖丫头?卖什么丫头啊?」那工人瞟了她一眼,道:「姑娘,你女孩儿家还是别晓得的好。」李忆如又问:「别晓得的好?为什么啊?」段钰璘眉头一皱,向江闵湘使了个眼色,要她先把李忆如带走。江闵湘虽会意,但却轻轻摇头,她太明白李忆如的个性,依自己的能耐,实在是拿她没有办法的。
段钰璘一想,李忆如和江闵岫都是一个性儿,不懂的便想问到底,这一搭一唱下去,可不知要闹到什么时候,一把便拉着江闵岫走了。江闵岫叫道:「璘哥!等等啊~我还没弄清楚呢~」段钰璘毫不加理会。这边李忆如看段钰璘拖着江闵岫离去,也不敢再留,和江闵湘跟着也去了。

第二天晚上,正是元宵时节,万家灯火通明,照得扬州城内白天也似。璘如湘岫四人在灯会用了晚膳,段钰璘才去净手回来,一眼却不见了李忆如和江闵岫。江闵湘迎了上来,道:「璘哥,忆如姐和岫他们。。。。。。」段钰璘心中明白,并不多言,连转了几个念头,那卖丫头的情形他自然是不太清楚,但看昨日那架台师傅的神色,必是不该给女子见到,李忆如不能去看、江闵湘自然也是一般,但今日灯会人多,要放江闵湘独个儿在这也是不妥,一时难下决定。也不晓得这会儿江闵岫和李忆如是不是已到了卖丫头的会场去了。
正在踌躇未决,回头一看,路上灯火照得江闵湘脸色红润,甚是漂亮。她和江闵岫是一胎双生,相貌自然有几分相似,但江闵岫终是个男孩儿,只能说是秀气。江闵湘却是生来娴雅,十足是韩梦慈的遗传,真个是温婉可喜、人见人爱的样儿。段钰璘暗吸口气,道:「人多,别走散了。」拉着江闵湘的手,便向城西去了。江闵湘虽然和段钰璘也是相识十年,亲如兄妹,但从来未曾和任何年轻男子有过肌肤之亲,现下自己的小手给段钰璘牵着,脸上煞时红了起来,但路上灯火通明,看起来和平时并无二致;更何况段钰璘一路走着,压根儿便没有回头看她,弄得江闵湘半喜半怒,心里头滋味千百。不一会儿,便已到了昨天架台子的地方。
段钰璘放眼望去,上百个男子聚集台前,看衣着都是有钱人家,却没见着李忆如和江闵岫,心想他俩大概已到了人群之中。正想要交代江闵湘在人群外好好等着,要独个儿去找人时,忽然台上铜锣一响,走出了一个身着文官服色之人。却是扬州知府的师爷。
那师爷形容獐头鼠目,教人看了心里便不舒服。段钰璘懒得多理,交代了江闵湘别乱跑,径自入了人群寻江闵岫和李忆如去了。
师爷在台上,向后台一招手,便带上了一个小姑娘,也不过是中人之姿,但那『胸有成竹』,马上招来了台下阵阵高呼,显然都是一群鼠狼之辈。
师爷朗声道:「这丫头卖五两,有哪位大爷要的?」一个中年男子马上喊出声道:「我要!」跟着便摸了块银子丢上台去。师爷一笑,捡起了银子,向两旁的两名汉子道:「请两位送这姑娘去给那位爷台吧。」一名汉子随手便将那丫头扛到肩上,还顺便在她胸前摸了一把、臀后捏了一下,那小姑娘脸色甚是哀苦,看得江闵湘心中万分不忍,却是不敢出声。
跟着上来五六个小姑娘,长得漂亮的、身段好些的,价钱就高些,有个还卖到了十两银子。段钰璘在台下却遍寻不着江闵岫和李忆如的影儿。

到了第八个,那小丫头一上台,众人登时眼晴一亮:看她不过十五六岁年纪,生得纤细瘦小,身上衣着单薄。时值盛冬,冷得她瑟瑟发抖,长相也不算是特别漂亮,那个卖到十两的姑娘便比她好看了些许。但这个丫头气质甚是独特,给人种弱不禁风的感觉,完全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和征服欲。台下一个男子已迫不及待的叫出声道:「师爷快说啊,这娘儿你要卖多少银子啊?}师爷却慢条斯理的道:「这丫头是姬三娘养的,没被蹧蹋过,倒是姬三娘给了知府,说是她给姬三娘看了就不顺眼,叫知府把她卖了。」
台下许多人已不耐烦,叫道:「别说一堆废话!你要卖多少快说啊。」师爷道:「也不多,廿两!」第一个出声的男子二话不说,马上便掏了块元宝丢上台去。师爷才要去接,忽然旁边绿影一闪,一根绿竹棒敲中那块元宝,竟然又飞回去打在那人头上。段钰璘和江闵湘转头向竹棒飞来之处看去,一个小乞儿跳上台去,道:「等等,我要买她!」
此话一出,本来师爷已要叫旁边的汉子去找闹事者修理一顿,但他竟然自动现身说要买这丫头,这会本来就是见者有份,出得起价,便是客人,不过见他也不过是个乞儿装扮,扬州城内四处都有,心中不禁疑虑,问道:「这位小兄弟,你说你要买这丫头?」
那乞儿去捡起了竹棒,道:「对,我要买她!买不得么?」师爷道:「此处卖人,你要买自然是成的,不过。。。。。。小兄弟。。。。。。你有银子么?」那乞儿伸手入怀,摸了几两碎银子出来,递给师爷,道:「我就只有这么多了,不够的。。。。。。」说着,却将手上竹棒递到那师爷面前,道:「我将这根竹棒抵了,成不成?」师爷接过银子和竹棒,掂了一掂,再将那竹棒瞧了会儿,一把便将它丢下台去。台下一人接到了,随手又将那竹棒掷到人群外了。
师爷又将那些个碎银子掷还给那乞儿,道:「那些银子也不过五六两重,这样的棒子随便也找得到,你要用它和我算十五两?你当我是小孩儿?把他撵了!」跟着向台下道:「方才那位大爷,真对不住,请您再将银元掷来,这丫头是您的。」那男子银元尚未掷出,旁边两个汉子已分头逼近那乞儿,要将他撵走。那乞儿慌慌拾捡碎银,直退到台边,见那两个汉子扑了上来,一跳便自他俩个头上跃过,那两个汉子也是会武的,急忙定足,方免落下台去。
那乞儿叫道:「等等~我定想办法弄钱来,你先别卖她!」师爷毫不理会,笑容可掬的准备接银子。原来这个丫头本来姬三娘要的是八两,知府吩咐是卖十二两,师爷不赚白不赚,硬是又加了八两上去。那乞儿能出的银子,连姬三娘要的份都不够了,师爷怎肯卖他。
两个汉子抽出刀来,回头就要向那乞儿砍去。那乞儿脸色一变,浑不晓得如何是好,如果出手打退这两人,这买卖定是不成的了,他原是要这丫头的,并无意闹事。
一刀斫下,那乞儿一缩身躲过,一双眼直望着远处自己那根棒儿瞧,显然手上没有武器,甚是难以应付。另一人攻来,乞儿分心他顾,眼见此刀要将他砍得断手缺脚的了,那个丫头惊叫一声,蹲下身子、摀着眼睛不敢再看。却忽然听得『锵』的一声金铁相碰,那柄刀给挡了下来。
瞧着却是江闵岫出手救人了,李忆如拿着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