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网游竞技电子书 >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 >

第11部分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第11部分

小说: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女人问道:“情况如何?”
另一个人扶了扶水晶眼镜:“不知道,他已经死了。我还没有试过让死去的人复活。”
“不,他没有死。”问话的人用手轻轻抚摸着水晶说道:“他只是身体死了,在灵魂还没有被神带走前,他就不是真的死亡。”
“和神竞争吗?你太疯狂了。”
“你和我一样疯呀,居然为他做这样的治疗。”
“这是唯一可能的治疗方式,让死去的人复活的唯一方式。”
“被神所诅咒,被神所憎恨。活着,看着神的死亡。你和我是一样的,我们是……杀神的人。你一定会醒来的,一定会,醒来后和我一起来吧。打碎它,打碎那个最大的枷锁。他们说,强者就是逆天的人。这不对,逆天杀神的人是我们。因为,我们不是神手掌里跳舞的木偶。神哪,你给了我们思想,我们用来憎恨你。你给了我们嘴巴,我们用来诅咒你,你给了我们双脚,我们用来践踏你,你给了我们双手,我们……将会用它杀死你。所以,为了神,为了我,为了让你复活而自愿走进死亡命运的她,你一定要苏醒过来。我……等待着……你的回来。”
“你要离开了了吗?”
“我必须离开,在这个世界里。神的奴仆一直在寻找我的踪影。”
“你走吧,他如果醒来我会让他去的。当然,是他可以醒来。”
“一定可以的。”她转身打开大门,小女孩站在大门外。忧伤的看着她:“他还没有醒吗?”
“还没有,他还在自己的梦里,逃避着现实,追寻着虚幻的幸福。”
“他很痛苦吗?活着很痛苦吗?”
“因为呀,他是一个善良的像是一面没有任何污垢的镜子一样的人,但是却被罪和血染红了他过去的人生。他的意识无法原谅堕落的他,所以将他的灵魂困在黑暗中,让他不能醒来。”
“我希望他醒来,他说希望我幸福的活下去。可是,我是一个没有幸福和未来的生物。我唯一的幸福,就是他的快乐。”
“傻孩子,那是很痛苦的。我会让你的销毁日期延后,直到他醒来让你可以无牵无挂的离去。”
“谢谢你。”
拍了拍小女孩细嫩的脸蛋,她走进阳光中,在光芒中身体渐渐的消失。
“你在等什么呢?”一个声音在小女孩背后响起来。
小女孩没有回头,这种悦耳,但是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语调。只有和她同类的生命才会说出来。
“等我的幸福。”
“幸福是什么呢?”
“你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人。”
“主人吗?”
“不是,不是为了更好的战斗而走到一起的人,是为了他本身而牵挂着你的心的人。”
声音的主人走到小女孩身前,美丽的白色纱袍,完美的面庞上是不带任何情绪的美丽。“那是什么?”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那是幸福。”
“为了幸福,残次品的你,没有精神稳定的你在逃出去后,为了治疗他而回来。没有未来会有幸福吗?”
“我没有未来,但是我们有未来。随着他的醒来,他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的延伸。”
“告诉我,小妹。”白衣女人蹲了下来:“哭泣,为了别人的哭泣,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快乐,是什么样的感觉?从内心发出的笑容,那究竟是什么?”
小女孩抱住了白衣女人的脖子:“可怜的姐姐,我们……你们……被诅咒的命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如果有神,我……诅咒他到永远。”

