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书库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君临天下 >

第98部分

君临天下-第98部分

小说: 君临天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阁下是哑巴不成?」向达双眉紧蹙,段钰璘的态度令他有点肝火上升。
但段钰璘一秉常态,一言不发。他只是拿眼斜睨着向达。
「这位朋友,所为何来?若不肯言,向军师的扇儿可不会客气。」廖公渊也走了出来。
段钰璘还是不讲话。他这种死个性可能永远也不会改了。

客栈已经打烊了。
这间客栈里最忙碌、也是生意兴隆来源的大红人,每天总是带着一身的疲惫收工。可以在睡前自在的洗个热水澡,就是她每天最期待的事了。
进了洗澡间,除去外裳的动作显得非常迟缓,她真的是累了。余杭的小客栈,生意根本和这儿不成比例。难怪人家说作生意要挑地点。
动作再慢也是有作完的时候。丫头小二脱下外裳和内襟,才刚伸手到背后,要解开亵衣的系带,手指头忽地凝然不动。
有一股很奇特的压迫感。。。。。。其实被偷窥也不是第一次了,但这回外头的人可能不是个简单的家伙。


丫头小二又将内襟披上身,同时低喝道:「牛鼻子!你不觉得太无礼吗?蜀山仙剑派的脸真的被你丢光了!」
原来她念头几转,想来这永安城中,实力足令她窒息的人除了廖公渊、向达、伊机伯之外,就只剩段钰璘和卢光。廖府的三人没有这么卑劣,璘哥更不可能偷窥自己洗澡,更何况感觉完全不一样。。。。。。那么,当然就是卢光了!
卢光被发现后,一点也没有生气,反而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洗澡间。
丫头小二随手取过一条衣带,用那件内襟把自己包了起来。
「你的胆子也太大了一点吧?璘哥还在城中哟!」丫头小二微笑道。笑得好心虚。
卢光道:「我知道,而且很清楚他在哪儿、在干什么,我很肯定他现在没有空来照看你。」
丫头小二眉头略蹙,虽然段钰璘没有说要去哪里,但其实她猜得到。
那里,本来就是段钰璘来此的首要目的,自己只是一个意外收获而已。只不过,对他而言,这个收获比首要目的还重要得多罢了。
「以一敌三。。。。。。依贫道看,段公子不付出一点代价,是很难脱身了。」卢光带着几分兴灾乐祸的口气,让丫头小二不禁有点怒火中烧。
「你还称自己为『贫道』?你要不要脸啊?你不要,蜀山仙剑派还要,我看啊,你还是别再当道士了,这个面具,你戴不动、那身道袍,你穿不起!」丫头小二大声咒骂道。她只能作这种无谓的抵抗了。
同时,心中不禁有点抱怨。。。。。。天啊!我为什么总是这么倒霉?我今年犯太岁了吗?
卢光闻言,还真的把一身披衣除下,一边道:「我也正打算还俗呢。。。。。。反正那些三清道士要守的规条,我还真没一样看得顺眼的。」
丫头小二见状,只是暗暗叫苦。。。。。。完了完了,这浑蛋一点羞耻心都没有,这种人最难对付。。。。。。他不要钱也不要名,自己又打他不过,那么,还有什么办法能叫他自动离开?
