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91部分

君临天下-第91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撒丝带着阿奴和唐钰、凯特、鱼、尹思潜,到了盖罗娇的居处来探望她。
盖罗娇见状,虽然她与撒丝情同姐妹,名份仍只是臣属,急忙扶病下床。
撒丝又将盖罗娇压回床上,道:「阿娇,都是自己人。。。。。。今天该是开会的日子, 因为你无法出席,可会上又少不了你,我只好把大伙带来了。」
盖罗娇凄然一笑,道:「会。。。。。。?我们还有什么战略可以用吗?唐兄弟?凯特?阿潜?阿奴?鱼?」
她一个个点名,每个人都低下了头,尤其唐钰容色惨淡。。。。。。他败在巴奇手下一事,绝对不能让任何大理城民知晓,否则,大理马上会垮。。。。。。
盖罗娇见状,转向凯特道:「凯特,你鬼点子最多,而今也无法可想吗?」凯特一阵默然,摇了摇头。
凤凰鸣是祥瑞,但是现在的情况,莫说凤凰,就算火麒麟也一起出来,只怕亦是无力回天。
撒丝吸了口气,道:「阿娇,我有个办法,特地来问问你能不能行。」
盖罗娇道:「我也有个办法。。。。。。其实这是最原始的办法。。。。。。我们用尽心思,没想到还是回到了起点。。。。。。」
凯特闻言,双眼微合。。。。。。他已经『猜』到那个办法是什么了。
阿奴正在不明所以,见了凯特的表情,便轻轻拉扯他的衣袖,道:「阿娘和盖大姐在说什么呀?」
凯特还没来得及回话,只听鱼已代答道:「找女娲。。。。。。」
此言一出,尹思潜和阿奴心里一阵耸动。
盖罗娇点头道:「是的,除了女娲。。。。。。」
「不!一定还有法子!」阿奴大叫道:「不能找女娲!」
「阿奴。。。。。。」撒丝走近女儿,轻轻搂着她,道:「不行了。。。。。。除了找女娲,还能有什么法子?」
阿奴推开了母亲,叫道:「我反对!我不要女娲再。。。。。。再。。。。。。」
盖罗娇道:「阿奴,现在已经没有邪魔兽了,女娲不会再牺牲了,祂只会让大理重现生机。。。。。。」
阿奴道:「别骗我!敕里比不上那些该死的邪魔兽么?把女娲找来对付敕里,还会有什么结果?我不要忆如像。。。。。。像灵儿姐姐一样!难道身为女娲,就不能安安稳稳过日子?」
撒丝道:「否则,你还有什么办法?」
「我。。。。。。」阿奴语塞了。对嘛。。。。。。如果敕里比邪魔兽还强,又岂是他们这班『凡夫俗子』所能对抗得来的?不找女娲如此『仙人』,还能求助于谁?更何况,女娲本来就是大理的守护神啊!对大理城民而言,女娲为了他们而牺牲,只不过是一种『义务』而已啊!
阿奴为此觉得可耻,她宁可女娲不是大理的神!
神。。。。。。等等!阿奴忽然想起一件事,又叫道:「不能找女娲!就算你们把女娲找来也没有用的!忆如的神灵还没开窍,她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而已!」
盖罗娇却道:「圣姑曾传过我『通灵仙法』,此法便是打通女娲神力的法门。。。。。。依据圣姑所传秘册记载,女娲体内有一股仙气、一股妖气,各成系统在女娲体内乱窜,两者相互抵制,只要未通灵的女娲身上要穴受到致命打击,便可让其中一股气流出体外,其余那一股气即无所置碍。。。。。。」
「这。。。。。。」阿奴又说不出话了。
唐钰、尹思潜俱是一言不发,凯特忽然问道:「但。。。。。。你们知道女娲在哪里吗?」
「在永安。」鱼答道。
凯特讶异地看着自己的徒弟~这家伙怎么会有女娲的消息?
