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62部分

君临天下-第62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裰魅恕⒀≡袢ゴΓ揪褪且桓龌畹纳澹娴牟皇粲谌魏稳耍
无尘!好一柄无尘!须臾之间,已经排开了滚滚大浪,将溺水过久而成昏迷状态的阿奴纳入气团之中。其实它要纳的不是阿奴,是玄冥宝刀和冥蛇杖,但它们既然在阿奴身上,无尘剑自然也将阿奴收了进来。
玄冥宝刀的碧玉、以及冥蛇杖上头的千年蛇王胆,自阿奴入水后愈来愈剧的脉动,终于也静止了下来。
无尘剑似乎也知道目前的情况,再次镇住玄冥宝刀和冥蛇杖后,它将气团引到洪水水势较弱的地方,又归入李逍遥腰间剑鞘中。
李逍遥早已抱紧了阿奴,再次入水的同时,感觉到水流并不那么剧烈,生长于余杭这个渔港,他的水性绝对是一等一的好,他抱着阿奴,应付此处的水流还绰绰有余,心里仍然挂念着灵儿,于是,李逍遥很快地带着阿奴上高处没水的地方。
但他带着阿奴出水后,似乎是迟了一点。
一团耀眼的蓝色光球排开了围在水魔兽周身的六位神灵,直接击中了杨教主的胸口。
李逍遥才刚出水,只看到那光球直向水魔兽冲去,他心里大骇,张口发出的声音,却是咿咿呀呀,连自己要说什么都不知道。
一阵万丈昊光直映天际,在它照耀之下,任何人都睁不开眼。
光芒散去之后,所能见到的,只有洪水退下,惨不忍睹的南绍城。水魔兽与光球,还有赵灵儿,已经不知所踪。
李逍遥面无表情,阿奴依然昏迷不醒。
但那耀目的光线,其实李逍遥是见过的,十年前,巫后,就是他的岳母,以几乎相同的方法,令水魔兽成为了一堆腐肉。
而现在?
阳光穿透层云,再次洒上大地,似乎生意盎然。
阿奴也苏醒了,只见李逍遥伫立身前,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问:「逍遥哥?水魔兽怎么了?灵儿姐姐呢?」
李逍遥没有回话,眼光却射向东北方的天空。
一点身子都没缩,李逍遥急纵而出,直朝东北而去。
有样东西掉了下来!
阿奴尚不知其所以与所以然,只晓得要快点跟上。
「你要是敢死。。。。。。你要是敢就这样走了。。。。。。我一定。。。。。。一定。。。。。。」一定怎样都还没想到,已经出了南绍城,一个山巅上,自天上所落下那东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着。
这里,是灵山顶。
李逍遥已经到了,那东西也就在他的眼前。
当场愣住。
那东西所发出的光辉,来自于阳光映照其上的水珠反射。而那炫目的光线中,却只有着一个模糊的人影。。。。。。说是模糊,其实也相当清晰,不晓得是不是已经有点神智不清,总之就是觉得蒙蒙眬眬。
「娘娘。。。。。。?」李逍遥轻声唤道。
那身影回头,涩涩地一笑,似乎说了一句:「抱歉。」
李逍遥一怔,人影已经不见。
那声音、那模样,虽然很像,但不是巫后。。。。。。
她比巫后的更教李逍遥感觉熟悉、感觉亲切。
「你。。。。。。说。。。。。。说什么抱歉!你知道我已经一无所有,你还和我说抱歉!?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那些人的死活关我什么事?为什么要拿我妻子的性命去换?我们连手,还有打不赢的道理吗?你就这么急着抛下我、抛下忆如?你回来!你回来!!!」
