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51部分

君临天下-第51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李逍遥无奈的一笑,道:「她现在只跟定你,我能怎么办?要她和我到大理去,她肯吗?」
「嗯,我们来此已达成了目的,是应该分道扬镳了。现在的问题是,谁才能令李姑娘恢复?逍遥剑仙,你有办法么?」君聆诗沉默了很久,总算开口说话。李逍遥默然摇头。阿奴喃喃道:「如果婆婆的功力还在就好了。。。。。。」
「说不定师父会有办法。。。。。。诗诗,你觉得呢?」江闵岫这时忽然提起了南宫寒。
「南宫前辈?」君聆诗轻述了一次,忽然嘴角带笑,向众人一揖,道:「请各位等小弟一会子,小弟马上回来。」说罢几步奔到长安城墙外茂盛的大树下,躲在树干的背面,不知作些什么去了。
李逍遥将眉头一皱,怀疑是不是该让阿奴回云南。

现在问题来了,江闵岫抵死不肯与姐姐分开,婥儿又势必得跟紧江闵湘,江闵湘则不肯让一副落魄像的徐乞离开自己视线,林婉儿一心只想着上蜀山,君聆诗无论如何不会让她乱跑,李忆如也跟紧了林婉儿,江闵湘又必须时时炖点小药给她吃,这一票人难道就要这么浩浩荡荡的入蜀了吗?
不过众人还在宝鸡的客栈里商量该如何分队时,婥儿忽然向外叫了一声:「清姐!你还不出来吗?」自不免引来众人一阵愕然。
一个袅袅身影在客栈大门飘飘落下,身上的绿纱随风飘逸,认得其人的江闵岫更是惊得合不拢嘴;君聆诗心中也颇感奇怪,但怪的是婥儿知道这女子、而不是她人在这儿。
林婉儿看着她娉娉婷婷的走进客栈来,心里忽然觉得,这姑娘的气息好相熟~而她的气质,则与刚分手不久的阿奴略有似同。
皓羽先向众人报以一个甜甜的微笑,对君聆诗颇有深意的一颔首,便在婥儿身旁的空位坐下了,道:「他们又不知道我在,你何苦一定要把我叫出来呢?」婥儿道:「现在是你出力的时候啰!当然得把你叫出来~各位,我介绍一下,她的名字是程至清,程度之程、至于之至、清白之清,和我算是孪生姐妹。」江闵岫满不可思议的道:「程。。。。。。至清?你不是叫皓羽吗?怎么你们。。。。。。孪生姐妹?一点也不像!」
程至清微笑道:「『皓羽』这名字是寒伯伯起的,这样让别人叫起来也方便些。我们虽不是亲生的孪生姐妹,但也相去不远了~婉儿、忆如,你们说是不是?」
听到她莫名其妙的问句,林婉儿一点都不想理她,但却见李忆如点头道:「对啊!你们俩好像呢!」
林婉儿一愕,这两人莫说长像相差甚多,一人感觉上轻舞飞扬、另一人清丽委婉,实在说不出有什么像孪生姐妹的特质。
但此时心头忽然砰地一震,刚刚不是觉得程至清的气息很熟悉、似乎见过吗?原来不是别人,与她如是相像之人,就是她椅边的婥儿~但依江闵岫所言,皓羽都不是皓羽了,婥儿也未必是婥儿~当下便道:「没错~你们是很像孪生姐妹,但我素来不同隐名之人相与,你最好先报上名来。」后头一句自然是对着婥儿所言。
婥儿一耸肩,笑道:「噢~还是被你知道了~好吧好吧,我自然也是有姓有名的~我叫宗飞妍。宗庙之宗、飞扬之飞、妍丽之妍。」
连着前头她报着皓羽名号的时候,江闵湘见徐乞一副惑然不解之貌,便一直用竹筷在桌上划书教他,此时刚写完『妍』字,只听到君聆诗喃喃道:「婥?飞妍?」
众人尚在迷糊他何以又念了次婥儿的名字,皓羽和婥儿则满脸堆欢,似乎对于大家有了不解的疑惑觉得非常有趣。
