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网游竞技电子书 >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 >

第29部分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第29部分

小说: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侨耍前苑缌易陨淼纳耸埔膊磺幔晕薹ㄆ舳瘛I哂埃砻穑忝橇粝虑蓝岽喊俸稀0苑缌胰绻垢疑焓止芟惺拢绷怂秃昧恕O衷诘乃迪穸嘉薹ㄊ褂谩K净分校陕嫱眨忝橇礁龊臀胰ピ浦荩颐侨ズ投止副噬狻!
纳铂莉打开驾驶舱,落到地面。将摔倒在地面上的霸风烈扶起来。霸风烈身上,两腿上有着多处深刻见骨的伤痕。“主人,你的伤很重,需要立刻送到医院治疗。”
“没有关系,都是外伤。我太低估千眼郝思明了。没想到,他完全不受视线的影响。而且已经可以将斗气风暴凝聚在平方米之内发出,幸亏我有狮子国的音振护甲,否则就回不来了。下次要和他交手,一定要把狮吼雷斧带上。近身和他作战,实在是危 3ǔωω。cōm险到极点的选择。”
“主人,那么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他们应该暂时也无法使用机神作战,但是至少还有两人可以进行肉搏战。我能做的已经到了极限,剩下的,看他自己的力量了。”
纳铂莉担心的说道:“他既然是神之敌挑选的杀神者,我想不会在这里死去的。主人,你就安心的回国养病吧。你和红雷国的关系很恶劣,要是让他们知道您受了这样的伤势,他们不会放过您的。”
“不回去也不行了,看到这样子,那些死老头又要叫唤了。”
许文港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坐在从祝玉那里弄到的一辆移甲虫车,抓着春百合打牌。刚开始春百合不会玩的情况下让他赢了几把,许文港趁机吃了不少豆腐。但是当春百合了解了规则,许文港就输的几乎要将整个人都输给她了。
“不玩了。”许文港恼怒的在再一次输掉后,将牌扔掉。“太没有天理了,你怎么能够每把都赢呢?”
“我们阴罗刹除了连接机神和斗士外,还是帮助斗士纪录分析的辅助兵器。在记忆,分析能力上要比人类强很多。就算您是斗士,也不能在这一点和我比的。你所玩的牌,归根到底是一种数字几率游戏,只要有数字分析,获得胜利就是很简单了。”
“喂,好歹我是你的主人。你就不能给我面子?”
“您的意思是?”
“输给我几把又没有关系。”
“您没有让我输给您呀,你要是这样说,我一定会输给您的。”春百合道:“您提出的赌注是我的吻和我脱去衣服,您不必通过赌博,也可以让我直接服务您的。阴罗刹的基因中,有关于性的指令。我们是最好的性伴侣。而且不会怀孕,你可以不使用任何避孕器具和我发生性行为的。”
许文港摇头道:“那样就不好玩了,我好像过去的地主老财,威逼自己的女佣人做这样的事情。性这种东西玩的是一个情调,说穿了就没有意思了。”
“那您不要我的服务吗?”
“我可没有说。”许文港看着春百合疑惑的面孔,越看越觉得单以美丽来说,她实在是美丽的不太象话。看着这样的美丽面容,要说不动心,那肯定是阳痿。

