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网游竞技电子书 >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 >

第49部分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第49部分

小说: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挥动长剑,就如挥动一座大山一般。引擎的高速转动声音,则像是打雷一样在他的耳根处轰鸣。如果不是春百合还在用意识引导他,许文港已经要昏迷了过去。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有毅力,在因为斗气损耗太大和神经负担过重已经半昏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坚持。
在半昏半醒间,许文港低声自语道:“凡有耳的,就应该听。凡有眼的,就有权看。凡有嘴的,就可以说。凡掳掠他人的,必当被掳掠。凡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这就是社会的真理,那么,如果我下辈子做人,上天呀,能不能让我做一个好人?”
“主人……你就这么厌恶你的过去吗?”春百合听到了许文港的话,她美丽的脸庞上浮现出阴罗刹绝对不应该出现的坚毅:“可是主人,你的人生还长着呢,下一辈子的事情,到了下一辈子再想吧,现在的你,还没有权利去死。欧若拉还在等着你呢。”
许文港脑海中忽然出现了过去的景象,握着小女孩的手,手指是那样的柔软,圆嘟嘟的手指就像是发泡的小圆面包。折断这样纤细的手指时,发出了轻微的喀嚓的声音。
可是这个声音在许文港的脑海中,就像是无数的雷电劈下,让他发出了野兽般的一声嗥叫。小女孩的身影失踪了,天地间只有躺在培养槽中,欧若拉那冰冷的身体。
许文港顿时清醒了过来,斗气勃然爆发。原本已经到了极限的引擎在斗气注入下,再次突破了最高点,运转起来。重装开山钺双手握剑,狂风暴雨的般的斩出。剑上附带着的强悍力量让每一次剑斧相交,绿树机神都被震得踉跄后退。
石柳大叫道:“小心,这家伙要拼命了。”他的苍松机神也冲入战团,双剑连环抵挡着许文港最后的疯狂。”
“时候到了。”随着女人嘴角的如看到了美味的残忍的豹子一般的笑容,地面突然裂开,两架雷神,三架壁虎出现在东林国军队的后方。火神炮,雷神的大面积导弹攻击,就如一片席卷的火雨将东林国的军队卷入。
听到后方一片混乱,石柳勉强回头一看,大惊失色。“怎么是在后面?”
“主人,城市中的是假象,敌人一开始就将五架机神埋伏在地下了。等着我们的露出破绽。他们牺牲了士兵的生命和城市中百姓存亡,甚至是这两架机神,只是为了消耗我们”
石柳想要抽身抵挡这五架机神,可是重装开山钺这时候就像是吃了春药一般,每一剑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就如疯了一般。反而将己方四架机神困住,转身不得。
而飞野驾驶的雷神,这时候只能勉强招架,虽然他也想缠住敌人,但是他所面对四架绿树机神轻松的摆脱了他的纠缠,向着五架红雷国埋伏的机神冲去。
飞野用尽最后的力气,转过身来,帮助许文港抵抗着五架机神。虽着许文港的狂乱渐渐的平息,他的进攻也一点点弱了下去。这就像是饮鸠止渴一样,透支了所有的斗气。重型开山钺连站立的能力都没有了。
疲惫不堪的倒了下去,清醒过来的许文港手指都不能再动一下了。“打吧,要杀就杀吧。”
飞野勉强招架着,“许先生,在支持一下就好。”
四架绿树机神和一架苍松机神正想一下子解决这两架已经没有还手能力的机神,却听到背后传来疯狂的女人大笑声:“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都给我去死吧。”
一架勉强转过身的绿树机神驾驶斗士发出绝望的哀鸣:“魔女……”
红色的雷神头上还安装了一根三米长的独角,两肩隆起的半圆上各有八根尖锐的吐出利刺。手中挥舞着战斧,和东林国的单手战斧不同,这是长度在二十米以上巨型双手握长柄战斧。斧头刃部就像是链锯一样的锯齿,还在高速的转动。
惨叫的绿树机神还没有来得及防备,巨斧就从他腰间斩过。断裂成两段的身体还没有落地上半身就被雷神一脚踢向自己的同伴。那一架绿树机神舍不下同伴,伸手抱住了这半截身体。可是巨斧当胸落下,将他和怀中的半截机神,一起从中劈开。
“三架了,哈哈哈,死家伙,我不会比你差的。”
石柳看到刚才去阻挡的四架机神已经只有两架被三架壁虎一架雷神分割开围攻,看来已经支持不了几秒钟了。这四架绿树机神被瞬间解决掉,是因为他们是分散的一个个脱离这个战圈去迎击敌人。又被自己的移甲虫战车阻拦,结果变成了一个个单独迎击五架敌军机神。绿树机神单体作战能力不足,一敌五根本没有招架之力,瞬间被消灭两架。轰天速度较快,砍到了一架绿树机神后瞬间就冲到了这个战团。她和许文港有些相象,就是从背后出手绝对不会打招呼。
当她挥动大斧,她才发出笑声。结果以为她还没有到近前的绿树机神果然上了当,被她瞬间击垮两台。
石柳气的一口热血喷出,大势已去,己方明明实力占优,却面临惨败。但是败局以定,虽然他很想和红雷国的这些畜生拼个雨死网破,但是为了士卒的生命,他不甘的下达了退却的命令。
石柳来去如风,拼死将已经陷入危机的两架绿树机神从三架壁虎机下抢救了出来。而仅剩的两架完好的绿树机神,则抵挡着轰天。两人联手掩护下,让轰天也一时奈何他们不得。
许文港的重装开山钺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的能力,而红雷的雷神也如夏日的犬狗般,爬在地上一动不动。危机一过,他们两人,一动也不能动了。
二十八卷 情人、部下、还是麻烦? 第四章

