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50部分

君临天下-第50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未及控制力道,真对不住。」
徐乞呼了口气,道:「南苗的秘法果然不同凡响,已没什么大碍了。多谢师兄赐教。」杨均道:「你还年轻,所以这般硬拚之下,败给我是当然的。我要告诉你,就我所知,卢光那道士的武功更在我之上,再加上他师承蜀山仙剑派,擅用利剑,若是被他抓到破绽,恐怕你有三条命都不够用。」
徐乞闻言,不禁为之气沮。
「如果我帮这个小兄弟呢?」李逍遥突然发话,致令在场的人,包括敕里都微微一愕。
李逍遥此时又续道:「我可不是什么大侠,拚命时还会讲究那些江湖上单打独斗的规矩,臭牛鼻子欠我的一条命,怎么可能不讨回来?」心里却想着:「我从小想当大侠,但是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不住,就算武功再高,哪里还能算什么大侠?」
就在众人无言以对之时,婥儿细如蚊蚋的声音却传了出来:「其实你不必这么自苦的。。。。。。」
以距离和功力比来说,能听到这句话的人,只有李逍遥和杨均。
杨均并没有仔细听过婥儿的声音,只是奇怪怎么有人说了这一句无关紧要的话;李逍遥却脸色微变,听得出这一句话是那位初见的女娃儿所发,不禁大是惊疑,她怎么会一语道出了自己心声?
这时江闵岫也乘兴道:「李叔叔说得对!阿崎,藤儿也是我们的朋友,替她向卢光讨命,怎能不算我一份?诗诗,你说是不是?」
君聆诗微微一笑,点头道:「我当然赞成。」
敕里在旁看了他们的态势,心里已是大笑卢光之不智。
「嘿嘿~那么~」李逍遥向前几步,道:「谁要和我动手?快快出来!打完这一架,我们就去找卢光要命!」被几个小辈感染,李逍遥再次生出年轻时才有的,那种少不经事、视天下万物亦如无的豪气来了。
敕里轻呼口气,他觉得逍遥剑仙愈来愈不好应付了!看看远处那个飘逸之气不再的青松,却将两名女子一推,道:「算了,我不玩啦!李逍遥、君无忧,带走你们来此的目的吧!」
虽只是轻手一摆,却令林婉儿和李忆如直踉跄到李逍遥跟前才定得下步伐。李逍遥看看女儿的模样,实在有点不忍,示意阿奴和江闵湘各施其法替她检视一番,看看竟是哪儿出了问题。这段空档里,却将眼光定在那个对小师弟君聆诗的慰问作态不理的林婉儿身上。
杨均则不知何时,已悄然离去。
吴仲恭跟在敕里身后回到内堂,路上瞥了徐乞一眼,心里想着他那一句:「奴颜婢膝,才是真乞丐。」
态度忿忿不平、表情又极度诡异的青松,在师弟红桧的力劝下,与喀鲁三人同时不知所踪。
江闵岫则与姐姐、阿奴一道在李忆如身边问长论短,关切之色溢于言表。 李忆如满脸疑惑的看了远去的敕里一眼,似乎搞不懂为什么叔叔要将自己和织锦姐姐推出来。
君聆诗向林婉儿道:「咱们现在还有事要做,晚些时候我再赔你该去的地方,成不成?」
林婉儿意外的顺从,只哼了一声,丢下一句:「随你便!」
她难得这么好说话,倒令君聆诗无以为对。
李逍遥细细看清了林婉儿的面容,竟脱口轻轻惊唤了声:「姜婉儿?!」
林婉儿瞄了李逍遥一眼,夷然道:「本姑娘姓林不姓姜!你就是李逍遥吗?嗯~你怎么也会来了这儿?」
「不是?怎么会呢。。。。。。」李逍遥低声喃语,再多看了林婉儿一眼,露出了满是怀疑神色的眼光,才答道:「当然是来找我的女儿和徒弟、湘儿和岫儿姐弟,只是没想到小师妹和小师弟也会在。唔~你姓林、名婉儿、又号织锦,是吗?」林婉儿双眼一亮,道:「嘿!你倒是都知道了嘛!」显然对于李逍遥记得加上了自己的别号感到相当满意。
