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52部分

君临天下-第52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林月如本以为这地方是很隐密的,不该有人到这里来,哪知道这个师侄会跑到这里来。
尹思潜乍见林月如,本来是找无可找,随意来此一巡而已,没想到她真的到了这儿,又看她的表情,马上说道:「师叔,这儿是侄儿和鱼、若儿、璘、拙荆小时最爱来的地方,也是我们的聚会场所。」
林月如点点头,问道:「你和钰璘认识多久了?」
尹思潜道:「嗯~大概十七年,从侄儿拜在师父门下开始就认识了。鱼和若儿、拙荆各慢了我一年。」
林月如道:「若儿。。。。。。就是钰璘的妻子?被湘儿一剑刺死?」
尹思潜脸色微黯,道:「没错。。。。。。但我想那纯粹是个意外,面对巴奇,我以为大理城内除了师父、盖将军、凯特将军,包括阿奴姐姐在内,应该无人有绝对的信心能全身而退。」
林月如一抚龙泉剑,垂首道:「嗯~是吗?」随即双眼一亮,又问:「然后,湘儿就走了?钰璘也走了?」
尹思潜默然一阵,道:「师叔,有些事我必须解释一下,依照大理的规矩,不应上战场之人,若私自出战而立战功则无罪,不然司法者绝不能轻饶。江姑娘当然是不被获准上战场的人,而她却。。。。。。私自出战不说,还误手戮了若儿。。。。。。若儿又是大理目前极重要的战力之一,此事当然非同小可,并不能因为江姑娘是一时错手便不究其罪。」
林月如接道:「那你们又放着钰璘和湘儿独处?把全部的人都撤光了?」
尹思潜深吸口气,道:「师叔,接下来的更重要。身为事发现场的最高统帅,便是我们所谓的『司法者』。。。。。。」
林月如一愕,道:「你是说,湘儿的罪有多重,必须由钰璘来下定论?」
见尹思潜深深点头,林月如接道:「但是依据你们的情报指出,湘儿却安然无恙的离开大理,这又当作何论?」
尹思潜道:「若司法者私纵人犯,则须背其罪、再加庇私一则,轻者惩处停戈若干期限、重者逐出大理城。。。。。。」大理人的团结性不必多言,身为战士却不能临阵杀敌,不啻是种莫大的耻辱;至于被逐出大理城,对于深爱这块土地的人而言,其中甘苦更是不言可喻。
林月如当然知道这些道理,而且算算行程,钰璘是先到长安才转至此处,并且一待三个月,就知道他是多么赶着回大理了。就算他路上有酒剑仙相助。。。。。。
一个这么爱大理的人,受到如此惩罚,怎么了得?再加上尹思潜已经很明白的表示,若儿对大理实在重要,钰璘替湘儿所背上的罪,绝对不是被禁戈就能偿数的。
方才思及此节,尹思潜已道:「钰璘放走了误杀若儿的江姑娘,他的定谳连转寰的余地都没有,直接被判逐出大理。。。。。。或许就是因为如此,他才和江姑娘一样,自动离开。唉~说起来都要怪知晨了,何必和江姑娘说那些呢。。。。。。」
林月如眼睛一眨、思绪一个回转,竟然猜到了游知晨和江闵湘说了些什么,当下道:「知晨是你媳妇儿的名儿?其实她和湘儿说的也没错,依湘儿的个性,我几乎可以知道她为什么离开。你的媳妇儿没做错什么,错的是她不知道湘儿性子,那种明知不可为却硬要逞强、不知世事轻重的性子,这才害了若儿性命。」尹思潜摇头道:「其实师侄觉得,就算江姑娘不出现,若儿落到巴奇手上,这条命便已经不在了。该怪大理的律法太死,完全不懂变通,逼得两个伤心人非得离开大理不可。。。。。。」
林月如默然了,她想起决定要教段钰璘和李忆如武功那晚,李逍遥和自己说的话。
如果钰璘的武功更强,不必打败巴奇,只消强到能与他纠缠一阵,撑到大师兄和凯特将军赶回,哪里会有这些不幸?