「那。。。。。。我们就派人去把女娲接来。。。。。。」撒丝下了决定。
「等等。。。。。。」有个人推开了盖罗娇的房门,径自走了进来。
开战事会议的过程和结果都是族中机密,有时连各族长老都不见得能参与,盖罗娇的房外自是警卫森严,此人却大摇大摆的闯了进来,难道大理城的力量竟薄弱至此?
不。。。。。。其实没那么严重。。。。。。这个人,莫说是大理的属将从帅,即便是尹思潜或阿奴,也是挡不住她的。
她进房之后,盯着盖罗娇和撒丝,厉声道:「你们想动我的女儿,可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林姐姐!」房中因一片愕然产生了寂静,阿奴的声音首先冒了出来。
「阿奴。。。。。。我们又是好{炫&书&网}久不见。谢谢你替忆如着想。」林月如对着她笑了。阿奴闻言,眼眶登时红了,低声道:「我。。。。。。只是怕。。。。。。怕忆如又走上灵儿姐姐和巫后娘娘的路子。。。。。。」
「你客气什么?你是怕逍遥伤心罢!」林月如伸手抚着阿奴的脸颊,道:「逍遥就这么个女儿,他如今重伤不起,我也失去意识,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是,没关系了。。。。。。」她说了一阵,又转向盖罗娇和撒丝道:「为了灵儿妹子,我会帮大理,但若你们在忆如身上打主意,我会是大理的朋友,你二人的敌人!」说着,她又牵着阿奴的手,向凯特道:「我有些事要请教两位,可以抽些时间给我吗?」
「当然可以!」阿奴随即应道。
「悉听尊便。」凯特微笑道。
林月如便与阿奴、凯特离去了,留下了撒丝、盖罗娇、鱼愕然当地。唐钰和尹思潜,脸上倒是浮现一丝笑容。

「林姐姐,你想问什么?」走在大理城中,城民见了林月如又回到大理城中,无不喜形于色,阿奴也一扫日前的阴霾,神采奕奕地向林月如询其所询。
林月如道:「我听圣姑说,只有你目睹逍遥受伤的经过?你可以说一次给我听吗?愈详细愈好。」
阿奴微怔,一时竟呆然当地~这件事对她而言,实在是一种太大的震撼,要她再述说一次,无疑是在她心里重重敲上一锤。
见了少主默默无语,凯特当即代其回道:「林女侠,伤李大侠的人是女娲。。。。。。赵灵儿。」
林月如双眉一皱~她知道当今世上,能令逍遥受此重伤的人少之又少,灵儿的确是其中之一,但这未免太不可思议!要让逍遥苏醒,第一要件无异是要解开他的心结,若伤他的人真是灵儿,对他是何等沉重的打击?若此事属实,只怕李逍遥真要这么长眠不醒了。
为了灵儿,李逍遥费尽心力,一路风风雨雨、走来无怨无悔,林月如是亲眼见证的,可灵儿却要他的性命?这算什么?
等等。。。。。。灵儿死了不是吗。。。。。。?
「真的是灵儿妹子吗?」林月如打破了思考中的沉默。可话一出口,她后悔了~她和赵灵儿相处时日虽短,但灵儿的神性、灵儿的天仙之姿、灵儿的高洁出尘、灵儿的气质如莲,那是任何人都难及其万一的!林月如坚信,就算有再高超的易容术,想扮成灵儿,也骗不过自己的眼睛,更何况是逍遥呢?她白问了。
那即是说,灵儿没有死?