第六卷 赎罪·躲避·时间轴上另一个我 第二章

温柔的黑暗就像一个不停旋转的圆,许文港快乐的在园中奔跑。不知道什么是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是结束。没有过去,没有未来,黑暗中只存在现在。
“你要去那里?”不知名的声音在黑暗中飞翔。
“我要去天堂。”
“可是这个世界是没有天堂的。”
“有的,一定有的。”
“天堂是虚幻的存在,你要虚幻的幸福吗?还是你需要真实?”声音翻飞着,追逐着奔跑的他。
“我要真实,真实的才是幸福。”随着许文港这句话,黑暗顿时消失。许文港愕然的看着四周,他……站在一栋白色的,高大的建筑的边沿。
放眼望去,到处是高入云端,但是却是毫无区别,闪烁着金属色的高大建筑,一眼看不到尽头。建筑之间,一道道交错纵横的道路,在建筑间穿过。无数奇形怪状的运输工具,就如一队队蚂蚁,穿梭在道路上。但是整个城市,却是一片寂静。
听不到鸟儿的歌唱,听不到虫儿的低语,听不到狗儿的欢叫,听不到猫儿的发骚。看不见红花,看不见绿叶,寂静的城市里,只有金属色的沉重。
高大的建筑看不到尽头,天空中,天空是蓝色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但是没有云彩,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星。
许文港低下头去,大楼中间,白云在缓缓的移动。蜻蜓一样的穿梭飞行器,忙碌的来回飞翔着。
他身体自由的落下,穿过白云,穿过地面,来到了地下。
地面下方,是迷宫一样的地宫。到处是凸出的钢筋,水泥柱。水滴从地面各处不停的滴下。不时,有成队的身影闪过。穿着肮脏的长袍,在各处翻拣着物品。
忽然,地面打开了,带着恶臭的无数物品在不知道多少大夹子推拨下,滚入地下。地下四面八方无数人冲了出来,在这些垃圾中翻拣着。有些直接将垃圾中的食物塞入口中。很快,变成了人们之间的厮杀。为了一块面包,人类用各种武器将身前的人击倒,砍的鲜血直流。
倒下的人身边会迅速的围上一圈人,当这些人散开时,地面上,只有一具被剥去了血肉的骷髅。
许文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这里是地狱吗?但是,地狱也没有如此凄惨。人们在他身边穿梭,他可以闻到那些人身上的酸臭味,一张张呆滞的面孔上,是充满着欲望的双眼。
他的身体再次冲破地表,穿过建筑的,一层层的穿过。最后,停留在一间房间中。房间是一片洁白,干净的就如化学的实验室。
房间中只有一样东西,那是一个像床,又像椅子的物体。闪烁着银白色的金属光泽,一个人,静静的躺在椅子上。
许文港慢慢的走进那个人,那张脸,浮现在他的面前。就如一张镜子一样,许文港看到了自己。
他呆呆的看着静静的躺着的自己,慢慢的伸出手,颤抖着摸向熟睡的自己。
不要碰他,现在回去吧。继续在黑暗中奔跑,永远不停的奔跑。那才是你的幸福。
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回荡。就如梦中乐园的彼岸传来的女妖的声音。
“不,我有非做不可的事情。”许文港停下的右手再次前进。
“为什么要顾别人,只要自己幸福不就够了吗?”
“我有放心不下的事情,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许文港的右手碰到了熟睡的自己的面孔。一阵麻木,浑身极端的痛楚,眼前不明含义的光影快速的闪烁。许文港感觉自己摔到了结实的地板上。
好半天他才清醒过来,额头被碰破了,滴着鲜红的解血。“这是……”许文港极目望去,前方是一座高大的塔型建筑。两个圆球,在塔的中间。“东方明珠塔,我……回到现实……回到上海了?”
“我不是死了吗?”许文港惊疑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摸着胸前被兽人战斧砍开的地方,肌肉结识平滑,没有半点伤痕。
迷惑中,许文港走在上海的街头。霓虹灯闪烁,人来人往。夜色中的上海,充斥着欲望的味道。
屈臣氏中,打扮典雅的女士进进出出。KTV门口,迎宾女郎脸上挂着职业的美丽微笑。高楼的墙壁上,大型电视墙中模特炫耀着美丽的身体。路边,站着散发小广告的年轻人。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过。上海,依然是他带有黑色情调的美丽。
但是许文港却觉得陌生,似乎自己只是这座城市的旁观者。一切,虽然清晰可见,却是那么的遥远。
我等,不过是这世界的匆匆过客而已。
并没有目标,许文港就在这夜色中的大街小巷穿梭着。淮海路,南京路,四川路,一条条繁华的道路被他走过。随着离开市区中心,街道也渐渐的开始寂静了下来。
“先生,一个人吗?要是寂寞和我去玩玩好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叫着他。
是街边的流莺,在上海,流莺只有三四十岁的女人才会做。因为发廊这样的地方,有着无数年轻的女人。只要进入的男人说出敲背这个词,花上二百元就能在发廊中享受年轻女人的身体。激烈的竞争,让年纪一大的女人,连卖身都会非常艰难。
这就是现实,冰冷而残酷,也许这是社会前进的代价,任谁也无法解决。许文港曾经控制着多个发廊小姐。每月从她们手中敲诈到不菲的收入。当然,这些钱都是要上交的。
胡四爷的生意以娱乐产业为主,包括网吧,夜总会,俱乐部,电影院,模特公司等。又以俱乐部和夜总会为主。据说为他工作的女性多达两万人。再加上,赌场,走私贸易等。是一个年收入超过数百亿的巨型犯罪托拉斯。不过胡四爷有一件事绝对不允许手下做,那就是卖药。
虽然为了生意,胡四爷的数百家场子里也允许有丸仔供应。但是胡四爷绝对不允许在自己的场子里卖海洛因。手下要是敢私自做这种生意,那他唯一的结果就是被扔进黄浦江。

