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网游竞技电子书 >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 >

第16部分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第16部分

小说: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腿缏湓谌思涞目趴判浅健
杜叔一个人站在黄金大厦一百二十四层的阳台上看着夜色下的上海。外滩的游船发出低沉的汽笛声。
“上海真的很漂亮,它是地球上最漂亮的宝石。璀璨夺目,但是在光彩后是无数人的血泪。有人说,在上海每一盏霓虹灯下,都有一个悲哀的失败者的灵魂在哭泣。”看着杜叔是对着夜色中的星辰说,但是他说完后,背后的阴影居然活动了起来。许文港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那也是他们选择的,有成功者就有失败者。为了欲望,人总是要付出的。没有付出,任何人也没有获得。”
“你这小鬼说话很有哲理性呢,说起来,道上混的兄弟们,很少有去想人生这种无聊的词汇。”
许文港摇头道:“他们也在想,每个人都会想的。只是,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未来是成功者而已,别人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这种信念会令他们向着目标前进。直到成功或者失败。”
“三十年前,改革刚刚开始,我从农村老家一个人来到上海。发誓不混出一个样子绝对不会返回家乡。”
许文港道:“杜叔,你也算是功成名就了。现在回到故乡,别人一定会很羡慕你。很多年轻人会把你当做目标的。”
“也许吧,可是那时候我只是一个农村来的瘪三而已。在几乎饿死的情况下,我和同乡的一位大哥,决定抢劫。我们抢劫的目标,放在一个看起来很豪华房子。结果,在那里我碰到了四爷。”
“你们抢劫了四爷的家?”
“是的,我现在还记得我在他家里的冰箱里翻食物的时候,四爷在笑我。我很生气,真的很生气。我觉得,这个上海小鬼看不起我,我狠狠的揍了他一顿。”
“你揍了四爷?”
“嗯,那时的四爷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鬼。可是我们没有跑掉,警察来了。同乡被警察开枪打死,我躲在一个废弃的下水道里面。在黑暗中,又冷又饿,我几乎以为我会死在那里面。可是这时候,四爷出现在我面前。他把我从黑暗中拉出来,给我带来了食物和干净的衣服。四爷说,我有一对火焰一样的眼睛,有这样眼睛的人,为了抢劫而被警察抓废掉一生太浪费了。”
“你就那之后就跟了四爷?”
“是呀,四爷说,我们的相遇是偶然,但是我们的合作就是必然。他因为混黑道,被胡家赶出家门。我和胡爷就由零开始,在上海一点点的打天下。到现在,上海三分之一已经是龙翔堂的地盘了。可是,龙翔堂的主人,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了关系。小鬼,这样是不对的,这个上海,是胡四爷的东西。任何人,都不能从胡四爷那里夺走。”
“这就是你让我来见你的理由?为什么不在船上说明?”
“因为不安全。”杜叔转过头来认真的说道:“我不敢说,那十几个家伙会不会出卖你。”
“杜叔,看来你是相信我了。是因为我知道上帝代理人吗?”
“不错,这个组织,不是你可能知道的。对了,阿港,你是怎么进龙翔堂的?还有家人吗?”
许文港没想到杜叔会问这个,由于了一下是否说出自己的过去。想了一想,他还是决定说出来。
“我不知道生我的人是什么人,我是妈妈在垃圾堆捡回来的。可能因为我出生时是天生弱智吧。”
“你是天生弱智?”杜叔上下打量着许文港,怎么看也看不出弱智的痕迹。“你看起来是比较蠢,可是还不算弱智吧?”
“五岁的时候,我生了一场大病。几乎死掉,当我病好了的时候,我也就恢复了智力。妈妈是山西形意拳姬家的传人,我五岁开始跟妈妈学拳。七八岁的时候,就是二十岁的大人也打不过我了。我那时整天和别人打架,妈妈为此流了不少眼泪。”
“坏小孩,不过我以前也是。”
“在我十三岁那年,妈妈出车祸死了。我当时因为打架被关进了局子,连妈妈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别人说,妈妈最后的心愿就是让我多读些书。不要整天打架。半年后,父亲娶了一个新妻子。”
杜叔皱眉道:“恶毒的后娘吗?真是老套的故事。”
许文港摇头说道:“阿姨虽然很讨厌我,但是和恶毒挂不上。父亲的收入不高,为了办母亲的丧事,更是花光了所有的积蓄。阿姨本身没有工作,靠父亲一个人的薪水养活三个人,实在是很辛苦。在阿姨生了孩子后,钱的问题就更加突出。”
“养孩子的花费是很恐怖。”
“阿姨每天都在哭,父亲不停的唉声叹气。”许文港回忆着那时候的情况,真是很痛苦。
“我是捡回来的,妈妈从来没有隐瞒。那时候,我决定离开家,至少没有了我,家里的生活会好过一些。”
杜叔点头道:“嗯,是男子汉的做法。你就来到了上海?”
“我跳上货车,身无分文的来到上海。结果混大城市不是那么容易的。我连续五六天一滴米也没有吃到。杜叔,你知道那种饥饿的感觉吗?就像肚子里有一万只老鼠在啃噬你的肠胃,那种感觉真的很可怕。”
杜叔苦笑道:“我知道,我也有过那样的日子。”
我终于忍不住,有一天晚上饿昏在街头。济哥把我拣了回去,给我吃了一顿饱饭。那时候济哥刚刚从牢里出来,也是刚到上海不久,还没有加入龙翔堂。我吃饱后,济哥问我,道德还是生存,我选择那一样?他说他是人们口里说得天生坏蛋,以后的日子也会是作奸犯科的过日子。如果我愿意做个坏蛋活下去,就跟着他。如果我想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好人,就立刻离开上海。他说,上海是繁华的,但是也是冰冷的。像我这样的小鬼,不犯罪是无法在上海生存的。我的选择是作为坏人,活下去。那时,我觉得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为重要。做个坏人活下去,和做个好人饿死之间,我选择了前者。”