到现在林月如还是不敢定论,让他们学武功,到底该是不该?
忽然地,又下起了飘飘细雨,林月如问了一句:「思潜,你希望女娲复生吗?」
尹思潜一怔,抬头看了苍天一眼,转头环视了一下这个山坳,又思索了一阵,才道:「师叔,我们需要女娲的引导,但若女娲复生是为了下一次的牺牲,那我希望女娲再也不要出现。这是阿奴姐姐说的,但我深以为此语~于我心有戚戚焉。女娲虽然是我们的神灵,但我觉得,女娲也该得到自己想要的,而非一昧地为大理付出才是。」
乍闻此语,林月如呆住了,盯着自己生平第一个师侄瞧。这小子很好!林家堡有他为传人,实大幸啊!
轰隆一声,回音沉重的闷雷在耳边响起。

终于到了该分手的时候,林婉儿呆立着思索了一会儿,将马缰交到了江闵湘手上,一并还有君聆诗之前离开时、付给她的那柄折扇。当然,她自己的雌马还在李忆如座下,交到江闵湘手里的是君聆诗的雄马。
林婉儿另外又从君聆诗腰际的小包袱取出一只小锦袋,对李忆如道:「忆如,这马儿和你相处的日子好歹也十来日了,应该会听你的话,若是牠发了性子,你就把这袋儿口打开些许,里头是我配好的香料,只要闻到这味道,保证牠一定乖乖听话。」说着把锦袋交到刚下了马的李忆如手上。
君聆诗跟着道:「湘姑娘,这黑马也是一般,你只要打开那柄折扇,牠听到那声音、嗅着上头的墨水味,定然受驯。」
江闵岫忽道:「你们俩怎么不骑马去?而且我和姐姐都。。。。。。不懂骑术的。」皓羽娇笑道:「岫少爷操个什么心?你姐弟不会,妍妹会啊!」
江闵岫愕然回首,看了婥儿一副对皓羽的多嘴无可奈何的样儿,便知道皓羽所言不虚了。
这时林婉儿突然执起李忆如的手,道:「我们说几句话儿,等会便回来。」言罢,带着李忆如,脚步虽然缓慢,但人影却消失得异常快速。
皓羽与婥儿互视一眼,不知是喜是忧。
君聆诗眉头略蹙,江闵岫疑声道:「是我的错觉吗?刚刚怎么觉得织锦姑娘的声音比平常低沈了一些?」

直觉离得他们够远了,林婉儿放下了李忆如的手,道:「李姑娘,这个计划失败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李忆如双眼一瞪,惊道:「你。。。。。。你知道了?」
林婉儿摇摇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们是一样的,难道你想瞒得过吗?」
李忆如道:「要瞒当然不会独漏了谁不瞒,但你既然知道了,我也没有办法。对了,要上蜀山的不是织锦,是你吧?」
林婉儿点头道:「没错,是我。说起来有点对不起君无忧和那个小乞丐,但这件事我非做不可、没有他们却又办不来。。。。。。」
李忆如似乎深有所感,道:「我懂~我也觉得很无奈,不过自己的能力不足,又有什么办法?」
林婉儿一皱眉,将目光向上瞟了一下,低声道:「应该是不会错呀!之前李逍遥的样儿也挺可怪的,但是。。。。。。我还是不太敢相信。。。。。。」
李忆如问道:「相信什么?」
林婉儿轻吐口气,道:「这我也不知道,一种感觉而已。或许上了蜀山,找到仙剑派后,可以再发现点什么吧。」
李忆如看了眼手里的锦袋,道:「你可千万小心点,别让织。。。。。。织锦姐姐出什么事,有了问题,多和君聆诗和阿崎商量,这两个人都不简单。」
林婉儿点头道:「我理会得!对了,还有程至清和宗飞妍,你以为她俩个是怎样的?」