李逍遥干笑道:「你和小师弟都很有特色,好认得很。」
这时阿奴过来扯扯李逍遥的衣袖,在他耳边低声道:「逍遥哥,忆如好像。。。。。。什么问题也没有。」李逍遥一愕,异道:「怎么会呢?」但看看李忆如身旁的江闵湘,她也满脸惑然的摇了摇头。
阿奴和江闵湘同时替一个人看病,一人是正统的中医,一人是苗族的巫蛊师,该说无论何种疾病也不能同时逃过两人法眼。李逍遥叫她们看,不惟是为女儿奇异的态度,也看看敕里是否在她身上加诸了什么奇怪的蛊毒。
却听林婉儿叫了声:「忆如,你过来!」
在众人讶异不已的眼光下,李忆如竟异常听话的到了林婉儿身侧,尤其在知晓这两人水火不容之态分明的君聆诗、徐乞、湘岫姐弟眼里,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但它却真的发生了!
林婉儿执起李忆如的手,看她并不是认得父亲与幼时同伴的样儿,便道:「有些事晚些再解释。无忧,我们去牵马吧!」
君聆诗走近几步,关切地道:「好啊!你的脚没事了吧?我看你还能跑得,是谁帮你治的?」
林婉儿带着李忆如径往大门而去,道:「敕里治的,他的医术真个不错、人聪明又英俊、亲切自然、而且武功也是一流的,我看你差他远啰!」
君聆诗跟上了,讪笑道:「我不去和他争天下,本领有他那么高也没有什么用,行走四方但求能自保就好啦!」林婉儿哼了一声,道:「是啊!自保!你能自保,那我呢?」君聆诗一愕,等到众人鱼贯跟着林婉儿身后离去、纷纷经过他的身边,婥儿走在后头,才拍拍他道:「对她的问题,你从来都是全部当真的吗?这样我看你~很难过哟!」
徐乞眷眷地看了藤儿之墓一眼,叹了口又细又长的气,不发一语地经过君聆诗身边。
君聆诗表情数变,被婥儿和徐乞截然不同的表态弄得无所适从。
众人无一不是心情复杂之极,九个人静静地出了『将军府』。
李逍遥知道还有第十个人,他也一起出来了。到底是谁的气息?怎么会如此熟悉呢?

「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吧?」青松与师弟红桧进到敕里房间,平静淡然的语气更显出他的眼神已是愤怒异常。
如果是别人这样和敕里说话,喀鲁一定将因此人的无礼而给予等值的惩罚;但对方是与自己顶头上司平起平坐的家伙,他也只能回报给青松一个请他『客气点』的神色。虽然他那双如猫般的细线眼实在无眼神可言。
敕里也理所当然般地,给了青松一个『息怒』的微笑,道:「两位请坐。」若是与他翻脸,任谁都讨不了好去~青松非常明白此点,也不再多言,与师弟双双在敕里对桌坐下。
红桧首先道:「教主,方才就算我们全部一起出手,来场混战好了,我们也不会输的,为什么你要。。。。。。」
「没错,我也觉得我们不会输。」敕里很快的附和:「但是两位应该知道,和李逍遥一战是你们的目标,不是我的。」
「好吧~那么,我愿闻其详。」青松收起了自己的不悦与火气,他当然知道敕里这等人物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
敕里道:「其实很容易。方才与李逍遥一道来此的女子,便是大理白苗族长的女儿,她既亲身来到中原,李逍遥一定无论如何都要去趟大理了,所以,我想来场更有趣的『游戏』。」
「游戏?你。。。。。。」青松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这人难道认为李逍遥会照着他所设定的步调去走吗?