「是真的,灵儿姐姐的蓝眼睛、身上清雅的莲花香、淡淡愁愁的浅笑。。。。。。还有圣灵披风。。。。。。假不来的。。。。。。假不来的。。。。。。」阿奴说着,声音愈来愈小。伤了李逍遥的人真的是赵灵儿的话,对大理是个喜讯,但对李逍遥,是致命的心伤。阿奴很重视大理、她很爱大理,但是她也很重视李逍遥和赵灵儿,她在他们身上,第一次见证到人间的真情,她不愿相信眼前的事实,那会把她十余年来的梦幻彻底打碎。
林月如听着,眉头愈锁愈紧。
此时,却听凯特道:「林女侠、少主,能不能移驾蜗居?」
凯特打开房门,一阵恶臭激得林月如和阿奴连退数丈,凯特随即又关起了房门。
林月如放下了摀着鼻子的手,讶然道:「你真的住在这儿?」
「是真的。」凯特搔搔头,涩然一笑。
林月如又问:「那。。。。。。你一天在里头待多久?」'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3ǔωω 。 c O m'
凯特瞥头一想,道:「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需要外出,加上睡觉,至少十个时辰。」
林月如疑道:「这。。。。。。待这么久,为什么你的身上没有臭味?」
凯特正色,道:「林女侠真是机敏过人,一开口就问到重点。。。。。。」说着,他把挂在脖子上的一个小囊取下,随手挂在身旁的树枝上,然后退开丈余,道:「林女侠,请向我走近些。」
林月如见状,已经明白了几分,依言走向凯特,直行至他身边七、八尺处,忽然闻到和他的房中相去无几的恶臭。她很快的退开,又转身去取下了凯特挂在枝头上的小囊,凑到鼻前嗅了一阵,若有所悟的笑了,才将它掷还给凯特。
凯特接住小囊,挂回颈上,道:「这东西和中原人端午所挂的香囊几无所差,只是我的功夫比较好,香气不仅历久不散,而且我也可以制造出我想要的香味。」
「包括清莲香。。。。。。」
「是的,包括清莲香。不瞒林女侠,十八年前拜月教杨教主起倾国之兵入大理,我也是其中的一名小卒,我手上的弯刀被李大侠以无尘剑所断,我呆住了。然后,我在浓浓的血腥味中,闻到一股极其特别的香味,它排开了一切鄙世的俗气,清清淡淡,如莲不污于泥。。。。。。接着,我见到那股气味的主人,这股香气、那种姿貌,我忘不了。。。。。。一辈子也忘不了。。。。。。」
林月如默然~她无法说什么、也不必说什么。
「你。。。。。。爱上灵儿姐姐了?」阿奴总算听懂了,愕然发问。
凯特涩然一笑,道:「也不尽然,我知道她是神女,并不是我这种凡人能触及的,我只是努力地制作香囊,我希望至少能让她身上的香味出现在我的手中。经过六年的努力,试过无数的材料,我成功了。。。。。。然后,我把它教给另一个人,那个人是我所见过除了赵灵儿以外,神色、姿态最出众的女人。」
「最出众的女人。。。。。。」阿奴喃语着~当年一场激战之后,再过六年,阿奴也不过二十岁,她可是众所周知『大理最亮眼的山茶』,就连云南另一大城~南绍之众家美女也无可相比,再加上她当时正值青春年少,难道对凯特而言,除了灵儿姐姐之外,云南还有别的女人比自己更能吸引他吗?