第六卷 赎罪·躲避·时间轴上另一个我 第三章

许文港听这个声音似乎很熟,好像是他认识的人。他转过头去,路灯下是一个三十多岁,憔悴的中年女人。
“济嫂,怎么会是你?”许文港呆若木鸡,这个憔悴不堪,画着浓妆的女人是他老大济哥的妻子,这几年一直很照顾他的嫂子。许文港孤身在上海,济嫂就像是他的母亲一样。他进入游戏的前一天,还曾经见过济嫂。那时候的济嫂,收拾的干干净净,是个美丽而富态的美丽成熟妇人,和眼前这个憔悴的流莺根本是天壤之别。
济嫂也在同时认出了他,发出一声惊恐的惊呼,转身就要逃掉。许文港一把拉住济嫂,焦急的问道:“济嫂,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街头……”
“放开我。”济嫂尖叫着:“放开我,你害死了阿济,害死了我的孩子,还不肯放过我吗?”
济嫂的话,宛如晴天一个霹雳,令许文港脑袋轰的一声几乎昏倒。他不可置信的问道:“济嫂,你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他完全失去了判断力,脑袋里轰隆隆翻天覆地般的轰鸣。
“放开手,王八蛋你不想活了。济嫂,你没有事情吧?”一个男子从后面抓住许文港。
“滚。”许文港转身抓住男子的脖子将男子提了起来。“滚远些。”
“许哥!”男子不能相信的说道:“你是……文港?”
许文港一愣,这个男子面黄肌瘦,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一只眼睛中竟然没有瞳孔。“你是……小罗?”
许文港放开了手,这个看上去至少三十岁的苍老男子是刚跟他的小罗。是那个刚从学校里毕业的柔弱的青年人?
许文港放开手,站立不稳的后退两步:“小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济嫂扑到小罗的怀中,闷声哭泣。小罗咬牙切齿的骂道:“你这个伪君子,还敢在上海出现。济哥,四爷在天之灵也绝对不会饶恕你的。你这个叛徒。”
“你到底再说什么?济哥怎么了,四爷怎么了?”
“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你背叛四爷,害死了济哥,还要装模作样?姓许的,济哥照顾你多年,四爷对你有救命之恩,你这恩将仇报的畜生。现在还要赶尽杀绝不成?”
许文港双目圆睁,要滴出血来:“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袭击四爷,济哥做为你的老大愧对兄弟自杀谢罪。你毁了整个龙翔堂,姓许的,兄弟们下地狱也会诅咒你的。”
许文港闻言,心口一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只觉天旋地转,失声叫出一声:“济哥!四爷!”昏死过去。
看着昏迷的许文港,济嫂身体颤抖着。忽然从小罗腰间抽出刀子,双手握住刀柄狠狠的刺向许文港的脖子。
小罗一把抓住她:“冷静些。”
“冷静?我怎么冷静?我要杀了他,杀了这个叛徒。”
“他的反应不像是装的,冷静下来。我们把他带回去问清楚,如果真的是他杀的,把他交出去。他的头现在还在悬赏一千万花红呢。”
济嫂听到一千万,冷静了下来。眼中闪烁着狂乱的光:“那我们现在就打电话,有一千万,我们就不用过苦日子了。对,立刻打电话。”
“不能现在打电话,要是他没有背叛呢?那会害死他的。”
“那又有什么关系?”济嫂激动的吼叫道:“一千万那,有了这一千万我就不用在上街卖了。你的腿也能受到治疗,不用在雨天疼的死去活来。把他交出去,我们就可以像正常人那样活了,这种日子,我受够了,我受够了……”济嫂哭泣着,慢慢的滑倒在地,大声嚎啕。任由泪水从布满皱纹的眼角滚下,将厚重的粉地一道道冲刷掉。
“可是……”小罗看着许文港,心中感情翻腾。只要一个电话,这苦难的日子就会结束。只要一个电话就行,一千万,够离开上海,回老家买栋房子,平静的度过余生了。这种地狱一样的生活,可以从此抛到脑后。
他用颤抖的手掏出电话,压在按键上的手指,似乎是被泰山压上去了,指头僵硬的,无法压下。
“你为什么又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为什么?”小罗绝望的将手机摔在地上。用脚用力的踢着许文港的身体。“你说我们出来混的要讲道义,可是这一年来,你又在什么地方?你说我们不能放弃兄弟,那是我们和人渣的最大分别,可是兄弟们被杀,被抓的时候你在那里?你让我们相信道义,可是这个世界根本不相信我们。你告诉我呀,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道义?”小罗跪在许文港面前,一年来,第一次泪水夺目而出,他的号啕大哭,是为自己的命运而哭,是为了死去的兄弟而哭。
许文港清醒过来时,觉得头昏沉沉的。一条热毛巾,搭在他的额头上。他看着四周。这是一间只有八个平米的小房间。房间中,除了床就只有一个肮脏的煤气灶和一堆不完整的碗。地面上蹲着一根烧了一半的蜡烛,蜡烛昏黄的光芒在房间中闪烁。更加显得凄凉。
门被推开,小罗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许文港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被绳子紧紧的束缚在床上。
“小罗,你这是……”
小罗一屁股坐到地上,独眼恶狠狠的看着许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