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网游竞技电子书 >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 >

第7部分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第7部分

小说: 黑暗游戏之成神之路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灰袄峭编平校膊还绱恕
随着魔影血狼的咆哮,飞砂走石,狂风四面呼啸而过。距离近的房屋在风中战栗着。魔影血狼庞大的身体用肉眼几乎难以看到的速度冲向前,两只弯刀划破空气传来雷鸣一般的怒吼。
圣殿天使大盾拦在身前,两把弯刀凶狠的砍在盾牌上,发出了沉闷的巨响。巨大的冲力令到圣殿天使身体摇晃着后退,魔影血狼双刀风车般的劈向圣殿天使。一时间,圣殿天使只能招架,使用盾牌防护,没有还手的余地。
趁着混乱,许文港几人逃出了城外,顺着树干向地面飞驰。树干上,不少红色狼骑兵跳跃着,和身穿绿色盔甲坐着移甲虫的士兵缠斗。狼骑兵基本上使用的是和魔影血狼一样的弯刀,当然小了很多。而绿甲士兵则是清一色的草绿色长枪。
和岳站在移甲虫车头,一声呼喝,巨剑将迎面的一名狼骑兵劈下狼去。明塔符咒枪顶着狼头轰击,斗大的狼头在闷响中炸成碎片。
“你们自己保护好自己。”明塔叫道:“我们要杀出去。”
侧面一只狼骑兵和移甲虫跑成平行,呼喝一声,手中的套索掷向许文港头部。许文港右手抓住绳索,用力一拉。狼骑兵身体整个被拉的飞了起来。刀光一闪,东心雷将这名狼骑兵劈成了两片。
“乖乖,你好大的力气。”许文港也大感吃惊,他练武多年,力量相比常人是大了不少。但是要达将一人拉的飞起来,却决不可能。不过此时他也无暇仔细思索,因为多名狼骑兵围了上来。狼骑兵中显然是首领的人大叫道:“他是斗士,不要接近,是用射击武器射死他们。”
“该死的。”许文港骂了一声,移甲虫地方狭窄,无法对付远程武器。狼骑兵们纷纷拿出弓箭,圆通状的射击武器。
许文港扭头叫道:“我去解决他们,你们快走,不死的话在云州见面。”
东心雷拉住他:“许哥,你怎么能够一个人留下?”
“东心雷,你也是道上的兄弟,不要说傻话。你们是帮四爷做事的,是四爷的客人。要是我让你们断后,我拿什么脸面去见四爷,去见跟着我的兄弟?”
甩开东心雷,许文港跳上旁边的狼骑,俯身从地上抓起两把弯刀掷出。呼啸声中,弯刀半园飞行,将七八名狼骑兵斩落马下。弯刀旋转一圈飞回他的手中。许文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懂得使用这种弯刀术,但是他有种感觉,就是千军万马自己也能够对付。
“你们快走。”霍自强向他行了一个军礼:“许兄弟,好汉子。我们云州见。”
明塔也叫道:“美男子,我在云州等着你,可别死在这里。”移甲虫狂奔而去。许文港骑在狼骑身上,冷冷的看着围上来的几十名狼骑兵。跨下的狼骑想要摔掉他,可是他两脚一夹狼的脖子,狼骑就安稳了下来。
我为什么知道控制狼的方法?我为什么知道这种武器的使用方法?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绝对不会死在这里。
“我是上海龙翔堂的许文港,不怕死的就过来吧。”双臂横展,许文港的怒吼令空中的雷声也无法掩盖。凶残勇猛的匈奴狼骑兵,居然一时间无人敢上前一步。他们座下的狼骑慌乱的嘶吼,不停的后退,有几个直接将自己背上的主人抛下狼来,转身就逃。
“好强的气魄,斗气令我们的宝宝都害怕了。娘娘气的东林国没有你这样的勇士,你是谁?”群狼散开,一匹体形比一般的狼骑大上一半优雅的白狼从狼骑中走出。狼身上的骑士身高估计在一米八以上,腰细如柳,肩部宽广,细长的脖子如白色的天鹅脖颈,一头披肩白发被一只黄金箍子套住,几丝跳出的白发垂在圆润如大理石的额头上。胸甲只护着丰满的吓人的双乳,洁白的小腹上纹着一只九片花瓣的奇特红花。小腹下是小巧的下身甲,三角形的黄金甲将女人最珍贵的部位紧紧包裹,两只大腿各上束着两道皮箍。每道皮箍上插着六吧两头尖利的短刀。
两足没有穿鞋,洁白的脚踩在黄金色的骑蹬上,眼色对比鲜明迷人。十只脚趾染成艳丽的红色。这个女人五官鲜明,鼻梁高挺,两只鲜红的眼睛充满着兴趣的看着许文港。
从这个女人身上许文港隐隐感觉到令到皮肤刺痛的气,这女人恐怕比这几十名匈奴狼骑兵更加强大。“你是谁?”