江闵湘此时低声念道:「皓羽者,即至洁,意同至清也~程至清,曾至清,如今已不复清;婥者,风姿婥约也,风无相有姿而行天下~宗飞妍,尚风之凌空与其妍丽也~」
皓羽与婥儿对视一眼,齐声道:「湘姑娘果然利害~咱们名字的来源,一下就被你猜中。」
徐乞无奈的塞了口饭,这种文诌诌的言词不是他听得来的。
江闵岫一击桌道:「啊!我懂了!天下至清者乃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天下至逸者乃风,上逸若风,风逸行千里而无阻。你们俩人,一人尚水、一人崇风,是不是?」
皓羽一笑,道:「是啊,但皓羽和水都有一个最大的缺点~是至清矣,却利万物之污~」
婥儿也道:「风行天下,阻者唯山,我最怕的就是那种石头一般的人了。」李忆如原本充满稚气的脸上,听了这番话后,竟然难得的出现了深思之态。听到『石头般的人』,湘岫姐弟的脑海中,同时浮现了段钰璘的身影。
林婉儿哼了一声,道:「我不管你们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宗飞妍,你说有事用得着你这个姐姐,是有什么用,你倒且说来听听。最好别和我说你究竟是忘了何故要找这个程至清出来。」
婥儿道:「嗯~当然不会忘了,现在呢~清姐和君公子、李姑娘、林姑娘作一路,我和湘姑娘、岫公子、徐公子做一路,我们分两边入蜀。清姐带林姑娘经成都平原上蜀山,我要回永安,我们同行至梓潼再分手如何?」
李忆如首先问道:「唔~湘儿不是还得炖药给我吗?这样也好,我实在不想再喝药了~好苦~」
江闵岫闻言,眉头深深紧锁,道:「不~这样不行。。。。。。我还是不放心!」
君聆诗笑道:「不如这样吧!要上蜀山的确不是容易事,就请徐兄陪我们走一遭,李姑娘还是请湘姑娘照顾安妥些。」
「你是说我照顾的不安妥啰?」林婉儿笑着问了一句。
她这种表情比发嗔更可怕,君聆诗连着呃呃唔唔了几声,完全不敢回话。倒令皓羽见识了林婉儿对君聆诗的影响力。
「不过这样也好啦~忆如,你还是不必要跟着我们去蜀山,我也还没弄清楚自己去那儿到底要做什么,如果关乎生命大事,那就不好。我可不想欠了李逍遥一个女儿咧!如果那儿很好玩,有机会我再带你上去。」林婉儿难得说出,自己也还不知道这一趟是何以为之。
李忆如看看江闵湘、再看看江闵岫,点了点头。又加了一句:「不过~织锦姐姐,要是有了问题,你可不能出事!君聆诗,这要看你的了。」
君聆诗微笑点头道:「这是当然。」
婥儿道:「好吧!就这样决定了~我们出发!」说罢起身欲行。
皓羽却出声叫道:「妍儿!等等~」赶紧伸手将她又押回椅上。
婥儿满腹狐疑的道:「又有什么事?清姐,这些日子不见,你愈来愈龟毛耶~」
皓羽咽咽口水,不好意思的道:「刚刚你没听到吗?」
婥儿不明究里,道:「听到什么?啊~」她话还没说完,忽然一阵『咕噜咕噜』的响声传遍众人耳中。。。。。。 
第廿二回 林月如故地伤情 |5|6| 
由于阿奴不告而别、若儿身亡、段钰璘也失去踪影,大理城内一直在找寻一位人才,能够与鱼、尹思潜合力或甚带领他们守大理北城门,但实在只能叹蜀中无大将。。。。。。林月如并没有告诉他们,段钰璘在圣姑处。
听过了盖罗娇、唐钰、凯特讲解,再细细的判断眼下情势后,林月如决定留在大理城。这原因有二:其一是喀鲁,要找一个行踪不明、他又不愿现身、轻功奇高的人,谈何容易?他的主子目标是大理城,所以迟早他也得到这儿来,与其盲目寻找,反正现下无事可做,不如留下来也好。至少这儿还有唐钰算和自己有点渊源。