十六卷 超越人类极限的完美女性 第三章

再加上想到当拿到血红晶她肯定会离自己而去,许文港心中居然有几分不舍。带着复杂的心情,许文港凑过头去,深深的吻在春百合的红唇上。
春百合的双唇和一般女人的双唇有很大的不同。虽然柔软,芬芳,舌头顶开双唇时的触感,舒服的要命。但是双唇冰冷,也不是说像冰一样会冻人,但是却无法给人一种生物的感觉。
春百合的舌头和她的双唇一样,冰冷而迷人。熟练的在许文港口中挑逗着他的感觉。舌头灵活,快速,每一次移动,都让许文港身体中的火苗砰的一声燃烧的更加旺盛。
好容易许文港才有毅力推开她,大口着喘息着,不敢相信的看着春百合。“天呀,天呀,上帝,你怎么做到的?如果场子里有你,所有的小姐都得失业。不敢相信,难道你们阴罗刹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本领?”
“差不多吧,我是阴罗刹中非常高级的品种。不但是战斗能力,感应能力也会更强。因为阴罗刹和自己选择的斗士可以精神交流,所以在进行性活动中,不但是肉体的刺激,精神上也会刺激主人,令到主人达到和人类进行性活动无法达到的快感。”
“听起来很棒。”许文港竖起大拇指,“我喜欢,那让我再来感受一下。”许文港再次吻在春百合的唇上,在肉体的迷失中,他的精神完全松弛了下来。什么东西都被遗忘了,只是在进入春百合身体时,忽然想到:“自己似乎就像被海魔女诱惑,明知道那是带来危 3ǔωω。cōm险的,但是也无法放弃那无比的快乐。这样下去,自己能够在唤醒欧若拉的时候,舍弃她吗?”但是瞬间,他就将顾虑扔到一边,沉浸在肉体的欢愉中。
夜晚悄悄的降临,山中的温差变化很大,中午还有些炽热,晚间就冰凉刺骨。移甲虫在寻找着石头卡蹦蹦的进食,许文港坐在一株茂密的红色大树前,看着春百合将猎杀的小动物剥皮,放在篝火上。她又提来一大桶泉水,放入加热剂之后,将许文港的双脚泡在水中。细心的为他清洗着双脚。动作温柔而有力,让许文港在疼痛中舒服的全身都不想动。
“连脚底按摩都会,这个世界上,有你不会的东西吗?”
“很多我都不会呀,那是人类的权利。比如说,哭泣。”
“不会哭是好事。”
“也许吧。”
春百合将洗干净的脚抬起来,用两片白布包好,放在编好的一个木架上。拿出小刀,为许文港修剪起脚趾甲来。
看着她认真的动作,许文港的思绪进行银河漫游了。想着一些不搭界的事情。
如果人类可以大规模制造阴罗刹会怎么样?那样女人除了生孩子外,不是没有任何价值了。如果连孩子都可以人工培养,那么我想每个男人都希望身边是一个阴罗刹吧。美丽,智慧,温柔,不会顶嘴,不会要贵重的首饰,甚至连一句怨言都不会说。家里有一个她,男人什么事都不用干了。就算是皇帝,也不过能够获得权利压迫下的女人服从,谁知道那些宫女怎么想,是不是想要勒死他。可是阴罗刹不会,她们会全心全意的侍奉,直到死亡的那一天降临。
虽然她们对下一个主人也是这样,令人觉得有些失望。不过那时已经死了,就算她再找个主人好像也没有生气的必要。无论如何,制造阴罗刹这种生命的到底是什么,她们太完美了,完美的令人难以相信造物主会造出这样的东西。
修剪完许文港的脚趾甲,春百合为许文港套上鞋子。许文港挪了一下身体,让自己靠的更舒服。向着春百合伸出了双臂。“来,坐到我身上。”
“遵命。”春百合坐在许文港的双腿上。瘦削的身体,轻的就像一只小兔子。许文港的下巴低着她的后脑,双手环绕在她只有一握的细腰上。
“你们的存在,真是奇迹。而我这样做尽坏事的人,老天不但不报应我,还让我碰到你这样的美人,实在是老天没眼。”
“主人,您似乎很憎恨自己。”春百合扭过头,双手轻抚许文港的面孔:“不要因为自己的过去而悔恨,生命本身就是充满了伤害的。您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这个世界没有邪恶,邪恶都是失败者,死亡者的代名词而已。您活着,你依然强大,您就是唯一的正义。”
许文港苦笑:“这是那门子正义呀?”
“这是阴罗刹的正义。自从阴罗刹诞生以来,我们一直遵守着这个唯一的正义。”
“很像狡辩……但是也很有道理。”许文港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来,吃东西。”
“谢谢主人的好意,但是阴罗刹是不需要进食的。我们只要有水,有空气,就可以自我存活。”
“这真是马儿即会跑,马儿不吃草。”
“那您喜欢这样吗?”
“当然喜欢,这可以省下多少钱呢。对了,你们阴罗刹都是这样冷静的性格吗?”
“也不全是,一般来说,大部分阴罗刹的性格是一样的。但是也有性格例外的阴罗刹,如果是天工级别的创师,一般会因为制造者本身的习惯,而让阴罗刹呈现不同的性格反应。”
“阴罗刹只有女性吗?”
“是的,女性天生的有着超越男性的坚韧灵魂和生命力。所以只有女性,才可以孕育孩子。当将女性孕育孩子的能力转化为自身的生命力,就是最早的阴罗刹的原型,罗刹。那是远古时代的传说了。但是失去遗传生命能力的人类女人却对于感情更加敏感。严重的影响了战斗效率。所以在制造人工生命体的时候,使用女性为基础,加以精神控制系统,可以造出完美的罗刹。”
“所以你们的名字叫做阴罗刹?”
“是的。”
许文港奇怪道:“可是完美为什么是阴?从这个名字来说,总让我觉得还有阳罗刹。”
“主人,没有阳罗刹,至少我的知识记忆中,没有阳罗刹的存在。”
“说得有理,也许只是随便起名字的原因了。”许文港也不想吃东西了,拍了拍春百合。“睡吧,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呢。”
春百合站起身,从袋子中拿出一条薄毯,为许文港盖上。
许文港一伸手,将她揽在怀中,在跳动的火光下,很快的沉睡了。