要盼人救命吗?别闹了!璘哥分身乏术、君聆诗意志消沈、爹爹重伤不起、江州城那个黑衣老人早就离开,听说他要到中原去助北武林盟的皇甫望一战燕军。。。。。。还有谁能保得住她?
卢光奸邪的笑了,他从丫头小二的表情感受到她的惶恐与无助,这令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快感。就像下午擒了一名落单的姑娘去『破戒』时一样,在宣泄的那一刻,一起将体内积聚难排的大气一倾而出,真是说不出的通体舒畅。
还不至于上瘾,他不像龙文那小子。但他心里还是隐隐有一股欲望,想试试这世上最美丽的胴体和一般人有什么不同。
正好,现在段钰璘不在,可不是天赐良机吗?
虽然有时卢光有点愚蠢,但他可不是笨蛋,他是很懂得把握时机的人,务求自己的行动一次就成功、得到相当的绩效,免得白费气力。
看到丫头小二发颤着退了一步,卢光不禁笑了起来,道:「你要自己配合我、还是要我动手?」
丫头小二没作声。。。。。。废话!这两种还不是一样?
「我说,都不要。」
卢光显然是欲火焚身了,『劲御仙气』第三重功力已有小成的他,竟然没发觉到有人闯进这小小的洗澡间。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卢光沈声骂道。他真的被这个家伙烦死了。
丫头小二的眼中却生出了一丝光辉,喜叫道:「阿崎!」
徐乞带着微笑看了丫头小二一眼,道:「你不傻啦?那很好,先将衣服穿好吧。」
丫头小二应了声好,随即取过自己的外裳套在身上。
卢光死盯着徐乞。。。。。。又是你来坏我的好事!而且。。。。。。他似乎更沉着了一些,这些日子来,他又进步了吗?
不过没关系,我卢光也不是原地踏步啊!你这家伙,真是找死了!
隔着卢光,徐乞看到李忆如穿好了衣服,将眼光重新移回卢光身上。
卢光还没来得及说话,徐乞已经懒得和他大眼瞪小眼了!
扑上!
废话不必太多,反正,卢光,你的命是我的,你一天不死,我就缠你一天!眼见徐乞对着自己当胸就是一掌,卢光也毫不手软,出掌迎上~他对自己的掌力本来就很有信心,再加上练了几天的『劲御仙气』,想来这小子这回必要命丧当场了!
对方的功力一定比自己要高,可徐乞无惧无畏,直直便与卢光打了个合掌。砰然一声闷响,卢光竟给击退了一步!
徐乞稍刻未停,左手随即抡起拳头便向卢光的下巴捶去。
卢光虽然退了一步,但平衡并未失去,他毕竟也是身经百战的高手,很快就收起心中的惊异,上半身略向后倾,堪堪避过徐乞的一拳,面皮还被他的拳风刮得隐隐生痛。同时右手一抖,短剑已然上手,上身立回,对着徐乞当头就是一剑劈下。
剑气已经罩上了身,但徐乞动作也不慢,左手还没收回,侧着身子,右手已拔出了打狗棒,时间上丝毫也不比卢光要迟,卢光剑来,他也已一棒点向卢光的喉头~自己的命和卢光的命,徐乞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虽然这回没说出口,可短短的三招来去,已将徐乞的心意明明白白的表露无遗了。
还是老话一句~卢光,拿命来!