「没错,就是游戏。」敕里爽然一笑,道:「那时我会将李逍遥的底子摸得更清楚,以免在不知道他这十九年来进境多少的『不知敌』情形下,受到不必要的挫折。所以我才希望两位保留实力,等到我有必胜把握之时,我们就可以合作让李逍遥一伙人一败涂地。」
红桧道:「想让李逍遥一败涂地,刚刚不也可以吗?」
敕里轻轻摇头,道:「刚刚台前的人一共只有七人,两位不觉得少了几个吗?若是要各个击破,我不必等到这七人聚在一起;若要来场游戏,这样又嫌略有不足了。」
青松眉头一扬,道:「你说得没错。。。。。。反正我们不会输,不如就来场刺激点的游戏也无妨。」
敕里笑道:「是呀!当林月如、段钰璘也和他们一道之后,我们再来玩这一场游戏。嘿嘿~」
喀鲁此时也露出了一个阴恻恻的笑容,显然对敕里的游戏非常期待。
青松道:「好,我接受你的提议。但有一件事我还是说在前头,不论你的游戏内容如何,总之,逍遥剑仙一定要留给我~而且要一个精足气饱的逍遥剑仙!」

「奇了~这次怎地没见着那四个奇形怪状的家伙呢?」虽然人还在对方的地盘里,但身旁却有李逍遥在,江闵岫就像身后有泰山压阵才去面对东海一般,在大街上漫不在乎的吐出了这一句话。
林婉儿牵着李忆如走在前头,听到这话也露出了惑然神色,她在那府内待了三个多月,的确~怎么都没见着那四个蠢蛋了?
君聆诗嘴角一挑,随即又回复无知神色。
李逍遥问道:「岫,你说什么奇怪的家伙?谁呀?」
江闵岫摇手道:「算了算了,李叔叔,那四个家伙成不了气侯,你不必理他们。我有更重要的事想问你。」
君聆诗、江闵湘、徐乞同时想起林家堡与江家的灭门血案,俱是凝神细听。李逍遥静默了会儿,道:「我想,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但那人我既不认识、也不曾见着他的面,当我赶到你家时,连医仙他老人家和少霆也都。。。。。。不成了。。。。。。」
江闵岫摇头道:「不可能的~连外公和三叔都。。。。。。世上哪有什么人、什么东西能同时避过他们两人的耳目呢?」
李逍遥长叹口气,道:「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是自己都是侥幸捡回一条命的。。。。。。唉~~」说到此处,也不知道该如何再接下去,便向阿奴挥了挥手,示意她解释一下。
阿奴毫不犹豫,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纸袋,递到江闵岫面前,道:「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江闵岫露出疑惑的眼光看着阿奴,才想去取那纸袋,却觉身后有人拍了自己肩头一下,一只纤纤细手将纸袋从自己眼前拿走了。
江闵湘从纸袋中捻起一些晶粒,细细的瞧了又瞧,再凑到鼻头前嗅了一下,道:「很像盐巴。。。。。。但不是盐巴。」
阿奴笑了一下,心觉这小姑娘不简单!便将纸袋取回收到怀中,道:「是啊,它当然不是盐巴。一般的中原人,只要将这东西放了那么一点点儿到口中,再睡它一个小觉,定然就没命起身了。」
「那么。。。。。。这是南苗的蛊物啰?」既是从没见过、又能置人于死地的药物,大概只有云南诸苗族的毒蛊了。江闵湘如是判断。
阿奴道:「对,这是我从你家的厨房拿出来的,而且很巧,南苗六诏的使毒高手我没有不认识的,这东西却只他才有~而且,他也有足够的理由要灭你江家的门。」
