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60部分

君临天下-第60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虽然李逍遥是怎么伤的,没人知道,大家心里却相当明白,这件事如果不是敕里的计划,一定是见鬼了。。。。。。但任何妖魔,也要在逍遥剑下伏首的!
大理人的生活没变、士兵巡守的动作没变、盖罗娇与唐钰也正交班着,但他们的脸上,却都有着难以言喻的无奈。
十年了~他们等了李逍遥十年,把阿奴的『孩子』送入虎口,终于盼来了他的身影~但却是一个垂死之人!这叫他们情何以堪?一个巴奇就令他们陷入苦战,心里想的,就是仰仗逍遥剑仙威震云南的声名来反击,但他们的救星却这样倒了,在大家都不晓得原因的情况下倒了,和林月如、阿奴一起倒了,受了无尽的煎熬、打了无数的苦战,他们的期望,却在转眼间灰飞烟灭。
盖罗娇与唐钰相对无言,他们心里明白,如果现在巴奇再来攻击,士气涣散的大理,绝对会成为他的砧上之肉。
而他们竟然连巴奇当时退兵的理由都不知道!
没错,他受伤了,挨了唐钰聚气许久的一记『一阳指』,不可能不伤,但他之前却数次挺着胸膛迎上林月如的气剑指劲,令唐钰隐隐觉得,那招一阳指似乎并不能造成巴奇多大的伤害,至少无法伤到他不能再战,那口血,也只是假象,要他们放松的假象。
所以,大理现在有三个问题~
第一,李逍遥究竟为何所伤?
第二,巴奇为何退兵?他真的伤得那么重?
第三,敕里到底在干什么?!
这是令大理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还另外笼罩着层层疑云的原因。
现在的大理,实在很脆弱,弱得和林月如的天灵盖一样。。。。。。
在疑虑尚未解决之前,有一个问题可以先说答案。
那是第三个问题~敕里在干嘛?
答案可能会出奇的简单。。。。。。他在『玩』。。。。。。

在凯特醒来、到达阿奴房里的同时,大理所有的龙头们理所当然的也都到场了。但有一个刚刚『升级』的人例外~他是尹思潜。
大理城人才严重短缺,目前除了盖罗娇是军事首领兼法师、唐钰是武术指导、凯特是军医兼巫蛊师以外,尹思潜和鱼不得不提早承担重任。
鱼在林月如重伤的那场乱战之前忽然失去踪影,不知何时又回来了,现在他则待在阿奴的房中。
尹思潜之所以不在,并不是为了防守与监视,他是偷溜的。
他亦步亦趋,往东走去,下了灵山,到了大理城外不过六七里的一间小屋。直觉把他叫来这儿。
果然,在屋外那颗鼠儿果树下,尹思潜看到了想要找的人。
他盘腿而坐,双手掌心向天,非常自然地放在双膝上,头发已经被裁齐,剩下长度犹未及肩,脸庞被遮住了绝大部份,看不到他的双眼~但从尹思潜到了他身前五丈,他仍然没有任何反应这点看来,他的眼睛应该是闭着的。
尹思潜没有出声,也没有再前进,就停在那人身前五丈。
因为他发现,那人周身的景象变得有点模糊。就像在非常炙热的天候下,会有点视物不明一样。而那人身旁的鸟兽,却不害怕那人的存在,依旧悠然地觅食着。
渐渐的,那人身前出现了一个气旋型的空气流动空间。虽然很小,大概只有一尺见方,但很明白,那是一个气旋~
尹思潜的衣角微微飘动。过了不久,那个气旋倏地消失,同时小屋中走出一个老头,说道:「果然学得很快!但这『劲御仙气』并不是一时三刻就能修炼至顶峰的武技。」
树下那人应道:「我知道。」跟着似乎张开了眼,尹思潜只觉一道精光自那人覆面的发后向自己压来,登时大感气窒。
很快的,那人的眼神由锐利变为温和,但仍然没有说话。
老头像是知道些什么,转身回到屋中。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罢?」尹思潜问道。
段钰璘轻轻摇头。
尹思潜神色肃然,道:「你去把江姑娘找回来。」
段钰璘不动声色,什么反应也没有。
尹思潜却续道:「我不是要你带她回大理,是让她到圣姑这儿来。这是凯特将军的意思。」
「为了那种『直觉』,你就要我做这么愚蠢的事?」段钰璘回道,语气冷冰冰,彷若对象不是他十余年的好友。
尹思潜道:「你怕我们找她『受罚』吗?你大可安心,你去将她带回来,这件事除了你、我、凯特将军外,没有第四个人会知道。」
段钰璘却道:「我担心她?你太看得起我了。你我都明白大理律法,我也不必拐弯抹脚,我那时将她赶走,只不过为了报她三叔赠剑之恩罢了,和她本身一点关系都没有。」
「死鸭子嘴硬。。。。。。」尹思潜咒道:「王八蛋~你对她就不能坦率一点吗?就像你刚回大理的时候一样。我问你,你心里有没有喜欢过若儿?我是说想她当老婆那种喜欢,像我对知晨的那种喜欢。」
这个问题,以前有人问过,段钰璘一怔,无以为对。
在他第九度到了江家,还没歇够脚,便和江少霆在后院中闲聊时,就曾经提及这个问题~那个问句,除了对象,几乎一模一样。
段钰璘当时一被问及,毫不思索,马上摇头说没有~而江少霆所谓的『对象』,则是所有的女子~即亦是说,段钰璘当时根本没将若儿放在心上。
那他和若儿行夫妻之礼,是为了什么?报十年前的相送之情吗?