凯特的智商也是惊人的高,他见阿奴神情,已知究里,随即回道:「少主,你丽质天生、又是大理白苗族族长掌上明珠,自幼便已有傲人身世,身上珠冠蛮带、蚕绸玉缎自是不少,请恕属下无礼,云南人们给予少主的评价有一部份须得归于衣饰之功。但我所识之人,却是南绍城野穷户,二十八年前与十八年前,南绍两次大水,她家都害灾殃,父母皆亡,她是靠着自己过活的。。。。。。她自然无法打扮自己,又怎比得上锦衣玉食的少主?」
阿奴默然了~她幼时也受过云南旱灾的影响,知道一般贫弱族民的辛苦,但不可否认的,身为白苗族长的女儿,她所受的苦,只怕是不及贫弱族民的十之其一,凯特的话,无法反驳。
林月如道:「我也是林家堡最受宠的女儿,身世得天独厚是咱们的福气,并不是我们欠谁的。。。。。。当然,我也跟着逍遥当过穷人,知道穷人不好过。但是现在不太适合讨论这种问题罢?那个女子是谁?」
凯特低头不语。阿奴细声道:「是不是。。。。。。『南苗第一间谍』?」
「。。。。。。对。。。。。。就是阿沁。。。。。。」凯特的声音微若蚊鸣,但已足够让林月如和阿奴听清楚了。
「阿沁。。。。。。便是敕里身边的。。。。。。好,我懂了。」林月如又拉起阿奴的手,道:「我要离开一阵子,逍遥要暂时请你帮我照顾了。」
阿奴轻咬下唇,点了点头。凯特忽然又道:「林女侠,以上一切都是我们的臆测,并不是绝对的。」
林月如放下了阿奴的手,道:「我理会得,我会多方调查的。谢谢你的协助。」
「为了逍遥剑仙和女娲,应该的。」凯特一笑,笑得有点酸、有点苦。

林月如出发了。
在大理城门,她遇到了旅程开始前的应该见的最后一个人。
「大师兄。。。。。。」林月如轻声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唐钰摇摇头,道:「无妨,我知道堂堂的『七绝剑』绝不会让我失望。。。。。。」林月如一颔首,穿过了唐钰的身旁。
「七绝剑!自己小心点!」唐钰转身,对着她的背影叫道。
「没问题,一切交给我罢。」林月如应声道,只是,没有回头。
七绝剑上路了。
逍遥剑仙和女娲呢?

「师兄?怎么了?」红桧见青松一手执棋,却久久不动,不禁惑然问道。
青松将手中的红士放回原位,道:「师弟,战局有变。」
「有变?怎么说?」红桧相当不解。
「多了一只。。。。。。隐形的棋子。」青松愁然道。
红桧一怔,道:「隐形的棋子?」
「对,隐形的棋子?」
红桧愣住了。。。。。。师兄在说什么啊? 
第卅九回 才子相思不夺志 |5|6| 
南宫寒步出中庭,只见一轮满月已自东方地平线露了脸。。。。。。今儿就是十一月望,一切准备都已就绪,自己的精神也养得不错。。。。。。该是时候了。
「皓羽,把她抱出来!」南宫寒朗声叫唤。过不多时,只见皓羽一脸的神清气爽,横抱着织锦。。。。。。姜婉儿,缓步行至南宫寒身边,将她的身子放在南宫寒身前、事先架好的石床上。
南宫寒见皓羽精神甚足,微笑道:「不错嘛!你还记得把我的话听进去。」皓羽倒是神情肃穆,正色道:「寒伯伯,事情轻重与否,我倒还是分得来的。」
「最好是这样!」南宫寒肃然道:「你该晓得我不喜欢重提旧话,但你这次闯了多大的祸,想必你心里有数。若非你过份小觑了雷乌、喀鲁、陆敬风等人的实力,未在大战之前事先向君聆诗明言提醒,也不至使锦官、永安联军及君聆诗个人受到这么大的伤害,还连带累得林婉儿、陆敬风、杨均、吴仲恭等人均在镇狱明王手底赔掉了性命,更劳我这般辛苦奔波,这一次咎皆在你,但愿你好好记得如是教训!」他叨叨说着,虽然口气和情绪、表情并没有太大起伏,也已堪令皓羽羞得无地自容,只是满脸愧色、低头不语。
「寒老头!我和湘姑娘失了师父、兄弟,都未同皓羽姑娘计较,这些个丢了性命的人,与你又有何干?你干嘛自个儿在那儿嚷嚷?」丁叔至出声了,他与江闵湘先后自霁月楼中行出,闻得南宫寒大肆数落皓羽的不是,当下硬着头皮顶了几句。他早已得知三位师伯、师父、师兄皆遭大难的事实。
南宫寒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并未搭理。他当然不在意那些个人的死活,他只是觉得,雪妖是自己培训出来的,竟输给了敕里的下属,令他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再加上他为营救皓羽等诸般理由,已亲自现身战过镇狱,比起现今仍然隐居幕后的敕里,已是输了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