段钰璘才刚刚抽身后撤,钢骨扇已自左侧又追了上来。
向达号称『铁扇军师』,真真是难得一见、文武双全的一流人才,只见他持着一把折扇,或收或放,收时如判官笔、放时如盾如耙。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段钰璘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武器,一时之间,还真令他难以应对,纵然身负『劲御仙气』第六重的功力,竟然也被向达打得连连退步。
更何况,还有廖公渊和『七寸白眉』伊机伯在旁观战掠阵。
段钰璘右手持着木剑,急斫向达的右腕骨,但他伤后,使剑的劲道、速度、准确性都已大大下降,身手高明如向达,又怎能被他轻易击中?只见向达右手一缩,折扇已抛到了左手上,竟反点段钰璘右臂肘间。
段钰璘见状,急急回剑相隔,同时又退了两步,总算勉强立定了身子。
婥儿曾经说过,向达手上只要有一把扇子,恐怕连杨均也奈何不了他,依目前看来,恐怕所言非虚。
她还说,廖公渊和伊机伯更厉害,那么,段钰璘岂不是没戏唱了吗?
段钰璘虽然没听到她说这些话,但现下动手应战的人是他,他心里自然明白情势如何。
不能再拖下去。。。。。。得赶紧离开才是!眼见向达又追击上来,段钰璘心念一动,轻吸了口气,便伸左臂随意对着向达一扫。
果然『劲御仙气』!不过是极其简单的一个动作,向达见他手臂摆得并不算快,却有一股压迫感袭上身来,直要他窒息才算!似乎,连空气都是他的武器。向达退步了!交手数十招以来,向达第一次退步,而且脸色显得非常难看,不只是向达本人,连在旁观战的廖公渊和伊机伯也不禁耸然动容。
「哈!小伙子!换我来会你一会!」伊机伯见向达一招落败,执起手中钢刀,便向段钰璘冲了过去。
段钰璘见状,做了一次吐纳,把方才耗费的体力略补了些回来,木剑直迎上伊机伯的刀刃上去。
他料想,伊机伯见自己的武器较逊,或许会选择先击断自己的木剑,只要让他找不到着力点、或是趁他微愕之际,也只要一招就可以将伊机伯逼败。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性子耿直的伊机伯,真的一刀奋力斫向段钰璘的剑上,他脸上的表情,像在告诉段钰璘:「你的兵刃不保了!」
段钰璘一本常态,什么表情都没有,心中已在迎接第二场小胜的到来。
只见伊机伯刀至,段钰璘才刚刚感受到剑上传来一股风压,伊机伯手腕一抖,一个七十几岁的老人,使着一把足有近二十斤重的钢刀,变招转向竟变得那么迅捷利落,真教段钰璘脸色微变,一股惊异袭上了心头。
心头有惊异,腰际有刀锋,当然是腰际比较重要,段钰璘猛吐口气,肚腹急缩,刀刃微微擦过他的衣带。段钰璘又吸口气,左臂再次横扫。
伊机伯自左至右一刀划空,心中暗赞了声,忽感强大的气压已袭上身来,顺势提起钢刀,对着这股气便是猛劈。
气本是无形,但为段钰璘控驭之后,便成了有形的气,伊机伯这一刀真真把气给劈成了两半。
气压不会消失,还是压了过去,但明显的减弱了很多。伊机伯虽略感气窒,倒还不至于难以忍受。
但,他那一刀花了太大的力气,只得收刀喘了口气。
很快的,虽然右臂的动作大不如从前,但他整体的反应依然是在的,段钰璘见有机可乘,已得理不饶人地持剑反扑。
伊机伯悚然一惊~段钰璘表现出来的速度和力量,似乎比他方才在和向达对打时要高出很多很多~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也出乎自己的能力所及了!
或许是年纪大了吧,伊机伯提刀的动作显得迟缓了些,但他仍是奋起余勇,由下而上倒劈段钰璘持剑伸展相攻的右臂。
手臂的动作慢,没关系,段钰璘身子一缩,伊机伯又是划空。但他随即倒转刀锋,又再下斫。他知道段钰璘缩身避过第一击后,必然会再次进击,这着可算得料敌之所欲了!
段钰璘没有闪避,他也如伊机伯所料的进击了。他只做了一个很简单的防守动作~持剑过顶,去挡刀。