其二是赵灵儿。。。。。。她虽然有九成九的机会已死、圣姑的巫卦也查不出有她任何的生命迹象、遗下的物品除了圣灵珠和天蛇杖亦无其它,但没有见着尸体,林月如还是不愿意说她已经死了。这种心境和李逍遥相比,实无二致。她太明白,李逍遥是不敢去证明灵儿已死,以免遭受过大的打击,这是欺骗自己。。。。。。回到余杭则是因为水月宫和山神庙,更何况那儿还有他的婶婶每天引颈企盼他回去呢。当十年前段钰璘自大理远赴余杭,李逍遥知道他是阿奴的『信差』后,神情上并没有表现出心里真正的感受,这点林月如是相当清楚的。
而今,她不听圣姑之言,再次到了云南,到了这个她和李逍遥都留着许多不情愿的地方,为什么不要留下来,把这些不情愿给解决了呢?
而且~杨教主并不是最后的敌人,还有外敌在侵扰着大理的和平,而这里的和平则是灵儿用生命去守护的,现在她想保护却无能为力,林月如当然义不容辞。谁教她们是誓言永不分离的好姐妹啊?
林月如幽幽望了一眼灵山顶上,天蛇杖插在那儿,还有天下第一的上古神剑无尘、双冥鬼器玄冥宝刀、冥蛇杖。
太远了,当然看不见它们,堂堂五大神器,虽然有一把杖因为天蛇嘴里的圣灵珠光华不再,而失去了列为神器的资格、还有少了一柄巫月神刀,五有其三列在灵山顶上,它们所散发的庄森气息已经令黄发垂髫亦可以感觉得到。自从四大神器并列其上以后,那地方也总是迷漫着一片薄雾。
根据唐钰转述圣姑的说法,那些东西没人敢去动的。况且也动不得。。。。。。而且灵山顶上属于大理和南绍的共理范围,任何人到了那个地方就会受到对方严密的监控,拔根草都可能有瓜田李下之嫌,更何况去拔剑拔刀?在大理,那地方由唐钰兼差负责,南绍城中没人敢在他手底下作怪;大理人则基于阿奴的要求,不去动那四样宝贝。。。。。。还有一个原因,他们在等女娲回来,希望天蛇杖能成为她归来时的路标,自然也就没人会去动它了。
除了那四件武器,当然也少不了被李逍遥讥评为无用之物、一把将它们拍入地面,至今仍然嵌在地上的风、火、雷、水、土等五灵珠了。不过连圣灵珠都失去了光芒,五颗珠子里镇住的五神魂魄,也不知去了哪儿。。。。。。

「唉~妹子,你这个仙女并没有认错牛郎,而今牛郎苦盼了你十八年,你呢?你在哪儿?」望了灵山顶一眼,林月如的目光不自禁的被吸引住,一阵愁思牵动情绪,喟然而叹~
唐钰见状,轻声问道:「师妹?你在想女娲吗?」
林月如收心,再次将注意力放到会议席上,道:「没什么。我们刚讲到哪儿了?」
盖罗娇放下了点指地图的小木棒,叹口长气道:「提到女娲,我们怎么还有心情再谈下去呢。。。。。。」
听闻此语,凯特、撒丝、尹思潜、唐钰都不免喟然一声,鱼将炯炯有神的双目闭合了会儿,张开之后再无反应。
林月如轻轻的拍了一下摊着云南地图的会议桌,对于这件事,大家都有着太多的感触和无奈。
女娲何辜?凭什么要她放弃到手的幸福?大家都为赵灵儿的牺牲而感叹,但有一点是除了李逍遥和林月如外,无人能体会的。
在中原,先有林天南、后有独孤剑圣,因她是妖皆欲除之而后快,她所遇到的人,韩医仙父女算是对她最好的了;到了大理,要她命的人就不只一二了,而是全大理城民。。。。。。
对~不知者不罪!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所给予女娲的压力会令她丧命,所以李逍遥没有怪他们、林月如也没有怪他们,这其中的委屈,只好由灵儿用她的生命来承担了。
