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网游竞技电子书 >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 >

第47部分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第47部分

小说: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只是不知道飞野什么时候弄到了这样一个高手。”
石柳冷笑道:“也许是一个了不起的高手,但是他一个人是无法改变整个战局的。这一仗,飞野输定了。”
许文港击破了第一架之后,对手迅速改变了战斗的方式。三架绿树机神绕着他利用速度上的优势,与他游斗。另外两架则冲入炮台阵中。战斧挥动出处,炮台纷纷爆炸。
一架炮台需要十二到十五名炮手操作,在绿树机神的攻击下,士兵们根本无法逃出来,被炮台的熊熊火焰吞没。
许文港顾不了这些士兵,实际上这些炮台中的士兵从开始许文港也好,飞野也好,都知道他们活下去的机会是微乎其微。他们就是被用来吸引火力的弃子。
虽然可怜,但是没有办法,为了取得战争的胜利,士兵的生命是可以舍弃的,这就是战争。
许文港火焰方天画戟每一次在空中挥动,都会因为附带的斗气震颤空气发出雷鸣般的轰鸣。三架绿树机神,在他威力无比的攻击下,只能勉强招架,而无反击之力。更何况,这柄火焰戟,是克制绿树机神复原能力的武器。
三架绿树机神成品字型,每一台和重型开山钺接触后会立刻退开,另一台接替攻击。许文港自信,如果是一对一自己现在已经将他们三台都击倒了。但是面对这种阵势型层次进攻,任由重型开山钺在引擎上,许文港在斗气上的优势,也无法在一瞬间将对方击倒。
战局陷入僵持,如果这样持续下去,对方将炮台全部击破后,五架机神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合击重型开山钺的话,战局的胜负就已经分了出来。
“进行第二作战计划,第二引擎发动,取消盾牌防御能源,外甲板脱离。”许文港对陷入这样的困境早已经做了心里准备。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小看自然斗士团的绿树机神。
在三架机神进行第三十五次交错攻击时,重型开山钺却并没有用方天戟或者盾牌抵挡他的攻击。
冲在最前的绿树机神驾驶斗士虽然觉得不妥,但是敌人将空门开放出来,他的本能反应令他全力发动引擎。战斧呼啸着凶狠的砍进重型开山钺的肩头。
可是砍开装甲板之后战斧砍了个空,在斗士心叫糟糕时。将外层装甲板脱掉的重型开山钺已经从他身边掠过。火焰戟扫过绿树机神的腰部。带着六米长火焰的戟刃,势如破竹的切割进绿树机神的复合装甲。一掠而过,这架绿树机神摇晃着,火焰从他的体内蔓延。瞬间整个机神变成了一团火焰。驾驶的斗士用最后一点力气打开驾驶舱门,将自己的阴罗刹扔出了驾驶舱。随即火焰将他完全的吞没。绿树机神缓缓的坐倒在地,就如一个被火焰吞噬的雕像。
许文港咳出一口热血,在战斗中,不经减压将装甲板直接脱离,对他的身体负担也很大。“第二架……击破。”
击破了第二架绿树机神后,重装开山钺向着攻击炮台的两架绿树机神高速奔去。许文港看了一下另一侧战斗的飞野的雷神。雷神的武器是一对双刃长剑,在他手中,长剑就如爆炸的烟花,绚烂夺目。
虽然是一对二,但是明显占有上风。两架绿树机神浅绿色的身体上,都有了多处伤痕。不过暂时看来,他还没有对两架绿树机神给予致命一击的机会。而被他砍中造成的伤害,却在慢慢的恢复。
不过至少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这两架绿树机神和飞野的雷神还有的打,一时半刻之内,恐怕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两架绿树机神在片刻间已经将炮台击毁一半,这时听到同伴紧张的警告。两人连忙转过身来。右侧的绿树机神眼前一黑,一面物体,带着万钧之力,迎面飞来。不及躲闪,他竖起了盾牌隔挡。“轰隆”一声居响,绿树机神手中盾牌被撞击的粉碎,持盾的左手也喀嚓折断。身体就如离线的纸鹫般,飞出上百米,撞在一架炮台上。引起了一片火海。
“哐啷”一声,飞过来撞击他的武器落下,原来是重型开山钺的盾牌。掷出的盾牌上缠绕着强烈并且奇特的斗气,在撞击的时候产生了十三道不同的爆炸般的冲击力。这种诡异的技巧,驾驶绿树机神的斗士也只是在传说中听说过。李朝王族才可以学习的大陆三种最强斗气之一,有皇者斗气之称的皇龙霸气决。
这架绿树机神被盾牌撞飞吃了不小的亏,而另一架绿树机神面临的危机,更是让他到了绝望的地步。
许文港掷出盾牌后,双手挥动火焰方天戟,引擎马力全开,身体倾斜贴地驶向另一架绿树机神。速度之快,令到身体掠过地面时,阳光照在重型开山钺的身体上时,居然出现了淡淡的光带。那是身体移动速度过快,反光造成的。
而身体撕裂空气时,发出的沉闷的巨响声,居然是在重型开山钺掠过后响声才响起来。重型开山钺的速度还在音速之上。