伊机伯见状,心中不禁一惊,拿木剑挡钢刀?你疯了吗?刚刚那着只会断兵刃,所以没关系,这次不同了,要是你的木剑被我劈断,你的头顶会开花的!
伊机伯与段钰璘素不相识,只是因着段钰璘私闯廖府,当然不能轻易善了,但却没有必要性命相搏啊!
可,来不及收刀了,伊机伯的力量已经用尽了,他现在本来就是无力的反击而已,他没有力气去收刀了。
只听得锵然一声,钢刀力道十足,一分未减;木剑完好如初,一毫未损。
伊机伯愕然,段钰璘左掌已轻轻的印上了他肚腹。
伊机伯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只闻得段钰璘一声低喝,空中白眉飘飘,伊机伯的身躯竟被震出足有三余丈远。
这可不是出掌相击啊!他只是把手掌『放』上去而已!
「气劲?」廖公渊喃喃道,赶忙前去检视伊机伯的伤势。
但出乎意料的,伊机伯分毫未损,没吐血、也没受内伤。。。。。。方才那一掌,只有将他震退而已。若有什么损伤,大概就是落地时,屁股跌得有点疼吧。
见廖公渊已起了身,段钰璘又做了一次吐纳,仗剑而立,已经是等待廖公渊来攻击他的样子了。
廖公渊似乎已有点难却盛情,缓缓的拔出了自己的长剑,道:「朋友,其实你只要表明身份,少不得成为我廖府座上宾,又何必如此相斗?」
段钰璘没搭腔、也没反应,当廖府的客人,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
廖公渊见段钰璘并无善意的响应,只是暗叹了声,道:「朋友,同样是使剑的人,不晓得你听说过没有?天下剑术目前共分五宗,其一是南武林盟之首的林家剑法、其二是北武林盟主所擅的木风剑法、其三是成都赵家的绝技『镇锦屏』、其四是蜀山仙剑派的御剑术、其五是湖北代代相传的云梦剑。。。。。。在下所习之剑法,乃是湖北传入的云梦剑。但方才见朋友所使剑术,却与这五家皆无相似之处,在下很好奇,朋友是属于哪派的人?」
段钰璘冷哼一声,还是没答腔。
他的剑法当然是哪一家都不像,蜀山仙剑派的剑法向来出类拔粹、奇极高绝,与世上任何剑法都无丝毫雷同。但段钰璘自从手伤后,使剑时已无法达到仙剑派基本要求的『快狠准』,使什么招式都变得似是而非,所谓四不像是也~哪里还有一点仙剑派剑术修习者的影子?
廖公渊见段钰璘仍然毫无反应,又叹了口气,道:「我们一定要动手吗?」伊机伯当下已不耐道:「公渊!和他废话那么多干嘛?这小子得知我们的机密,还能轻易放走?」
廖公渊却道:「机伯,或者这位朋友是友非敌,知道了我们的秘密,反而可以成为我们的助力,我们又何苦刁难这位朋友?」
「知道我的身份很重要吗?」段钰璘终于开口了。
廖公渊心中一喜,还没来得及讲话,已经当场怔住。
一柄木剑飘在空中,就停在他眼前不过三寸处。
就算自己在和伊机伯对话,稍微分了心,这也未免太夸张了点!如果对方真有意思取他小命,就凭这种使剑速度,他们三人哪里还有命在?
段钰璘瞪了他一眼,收回了剑,翻墙走人。
向达没有追、伊机伯没有追、廖公渊也没有追。
「原来。。。。。。是蜀山仙剑派。。。。。。难怪~难怪~」廖公渊归剑入鞘,慨然而言。其实他太小看自己了,蜀山仙剑派虽然剑术卓绝超众,但段钰璘使剑功夫犹未臻化境,他们三人若认真应对,段钰璘未必便能取胜。要不是廖公渊分了心,段钰璘想把剑停在他眼前三寸处,可没有那么简单的。
但廖公渊分心了,段钰璘的手臂无法办到的事,他可以用『气』去作。御剑用的本来就是气,现在段钰璘的气愈来愈强、操控得愈来愈得心应手,御剑的功夫也就更好了。
因为蜀山仙剑派的剑法盛名太大了,廖公渊心中也不禁有几分忌惮,就像忌惮敕里一样,对自己的能力完全没有信心。。。。。。本质上是相同的,可忌惮的程度却天差地远。

段钰璘离开廖府。。。。。。除了知道这三个人的能耐,还有一样意外的收获。一样他希望不会成真的收获。
「十五天。。。。。。吗。。。。。。」出了廖府后,段钰璘喃喃道。
见他出来了,婥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