过了许久,重装开山钺驾驶舱舱盖打开,春百合用力将许文港从机神中拖了出来。
坐在草地上,许文港看到春百合面色苍白,头发零乱,呼吸急促,那还有半点倾国倾城的美人样子。浑身上下被汗水完全打湿,就如在桑那中心出来一样。
身体极端疲惫,许文港还是指着春百合哈哈大笑:“你看你,天呀,百合,我还以为你永远是高贵典雅的圣女模样呢,没想到……没想到你也有狼狈不堪的样子呀。哈哈哈。”
春百合嘟起了嘴:“主人,你最好安静修养,这时候居然还有心情笑话我。”
“要笑话你机会可是很难得的。”许文港微笑道:“先谢你,但是不要有下一次。百合,就算是你,下次再敢操纵我的记忆精神,我也不会原谅的。”
许文港最后能够发出困兽般的反击,是因为心底中最深处隐藏的痛苦被强行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那种对自己的厌恶愤怒,令他在绝望中最后的斗气被痛苦所激发,瞬间发挥了比平时还要强的力量。当战斗结束,许文港已经察觉不对。这是别人潜入了自己记忆的深渊,将自己埋葬的黑暗挖出来的。能够做到这样事情的人,只有在驾驶机神时,和自己精神进行直接连接交流的春百合。
虽然春百合是为让他在战斗中支持下去,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但是对于许文港来说,操纵他的记忆和精神,是绝对难以忍受的事情。如果不是他已经深深爱上春百合,这次春百合的做法,足以让他将春百合娇美的小脑袋,砍掉泄愤。
春百合明确感觉到许文港不是开玩笑,如果自己下次再敢像这次这样操纵许文港的灵魂,他真的不会原谅自己,大概会亲手将自己埋葬。这段记忆,对主人而言,就如龙的逆鳞一般。在亲近的人,也不能触动。
或者,是主人并不希望和自己进行灵魂的沟通。主人希望灵魂被埋葬在黑暗中,永远不要醒来。面对自己,他也不需要付出灵魂的交流。也许,连主人都不知道这一点。也许,主人会愿意让欧若拉进入自己的灵魂深处。想到这里,深刻入骨的寂寞缠绕在春百合的心头。
许文港看到春百合低头不语:小声问道:“你怎么了?百合,生气了?喂,我还没有生气呢,是你玩了我的灵魂,不是我欺负你呀。百合,百合!”
“对不起,主人,我下次不会了。”春百合抬起头,一张平静如水的面孔,看不出喜怒哀乐。她的微笑,就如一张完美的艺术品一样。
许文港稍微有些不安,似乎春百合身上发生了什么,这个感觉像是刚开始认识她一样的感觉。美丽的无法形容,却没有任何的感情在这具完美的身体里面。就像是……就像是一具玩具娃娃一样。
“许兄,我们打赢了,这次全靠你了。”飞野也打开雷神,从自己的驾驶舱中爬了出来。他的阴罗刹也辛苦的从机神中爬出来,一跤跌倒,在地上喘着粗气。
难的见到阴罗刹有这样的状况,看到美丽如仙子的她们出现这样狼狈情景,许文港觉得非常好玩。这样看来,这些阴罗刹,也给人一种真正的活物的感受。
被这样一打岔,许文港将对春百合奇怪的感觉抛到脑后。他勉强坐起来,“是呀,真不容易,但是我们赢了。赢的真惨烈。”放眼望去,整座城市在熊熊燃烧,空气中血肉被火焰烧灼的味道,就像是烤糊了的牛肉排,有一种似乎是从地狱传来的恶臭。
城市中人们的哭泣声,叫喊声,呼唤亲人声隐隐可闻。许文港问道:“为什么,战争不过就是为了土地或者奴隶或者能源。为什么你们两国的战争却是要将对方国民全部杀掉?你们两国到底有什么样的仇恨?”
飞野想了想说道:“传说有很多,但是详情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有历史记载的岁月开始,我们两国就在无休止的战争,而且对方的国民是被认为连奴隶都没有资格成为的。消灭对方的所有人,是我们自小就受到的教育。每一任君王都不敢松懈。因为不准备消灭对方,就会被对方消灭。在加上长期的战争,每一家都有不少亲人死在对方手中,仇恨自然就越来越深。许先生,过去我国非正常死去了的七位君王,有五位就是死在和东林国作战的战场上。”
许文港长叹一声,看着地狱般的惨象。黑道的争斗虽然残忍,但是大家都是为了钱而拼命而已。再大的仇恨,也会随着利益的变迁而让不同的帮派在仇人和朋友间变幻。国家也是,日本和中国,美国和伊拉克,英国和阿根廷。国家间从来没有永远不可解决的仇恨,只有永远的自我利益而已。可是这里,国家间的仇恨居然到了毁灭一切的地步。也许,自己真的不应该用人类的道德,人类的社会规律来看待这个世界的规则。
仅仅休息了片刻,飞野就投入指挥救火,安排伤员去医院治疗,忙的是一塌糊涂。许文港坐在虽然在燃烧却还没有倒塌的市政大楼上看着眼前的一片凄惨景象。对春百合说道:“不管什么理由,战争的结果最凄惨的总是这些普通人。”
“现在的凄惨,会转化为仇恨,仇恨又会变成复仇,最终让敌人的城市也变成如此凄惨的地狱。”春百合道:“不过这也就是世界运转的理由,如果不能憎恨,不能喜悦,那么也就不能算是人类吧?”
许文港打开一瓶酒,向着大地浇下。“第一杯,为了死去的英勇战士的灵魂,敬你们,希望你们安息。第二杯,为了被我所杀的战士灵魂的安息,如果你们不甘心,我死了再来和我继续打吧。第三杯,为了无辜死去的灵魂,下一世,希望你们能够得到幸福。在此,我敬你们。”