这一点,他不说,谁知道?但或许,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段钰璘道:「你怎么会觉得我能找到她?又是凯特将军说的?」
尹思潜点头。段钰璘又续道:「那我告诉你,我根本不知道她在哪儿。」
尹思潜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难道不想学会去懂得爱人、懂得珍惜?」「就算我想。。。。。。」段钰璘笃定地道:「那对象也不会是她。」
尹思潜嘿然道:「我不相信一个能爱大理的,会不懂得爱人,听士兵说,你单独和巴奇对峙时,发出十分强大的杀气,连他们都感觉得到。让我问问你,如果被擒的不是若儿,是江姑娘,你会有什么反应?」
段钰璘霍然起身,道:「反应会一样!但不只是她,如果是你、是鱼,甚至阿奴姐遭到相似的压迫,我都会有一样的反应!」
像是有点气沮,尹思潜一时竟回不了话。
只听段钰璘又道:「况且现在我分不开身。」
「分不开身?」尹思潜愕道:「为什么?」
「因为他要去找药。当人家的徒弟,其师重伤,要他出点力不过份罢?」刚刚的老头又走了出来,当然是酒剑仙。
酒剑仙道:「要什么药材,还不是很清楚,路姐正在研究,这小子则必然是要去找药的,所以我趁这机会,才要他多练练功夫。」
「药材。。。。。。」尹思潜低语着,跟着又问道:「前辈是?」
酒剑仙提起酒葫芦,正朝嘴里灌,听了尹思潜问话,放下葫芦,打了个酒嗝,道:「一个会醉酒的老头子,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这时,又一个老太婆走了出来,说道:「阿络,你又在骗鬼啦?钰璘啊~你准备好了么?我刚刚决定好需要些什么药物了。」
段钰璘略略扭动自己的右肩,只觉得麻痹的程度丝毫未减,恐怕是不会复原的了,那也就不必再等,当下回道:「当然!」
圣姑道:「嗯,好~我需要七种药物。。。。。。千年人蔘、冬虫夏草、上品当归、珍珠、桃精蟠桃、凤凰喙、麒麟心。。。。。。」
「什么!!!」尹思潜惊叫道:「婆婆!凰喙麟心?!这怎么可能!」
段钰璘亦是大为震动,但一句话都没有说。
酒剑仙提着酒葫芦灌着,什么反应都没有,那两种动物与他没干系。
圣姑却不为所动,续道:「人蔘、冬虫夏草、当归这三样,凯特那里一定少不了,珍珠我自己就有了,所以,你去找蟠桃等三样来给我。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先去找凯特拿容易的,后面那三样,想取得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段钰璘深吸口气,点了点头。
尹思潜已经呆立当地,作声不得。
圣姑这时才望了尹思潜一眼,道:「你是唐钰的徒弟罢?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段钰璘支字未语,便望大理城走去。
尹思潜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朝圣姑一拱手,回头追上段钰璘。
看着两个小伙子走远了,圣姑又对酒剑仙道:「阿络,该你出发了。」
酒剑仙略显醉态的双眼微微张大了些,点了点头,将酒葫芦挂回腰间,缓步朝北走去。

「璘,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尹思潜一把拉住段钰璘,开口问道。
段钰璘回头道:「找凯特将军。」
尹思潜愕道:「你要回大理?」
段钰璘道:「当然!」
尹思潜道:「我不想说废话,但你难道不想找个更好的方法?」
段钰璘略一沈吟,摇头。
尹思潜又道:「那你听我一次如何?」
段钰璘看着他,道:「你如果觉得我会听,就快去做;如果我不会听,你也该明白,不可能说得动我。」
「好!」尹思潜道:「你等着我!」言罢,疾步奔往大理城去。

阿奴的房中,聚集了不少人。
凯特站在床沿,深深的吐气、吸气、再吐气、再吸气,现在,他真的很怕自己的药物不能见效,甚或对虚弱的阿奴有害。他手里依然一左一右地捏着那小纸包、以及红色的小瓶子。
然后,在众人的环视下,他轻轻开启了红瓶子的瓶塞,从里面倒出了一颗很小很小的药丸,小到无法分辨它是什么颜色,凯特却将它视为珍宝,以无比慎重的态度将它捧在掌心,缓缓的送到了阿奴的口边,轻轻的打开了她的口,慢慢的将药丸放了进去。
是运气好吗?阿奴的脸色立刻转白~这在平常来说当然很不好,但阿奴之前的症状可是发烧不止,全身红得像煮熟的螃蟹,现在她脸色变白了,真是『恢复原状』,再好也不过了!