音调,充满惑然与无助,最后的三个字,忽然将声音扩、扩、扩到无限大。之后,五颗珠子自天上落了下来,滚到李逍遥的脚旁。
没有去捡它们,李逍遥仍然盯着眼前那东西,一动也不动。

过了一阵,阿奴跟上了,身法灵动的她也追得气喘嘘嘘,蜀山仙剑派的仙风云体术果然是非同凡响。其实,被水虐待了这一阵子,也令她耗弱许多。
她看到直挺挺插在山崖上的那东西,愕然道:「天蛇杖?怎么会在这儿?」李逍遥没有回话、没有回头,仍然像根木桩,杵在原地。
阿奴走近,看到地上的五颗珠子,又是一愕:「五灵珠?」将它们逐一捡了起来。
李逍遥赫然伸手,将五灵珠从阿奴手上夺过,一步纵到天蛇杖前,大叫道:「什么神器!什么宝物!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左掌往地上一拍,五灵珠一起嵌入地面,同时右手抽出无尘剑,奋力向下一插,南苗第一的上古神剑当下直贯入地、没刃至柄,剑柄上那亮黄色的宝玉,随即转为灰暗。李逍遥又拔出剑鞘,狠狠向外抛去,它便落入了灵山那神秘的陷谷中。
神器真的没用吗?宝物真的没用吗?这一点,想必任谁都很清楚。
如果不是无尘剑,李逍遥未必能那么轻易的立威于南绍万千士卒、扬名于大理黄发垂髫,恐怕也很难打败杨教主与他手上的巫月神刀,以及在那么可怕的水中救出阿奴。
五灵珠呢?莫说拥有它们,即拥有了绝强的法术能力,土灵珠还帮他们脱出了那恶心的血池和广大到令人觉得无助的试炼窟、风灵珠吹散浓雾,让他们进入桃源村打败木道人,才在无尽的搜寻中划上句点、水灵珠更是解除了云南十年干旱的重要物品,云南根本就已经少不得它了!
这样说起来,它们到底有没有用呢?
但它们对现在的李逍遥而言,有什么用?
宝物没用?神器没用?
这一句话虽然是赌气、非常的不理智,但由现在的李逍遥口中吐出来,却也令人无法反驳~若它们真的有用,为什么灵儿会做出和当年的巫后一样的事?
发泄过后,李逍遥走到惊愕之色溢于言表的阿奴身旁,摸出了阿奴送他的竹笛,又递回了阿奴手上。接着,很快的下了灵山,走人。
阿奴发颤地拿起手中的笛子,看着雪中,李逍遥渐行渐远的背影。
没错,雪中,无尘剑入地的时候,天开始飘雪。
李逍遥的背影,变得那么孤寂、那么渺小,似乎一片雪花都能将他淹没。
阿奴很冷,她发着抖,走到天蛇杖、五灵珠、无尘剑旁,仔细一看天蛇杖那青蛇口中的圣灵珠,已无丝毫光采。
默默地,取出了冥蛇杖与玄冥宝刀,和李逍遥一样,将它们插在灵山顶上,和天蛇杖、无尘剑一起。
才活了十四岁,其中有十年在闹干旱,阿奴连雨都很少见,更何况是雪?不过在这南苗之地,怎么会下雪呢?
阿奴走到了山崖边,李逍遥的背影已经消失在雪花中,阿奴取笛至口,开始吹气。
笛音并不是很响,并阿奴心晓,李逍遥一定听得见的。

李逍遥下灵山时,动作很快,但现在的步伐,却显得十分沉重。
接下来,必须回婆婆的小屋接忆如,还要把月如的尸体送回苏州去。
一步、一步的拖着,雪中的足迹显得非常拖泥带水,或许武艺高超至此,是不应该有这种情形出现的,但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笛音幽幽地传到耳中,也没有稍停自己的脚步,但心里却不禁要起些波涛。继续的向前,大理城都还没到呢,婆婆的小屋恐怕还有段距离。
有一个人在树下,枯死的树下。
灵儿祭的雨,使整个云南重获生机,那树,为什么枯?