十六卷 超越人类极限的完美女性 第四章

深夜的风,掠过高耸的群山,深邃的峡谷,茂密的树林,卷起了满天的红叶。
在一片火红中,两个影子快速的在林中跳跃,向着沉睡的人接近。拉近了距离,看着篝火旁的两个人。
“睡的很香甜呢,不过可以理解,男人在获得了这样优异的阴罗刹之后会怎么做,大家都一样的。”
“说的不错,那么我们在他的睡梦里摘下他的脑袋好了。”
“好的。”一个男子面上的黑蛇快速的游动着,从左侧脸颊游到右侧太阳穴的位置,在似有似无的黑气中冲破皮肤,游动着从他的头部来到他的右手处,变成一柄黑色的蛇型剑。“交给我吧,我让他连眼睛都来不及睁开就丢掉脑袋。”
“不,你是斗士,斗气过于强烈,也许会将他惊醒。还是我来吧。”说话的男子摘下面巾,面孔上除了两只红色的眼睛外,还有四只细长的天蓝色眼睛。
“暗杀这种行动还是交给我们专业人士来完成,在我的勾魂梦魇术中,他就算发现了,也无法醒过来反抗。蛇影,你只要在这里等待就可以了。”
蛇影点头,他和鬼灭搭档多年,知道鬼灭说得没有错。做为暗杀仙士,他的手上至少染过十名斗士的鲜血。
鬼灭身体紧贴着树干,树干竟然如柔软的物体将他一点点吞没。片刻后,鬼灭整个人消失在树干中。
许文港沉睡着,发出了轻微的富有节奏感的悠长打呼声。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是一个美梦呢。
许文港身侧的大树树干上,树皮慢慢的移动,鬼灭的面孔渐渐的浮现在树干上。他看着熟睡的许文港露出狞笑,面孔上四只蓝色眼睛离开了身体,在树干上蚂蚁般的移动,没有一点点声音。
一只红色的乌鸦发出一声凄厉的长鸣,振翅飞上深沉如墨的夜空。在寂静的群山中,声音在回荡,就如地狱中的冤魂的哀鸣。
四只蓝眼停了下来,一张一合间,眼睛渐渐的变大。从眼睛中伸出四只婴儿手大小的手臂,每一只手臂握着一柄蓝色的短剑。四只手,对准许文港的咽喉,心脏,肚脐,下阴。
这一切,都无声无息。在四只手伸出来时,许文港身前方圆十米内低鸣的小虫,都停止了欢快的鸣叫。远方传来的动物叫嚷,吹过山林的风声,都消失不见。以许文港为中心的这一片区域,没有任何声音听到,似乎是从这个世界脱离了。
寂静,无与伦比的寂静。在这世界死亡了一样的寂静中,树干上浮现的鬼灭露出了狞笑。他已经完全被自己的梦魇大法笼罩,精神被锁定,哪怕他是武神,也逃不过这一击。
这时,沉睡的许文港睁开了眼睛,看着身体上悬着的四柄短剑,他笑了。
“嗨,晚上好。”许文港向着鬼灭打了一个招呼,问了个晚安。
鬼灭大惊,自己已经使用了梦魇术,他怎么能够睁开眼睛。四只短剑,毫不留情的刺向许文港的身体。
一道翠绿色的光芒冲天而起,许文港就如一只飞翔的丹顶鹤,在空中一个盘旋,优雅的落下。夜风的鸣响声再次响起,吹在青绿色的长剑上,剑身发出和风声相近却有如龙吟般的清脆长鸣。
“喀喇“的声响中,大树从中间分为两半。树干上,泉涌着鲜红的鲜血。
“你……怎么可能发现我?”树干两侧被分成两片的鬼灭用几乎不可听闻的声音问道,他的双眼充满迷惑。
许文港从怀中掏出六角型镜子晃了晃,“在深夜,有一个仙士却悄悄的接近我,你说我会怎么想?A,晚上的夜游症病人。B,爱慕春百合的粉丝。C,要杀我的刺客。”
“破仙……镜,你是杀……杀……”话音没有说完,树干上的头像就消失不见。
许文港嘲讽道:“杀什么杀,杀的就是你。”
远处的树梢上扑通一声,鬼灭的尸体落下。树顶上,蛇影冷冷的看着许文港。
许文港伸了个懒腰说道:“嗨,晚上好。你是接着来和我打,还是捡起同伴的尸体回家睡觉?我可困了,没心思和你们玩的太久。”
蛇影问道:“你知道我们要来?是霸风烈告诉你的吗?”
许文港问道:“你认为我是笨蛋吗?”看到蛇影没有回答他自顾自的说道:“我可不敢小看祝玉,在我们那里有句话,疯子和天才只有半步之隔。”
“那又怎么样?”
“她既然给我一堆武器,那肯定是这一路不太平。我开始以为是兽人,我宰了不少兽人,在他们的地盘可不敢大意。后来没有看到兽人,却有几只怪里怪气的鸟老是跟着我叫。玩暗号,我可是行家。”
“看来我们小看你了。”蛇影跳下树梢。蛇剑扭动着,在他身边蜿蜒伸长。当蛇影走近许文港身前的时候,蛇型剑已经有五米长。
“你同伴死了,就你一个人和我打不觉得冒险吗?还是把你同伴尸体带回去安葬比较好,放在那里,你不怕被兽人吃了?”
“死人是没有价值的,被猛兽吃掉更好。”
“你这家伙,怎么这样说话?”
“我是黑蝮蛇佣兵团,斗士蛇影。”
“别废话了,要打就动手。把你解决了,我好睡觉。”这是春百合也站在许文港身边,低声对许文港说道:“他是斗士,注意他的剑,那把剑上的斗气比他身上的斗气还要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