这时树干上的东林国的士兵已经几乎都被匈奴狼骑兵斩杀,逃难的人群也大都被狼骑兵砍下了头颅。女人下令道:“他是斗士,不是你们可以插手的战斗。你们去紫林城,给我用那些懦夫的人头搭一座人头塔。”
匈奴骑兵呼啸一声离去,将他们能够看到还在挣扎的人的脑袋通通砍下,穿成一串背在身上,就如地狱中的恶鬼。
“太残忍了。”许文港虽然是混黑道的,但是道上的规矩在对方认输后就不会在痛下杀手。能不杀人,都是回避杀人的。像这样残忍的行为,是他做梦也无法想到的。尤其是那些匈奴骑兵,连逃难的老人和小孩也不放过。不分男女老少,通通杀死。
“残忍?战败者会被杀,这是匈奴的法则。难道要我们在攻下城市后还给他们管饭不成?你这家伙到底是从那里来得?”
“我只是一个过客,不是紫林城的人。”虽然愤怒的想要杀死这些匈奴狼骑兵,但是许文港却并不打算为了这些被杀的人献上自己的生命。就如他自己经常自嘲的话,我不过是一个混混,而不是什么英雄。
“你杀了我们的人,以为这样一句话就可以打发掉我们?”女人笑着说道:“当然,如果你做我的奴隶,看在你不错的身手上,我就不杀你。”
“死三八,我对做别人奴隶没有兴趣,我的命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拿走吧。”许文港握紧双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艰苦战斗。
“有勇气,值得嘉许,很久没有人敢于单独挑战我了。记住,我的名字是大匈奴飞云斗士阿莱霓。我可是战皇呢。”

第四卷战皇·胁持·我是小混混 第一章

“去死吧。”弯刀带着雷鸣之音旋转着,斩向白发女阿莱霓。许文港方才使用这一招,一口气将八名匈奴狼骑兵斩成两段。
白发女右手虚空一招,淡然笑道:“小孩玩意。”看不见的气浪随着她五指的舞动,在她面前织成一面网,将旋转的弯刀困住。“拿点真东西出来。”
刀在气网中跳跃,就如坠入渔网中的鲨鱼,可是不管怎么挣扎也难以逃出网外。
许文港原本也没有想到,这一下能把这个危 3ǔωω。cōm险的女人击败。但是却也没有想到自己使出八分力气攻击的弯刀居然被她身不动,兵器不出就破掉了。
但是他不但没有气馁,斗志反而充满了全身,胸口似乎有团灼热的火焰在欢呼跳跃,呼喊他打到面前的敌人。那种面对强敌的战栗兴奋感,以前从来没有感觉到过。
许文港催动胯下狼骑,再次弯腰捡起六只绿色长枪,向着阿莱霓冲过去。阿莱霓五指轻弹,空气如子弹般呼啸而至。许文港两手各执一只长枪,两肘各夹一只长枪,还有两只长枪被他两腿夹在狼骑的身侧。六只枪枪头在身前交错,就如一面盾牌,阿莱霓的指弹全部集中长枪,未能对他造成伤害。
“这是什么招式?看我的龙卷破军刃。”阿莱霓兴奋的呼啸一声,右手从下向上一挥,气浪如台风中卷着无数利刃般飞卷而来。
许文港本能的知道这一招不能硬挡,身体拔空而起。旋风将身下的狼骑卷入,狼骑瞬间被风刃撕撤的粉碎,血肉洒在数丈的范围内。
他两脚一踢,腿上夹的两只长枪飞射阿莱霓。阿莱霓依然只是伸出右手,甚至只是伸出右手中指,敲击在两只长枪的枪头上。长枪喀嚓折断。