二十九卷 进军·火雷城 第一章

“蛮多愁善感的吗”轰天高大的身体在夕阳下化出长长的影子,将许文港笼罩。“真是看不出来,你这种人应该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才对。”
许文港从旁边抓起一瓶酒扔给了轰天:“为什么这样说?我脸上写着坏人两个字?”
轰天用牙咬开酒瓶盖子,一口灌下去一大半,任由酒液从嘴角洒下,泻入她深邃如大峡谷的乳沟中。放下酒瓶,她用手抹去嘴角的酒液,坐到许文港旁边,看着楼下忙碌的人们将酒瓶扔了下去。引起下面一通喧嚷叫骂。她却高兴的哈哈大笑。
许文港又递过去一瓶酒,接过酒,轰天歪着眼睛看着许文港道:“不,正确来说你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十足的坏蛋,但是你一看就是那种除了和自己有关的人,有关的事,其他的人,其他的事情一概不关心的冷血生物。所以你居然会祭奠那些死去的无聊老百姓,真是很奇怪。”
许文港苦笑道:“你是在骂我吗?”
轰天到也不否认:“也许吧,做衰人就要做彻底,你这样说,这样做看起来真的让人恶心。”
许文港除了拿酒灌死自己,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女人说话一定都不给人留情面。转移话题他问道:“你叫他们无聊的死老百姓?你是国家的斗士,这样说你的国民是不是太过分了?你这样可算不上一个爱国者。”
轰天冷笑道:“我说过我爱这个国家吗?红雷国,红雷国的人,统统死了我也不会掉眼泪。”
许文港惊讶道:“你很憎恨自己的祖国?”
轰天道:“也说不上憎恨,但是不喜欢是绝对的。我父亲曾经是这个国家最有声望的斗士,他统帅着这个国家的所有斗士团。他爱这个国家,爱他的国王。比任何人都爱。可是有一天,有人说他意图联手东林国造反夺取皇位,他的国王下令他自杀。他的士兵围住了他的家园。他的妻子被杀害,他的儿子被老百姓活活的打死、女儿被卖进妓寨做奴隶。我的三个姐姐都因为无法忍受妓寨的生活而死亡。只有我,天生比较强壮,在那地狱般的生活中活了下来。你能想到吗,我在十二岁的时候每天要接四十个嫖客。三王子在我觉醒了斗士的能力后,花钱为我赎身。并且力派众议,此于我闪雷斗士的地位。父亲的遗愿是让三王子继位,我的愿望也是。所以我会留在这里,让三王子继位为止。”
许文港喝得有些多,头有点昏昏的:“看不出来,你的过去那样凄惨。人呀,永远只能顺着环境命运过日子。我从小想做一个好人,却为了钱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干。我没有什么梦想,只是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可以和兄弟们一起为了生存打拼下去,却稀里糊涂的参加了不属于自己的战争。我曾经伤害了一个纯真的小丫头,那个小丫头却成了我的心魔,让我永远也不得宁静。斗士又怎么样,拥有能力又怎么样,我们终归不过是,命运的过客而已。”
“说得好,为了我们命运,干杯。”
两人一饮而尽,许文港想起来一件事问道:“你追击的情况怎么样?把东林国自然斗士团的剩下机神全部干掉了吗?”
轰天遗憾的说道:“没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