第二十七卷 战争开始  第三章

许文港脸上青筋浮现,口鼻中不停的滴下鲜血。这种速度奔行,机神遭受的强烈压力会转嫁给驾驶者。尤其是在外层装甲板脱离之后,失去了外层装甲就几乎是将压力直接传输到机神的神经元导线。这就如将一个人不加任何防护的掷与五千米的水下。气压的威力,足以将钢铁压扁。
绿树机神转过身看到重型开山钺的时候,火焰方天戟已经如大刀一样,凶狠的斜侧劈向了他的肩头。这种速度下,又是背后而来,绿树机神根本无法回避。
驾驶的斗士一声大喝,将所有防御能源都集中在盾牌上,斗气爆发,通过精神导引和自己的阴罗刹精神合并。将自身所有斗气通过绿树机神的引擎凝聚。右手的战斧脱手而出,飞向重型开山钺的肋部。
火焰方天戟砍在盾牌上,宛如晴空打了个霹雳。,火焰四处飞翔。火焰方天戟劈开了盾牌,戟上的火光就消失了。但是戟的威力不减,又劈开了绿树机神肩部的装甲板,将机神从肩到背,斜斜的整个劈成了两半。虽然因为热能源已经损耗殆尽,但是这样的伤害,就算是绿树机神恢复力再强,也无法自我恢复了。两种能量流互相冲突爆发,卷起了高达百米的红色龙卷风。
重装开山钺拔下嵌在肋部的战斧,战斧砍穿了内层复合装甲板,斧刃最前端,离许文港的脑袋只有二十公分。差一点,许文港就和对方同归于尽。
喘着粗气许文港发出近乎狞笑的狂吼:“第三架击破。”
春百合忍受着从许文港精神底层涌出的狂喜,身体战栗着,许文港的意识之海的底层,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一波一波的冲击着春百合的神经。
“战斗的喜悦,杀戮的快感,危 3ǔωω。cōm险的刺激,这才是主人灵魂深处的渴望吗?不对,这不是主人潜意识所要的东西,是什么在主人的意识中,是谁,在主人的灵魂深处埋下了危 3ǔωω。cōm险的东西。”春百合完全开放自己的意识。任由许文港的精神冲过她毫无防备的意识海洋。
“看到了,那个影子……那是黑色的机神、另一侧的女人是……我见过她,是在中灵国见过的那个女人。该死的,你们两个在主人的灵魂深处动了什么手脚?”
“百合,给我检测报告。”许文港的声音打断了春百合意识的接触。许文港意识之海将那两个身影吞没,春百合的意识已经无法探测了。她迅速的回答道:“肋部神经元损坏,引擎动力下降百分之二十三。火焰戟能源损耗百分之八十七,无法再进行热能引导。金属损毁五十七,已经无法再承受撞击了。第二层装甲能源消耗六十七,防御能力下降了百分之九十三。整体作战能力下降了四成。”
“引擎出力呢?”
“第一引擎压力超过极限二十五赫,出力下降了一半。第二引擎出力完整,但是传输神经元破损,已经无法将全部出力注入双腿。不能再做爆发冲刺了。”
许文港看着愤怒下狂冲而来的两架机神,心中稍一合计说道:“明白了,停止给火焰戟补充能源。丢掉第二层装甲板,丢掉火神炮。将第一引擎能源改为注入剑中。另外向炮台发布命令,全速射击,阻止对方援军接近。给我三分钟,我要将最后二台击破。”
春百合惊呼道:“主人,这太勉强了。”
许文港微笑道:“没有关系,我好像是抓住了一点点东西,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是。”春百合不再说什么,许文港擦掉嘴角的血:“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银月说我还没有资格成为黑暗皇帝的主人。不过托你们的福,现在的我终于了解了我的局限。下一次,黑暗皇帝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将成为驾驭皇帝的主人。”
“主人,背后。”春百合忽然提醒许文港。
许文港本能操纵机神向侧方闪避,战斧并没有按照绿树机神原先的打算那样,将重型开山钺的脑袋砍下来,而是砍在重型开山钺的左侧胳膊上。
从上到下,重型开山钺左臂从中间有一半在战斧的攻击下被砍掉。许文港一声闷哼,左臂钻心的疼痛。他的神经和机神的神经元引导线是相连的,这一下,就和他自己的左臂被人砍下的痛感是一样的。
“妈的,大意了。”许文港大骂自己愚蠢,敌人既然是绿树机神,自己怎么能够认为注入皇龙霸气的盾牌可以击毁对方呢。对于善于自我恢复,驾驶斗士和机神并不需要完全精神相连的自动型植物体机神绿树机神来说,不彻底击毁它,它都能够进行反扑的。
火焰戟已经没有了喷薄而出的的炽热火焰,许文港单手挥动火焰戟,就像是舞动一根大棒。在对方第二次攻击前打在了绿树机神的腰部。绿树机神翻滚着摔出去数十米。
石柳万万没有想到,仅仅片刻,战局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三架绿树机神被他击毁,一架重伤,看样子也危 3ǔωω。cōm险了。
“队长……”他的部下们再也无法忍耐了。
石柳也不敢在等了,那架重型开山钺,那个怪物般的斗士,谁知道他还能再做什么?
“全军突击。”石柳一马当先,苍松机神全速运转,奔向战场。他的身后是七架绿树机神一字型的排开。在往后是浩浩荡荡海啸奔涌般的移甲虫军队。
火焰戟打飞了背后袭击的绿树机神,但是火焰戟也从中折断。许文港扔掉火焰戟,飞身扑在绿树机神身体上。
绿树机神的驾驶斗士还没有反应过来,胸前的装甲板就被重装开山钺硬生生的用两手撕开。重型开山钺残忍的目光中有的只是近乎颠狂的杀气。
斗士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想也不想一拳将坐在自己头部的阴罗刹打出了驾驶舱。“对不起,不能再继续当你的主人了。”