「可为友、不可尽信。」李忆如的回答十分简洁有力。
林婉儿附和道:「我也是这么觉得。不过呢~好像有什么事,少不得她二人似的,这感觉真奇怪,你有办法解释吗?」
李忆如只淡然一笑,道:「对,少不得。解释~目前不行,或许时候到了,该出现的人、该去做的事,都会浮上台面吧。」
「时候。。。。。。是啊,我们也是时候回去了,别令他们起疑。我们也是一样,在必要的时候,似乎应该使自己『正常』一点?」林婉儿的音调是沈中加沈。
李忆如忽道:「我又想起一个问题,像你现在这样子,会不会对她原来的意志有什么不良影响啊?」
林婉儿咽咽口水,道:「当然没关系,平浅点的解释,我们现在就像双重人格一样,记忆也分两边,她是她,我是我,只不过共同一个身躯而已。等我想『正常』的时候,两个又会变成一个,只是不知道君聆诗能不能接受。」
李忆如一扬嘴角,笑道:「嘿~你这是强迫中奖,是你自己一开始便将他蒙在鼓里的。不过他这人啊~对什么事都无可无不可,就是着意织锦,你可不要弄到他会恨一个他最想陪着的人喔!呃~对着你这张脸孔,说这些话真有点怪。」林婉儿一耸肩,轻叹道:「如果连你都不习惯,那我只好继续当这个『影子』了。。。。。。」

马背上一个颠簸,吓得江闵岫不自主地伸手一扯,正好拉中李忆如身后飘扬的衣带,一个不着力,扯破了衣料、人也跌下马去,所幸他虽不闇驾御之术,轻身功夫倒是不差,手掌撑地再加上一个扭腰,便安安稳稳地重新站在地面。还好不是他抓着李忆如的头发。。。。。。
江闵湘听了李忆如衣服被撕破时无意发出的一声惊叫,回头才见胞弟落马,短短不及一秒的时间,差点没把她的心吓停了。
李忆如与婥儿赶紧勒马,李忆如没好气地跳下马,对着江闵岫喝骂道:「你这家伙真的好没用喔!这样你也跌了?还把我的衣服拉破?你难道坐不稳吗?是我骑得不好?」
江闵岫反驳的话到了口边,猛然又将它吞了回去,竟是静静的让李忆如数落下去。
李忆如又续道:「不过我倒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坐马不捉着什么东西的。。。。。。你为什么不肯抱着我?是不是我之前做了什么事让你很讨厌呢?你又不肯像湘儿一样,坐在婥儿身前。。。。。。马上能捉的只有我而已,你大方一点嘛!」
江闵岫脸色半青半白,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
江闵湘也和婥儿一道下了马,走近道:「忆如姐,这。。。。。。要岫抱着你,实在是。。。。。。不太好罢?」
李忆如一扬眉,道:「有什么关系?我知道你指什么,但让个女孩子抱,不必在意吧?」
江闵岫赫然大声回道:「我不是女孩子!」
任着婥儿喀喀娇笑、江闵湘讶然当地,李忆如回道:「你不是?嘿!看你细皮嫩肉、柳眉丽眼的,恁地不像男人。拜托表现一点男子气慨成么?不然你让我验明正身好了?」
江闵岫怒道:「你说话温雅点好吗?!要男子气慨?难么?你要我做的,就别怪我!」言罢,轻轻伸右手抵着李忆如的左肩,右足在她膝盖弯后点了一下,李忆如竟立足不稳、身子向后倒去。
婥儿贼恁兮兮地笑着,江闵湘一声叫还没出口,只见江闵岫双膝一曲,左手便抄在李忆如颈后、右手也已移到她膝弯处,站直身子以后,竟然已将李忆如横抱在手里。这种招式不知道是白柏所传、还是江少霆为了侄儿着想,特地创出来的?