“看招。“在此同时,许文港双手的两只枪交错击向阿莱霓。阿莱霓右手不及返回招架,鼻中轻哼一声,左手一翻抓住一只枪往外一推,另一只枪也被这支枪枪柄弹开折断。
许文港大叫一声:“你完了。”最后两只夹在肘下的枪随着身体的猛冲刺向阿莱霓胸口。阿莱霓秀眉一挑,呵斥道:“不要狂妄。”双手竟然从不可能的角度折回来,敲击在两只枪的枪头上。
喀嚓,两只枪枪头折断。枪柄也被震开,急速冲上来的许文港空门打开,阿莱霓长叹一声:“就这点本事,我看高你了。”两手握拳击在许文港胸口。她的双拳,可以击毙荆棘龙,别说许文港没有穿盔甲,毫无防护。就算是他穿着铁甲,阿莱霓也有把握一击将他的胸骨全部击断,将他五脏六腑打的粉碎。
噼啪一声,许文港胸口被她双拳打个实在。可是阿莱霓手上的感觉轻飘飘的,许文港身体轰然粉碎。碎裂的木屑四面飞散。
“化身术,糟了。”阿莱霓知道不好,白狼高速后退。可是在许文港化身粉碎时,许文港的真身却出现在她的面前,长枪全力刺向她的咽喉。
许文港一人六枪原来全部不过是骗人的表象,他在阿莱霓使用龙卷风刃的时候利用这紫林城的巨树的木气造出一个替身。真身却持枪躲在替身之后,等着她击毁替身招式用尽的那一刻。许文港却给予全力的致命一击。
阿莱霓实力远在他之上,却因为大意,反而失去先机。明晃晃的枪尖带着丝丝寒气渗入她的喉结,死神似乎已经张开了它黑色的羽翼。
危机关头,阿莱霓发出一声足以刺破人耳膜的尖啸,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打在枪尖上。枪从枪尖开始,只到枪柄寸寸断裂。
她喷出的这口血,威力还在她打出的双拳之上。阿莱霓虽然躲过杀身一击,但是心头叫苦。这一招振荡心脏,喷出鲜血以解杀身之祸的招式威力虽然巨大,单是后遗症极大。使用这一招后,她力量只能省下三成。而且相当长的日子里,也无法恢复。尤其是,她不在身边的时候。
许文港更是心惊,自己在她使出龙卷风时,脑海中突然出现使用化身术的方法,还有对付这样使用超威力破坏术的计策。可是没想到这么万无一失的攻击还是被她破掉了。这个女人,实力绝对远超过自己。
他双拳连环击出,内脏受伤的阿莱霓躲避不开,被他轰飞了开去。这时几声尖利的呼啸迎风而来,几匹狼骑高速的向两人冲来。
许文港不由叫声我的妈,这几匹狼骑速度如电,他们声音刺入耳膜头部似乎都要炸开,看来都是顶尖的高手。自己就是在状态最佳的时候碰上任何一个恐怕也是输多赢少,这时刚经过激战,体力损耗殆尽,对方还一来七八个。
他捡起一把弯刀,丝毫不带考虑的架在阿莱霓的脖子上。刚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几匹狼骑就到了身前。为首的人怒吼道“放开公主,否则将你碎尸万段。”
“废话,说点新鲜的。这是台湾肥皂剧才会出现的恶劣台词。”听到对方喊出公主,许文港心头松了一口气。他在道上混了多年,深深知道如果抓到合适的人质时有多大的作用。
“公主,你没有事情吧?”