第二十七卷 战争开始  第四章

重装机神开山钺的铁拳毫不留情的打进了驾驶舱,飞溅的血花将整个驾驶舱染的通红。收回拳头,拳头上的血肉还在向下滴血。看到受伤的阴罗刹踉跄的走在战场上,许文港剧痛之下,一声怪叫:“往那跑?”开山钺抬起脚,就要将这个阴罗刹踩成肉泥。
“不要呀主人。”春百合的惊呼声响起,让许文港冷静了下来,“我在做什么?”他收回了几乎要踩到阴罗刹的大脚。冲着春百合歉意的一笑:“对不起,我有些头脑发昏了。”
“我不喜欢听到主人对我说对不起,那样显得我和主人很生疏。”
“不,我们是最亲近的。”抽出宽十字剑,剑身由于注入了大量的能源,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许文港看着冲到眼前的两架绿树机神,微笑道:“第四架击破,下来就是第五架第六架了。”
残余的炮台全速发射,炮台长们在大叫:“快一点,再快一些,就算是炮管炸了也没有关系。在斗士们击倒的人前,绝对不能让第二批敌人上来。”
炮火并没有准备击倒冲上来的机神,也不是瞄准他们射击。而是在战场之间布下了一道火网。让八架绿树机神无法迅速的突破救援。这种无目标的射击,反而让绿树机神感到寸步难行。
“该死。”石柳大叫,“所有炮火射击,把红雷国的畜生给我打成飞灰,一点肉都不许留下。”
装备在移甲虫身上的火炮射程要比炮台近很多,在没有炮火压制的情况下,移甲虫军队冲进了炮台的火力范围。
滔天的火海中,无数移甲虫和他们身上的东林国军人被炸的粉碎。燃烧的人和虫因为无法忍受的疼痛四处奔走。整个战场,就如地狱的屠宰场一般。
在炮台阵势中,两架绿树机神从左右两侧包抄重型开山钺。战斧呼啸着劈向开山钺。由于肋部的重伤,引擎出力已经很难在传输到脚面上,许文港只能操控着机神,在原地抵挡着对方疯狂的攻势。
一方是为了生存,一方是为了死去的同伴们报仇。剑和战斧在空气中交错,摩擦时会发出长长的红色闪电。四散的能源在三台机神附近制造了闪电磁场,移甲虫也好,炮台也好,只要接近他们的范围,就是被汹涌的能量风暴撕扯的粉碎。
在绿树机神连续攻击了两分钟左右,速度稍微有些放缓。绿树机神的驾驶方式和普通机神有很大的不同,斗士操控机神时,并不需要将神经元和机神全部结合。是通过神经元输送斗气,以操控机神作战。这是因为绿树机神本身具备自我战斗意识的原因。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绿树机神是无法使用过于强大的引擎的,它的神经元无法做到将更大的引擎出力进行高速传输。
这两架绿树机神因为同伴的死亡,将引擎出力提高到了极限,形成了瞬间增强的攻击能力。可是没有想到一直硬开硬打的许文港这时却仅在原地防护,尽量的减少能源的损耗。庞大的重装开山钺在使用剑术时,居然如灵巧的人体使用一般。剑法飘忽,每一次都是轻点在战斧的侧旁,令到全力挥出的战斧总是从他身边掠过,而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而且每一斧都挥空,令到绿树机神的驾驶斗士必须花费更多的力气来收招保持平衡,这让他们感觉到很呕,简直是要气的吐出鲜血来。
“这种剑法很棒,真没想到,这种笨机神也能够使用。”许文港精神和春百合协调一致,将春百合头脑直接传递的剑法用斗气传输给开山钺,而春百合则控制着机神每一个动作的引擎出力。让能量半点也不浪费。
“主人,这是原先主人望天最善长的剑术。利用白翼,他可以在十二架机神的围攻下,保持一点也不会受到伤害。我早就想教给主人,但是之前担心主人的斗气掌握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