第九卷 过去·油轮·大海的颜色 第二章

“你很幸运,碰到了一个好大哥。”
许文港点头道:“是的,我的运气非常好。碰到了妈妈,然后碰到了济哥,胡四爷。所以我更加不能容忍害死济哥,伤害四爷的人。”
“四爷出事前不久曾经找过我。”杜叔让许文港坐下。“那天晚上,他的面色很难看。告诉我,他知道了人类神话的真实意义。他的发现,如果被国家机器获得,会如当年的原子弹一样,改变世界的格局。甚至会因此,引起新的全球战争。”
“四爷有没有详细说那是什么东西?”
“没有,四爷只是告诉我,有一个可怕的组织似乎知道了这件事。他们和四爷做了接触,要四爷把发现卖给他们。”
“上帝代理人?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
“是他们。四爷说,上帝代理人是西方世界很多年前殖民地时代一些财团联手建立的。如对中国发起鸦片战争的东印度公司就是他们中的一员。炮轰日本,贩卖黑奴,美国29年的大股灾,希特勒的上台,犹太人的迫害,东西方铁幕的形成,肯尼迪的遇刺,乃至伊拉克战争,背后都有他们的影子。他们是隐藏在人类历史背后的恶魔。”
“开玩笑吧?”许文港想过上帝代理人的势力会很强大,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如此可怕。
“上帝代理人,归根到底是一个以军火,能源,金融集团为核心的超级集团。发动战争,破坏别的国家经济,是他们发财的最好手段。小鬼,你的敌人是这样强大的力量,甚至比整个美国或者欧洲还要强大,你还敢和他们为敌吗?”
“由不得我敢不敢。杜叔,不是我去招惹他们,是他们来招惹我的。从他们袭击四爷陷害我开始,这件事就不能和平的解决了。更何况,他们害死了济哥,害死了我很多兄弟,恩还一倍,仇还十倍。这是我的人生准则,至于对手是什么人,什么势力,都没有关系。他们再强,也不过是让我死一次而已。”
杜叔大笑道:“好,说得好。我们是刀头上抢饭的人,怕死怎么出来混。更何况,他们再强也是洋鬼子。这里是中国,我们可是地头蛇。要动龙翔堂,我们会崩掉他们的满口脏牙。小子,你要找小早川的话,她不在上海了。”
“您知道她在那?”
“我从来没有相信过那个鬼子女人。这世界上比条子还不能相信的,就是鬼子。四爷出事后,她拿出遗嘱,和四爷早已经断绝关系的胡家的人突然出现,我就知道不对。调查她的工作一直没有停过。”
许文港想起一件事,顿时面色变得非常难看:“杜叔……你既然知道这里面有阴谋,为什么不制止他们逼死济哥,为什么允许他们伤害济哥的家人?为什么不保护我的兄弟?他们都是对龙翔堂忠心耿耿的自己兄弟。”
杜叔看着许文港,平静的说道:“阿济是我逼他自杀的,你的兄弟们的腿也是我让打折的。我知道王志杀了阿济的两个孩子,轮奸了阿济的老婆,你的手下被逼得无路可走也是我下的命令。”
许文港脸色苍白,身体颤抖。一拳打在墙壁上,轰隆一声,墙壁上出了一个窟窿。他一把抓住杜叔的领子把他提了起来:“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明知道兄弟们是无辜的还要这样做?”
“这一切都是为了龙翔堂。有时候,牺牲是必须的。”一个女人声音在许文港背后响起:“放手吧,鬼手港,现在不是我们内乱的时候。”
许文港并没有放手,还是将杜叔高高提起。他缓缓的转过头看去,一个短发的美丽女人站在房间中。这个女人他在以前曾经见过几次,罗刹女宋秀英,上海枭雄胡四爷的最得力助手,传话人,据说也是胡四爷的情人。
许文港疑问道:“你不是在胡四爷遇袭的时候死了吗?”
“差一点死了,不过我还是逃了出来。”宋秀英劝道:‘放开杜叔吧,我理解你的愤怒,但是难道你要在这个时候杀了他老人家吗?”
许文港转过头看着杜叔那一张平静的面孔,他已经将生死抛开。恨恨的将杜叔扔倒地上。许文港指着杜叔问道:“告诉我,为什么?”
“四爷被袭击那天晚上,我知道情况不对逃了出来。但是我也受了重伤。杜叔虽然有怀疑,但是那时四爷昏迷,龙翔堂群龙无主。小早川又有合法的继承手续。更何况,杜叔已经怀疑了上帝代言人。如果那时和小早川翻脸的话,龙翔堂肯定立刻分裂,只有被他们消灭的一条路。”
许文港明白了:“所以为了让小早川相信你相信是我杀的四爷,并且接受她的继承人地位,你逼死了济哥,逼死了我的兄弟,让那些王八蛋去伤害济哥家人。畜生,我们对龙翔堂的忠诚,不是用来让你们这样蹂躏的!”
杜叔站了起来,揉了揉脖子道:“为了龙翔堂,死多少人,流多少血都无所谓。包括我自己的血,家人的血,朋友的血。许文港,现在我还不能死,在击败上帝代理人,解决了龙翔堂的危机后,你随时可以来拿走我这把老骨头。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的五个儿子,三个女儿,十一个孙子孙女你都可以杀了来补偿阿济,你的兄弟们的痛苦。”
“你疯了……”
“我没有疯,我只是明白这个世界没有舍弃就没有获得。有时候,为了目标,必须牺牲很多最珍贵的东西。”
“你想过被你牺牲的人会怎么想?会多么痛苦吗?”
“我不去想,也不必要去想。”
“够了,两位不要吵架了。”孙秀英劝道:“有什么事情,结束了这件事之后再吵吧。你们要打要杀随便你们决定。现在,我们的重任是杀死小早川,恢复龙翔堂。许文港,你在胡家的那场大屠杀把龙翔堂弄到了一个很危 3ǔωω。cōm险的位置。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什么意思?”
“我们的政府,不会允许出现这样的事情的。如果没有给政府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们就会被政府连根拔掉。国家,那可比上帝代理人更加危 3ǔωω。cōm险。”
许文港冷笑道:“你想怎么做?把我交出去?”
“交出去也没有用,谁会相信一个人杀掉了上百名全副武装的枪手呢。为了平息政府的愤怒,我们必须给政府一件重要的东西。来抵消我们的过错。乃至让政府做我们的后台,和上帝代理人进行真正的战争。”