李忆如微微一怔,江闵岫已缩身一跃,又重新坐回了马背上,双手调整位置收回以后,李忆如也已就驾马姿势。。。。。。
江闵岫回头向婥儿和姐姐道:「走吧,我不会再跌下去了。」
婥儿微微笑着,脸露嘉许之意;江闵湘完全没料到弟弟会有这种行动,愕然半晌,才又重新在婥儿协助下坐在马背上。她当然是侧坐,只好坐在婥儿身前以测安全。
婥儿一踢马腹,黑马四蹄激起尘沙,向前奔去。
江闵岫还在看着自己双掌,方才一时冲动做了蠢事,现在要他再抱李忆如,真个不太好意思。但他还在思索,李忆如已扯稳马缰,棕马不待指示,见了伴儿已去,径自放步跟上。江闵岫身子一晃,双手便向前一捞,正好抱稳了李忆如纤纤细腰,虽然隔着披风和外衣,仍感受得到那柔嫩之极的触感,真比自己还细弱许多。。。。。。这一抱下去,再怎样也放不开手了。

梓潼是连接汉中与成都的重要城市,也是蜀之栈道的终点接应站。到成都的路上,曾路经绵竹关,诸葛瞻与诸葛尚战死之地,也断绝了武乡侯诸葛亮的血脉。君聆诗回头一望绵竹关上,再看看脚下的土地,忽然有了无尽的感慨,深深吐了口长气出来。
皓羽和徐乞都已经算相当了解他了,林婉儿更不待言,心里当然都明白他是为何而叹。
林婉儿又回头走到他身旁,道:「你搞错了吧?」
君聆诗一愕,疑道:「搞错?不会吧?」
林婉儿轻轻摇头道:「地方没搞错,是你的情绪搞错了。我们可是要经锦官城的耶!你在这儿就走不下去,到了武侯祠外怎么办?」
徐乞听了林婉儿的说话,深以为然,轻轻点头,大表赞同。
皓羽一扬眉头、轻挑嘴角,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小看『织锦』这个人了。
君聆诗无奈一笑,道:「那好吧,继续走。不过到了锦官城时,你可要给我一点时间瞻仰武侯祠堂就是了。」
「如果到得了再说吧。」徐乞的语气忽然有了警戒的气味,还带着些许敌意。
三人先是一怔,抬头一看绵竹关上,四名汉子各自弯弓搭箭,分别瞄准了他们四人,另有一人立于四人之侧,似乎是个施令者。
皓羽忙大喊了一声:「阴平!」
那人微微一愕,将手一挥,四人纷纷将箭头往上指去,同时放箭,竟射落了六只归雁。
那人下了关来,走到皓羽身前,似在努力的回想此是何许人也,但那声音却十分熟悉,开口便问:「至清?」
皓羽一笑,道:「难为六哥还认得我。耶~多年未回,势力已经扩展到这儿来啦?」
那人道:「嗯,蜀北的朝廷势力退回中原,我们和永安方面都有所斩获,只不过因为我们人才济济,自然比廖家有利许多。这三位是?」
「咳~我来介绍一下好了。」皓羽作势清清喉咙,指着那人道:「他是蜀中四大势力,成都赵家六当家赵朔。只不过既然朝廷退出了,就只剩三大势力了。」
君聆诗点头道:「嗯~该我们了,小弟是苏州人,姓君、名聆诗,表字无忧。」言罢以肩肘顶了顶林婉儿,示意她合作一点。
林婉儿不耐道:「好啦好啦!讨厌死了,叫我织锦就可以了!」
赵朔微笑,对徐乞道:「那么敢问兄台?」
徐乞漠然应道:「徐乞。」过了会儿又接:「乞丐的乞。」
赵朔点点头,向皓羽道:「你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
皓羽道:「我们要取道过成都,上蜀山。」
赵朔一震,道:「蜀山?你是说卢光所属的仙剑派那个蜀山?」
徐乞双眼一亮~他又听见卢光的名字了!他突然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