“死不了。”阿莱霓惨笑一声:“想不到身为战皇的我,居然被这样一个小子打败了。”
“现在是没有死,但是你认为可以活多久?”许文港将弯刀的位置调整的 更加适合割断她的脖子。
“活到你和我安全离开。”阿莱霓并不惊慌:“放心,我明白你要什么。”
“那就好,你们也听见了吧,配合一下了。”
新来的狼骑士中有一人浓眉阔眼,相貌堂堂。他踏前一步说道:“看来阁下也是斗士,身为斗士怎么能胁持人质。是英雄的放掉公主,我给你公平一战的权利。”
“我不是英雄,我是小混混。”许文港说得理直气壮:“绑架人质敲诈勒索是我的本职工作,如果放开人质去打架那是违反混混的职业道德的。你们退开,给我一匹狼,我带她离开后,觉得安全了自然会放了她。”

第四卷战皇·胁持·我是小混混 第二章

“如果我说不呢?”
“老兄,你知道世界上有种行为叫做撕票吗?”许文港笑眯眯的将刀在阿莱霓的脖子上带了带,殷红的鲜血顺着雪白的刀身滚落。
“不要,退开,退开。”男子顿时惊慌了起来,看到他们的反应,许文港更加确定自己抓到了一只大肥羊,看来是可以逃出去的。
男子们退开后,许文港拉着阿莱霓跳上白狼,呼啸一声夹狼离开。背后传来男子愤怒的声音:“我是大匈奴血狼斗士团副团长亚特甸,小子,留下名来,不管是天涯海角我都会杀了你。”
“我的名字是周润发,有本事去好莱坞找我吧。”许文港是罪犯出身,在这种事后才不会把自己的真实姓名说出去给自己找麻烦。这个男的一看就是那种死脑筋,被他盯上一定会很麻烦。自己可不想被一个这样危 3ǔωω。cōm险的家伙四处追杀。
返回地面,一口气跑出上百里,许文港才稍微放下心来。停在一条蜿蜒的小河边,许文港把阿莱霓放下。“喂,你可以走了。”
阿莱霓笑眯眯的摇头道:“不,我不走。”
许文港不明白她想干吗,“你不走?当人质很爽吗?”
阿莱霓摇头否认:“我又不是变态。”她双手交叉于腹部,双膝跪地,温柔的俯下头用温暖的红唇亲吻在许文港的右足上。“从今天起,你就是阿莱霓的丈夫了。”
“扑通“许文港坐到在地,这个女人疯了吗?还敢说他她不是变态。
“你说什么,脑子秀豆了?”
“我是大匈奴的斗皇,我发过誓言,能够击败我的人,就会是我的丈夫。可是匈奴中除了我哥哥,再也没有人能够挑战我。今天你击败了我,你就是我的丈夫。”
“你比我利害,我打到你是因为你大意了,是我的侥幸。”许文港对于这样的老婆可没有兴趣。只要想到她下的把人头砍下来堆成一座塔,就足以让许文港浑身冒冷汗了。要是让这样的女人睡在自己身边,她恐怕不高兴会把自己的脑袋也砍下来。
“失败就是失败,找多少借口也是失败。”阿莱霓坚持道:“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如果你已经有妻子也不是问题,我们大匈奴男人可以娶很多妻子的。我父亲就有一千多名妻子,我哥哥也有七十多名妻子。”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朗。我可是黑道的混混。”许文港努力做出一副凶悍的样子:“要是跟了我,我可会喝醉酒打老婆,还会拍下你的裸照卖钱,甚至让你出去卖淫给我挣钱的。”
“妻子是丈夫的财产,丈夫有权对妻子做出任何处置。别说殴打,就是杀死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