第九卷 过去·油轮·大海的颜色 第三章

许文港问道:“你要我把小早川卖给美国人的东西弄回来交给政府吗?”
孙秀英说道:“差不多,那件东西弄回来也许很难。但是把资料能够弄回来也可以。如果可以,把他破坏掉。”
“问题是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知道该在那里找到。小早川失踪有一段时见了,要是他已经交给美国人了怎么办?”
杜叔说道:“不用担心这个,一年前小早川利用一家空壳公司现金在日本藤川造船厂订了一艘万吨油轮。这艘船二十天前交货,到了上海。然后转到青岛,昨天前离开青岛前往日本。如果我们没有猜错,小早川和那件东西都在这艘船里。”
许文港问道:“你们没有派人上去吗?”
杜叔苦涩的说道:“派了三个顶尖的好手去,结果两天后在黄浦江上发现了他们的尸体。”
孙秀英接着说道:“但是也不是一无所获。你知道沙漠猎鹰吗?”
“不知道,那是什么?”
“美军特种部队第一山地师中最精锐的战斗部队。我们相信,船上的船员是这支部队的军人。”
杜叔说道:“美军第七舰队正在日本做实弹演习,这次演习规模很大,驱赶了附近所有国家的船只。那里现在是美国人的自留地。小早川要是交货,应该会在海上就交给美军第七舰队。这样就算是别人知道也无法破坏抢夺了。你必须在他们和第七舰队会合前,把资料弄到,并且毁掉那东西。”
“明白了。”许文港问道:“我怎么去?”
“我在香港有私人飞机。”孙秀英说道:“你跟我去香港,然后飞到油轮附近,你从海上上船。这件事你是没有后援的,龙翔堂也不知道这件事,你明白吗?”
“预料之中而已。”许文港冷笑一声:“我也没有想过依靠你们。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孙秀英看了看表说道:“飞机一小时后起飞。”
“到香港吗?”
“不,去深圳。”孙秀英说道:“你和我都无法正常出境,我们先到深圳,然后做快艇去香港。”
“那现在就该出发了。”许文港转过头对杜叔说道:“杜叔,你是为了龙翔堂我明白,但是济哥和兄弟们的仇不能不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