凯特一击掌,笑道:「啊哈!真侥幸!药丸小果然比较好消化,容易见效!我还没试过做这么小的药丸咧!」
「你。。。。。。你这家伙,竟敢拿我女儿做实验!我。。。。。。我罚你在岗上站三天,不准换班!」撒丝又哭又笑,一边捶打着凯特,笑是应当的,而哭,当然是喜极而泣。
凯特叫道:「唉哟~族长哟~好歹我也把少主治好点了不是吗?嘿~要谢,不妨去谢喀鲁,不必谢我!要不是他留下了冰蚀蛊,我也想不出这种方法来救少主。」
唐钰与盖罗娇互视一眼,愁眉深锁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些许的喜色,毕竟,阿奴对他们还是重要的。
撒丝坐到床沿,正好,阿奴『哼』了一声,有气无力的睁开了眼。
凯特二话不说,手往药囊里一抓,双指夹着一尾火红色的蚕状小虫,便塞进阿奴嘴里,阿奴不知是不是饿得狠了,什么也没问,便即吞下。
撒丝回头,问道:「你不是说不适合吗?」
凯特道:「放心罢!既然脸色已复原了,显见过热的体气已经退下,少主身体正虚,赤血蚕所含精血对于她的体力不无小补,现在用可是再好不过。」
撒丝微微一笑,阿奴是凯特弄醒的、凯特治好的,他说什么,都算数。
阿奴吞了赤血蚕,望了床边的女子一眼,轻唤了一声:「阿娘。。。。。。」
撒丝心里一喜,眼泪便扑簌簌直落下来,一把将阿奴揽入怀中,哭道:「你这坏孩子!去趟中原连个报告都没呈上来~可不是存心要我急死了么?」她似有点过份激动,抱着阿奴连声慰问也没,只是乱没章法的哭叫着。
阿奴轻笑道:「阿娘,没关系,你要罚我就罚,不过要先等我好了才成的。逍。。。。。。逍遥哥呢?他怎样了?」
唐钰忙道:「你安心罢!他总算留了一条命下来,现正在圣姑处静养,我和凯特本来要留在那儿帮圣姑的,也给她老人家赶了回来,想来她老人家定是有办法治好李大侠的。」他的语气相当紧张,似乎有点怕阿奴瞧出破绽,但也是基于一片好心~现在的阿奴,的确没什么能耐去担心其它人。
阿奴没有看其它人,一双大眼仍然盯着唐钰,轻声道:「真的?他没事?你确定?」
她不问亲娘、不问盖罗娇、不问凯特、也不问站在角落的鱼,独是问唐钰。因为她很了解,唐钰很怕自己,怕自己发嗔、怕自己生气、怕自己哭~只要有任何的不如意,唐钰都怕,这样的他,当然也从没对自己撒过谎。
然而,唐钰这次的神色却非常坚定,昂然道:「我确定!李大侠是何许人也,少主你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你该知道,他不可能说倒就倒、说死就死~我们相信他,就像相信女娲大神一样!」他的语气是那么的激昂、那么的刚烈,让撒丝、凯特、盖罗娇都感觉到了,唐钰要说服的不只是阿奴,也包括他们,还有唐钰自己。
站在角落的鱼,静静听着,仍然不动一点声色。
凯特却还是保持着理智,说道:「少主,李大侠正在休养,圣姑也不准我们去吵他,但是有一点必须先问的,李大侠到底是为什么伤着了?」
这个问题一提出,只见阿奴瞳孔突地放大,喃喃道:「为什么。。。。。。我不懂,真的一点也不懂。。。。。。这不可能啊。。。。。。她为什么要。。。。。。不过我也不可能认错的。。。。。。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可能会。。。。。。不可能!不可能的!」她的音量渐渐地放大,说到后来,已经算是狂号~就像在树林里看见那人,她拚命地要说服自己时的狂号一样。不同的是,那时的语气是讶异、是兴奋、是欣喜;现在却满满的是惊恐、是不解、是迷惑、是不可置信!
盖罗娇问道:「他?阿奴,你和李大侠见着谁啦?是那个他伤了李大侠么?他真的有那么厉害?」盖罗娇疑虑着~会令阿奴如此激动,难道是遇上了敕里?喀鲁与阿沁并不以武术见长,应该没有能重创李逍遥的能耐;而当时巴奇正在与林月如交手,自然也不会是他。
阿奴却像没有听见似的,仍然自语着:「她那么特殊、那么出尘,无论如何我不可能认错~但这。。。。。。不可能呀!」
撒丝看着自己女儿忽然略有疯状,只怕是出了什么叉子,忙抱紧了阿奴,叫道:「不怕!有什么都不怕~阿娇、唐兄弟、凯特都在这儿,你遇到了谁,只管说,那人动不了你的!」
阿奴被母亲一抱紧了,神智像是清明了些,口里也不喊叫了,倒是静下来思索了一会儿,才离开撒丝怀里,肃容道:「我现在神智很清楚,不管我说什么,你们都不要当我病体初愈,导致神智不清。」
撒丝道:「对!对!你快说,说出来就好了。」
阿奴深吸口气,道:「我和逍遥哥在城外东北约五十里的一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