灵儿实在太善良太善良了,同样身为女人、明白着她受过多少的苦难,就算没有目睹那一幕,林月如仍是唯一能判断出灵儿赴难时心境的人~她知道灵儿有多想多想放掉一切,快些与李逍遥回到余杭的小客栈~可是,这些大理的愚民们!他们却用软弱形貌,将属于自己的命运,推到了女娲身上。赵灵儿是怎样的人?她可能拒绝如此强大的要求吗?一个方为人母,还来不及享受人间一点亲情温暖、也几乎没得到过任何快乐日子的女『孩子』,就这样活生生的被他们逼上绝路!每次想到这里、想到在锁妖塔中,灵儿得到李逍遥的接纳、以及自己的一声『妹妹』后所露出的欣慰表情,林月如就火冒三丈!火到想把大理城民杀得一个不剩,免得将来又祸及李忆如!
但是不能杀,她不能让灵儿的辛苦白白浪费了。
圣姑叫她不要回来,或许是怕她和李逍遥会步上灵儿的后尘吧?圣姑的年纪很大了,谁知道她见过多少个女娲死于非命?
同样是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和李逍遥心境上的不一之处,在于李逍遥失得交加,她则了解身为女人的想法。。。。。。这两个人都太坚强了,不然林月如会真的杀光大理城民、李逍遥则将崩溃、精神分裂、连在雪地中走着,直到见到林月如的力气都会失去,从此变成天下第一大白痴。。。。。。逢人就叫灵儿、叫月如的大白痴。。。。。。
就是这样!中原人因灵儿是妖,要她的命,对方强到她无法抵抗;苗族人因她是神,要她的命,虽然她的神力已经苏醒,几乎有天下无敌的力量,她仍然无法抵抗。。。。。。这样,本质上,知道她是半妖的人,除了林月如和李逍遥,大家都要她的命,到底有什么不同?
为什么她就不能好好的活着?她欠了谁吗?
林月如忽然举起右掌,狠狠地打在桌上。但没把桌子打坏。
这一着把众人都吓着了,因为『思考』这种动作是非常快的,所以她才刚刚轻敲完桌子,马上又拍了它一下,令人不吓也难。
唐钰忙又问道:「师妹?你是想起家里是不是?」
林月如摇头道:「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吐了口长气又道:「抱歉有些失态,我先离席,下次再谈好吗?」语罢转身便去,动作快得想出声留她都来不及。

这时追出几步便又回头的唐钰忽然看着地面,惊得合不拢嘴。
大家见状,纷纷朝他视线所见之处看去。
那是一个洞,直直穿破了会议厅地板的洞。由于这地板很厚,不会轻易便破、而且下面就是撒丝的房间,破了洞一定会漏雨,撒丝不可能不知道。大理自从十八年前赵灵儿祭雨后没再干旱过。
大家马上体会到唐钰所惊为何,再看看桌子,它分毫无损。
撒丝惊问道:「唐。。。。。。唐兄弟,这是。。。。。。」
唐钰盯着地板,道:「我。。。。。。我离开林家堡时没学过这个,师父好像也只能。。。。。。在木板上打出。。。。。。七分深的洞。。。。。。这叫。。。。。。『通背贯气剑』。。。。。。现在这。。。。。。我们所站的地板。。。。。。」
「至少有寸余厚。」盖罗娇接口道。

尹思潜在城中绕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林月如的影子。最后在火麒麟洞前的山坳一转,到了他们所谓的『老地方』去。
林月如本以为这地方是很隐密的,不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