李逍遥也道:「不只是江家,连林。。。。。。」话才说到一半,忽然一柄折扇轻轻的在自己肩头敲了两下,回头看去,只见君聆诗轻轻的摇着头,忙改口道:「连林月如都差点把命送在这玩意儿手上。」
江闵岫道:「差点?月如阿姨没事吧?她人呢?」
李逍遥有点心虚的点点头,道:「呃~还好,是没事,她去了哪儿我就不知道了。她。。。。。。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江闵岫吐口长气道:「那就好。。。。。。呃。。。。。。你是阿奴姐姐?」
阿奴闻言,异色道:「你怎么知道我叫阿奴?」
江闵岫道:「我们看过你交给璘哥的信笺。你方才说知道是谁下毒害我全家?这还是很奇怪,就算我外公和妈妈都不下厨,不知道有这包假盐巴,但怎么会有人潜入我家,三叔却不知道这回事儿?」
阿奴冷哼一声,道:「那家伙见不得人呢!其实我也只闻其名而未见其面,他叫喀鲁。。。。。。但据说他的长相极是特别,和他的个性如出一辙,包准知道他的人,一见就能认出来。至于你三叔不晓得他到了你家,这也不是怪事,毕竟他的轻功真是一流的~能当上敕里手下的三大高手之一,这家伙手底下的确有几两功夫。」
又是敕里?!为什么任何事都和他有关呢?
林婉儿猛然回头,她本以为言语上挤兑住了敕里,他便不会有所动作,哪知道君聆诗的确是无恙归来,却令白河村江家遭厄了?

在众人的静谧中,林婉儿将君聆诗的黑马牵过、把自己的棕马马缰给了李忆如,两人跨上马后,一行人花了段时间步出偌大的长安城。
其实李逍遥问过阿奴,灵血咒对于治疗李忆如现在异常的状况有没有用。
但阿奴的回答是~在观察她时就已施过咒了,却仍然是这个样子,实在已经束手无策。
走出长安城后,李逍遥看看前头马上女儿的身影,不禁喟然而叹。。。。。。如果她娘还在,哪会怕没办法呢?
此时身后传来徐乞的声音:「我想问问,接下来你们想怎么办?如果没事,我要去找卢光了。」
「找卢光?这么③üww。сōm快?」江闵岫的意思,显然不愿意徐崎现在就去涉险。而且卢光的实力他们很了解,就算是自己和君聆诗也去帮助徐崎,能不能在燕国军营中取他性命后安然脱身,仍然是个未知数。直觉认为那家伙不像会笨到被他们骗离军营这个后盾地。
「咳咳~谁说没事、没地方去?我说啊~小妹已经离家好{炫&书&网}久了,能不能让我回去?」这句话来得突然又直接,但众人无一能反驳婥儿的言语。
江闵湘暗叹口气,低头不语。
江闵岫却像捉到机会般,叫道:「婥儿,你们四川有什么武功很好的高手吗?」
婥儿将头一撇,道:「当然有!就我们廖家来说,像向军师向达那家伙,明明是一付穷酸儒模样,可是只要给他一柄折扇,我看就算是刚刚那个红头发的家伙,也决计动不了他。不过和伊大爷比起来,向军师又差了些个。湘姑娘你见过他们的,就是当天坐在厅上的那两人了。」
江闵湘微微一愕,忽然想起那天自己想离开时,门窗一片砰砰啪啪关上的响声,隐隐觉得自己在永安遇上不得了的人物了。
她的神情,也令投来疑惑神色的君聆诗、江闵岫、徐乞、李逍遥和阿奴得到了无言的答案。
这时前头的林婉儿又没头没脑的丢来一句话:「本大小姐要到蜀山去。李逍遥,你女儿要怎么办?」
李逍遥无奈的一笑,道:「她现在只跟定你,我能怎么办?要她和我到大理去,她肯吗?」
「嗯,我们来此已达成了目的,是应该分道扬镳了。现在的问题是,谁才能令李姑娘恢复?逍遥剑仙,你有办法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