停了脚步,那人,看起来乱眼熟的。
「我又在作梦了吗。。。。。。婶婶,你怎么还不来打醒我呢?。。。。。。」
一把伞半掩着她的背影,但没有挡住她的剑鞘、长发。
那人缓缓转身,白衫、紫襟,手里,婴孩。
「唉。。。。。。好累呀。。。。。。」
是什么感觉呢?算了,睡吧,没什么好担心的,睡吧。。。。。。

南宫寒在武圣殿里,把视着一柄非常漂亮的剑~它的剑刃很特殊,突出着不少小刺,剑尖微有小椎型,显然是一柄相当残利的兵刃~小椎头和刃上的小刺,很容易使中剑者流血不止。
但南宫寒看着这柄剑,表情却非常的古怪,有点接近失望、还带点惋惜。
「一点灵气都没有。。。。。。简直就是浪费我的工夫。。。。。。」南宫寒喃喃自语,从他的语气中可以感觉到,这柄剑应该是他的作品,但他却觉得它失败得很彻底。
其实南宫寒这等人物手铸的剑,再怎么差,也一定是一名剑客梦寐以求的宝剑,但若他会只因为铸出一把利刃、好剑就沾沾自满,他就不是南宫寒、不会成为李白眼中的凤鸾,而只是世上的碌碌燕雀了。
南宫寒还有个习惯,只要他自己觉得失败的物品,无论它是什么、曾花了多少工夫去做,一定会马上将其销毁。
但他显然对这把剑很不满意,却将它留了下来,把它挂在武圣殿最不起眼的角落。
走出了武圣殿,南宫寒往会客堂走去,在廊下,却不自禁的将眼光送向西方~西方,很大,但他的目标却很明显,是成都。
「青莲啊青莲~为什么你总是将那么棘手的问题丢给我呢?」已经让皓羽出马,去帮助他们了,但南宫寒却觉得,他们失败的机会仍然很大。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他感觉到,李逍遥和林月如的倒下~这件事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之中啊!
到了会客堂,南宫寒一眼瞥见自己画出来的,那么多人的画像。但眼光却定在其中三人身上。
那三人,便是『逍遥剑仙』李逍遥、『七绝剑』林月如、以及『圣灵』赵灵儿。
这三个人若不在一起,真的就那么不堪一击了吗?
南宫寒深叹了口气,心里忽然想起一件往事,喃喃念道:「岭南苗疆六月霜,缤纷雪中伞独张;天蛇不足抗天命,圣灵终未负众望。莫闻身后笛音愁,惟怜眼前倩魂幢;痴情侠侣复相聚,哀云怨雨归余杭。。。。。。」

在撤回南绍的路上,巴奇吐的血不可谓不多,这令南绍众军兵感到非常的惊骇。这个不败的将军、恍若天下无敌的汉子,原来也会受伤、也会吐血?
巴奇屡次想调稳呼吸,但却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他现下在南绍的府邸,一边吐血,一边想着:「狂魔战气。。。。。。嘿,堪称无敌的护身气劲,也被林七绝给打散了。。。。。。她的气剑指功夫真是了得。。。。。。还有唐钰,那记一阳指。。。。。。咳。。。。。。我没有打输,却和输了差不多。。。。。。
他的右手摀在嘴前,又吐出了一大口血,左手则压在右肩窝,那里也不断源源渗出血迹。
「看来。。。。。。以后绝对不能用死亡来威胁到林月如,不然遑论要打赢,连想保命恐怕都很难。这一招『通背贯气剑』。。。。。。咳咳。。。。。。她终究还是替他的徒弟报仇了啊。。。。。。我原来不会受这么重的伤才是。。。。。。都是因为『通背贯气剑』打乱了我的血路脉息,刚好唐钰的一阳指也击中我。。。。。。咳。。。。。。该说是恰巧,还是这对师兄妹实在太厉害了呢?
「七绝剑。。。。。。果然是不同凡响。。。。。。嘿~喀鲁害了他们全堡上下,我看他自己也该小心一点了。」
有一名女子走近巴奇,娇笑道:「嘻~没想到呀~连你也给伤了。」
巴奇苦笑,摇头道:「如果凭我一个人,就可以轻松打败独歼三魔兽的林七绝,咳。。。。。。教主绝不可能拖这么久还不攻下大理的。」
那女子道:「但你终究还是打败她了~」
巴奇又笑,这次是真的喜容,还夹杂着几声咳嗽,道:「哈~咳。。。。。。或许吧,再加上。。。。。。咳。。。。。。李逍遥也同时在大理人的面前倒下,我相信现在。。。。。。咳。。。。。。要取下大理,对教主而言。。。。。。咳。。。。。。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了。」
那女子道:「是没错啦,不过现在教主要我去长安了。。。。。。」
巴奇疑道:「咳。。。。。。长安?」
那女子一耸肩,道:「对呀,好像又有什么任务,他非得面授机宜不可。」巴奇道:「那你就快去吧,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咳。。。。。。大理城那边,我会叫人看着的。」

凯特走出阿奴的房间,没多久,就有一个人追了上来。
凯特回头,疑道:「你怎么这么③üww。сōm快就回来了?出了什么事?」
尹思潜叹道:「璘奉了婆婆的命令,准备找药医治逍遥剑仙和三师叔,恐怕是不会去找江姑娘的。」
凯特继续向前走,道:「他们自己的事,我们管不着了,找与不找都在他。婆婆要了什么药?」
尹思潜跟在后头,似是有点难以启齿,吞吞吐吐的道:「这。。。。。。有四样比较常见的,千年人蔘、冬虫夏草、当归、珍珠,珍珠婆婆自己有,所以我来向您讨人蔘等三样。」
凯特道:「但他们的伤不可能用这些药就能治好,还有什么?」
尹思潜略一迟疑,道:「婆婆说,还要桃精蟠桃、凤凰喙、麒麟心。。。。。。」
凯特一听,当场愣住。过了半晌,才慢慢地回身,怪笑道:「嘿。。。。。。凤凰喙。。。。。。麒麟心?很好很好~果然像是逍遥剑仙和林女侠才能用得到的圣品。」
尹思潜愁然道:「用这两样当药,的确是符合他们的身份,但是。。。。。。」
凯特哈哈一笑,道:「你操个什么心?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自然都会有解决的办法。来吧,我先拿人蔘、当归、冬虫夏草给你,剩下的,就看婆婆和璘要怎么去处理罢。」
尹思潜无可奈何的点点头,只好随着凯特去取药。
到了凯特的屋外,闻到那股极其『特殊』的气味,虽然不是第一次了,尹思潜也不禁感到中人欲呕。但入鲍鱼之肆,久则不闻其臭,过了一会儿,他也习惯了,跟着凯特进入屋中,顺手带上了房门。
凯特已经人蔘、当归、冬虫夏草三样药品取出,用一个小布包装好了,交到尹思潜手上,道:「我很想多帮一点忙。。。。。。这样吧,你把我刚做好的人皮面具拿给璘,这样才方便他出入大理城,不然他也进不了火麒麟洞的。」说着,凯特从怀里一摸,掏出了一张人皮面模。
尹思潜一并接过,道:「凯特将军。。。。。。你觉得逍遥剑仙和师叔。。。。。。捱得过去吗?」
凯特苦笑道:「这我怎么会知道?如果依唐兄弟说,他们是没那么容易倒下的。。。。。。你呢?对自己的师叔和大理城的英雄有信心吗?」
尹思潜思索了一阵,摇头道:「到现在我还是有点迷糊。。。。。。对了,阿奴姐好了吧?她怎么说?」
凯特眉头一皱,道:「再将养几日,恢复精神就没问题了。。。。。。少主说,伤了逍遥剑仙的人,是赵姑娘。。。。。。即女娲。」
「女娲伤了逍遥剑仙?嘿。。。。。。真怪。」尹思潜并没有像阿奴那么讶异。。。。。。毕竟他不是很清楚赵灵儿与李逍遥的关系。大理城的人,只会记得李逍遥是多么的英勇,能仗无尘剑、视万千军兵如无物;赵灵儿是多么的神气,能倚天蛇杖、一上祭坛而解干旱。他们不会知道,李逍遥和赵灵儿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当然,他们也没有必要知道。但若他们知道了,会对自己所做所为感到一丝愧疚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